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网络玩家的内心独白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年来,一些青少年由于上网成瘾,出现了荒废学业、走入歧途,甚至自杀现象。怎样才能让孩子戒除网瘾,走出网络迷途?目前,相关机构正在采取多种方法,帮助孩子们戒除网瘾。

  

    程岳,22岁。他从17岁开始玩网络游戏。在这五年里,他中断了学业,身体也变得非常虚弱。他告诉记者,前不久,由于沉迷于网络世界产生幻觉,他险些要从立交桥上跳下去。这让他幡然醒悟,对网络游戏有了新的认识,也逐步戒除了网瘾。他还专门写下了3万字的报告,分析如何规范网络游戏,防止青少年上瘾。在程岳看来,只有约束网络游戏暴力程度、沉迷程度,才能防止更多的孩子陷入其中。

  

    他的这一行为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戒除中心的陶然主任就不定期地把程岳请去,让他和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们交流心得。在陶主任看来,网络成瘾症和网络成瘾综合症应该接受医学治疗。据介绍,患上网络成瘾症的孩子,尽管表现各有不同,但是成因都基本相似:生活中缺乏自信,与人存在交流沟通的障碍。因此,除了心理治疗以外,治疗中心还采用了药物治疗、物理治疗相结合的综合治疗方式。一年来,他们已经对近800个染上网瘾的孩子进行过治疗。

  

    网络成瘾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更是一种社会问题。因此,必须从孩子的成长环境、心理健康、网络游戏的规范等多方面入手,让孩子学会健康上网,才能真正解决青少年网络成瘾问题。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焦点访谈》。近年来,我们经常听到一些青少年由于上网成瘾荒废学业,走入歧途,甚至是自杀的新闻。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但是怎么样才能让孩子们戒除网瘾,走出网络的迷途,却着实让家长和老师感到头疼。那么网瘾究竟应该如何戒除?有没有办法可以治疗?今天就让我们从一个特殊的网民说起。

  

    解说:

  

    这个年轻人叫程岳,北京人,今年22岁。他从17岁开始玩网络游戏,很快就沉迷在网络游戏中,分不清现实世界和游戏世界的区别。

  

    程岳:

  

    这也算不矮了是吧,你要说一般真人从这儿跳下去的话,怎么着也是,不是腿折,也是胳膊得骨折。你看现在我要跳了,掉了1400多的血,仅仅就是掉血,掉大概就是这么多吧。在游戏里不一样,你看我照样能跑,马什么事儿都没有,也就是常说的沉迷的那种性质的玩家来讲,我觉得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一种催眠效果,就是说一回到现实生活中他肯定不适应。

  

    当时我跟人家出去,后来我们聚会,聚会完了之后迷路了。去聚会整个那个过程我满脑子全是游戏,再加上前一天晚上没睡觉,看见一个立交桥上去了,上去之后发现走错了,走错了之后我说咱得走正确的路,最捷径的办法就是两点之间直线最近,直接从桥上跳下去那种方式是最近的,跳下去之后走没两步就是那个车站了,我的手都趴着栏杆了,马上就要迈腿了,后来一想不对,感觉非常的不对,觉得自己是在现实生活中。

  

    解说:

  

    程岳几乎玩遍了所有的网络游戏,一晃就过了五年的时间,这五年里他中断了学业,身体也变得非常虚弱。不久前的一天,他突然发现网络游戏并不像先前那么美好诱人了。

  

    程岳:

  

    网络游戏它里面没有任何的规范跟约束。这之中也经常有人被骗,被欺负什么的,人家呢,就是吃亏就吃亏了,反正就是一游戏,算了,我没这么想,我觉得作为一个玩家,你自己都不维护自己的权利,那就没戏了,慢慢的从沉迷就开始转型了。

  

    陶然 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主任:

  

    绝大部分的青年人如果不去管他的话,需要四到六年的时间,就有一个高潮到低潮的自然的过程。程岳他就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他玩了五、六年,他已经扭过头来,他大了,随着他青春期一过,22岁这一年他突然醒悟了,这样的大有人在。但是我们如果任其都等到四到五年叫他过了的话……

  

    记者:

  

    最好的时间,最重要的成长期……

  

    陶然:

  

    最重要的初中、高中这几年,他一生就毁掉了,所以说我们还是尽早去干预。

  

    解说:

  

    陶然是一位戒除网瘾的医学专家,他所在的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戒除中心成立于2005年5月,一年来,已经对近800个染上网瘾的孩子进行过治疗,改善了一些孩子的症状。

  

    程岳对网络游戏有了新的认识,也逐步戒除了网瘾,凭借他在网络游戏中沉浸多年的经历,他写下三万字的报告,专门分析如何规范网络游戏,防止青少年上瘾。他的这一行为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陶然主任也不定期的把程岳请去,让他在和网瘾戒除中心接受治疗的孩子们交流心得。

  

    程岳:

  

    你沉迷到什么程度?就是你着迷到什么程度?

