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过节成“过劫”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几年前,六合彩在湖北省潜江市熊口镇等一些乡镇曾经十分泛滥。政府打击后,如今虽然六合彩少见了,但是一种走家串户的赌博却又在附近的村镇开始盛行。

  

    调查发现,赌博活动通常由地下“赌博公司”组织,公司负责人被称为“校长”。他们专门在村镇走家串户聚众赌博,逢年过节更加严重。赌博场所通常设在村民家里,参赌人数十几人到几十人不等。赌博的方式非常简单,庄家摇骰子,参赌人员押单数或者双数来进行赌博,押多少赔多少。这种赌博输赢金额非常大,在现场记者看到,短短几分钟之内有人就输掉了四五百元甚至更多。在赌博现场,记者还看到一些孩子的身影。

  

    



赌博让当地农民深受其害。有人因为一场赌博便将一年的收入输光,有人甚至输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由此带来了许多社会治安问题。

  

    在记者采访之后,当地警方已对一些赌博的组织者依法进行了处理。警方表示,要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赌博行为的打击力度。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说起过春节,本来是让人们非常高兴的事儿,可是今年春节前,记者在湖北省潜江市熊口镇碰到了贡士村的农民何德彩,他却正为将到来的春节发愁,因为赌债压得他一家喘不过气来。

  

    何德彩 湖北省潜江市熊口镇贡士村村民:

  

    按照农村的说法,就是别人过年我在“过劫”。

  

    记者:

  

    为什么呢?

  

    何德彩:

  

    这个“劫”不叫春节,就叫“过难”,我们农村说就叫“过难”,没有办法。

  

    解说:

  

    何德彩之所以把过春节说成是“过难”,是因为这两年他的儿子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结果不但把他辛辛苦苦攒下的几万元存款和盖的新房全输掉了,还欠下了十多万元的赌债。

  

    何德彩:

  

    我家里房子也卖给别人了,儿子赌博输掉了,输掉了两间房子。

  

    记者:

  

    现在你就住这儿啊?

  

    何德彩:

  

    就这么个地方,就住在里面。

  

    解说:

  

    现在一家人只好住在从村里买的两间旧房里,为了躲债,儿子一直都不敢回家,他和老伴一块儿带着孙女只能靠卖杂货维持生计。

  

    何德彩:

  

    出去了不敢回来呀。

  

    记者:

  

    不敢回来?

  

    何德彩:

  

    不敢回来呀。

  

    记者:

  

    追赌债的人?

  

    何德彩:

  

    嗯。

  

    记者:

  

    有人到你们家要赌债吗?

  

    何德彩:

  

    来过很多次。来了就要钱,没有钱你就交人给我。我的孙女儿现在是十多岁,初中三年级。当时他们就这样讲的,如果你不把钱拿出来,我把你的孙女儿用麻袋,就是蛇皮袋装起来丢到河里去。

  

    解说:

  

    赌博让老何一家倾家荡产,现在他每天都担心过春节有人上门要赌债。那究竟是什么样的赌博让他的儿子输掉那么多钱呢?据老何介绍,前两年这里赌博盛行的是六合彩,在政府进行打击以后,六合彩少了,可又有人搞起了所谓的“赌博公司”。

  

    参赌人员:

  

    下啊。

  

    解说:

  

    赌博的组织者在当地被称为“校长”。在老何家附近的瞄场村记者就看到了这样一个聚众赌博的场所。

  

    参赌人员:

  

    单上一注。来上一注。中了。

  

    解说:

  

    这个聚众赌博的场所设在一个村民家里。赌博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庄家摇骰子,参赌人员押单数或者双数来赌博,押多少赔多少。据知情人说,坐在桌前的两个人就是组织赌博的所谓“校长”。在现场记者看到,短短几分钟之内,就有人输掉了四五百元。从庄家面前摆着的厚厚的赌资也可以看出,一场赌博下来的输赢真是不少。这种赌博的特点是走家串户,所以记者在潜江市的另外几个村,也看到了类似的情景。

  

    参赌人员A:

  

    猴子要来了,你们不赌猴子呀?

