[焦点访谈] 献给雪域高原的情怀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 进入论坛 >>>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角笼坝大桥位于214国道西藏和云南交界处,是连接两地的重要通道,也是向藏东地区运送物资的重要线路。然而由于泥石流频发,角笼坝成了214国道的“卡脖子”路段。十五期间交通部将修建角笼坝大桥定为九大援藏项目之一,交由湖北省交通设计院负责实施。该院高级工程师陈刚毅在得知这个项目时,主动要求援藏。

  

    今年43岁的陈刚毅是从普通技术员成长起来的一名高级工程师。总投资1.1亿元的角笼坝大桥是他负责过的最大项目。角笼坝大桥是悬索桥,即用两条主索将大桥吊起来,主索两端固定在两侧的大山里。然而由于山体岩层属于破碎性岩层,根本无法牵拉住主索,于是陈刚毅等人反复试验,终于研制出一种新的方法。然而,正当陈刚毅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被查出患有中期结肠癌,必须马上动手术。

  

    虽然手术之后还要接受化疗,但是陈刚毅挂念工程的进度,于是不顾单位和家人的反对,一次次利用化疗的间隙返回工地。在陈刚毅的带领下,角笼坝大桥终于在 2005年8月3日如期通车。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陈刚毅是动过一次大手术,做过7次化疗的癌症患者。为了这座大桥,他4次进藏,把命都豁出去了。

  

    



现在陈刚毅被调回院里工作,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陈刚毅说,选择了交通就是选择了孤独,一辈子修路、架桥对交通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每条路每座桥都有比他工作更辛苦的交通人。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像陈刚毅这样无私奉献的交通人,才有了今天四通八达的交通。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国道214线是连接云南和西藏的重要交通线路,沿着有千年历史的茶马古道而行,途径美丽神秘的梅里雪山。然而在这条藏东地区连接内地的交通要道上,一处名为角笼坝的山谷经常发生泥石流,不仅冲毁道路,还夺去了许多过往村民的生命,被人们称为214国道的“卡脖子”路段。去年八月份,在这个山谷驾起了一座角笼坝大桥,使得南北天堑变成了通途。现在每当人们走过这座桥的时候,常常会默默感谢为修建这座大桥倾尽了心血的高级工程师陈刚毅。

  

    解说:

  

    国道214线角笼坝大桥位于西藏自治区芒康县盐井乡,海拔三千多米。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陈刚毅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每次进藏他都需要转两次飞机从武汉到昆明再到迪庆,然后乘车在陡峭的山路上颠簸十几个小时,途径梅里雪山,穿过金沙江、澜沧江,翻越海拔近五千米空气稀薄的白茫雪山。

  

    绝大多数人到了这里都会出现头疼、恶心等高原反应,为了亲身体验路途的艰辛,4月初,记者踏上了陈刚毅每次进藏时都要走过的这一段旅程。弯弯曲曲的山路只容一车通过,车轮就擦着悬崖的边缘飞奔,碾起的石子纷纷掉下山谷,随着海拔的升高,路上的积雪也越来越厚,车子只能小心地在车辙中慢慢爬行。4月的内地已是满眼春色,而这里还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好不容易挨过这一段雪路,后面还有70多公里的土路。我们一路颠簸,共翻越17座大山,盘过1300多个弯道,长途跋涉4千多公里,终于到达了芒康县盐井乡角笼坝大桥的项目驻地。

  

    田云华 记者:

  

    从项目办驻地出发,翻过几道山梁,一座现代化的大桥出现在我们眼前,它就是角笼坝大桥。角笼坝大桥横跨红拉山山谷,它橘红色的柱廊和桥身在这群山峻岭中十分显眼,远远望去就像一道彩虹飞架在两山之间。

  

    解说:

  

    角笼坝大桥长345米,跨过的这个山谷经常发生泥石流,它所在的214国道沿着著名的茶马古道而行,是连接云南、西藏两地的主要通道,也是藏东地区运送物资的重要线路。角笼坝频繁发生的泥石流不仅严重影响了214国道的通行,还常常造成车毁人亡的惨剧,当地人们的生产、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党和国家对此非常重视。“十五”期间交通部将修建角笼坝大桥定为九大援藏项目之一,交由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负责实施,平时少言寡语的陈刚毅在得知这个项目启动时,主动请缨要求援藏。

  

    姜友生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院长:

  

    因为刚毅这个同志我们之所以派他,他在我们院里来说可以说是很少的这样的一个多面手,因为他设计、施工、监理、工程管理他都做过,技术比较全面。

  

    陈刚毅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当时藏族同胞应该说是生产、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作为我们一个工程技术人员,我想尽快把这个桥修起来,让藏族同胞能够从这个桥上受益。

  

    解说:

  

    今年43岁的陈刚毅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勤奋加苦干,他从一个只有中专学历的技术员成长为一名高级工程师。20年间他参加过武黄高速、汉宜高速、黄黄公路、军山大桥等重点工程的设计施工。214国道角笼坝大桥人称“西藏第一跨”,就由他来担当项目负责人。角笼坝大桥采用的是悬锁桥,就是用两条主锁将大桥吊起来。然而,角笼坝一带属于破碎性岩层,根本无法强拉住吊起大桥的主锁。陈刚毅没日没夜的查资料,在实验室反复实验,他们先在两侧的山体中开挖隧道,再从里面挖出一个篮球场一样大小的空洞,将矛锁固定后,再将整个空洞灌满水泥,让它和大山融为一体,这样就能牢牢地把大桥吊在两山之间。

  

    这是一张用电脑制作的透视图,把山体拨开后,里面就是巨大的水泥墩,然而正当陈刚毅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2004年春节刚过他被查出患有结肠癌,已经是中期,必须马上手术。

