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山西临县特大透水事故调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3月18日15点30分左右,山西省吕梁市临县胜利煤焦有限公司樊家山坑口井下发生特大透水事故。事发时,井下有58名矿工,其中30人逃生,另有28名矿工被困井下。

  事发后,周边的霍州煤电集团、汾西矿业集团等单位派出200多人赶往出事地点进行救援,吕梁市矿山救护大队也派出了救援人员。目前,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100多个小时。随着水位降低,抢险人员轮番下井搜救。

  据调查,樊家山矿发生透水事故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违规生产。樊家山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已于去年年底到期。按规定,必须进行安全设施检查和技术改造工作,达标后才能进入下一轮生产。在此期间煤矿要贴上封条,坑道内从事维修工作的人员不能超过9人。然而在治理整顿期间,樊家山矿以开展安全隐患自查为由,向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打报告申请维修,第二天就得到临县安监局的批复,同意开启封条。第三天,大批工人便开进矿井开始挖煤了。

  第二、管理混乱。一直对外宣称六证齐全的国有煤矿樊家山矿其实在今年一月就已经把所有的采煤任务承包给了一家私人包工队,而他们对于安全生产并没有采取什么有效措施。

  目前,抢险仍在积极进行中,不过抢险队负责人称,被困矿工生还希望很小。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各位观众,2006年3月18号下午3点半左右,山西省临县胜利煤焦有限责任公司樊家山坑口发生透水事故。当时井下共有58名矿工作业,其中30人脱险,28名矿工被困井下。截止到3月23日,这起特大透水事故的抢险工作已经进入到第6天,目前已经发现17名遇难矿工遗体,井下还有11名矿工生死不明。

  解说:记者来到山西省吕梁市樊家山坑口时,“3.18”特大透水事故抢险已经进入第四天。樊家山坑口地理位置偏僻,给救援抢险带来很大困难。事故发生后,周边的霍州煤电集团、汾西矿业集团等单位派出200多人赶往樊家山坑口组织救援。

  救援人员:我们来了60个人,整个连轴转,没休息。

  救援人员:干了3天了,3天3夜。

  救援人员:下面的人出不来,心里头难过,能多干一点就多出一份力,早点把人救上来。

  解说:山西省吕梁市矿山救护大队也派出了救援人员,连续工作了100多个小时,四台大功率水泵昼夜不停向外排水,随着水位的逐步降低,抢险人员轮番下井搜救,寻找遇难矿工。

  冯选新 山西省吕梁市矿山救护大队 副队长:正在排水,搜救,救护队正在搜救。

  记者:现在井下的水抽到什么程度了?

  王四赖 山西省吕梁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副局长:现在的水就是井筒淹了一共105米,现在已经排了73米了,井口剩下30来米了。

  记者:排到三分之二出来了。像这个管道,都是排水的?

  解说:都是排水的,全是排水管。

  记者:您预计还有多长时间就能把井下的水排空了?

  王四赖:现在一个问题就是说,下面煤泥比较多,还有这个泵,如果泵不出故障的话,一小时大概排300立方水。

  解说:据记者了解,到22号下午3点左右水就能排完。但是由于井下瘀积了大量泥沙,部分巷道内也还会有积水,救援人员需要下井仔细查找。在樊家山坑口,记者遇到矿上的技术员薛师傅,事故发生时他就在矿上。

  记者:这个透水估计是怎么回事,由于压力冲过来的,还是怎么回事呢?

  薛运衡 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樊家山坑口技术员:不是,工人挖的。工人在那儿采煤挖坑。

  记者:应该是挖透的。

  解说:据薛师傅介绍,透水的位置在井下的地势较高,在很短时间内矿井迅速被水淹没,当时井下58名矿工正在不同的作业面上工作,有30名矿工及时找到了直径为两米的回风井安全逃出,28名矿工被困井下。随着搜救工作的进行,遇难矿工的遗体陆续被找到。

  记者:井下这些矿工生还的希望还大吗?

  冯选新:生还的机会,到目前为止,因为这个巷道进水偏多,发生透水事故。人员生还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是还是不大。

  记者:比较渺茫。

  冯选新:比较渺茫。因为这是个水平巷道,它不是个上升巷道,到目前为止因为透水事故发生得特别猛烈、特别大。下面冲击的巷道比较多,淤泥积水多。

  井下被困矿工家属:我的丈夫在这儿被水淹没了,这后来所有的一切压力,都在我头上。

  井下被困矿工家属:他都两年没回家了,两年都没有回去了。

  解说:这是今年发生的又一起特大煤矿安全生产事故,到目前为止,井下被困矿工生还希望渺茫。煤矿安全问题国家曾三令五申要求各地加强管理,而樊家山坑口恰恰是在被要求整顿的过程中违规开采并酿成大祸的。

  据了解,樊家山坑口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已于去年年底到期。按照有关规定,必须进行安全设施检查和技术改造工作,达标后才能重新发证进入下一轮生产。在此期间,煤矿应该贴上封条,不能挖煤,进入巷道从事维修工作的人员不能超过9人,而透水事故发生时樊家山矿井下却有58名矿工,他们在做些什么呢?

  记者:为什么有58名矿工在井下,干什么,是生产吗?

  王四赖:从现场看到是在生产。

  记者:哪些细节看出是再生产?

  王四赖:出了那么多煤。

  记者:到发生事情的时候采出煤多少吨了?

  杨爱顺 山西省胜利煤焦有限责任公司樊家山坑口:有两三千吨吧。

  解说:是谁为樊家山煤矿的违法开采创造了条件呢?