  

    参赌人员B:

  

    等一下。一百,一百,我再下一百。

  

    记者:

  

    这里最大能押多少?

  

    赌博现场人员C:

  

    这里最大押一千。

  

    记者:

  

    这种一场下来能输多少钱?

  

    赌博现场人员C:

  

    一两万。

  

    解说:

  

    也就是在这样的赌博场所里,何德彩的儿子先后输掉了20多万块钱,对一个农民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何德彩:

  

    我现在已经六十岁了。你说任何人都想亲人,是不是?

  

    解说:

  

    现在何德彩既恨儿子不争气,更对当地的赌博活动深恶痛绝。那么这些所谓的“校长”是怎么通过组织赌博来赚钱的呢?当地一位对此十分了解的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了一些“校长”们赚钱的内幕。

  

    知情人:

  

    他一般是以十勾一,你下一百元钱,他在那里有十元的赢利,就是抽头,一般(一个月)在五六万元左右,多的十几万也有。

  

    记者:

  

    那这个明显是只赚不赔的事儿。抽头就是只赚不赔的?

  

    知情人:

  

    是的。

  

    解说:

  

    “校长”赚钱,村民倒霉。像何德彩一家的遭遇在当地不是个别的。

  

    盛银香 潜江市龙湾镇瞄新村村民:

  

    我们去年给他出了两万四,全部都是借的钱。

  

    记者:

  

    你们帮他还的就两万四?

  

    盛银香:

  

    我们光自己就给他还了两万四,今年还了一年,去年还了一年。我们今年的棉花卖了,全给他还了还差八千。

  

    解说:

  

    原来,龙湾镇盛银香说的是她为儿子还赌债的事。这两年,她为此已经花掉了两万四千元,这相当于她一家人两年的收入。

  

    盛银香:

  

    也是找别人家借的钱,来做的这个房子,哪想到他又去赌博了,他赌博又输了,输了我不给他还还不行。我又拉债,就要给人家还钱,不还我又怕人家把他弄死,人家说得蛮狠,说是把他抓住,就把他胳膊卸下来,把他弄死。

  

    村民:

  

    赌一场博,也就是一夜,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就可以把全年所有的收入全部解决了。 像我们瞄新一组的杨军,赌了一夜博,输了几千元钱,当夜就自杀了,只三十几岁。

  

    解说:

  

    赌博让这里的农民深受其害,辛辛苦苦一年的收入,有的人因为一场赌博就输得精光,甚至家破人亡,由此也带来了不少社会治安问题。

  

    记者:

  

    小偷小摸的有吗?

  

    村民:

  

    多,耕牛就偷了几十次。

  

    记者:

  

    偷牛偷鸡?

  

    村民:

  

    农民家里能卖的,后面的鱼池里就给你瞎闹,把你的鱼都搞去卖。

  

    村民:

  

    严重影响社会治安,严重影响家庭和睦。

  

    盛银香:

  

    这个赌博真正要管下来,把那个罪根子办公司的,把它锯掉。

  

    解说: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以营利为目的,组织三人以上赌博,赌资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或者参赌人数达到20人以上的,就构成了聚众赌博的犯罪行为。这里“校长”们组织的赌博活动,每一场都有几十人参加,赌资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显然已经涉嫌聚众赌博犯罪。而为了了解当地赌博的情况,记者曾经两次来到潜江市,一次是在今年元旦前后,那时一些村民就向记者反映了当地一些乡镇所谓“校长”们的聚众赌博的问题。

  

    20天后,就在春节前夕,记者再次来到潜江,这一次记者直接找到了当地的派出所。

  

    记者:

  

    在你们龙湾镇派出所管理的范围内,最近你们发现的赌博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邹友华 潜江市龙湾镇派出所所长:

  

    赌博情况,特别是在临近春节的这段时间,每年到春节这段时间,都有这种情况发生。

  

    记者:

  

    像仁和村和瞄新村你们发现了没有?