  

    毛细安 陈刚毅的妻子:

  

    当时我就把他单子一拿来看,我根本就不想面对现实,我说怎么会真的是这个结果,就不跟他说了,反正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解说:

  

    当时陈刚毅还以为是普通的疾病,就在手术后第三天,他就开始为回西藏开始做准备了。

  

    姜友生:

  

    当时我一去就看到他在房间里,在他爱人的搀扶下在活动,在走动,当时可能身体虚弱的原因满头大汗,当时我就感到很吃惊,我说你这干吗,他还笑着跟我说没事,没事,我再活动一下可能对伤口的愈合好一点。

  

    解说:

  

    手术切除了陈刚毅20公分的结肠,而对病情毫不知情的他只想着出院后立刻回西藏角笼坝大桥的工地,可是癌症病人是需要做化疗的,妻子毛细安知道现在瞒也瞒不住了。

  

    陈刚毅:

  

    我知道这个事第一是不相信,因为我一向身体都比较好,这是我的第一感觉。第二我就想我还能活多长,还能不能活,如果说时间活得不长的话,可能这个项目就干不完了,如果活得能够长一点那我可以把它做完吧。

  

    解说:

  

    每次做化疗有一个月的间隙,他提出利用这段时间回西藏。看着丈夫化疗后难受的饭都吃不下一口,甚至闻都不想闻,一向忍让的妻子说什么也不答应,单位领导也坚决不同意,陈刚毅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几次三番找到单位。

  

    姜友生:

  

    坐在那儿看着你,一上午话也不多,就在这儿坐一坐,还是说什么时候到西藏去,西藏有什么事什么事,就跟我们讲,反复讲。

  

    陈刚毅:

  

    我对于质量我是想做到自己心中有数,我负责,我负什么责呢?我负责心中连一个基本的概念都没有,那我怎么负责。

  

    解说:

  

    角笼坝大桥在他心里就像自己的孩子,工程进展到哪一步他都了如指掌,只要他在工地上大家心里都踏实。但是作为一个正在接受化疗的癌症病人,长途跋涉到海拔三千多米缺氧的高原会带来怎样的结果是他没有考虑的。

  

    胡国清 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肿瘤科教授:

  

    他如果在高原出现一些感冒,或者是合并的一些其它的感染,这也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

  

    解说:

  

    陈刚毅是家里的顶梁柱,妻子毛细安没有工作,女儿正在上中学,十几年来他们一家人聚少离多,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在这次采访过程中,一位摄影记者为他们一家人拍下了这张合影。

  

    毛细安:

  

    每次他走的时候,我总是把衣服给他烫得平平的,给他搞好,他就出差,也总是在家惦记着他,希望他好好的回来。

  

    解说:

  

    在湖北老家,陈刚毅80多岁的老父亲在家务农,到现在家里的生活条件仍很艰苦。

  

    陈刚毅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对于老父亲养育之恩和长嫂的哺育之情,成年在荒山野外架桥修路的陈刚毅也只有默默放在心里。此时建成角笼坝大桥是他最大的心愿。

  

    姜友生:

  

    他对西藏、对桥这样的一个情节怎么讲,当时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难题。但是后来我们反复思考,院内也开会,也跟西藏自治区交通厅有关领导商量、汇报,之后也征求他妻子的意见,才勉强同意他进藏。

  

    解说:

  

    陈刚毅终于回到了让他日思夜想的角笼坝大桥。然而他可不是一个听话的病人,晚上10点钟睡觉的规定从来没有遵守过。

  

    熊颂宝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技术员:

  

    我记得有一次,我睡了一觉醒来以后,我推开他的房门他还在工作,我一把推过去,我说陈总你怎么还在工作,我说你这样工作真是不要命了。

  

    解说:

  

    2005年8月3日,角笼坝大桥正式通车,成百上千的藏汉群众在这天都来到了这里,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动过一次大手术,做过七次化疗的癌症患者。为了这座桥,他利用化疗的间隙四次进藏,把命都豁出去了。

  

    熊颂宝:

  

    他说今天通车了,就是我现在不在了,我也可以闭眼了。

  

    泽洛 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交通局局长:

  

    目前跨过这个大桥以后,角笼坝的泥石流的灾害地段,可以说你再有多大的泥石流都对这个桥是没有什么关系了。

  

    刘显明 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交通局政工科科长:

  

    确确实实老百姓得到了许多实惠,你比如说这水果,以前只能卖五毛钱的,这路通了拉到芒康,拉到昌都去卖两块钱,增加收入,包括蔬菜那些。

  

    斯郎赤来 西藏自治区芒康县曲孜卡乡藏胞:

  

    我们诚心诚意感谢他为老百姓修这座桥,我们不是口头上说说,是诚心诚意感谢他。

  

    林志慧 湖北省交通厅厅长:

  

    刚毅出在湖北,出在交通,但他是全国交通千百万职工的先进代表,他身上的这种拼搏、创新、敬业、奉献精神已在全国交通行业树立起了一面旗帜。

  

    演播室主持人:

  

    陈刚毅说选择修路建桥就是选择了离别,选择了孤独,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平常的事,陈刚毅身上所体现这种精神正是诠释了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深刻内涵。在他的办公室里我们发现了两块石头,这一块石头是陈刚毅从当地带回来的一块普通的石头,专门拿来做纪念的,而另一块石头是当地的藏族同胞送给他的一块叫马泥石的石头,这块石头看起来很像一个展翅飞翔的雄鹰,这块石头代表了吉祥如意,也代表了人们对他的美好祝愿。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