  记者:这个矿在没有进行安全检查的时候,它就已经先开了封条,然后先进去人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冯树德 山西省吕梁市临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这个事我们经营开工以来,我们贯彻国务院的特别规定和省政府的补充规定,针对重大隐患制定的特别规定,我们是制定了一个方案。

  解说:原来,以贯彻中央和省政府安全规定为由,临县今年出台了一个安全管理的新方案。以前,煤矿要开启封条必须由安监局人员实地检查合格后才能进行,而现在煤矿可以先开展安全隐患自查,而且提出申请,如果安监局开会讨论同意,就可以开启封条,下井操作。

  记者:您现在觉得这个要求有漏洞吗?

  冯树德:我感觉到这个目前还很科学的。

  记者:您不觉得有漏洞吗?

  冯树德:我不觉得,我倒是觉得这是个创新工作。

  记者:这个要求是您想出来的?

  冯树德:是我想出来的。

  解说:在临县提供的一份事故情况汇报上我们看到这样一段话:2006年2月22日,该坑口在未启封的情况下进行了隐患排查并上报县安监局。2月23日县安监局安监科对已上报的隐患排查报告进行审查批复。2月24日,由招贤镇安监站现场监护启封,同意其进行隐患处理。事实上撕掉封条的当天樊家山坑口就开始挖掘了。

  冯树德:当时生产就是违规行为。

  记者:那现在隐患也没有解决掉,而且发生了事故。

  冯树德:这个隐患没有解决掉,我跟你说,他这个证没有换发的。

  记者:可人死了啊?

  冯树德:我没有办法,这完全是由他矿主违规造成的,违法生产造成的。

  记者:都怨矿主。

  冯树德:嗯。

  解说:除了放松对煤矿开封之前的安全检查之外,临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还放开了煤矿安全检查期间对下井人数的限制。

  解说:对人员有要求吗?

  冯树德:这个在隐患排查期间的要求,我们是不超过9人,是这个概念。不超9人,隐患排查期间。

  解说:可是在临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记者却见到了一份3月7号的会议纪要。

  记者:入井作业,人员控制在9人以内,不符合当前实际,为了有力保障整顿建设项目顺利完成,它可以适当放宽,实行两个“不突破”:一个是所有整顿矿井的入井作业人员要严格控制,不突破29人;二是整顿矿井的入井作业人员不突破核定生产能力规定入井人员的70%。

  解说:从9人扩为29人,这个数字对临县的众多中小煤矿意味着什么呢?

  记者:在这个矿上常年进行工作的人,总数有多少?

  杨爱顺:去年的话就没有多少。去年我们自己生产,最多就是50个工人,两班倒,当时最多就是50个工人,就这么一个小坑口。

  记者:你这个矿坑口里面,最多同时有多少人可以工作?

  杨爱顺:去年的话最多是二三十个。

  解说:据介绍,今年初樊家山坑口的产煤目标比去年有所提高,工人数目也相应增多。既然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已经把下井人数从9人扩大到29人,樊家山坑口干脆把这个数目变成了两倍。此外,樊家山坑口之所以会发生如此严重的透水事故,和其内部管理混乱也有着重要的关系。采访中记者发现,一直对外宣称六证齐全的国有煤矿樊家山坑口,在安全生产许可证已经到期的情况下,仍旧在今年1月把所有的产煤任务承包给了一家私人包工队。

  记者:就是你这个矿,虽然是一个六证齐全的矿,可实际上你们自己并没有人在里面开采煤,或者管理开采煤,你们是请一个私人让他承包,让他在里面开采。

  杨爱顺:对啊。

  记者:你把这个矿包给这个私人,这个私人他有资质吗,或者他有营业的这些各种证照吗?

  杨爱顺:没有。

  记者:应该是要什么证啊?

  杨爱顺:这个我也不知道。

  解说:据樊家山坑口矿长介绍,私人业主开采出的煤他们按38元一吨的价格收购,而卖出去的煤,价格大约是140元一吨,樊家山坑口的收益应该还是很丰厚的,他们理应投入资金加强安全生产管理。但采访中记者却没有发现樊家山坑口有这样的投资。同时,县安全主管部门在樊家山国有煤矿职工中招聘了三名所谓的安全监督员。由于职责不清,他们对井下采煤的私人包工队也难予以管理。

  记者:这三个人是樊家山坑口的,还是私人承包的?

  杨爱顺:这个矿上的。

  记者:是你们这个矿上国有矿上的人?

  杨爱顺:是。

  记者:他们负责这件事吗?

  杨爱顺:负责。他们每天监督他们,他们就是不听话。那么正好出事那天,政府把我们叫回来了,他们叫回我了,正要商量这个事。他们说这些外地工人都不按这个整顿方案整顿,他们就是私挖乱采,他们下去不敢制止,说他们怎么怎么怕打他们,正在商量,他们不行,干脆把他们辞掉,他们(承包人)自己再组织这个力量,结果那天就出事了。

  主持人:山西省政府部门调查得出结论:樊家山坑口无视国家的法律,在没有进行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治理的情况下,就擅自组织生产,对存在的重大透水隐患,没能有效预防、排除,导致了惨剧的发生。无论是疏于管理,还是急于生产,说到底,都是利益驱使的结果,而在这种情况下,矿工的生命安全却被搁置到一旁。

  按照有关的赔偿标准,每个遇难矿工的家属将获得20万元的赔偿,但是对于死者的家属来说,再多的钱也无法挽回矿工的生命,无法使他们的家庭恢复往日的欢乐。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