  

    患者:

  

    我着迷到可以说有时候都不想上学了。

  

    程岳:

  

    那你还没有我厉害,我就因为这我休了一年学,就压根儿不去。

  

    患者:

  

    才休了一年学,咱们都休了三年学了。

  

    程岳:

  

    说句难听的,最粗俗的话,我游戏里的人物是越来越牛,但是每天呢,我这个人是越来越弱。

  

    解说:

  

    要让孩子戒除网瘾,首先要搞清楚的是网络成瘾分为几种不同的阶段,针对这不同阶段的网瘾又应该如何治疗呢?陶然主任以程岳为例进行了分析。

  

    程岳:

  

    家庭聚会一般我不参加,我母亲跟我说我是夜行动物。然后我其他亲戚告诉我,说我是美国时间。

  

    陶然:

  

    最轻的我们把他叫做网迷,网迷可能上网的时间非常多,但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上得去,下得来,没有情绪,情感行为的改变,这样仅仅是网迷。

  

    程岳:

  

    你玩,玩时间长了之后觉得特累。三个月的时间打同一种的怪物,等于这一个人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在这种环境里如果说时间长了,你再猛然一回到现实生活中,会觉得相当的不适应,有一些抑郁症,有一些社交恐惧,而且也有一些自闭症。

  

    陶然:

  

    这样往下发展一步就叫网络成瘾症。网络成瘾症就是在网迷的基础上特别喜欢上网,更加有心理的依赖了。比如说他有一定的情感,比如说情绪比较暴躁,情绪跟父母对抗非常严重,我们这的孩子百分之百跟父母几乎一年年地都不带说几句话的,再发展就叫网络成瘾综合症,网络成瘾综合症就是在网络成瘾症的基础上还伴有一个主要症状,伴有一个什么主要症状,有的孩子是以强迫为主,有的孩子是以恐惧,社交恐惧为主,有的是以焦虑为主,一天到晚出汗,焦虑不安。

  

    解说:

  

    在陶主任看来,网络成瘾症和网络成瘾综合症就需要接受医学治疗。这个网瘾戒除中心目前所采用的诊断标准一共有九条,上网已经占据了患者的身心,只有不断增加上网的时间和投入程度才能感到满足,从而使上网的时间比预定的时间长,无法控制上网的冲动。由于种种原因不能上网时会感到烦躁不安或情绪低落;将上网作为解脱痛苦的唯一办法;对家人或者亲友隐瞒迷恋网络的程度;因为长时间迷恋因特网,导致睡眠节律紊乱、倦怠、颤抖、视力减退、头痛、食欲不振等躯体症状,如果一个孩子符合四条以及四条以上,基本表明他患上了网络成瘾症。

  

    陶然:

  

    现在医学界有人提出来多少有点(器质)损害,但它远远没有海洛因的依赖和酒精依赖对各个脏器的损害那么严重,所以它的治疗也是不同的,治疗是明显不同。那些依赖主要靠药物,这个(网络)依赖主要靠心理治疗。

  

    解说:

  

    在治疗方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一年多以来进行了一些探索。心理医生发现患上网络成瘾症状的孩子尽管表现各有不同,但是成因都基本相似,生活中缺乏自信,与人都存在一些交流沟通上的障碍,因此他们心理治疗的重点也放在了认知治疗上。

  

    这是心理医生进行心理治疗的现场,医生要求孩子在音乐中想象自己玩网络游戏的情景。

  

    接受治疗者1:

  

    我是玩游戏的一个盗贼,属于偷袭的那种类型,我想到了我去打那些等级比我低的人,让他无法还手的情景,自己内心充满了那种激情,充满了那种活跃,想要爆发的那种感觉。但是当听到音乐之后,内心不知道为什么,就会不由自主地跟着音乐一起走,一起走,后来就慢慢地归于沉寂了。

  

    许雷霆 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心理医生:

  

    通过这种治疗逐渐地让孩子对那种游戏会减轻他,就是吸引他的那种程度。

  

    解说:

  

    除了心理治疗以外,这里还采用了药物治疗、物理治疗相结合的综合治疗方式。像这种物理治疗仪就是根据中医脉络的疗法,调节脑部分泌的紊乱。

  

    护士告诉我们,由于这些孩子长期上网使用键盘,导致手部僵硬,被称作是“键盘手”,通过这种方式也可以进行调节。

  

    接受治疗者2:

  

    刚来的时候,手因为经常敲键盘就是感觉特硬,不能活动自如,来了以后经常做治疗,就能活动自如,不像“键盘手”硬邦邦的。

  

    解说:

  

    在这里治疗周期是20天,每一个周期只能接纳20个左右的孩子进行治疗,对于众多网络成瘾的孩子来说是远远不够用的。应青少年网络协会的邀请,程岳现在以玩家的身份对几款网络游戏的暴力程度,沉迷程度等进行测评。在他看来只有通过更多的约束网络游戏,才能制止更多的孩子陷入其中。

  

    程岳:

  

    网瘾就是一个坑,比如说一些青少年或者成年人他往里掉,就成瘾了,往里掉。戒网瘾呢仅仅是,比如说陶然主任那样的心理医生,他们仅仅是从这个坑里往上拉人的一种行为,这是戒网瘾,但是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应该把这个坑填上,要不然的话他永远往里掉。

  

    演播室主持人:

  

    由于网络成瘾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现象,全世界也没有拿出统一权威的治疗方法。因此,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办法只能说是在进行一种探索。网络成瘾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更多的是一种社会问题,因此解决办法也必须从孩子的成长环境、心理健康、网络游戏的规范等等多方面入手,让孩子学会健康上网,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地解决青少年上网成瘾的问题。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