  

    邹友华:

  

    应该说有这个情况。就是我刚才说的,它不很固定,今天流动到仁和村,我们在打击之后,它又再到另外一个村,再赌一下,再做一次,偷偷摸摸的。就是这个情况。

  

    解说:

  

    这位所长介绍说,在记者第一次采访后,他们采取了行动,抓到了两名赌博的组织者。

  

    记者:

  

    这次抓到的这两个人,他们主要在哪几个村搞的?

  

    邹友华:

  

    他们主要在我们边缘结合部的柴胡村。

  

    解说:

  

    此外,对于记者第一次来的时候,在熊口镇瞄场村发现的赌博情况,这次记者也向熊口派出所进行了询问,熊口镇派出所的领导也认为,这个村的赌博情况的确比较突出。

  

    记者:

  

    据你们了解,在熊口镇有哪几个村你们发现了有赌博的情况?

  

    赵生波 潜江市熊口镇水陆派出所所长:

  

    主要是集中在瞄场村和青年村。这两个村都是同其他乡镇结合的一些比较偏远的农村。

  

    记者:

  

    大概有多少人,他们用什么方式来进行赌博?

  

    赵生波:

  

    参赌人员一般有十几人,二十几人或是三十人不等。

  

    解说:

  

    对于这些赌博活动难以及时查出,派出所的负责人是这样说的。

  

    赵生波:

  

    我们有时候对这个赌博活动不能做到很快、很及时地发现,信息比较滞后。因为(当地的)干部和群众也没有及时向我们报告这个情况。

  

    解说:

  

    此前,记者在采访的现场已经看到,这些设在村子里的赌博场所,都是敞开大门的,参加赌博和围观的人进进出出,其中还有不少老人、妇女和孩子。可以说,赌博是公开进行的。

  

    按说对于这样的赌博活动,当地的村干部和乡镇负责干部是不难发现的,可对此他们又是怎么说的呢?

  

    记者:

  

    你们村里有没有发现过有人参加赌博呢?

  

    胡绪华 潜江市龙湾镇仁和村党支部书记:

  

    基本上没有,没有发现。

  

    郭峰 潜江市熊口镇瞄场村村委会副主任:

  

    我们一个巡回(检查)也是蛮快的,最近没有发现这个事儿。

  

    张功志 潜江市龙湾镇瞄新村村委会副主任:

  

    近来这段时间,我们村里赌博的基本上是没有。

  

    记者:

  

    请问您2006年有没有发现?

  

    胡生林 潜江市熊口镇青年村党支部书记:

  

    2006年没有(赌博)。

  

    记者:

  

    就是2006年到现在没有发现过?

  

    胡生林:

  

    没有发现过。

  

    记者:

  

    听到点儿什么风声没有?

  

    胡生林:

  

    没有。

  

    记者:

  

    什么坐庄、抽头,这些情况你们镇上知道吗?

  

    何性恩 潜江市熊口镇政府治安委员:

  

    社会上谣传有这种情况,但是我们派出所在下面查了一段时间,这种情况没有。什么群众参与比较多的,群众因为赌博输的多了不能搞生产的,这种情况没有。

  

    记者:

  

    一个都没有吗?

  

    何性恩:

  

    在我们镇里没有这种情况。

  

    记者:

  

    是没有还是你们没发现呢?

  

    何性恩:

  

    按照我们掌握的没有。

  

    记者:

  

    镇上就没有这种情况?

  

    何性恩:

  

    嗯,是这样。

  

    主持人:

  

    当地赌博现象突出,严重影响到群众的生活,一些家庭负债累累,有的甚至家破人亡。记者看到在这样的赌博现场,还不时看到孩子们的身影,这对他们的身心健康会带来极大的危害。

  

    赌博活动严重败坏民风,危害社会和家庭,我们国家一直在严厉打击。可是在当地很多赌博活动并不隐蔽,应该说发现和制止这些赌博活动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事实上这些活动却一再出现。如果对这种情况仍然视而不见、打击乏力,这无疑是对社会和人民的不负责任。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