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照单偷药”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在湖北有这样一个盗窃团伙,他们专门盗窃医药公司和医院的药品库,盗得药品后,他们又把这些赃物再转卖给药店等单位。几年的时间里,这伙人先后在湖北、湖南、江西等7个省作案190多起,案值高达千万元以上。

  

    2005年11月,湖北省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医院发生一起盗窃案,西药房内价值近11万元的药品不翼而飞。接到报案后,武汉铁路公安局迅速开展侦破工作。经过缜密的侦查,警方抓获了这个团伙的19名犯罪嫌疑人。

  

    



警方介绍,这伙药品大盗按照事先在地图上标注好的区域,有计划地采点盗窃,并且每次作案时偷什么药他们也很有讲究。据犯罪嫌疑人讲,最初几次盗窃时都由药贩子向他们开好单子,上面列出值钱且好卖的药品名单,他们则“照单偷药”,同时他们还有专门的人负责运输、销售等,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网络。在一些医药单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大量被盗药品摇身一变,再次通过批发、零售途径进入正常的医药流通环节中去。

  

    销赃渠道的畅通使这个犯罪团伙盗窃起来更加有恃无恐,作案高峰时,这伙人几乎每天都在作案。目前,武汉铁路警方对大量被盗药品的流向和销赃渠道正在进一步追踪。而如何堵住销赃渠道,药店和药品公司如何严格把住药品入口和出口,是这起案件给人们带来的思考。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在湖北有这样一个盗窃团伙,他们作案专门瞄准医药公司、医院的药品库下手,盗窃医药用品。在几年的时间里,这伙儿人先后在湖北、湖南、江西等地作案190多起,案值高达千万元以上。

  

    解说:

  

    2005年11月,湖北省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医院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位于住院部一楼的西药房内一夜之间大量的药品不翼而飞。

  

    刘玉香 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医院副主任医师:

  

    (2005年)11月2号早上8点钟,一进库房之后发现门锁被撬了。

  

    记者:

  

    少了什么药品吗?

  

    刘玉香:

  

    当时我们到库房看的时候,我们冰箱药品被盗,然后这个货架药品降压药也被盗一部分。

  

    记者:

  

    一共盗了有多少?

  

    刘玉香:

  

    有31种,价值将近11万。

  

    解说:

  

    从现场的情况看,药品库的防盗护栏有被破坏的痕迹,正面的铁门和库房门都被撬开,接手案件的武汉铁路公安局迅速开展了侦破工作。

  

    童光明 武汉铁路公安局局长助理:

  

    我们对现场进行勘察的情况来看,现场来说不是一个人,是两人以上作案,而且这个犯罪嫌疑人他胆子特别大,住院部的走廊这个地方来往人还是比较多,他就敢在这个地方下手,把门剪开以后从这里进去。

  

    解说:

  

    胆大妄为的盗窃分子在实施了盗窃后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了尽早破案,武汉铁路警方及时调整了侦破思路。

  

    童光明:

  

    医院被盗的药品它是一个特定物资,它的销赃渠道,一个就是医院和药品批发市场,鉴于这种情况以后,我们布置了大量警力进行布控,很快这些线索就上来了。

  

    解说:

  

    情报和线索指向了犯罪嫌疑人,警方的几个抓捕小组在各地同时开展了行动。记者跟随警方亲眼目睹了一次抓捕行动。

  

    崔志洪 武汉铁路公安局刑侦处副处长:

  

    今天抓这个人,就是咱们“11.2”这个主犯高义的弟弟,他是在武汉市开了一些药店,通过高义盗窃的一部分药品就给他弟弟,由他弟弟再往下面一些地方再卖或者是批发,这个人在我们案子中很重要,很重要一个犯罪嫌疑人。

  

    记者:

  

    盯了他多长时间了?

  

    崔志洪:

  

    盯了差不多有半个月。

  

    解说:

  

    经过了一番焦急的等待后,抓捕的对象终于在街头现身了。

  

    崔志洪:

  

    就是那个穿黑衣服,黑皮衣服。

  

    记者:

  

    走过来那个?

  

    崔志洪:

  

    就走过来那个,那个已经过来了,看见了没有?单独走的那个,两边望的这个,已经走到那个门口了。准备动手。

  

    解说:

  

    几名侦查员从不同的方向迅速接近了目标。类似这样的成功抓捕还不止一次,在一个月内,武汉铁路警方共抓获了这个团伙的19名犯罪嫌疑人,不仅成功侦破了我们前面提到的那家医院药品仓库被盗案,而且还顺藤摸瓜,查清了这一犯罪团伙盗窃药品作案191起,涉案金额高达千万元的重大犯罪事实。

  

    记者:

  

    像你一共做过多少起了?

  

    王先海 犯罪嫌疑人:

  

    一共大概一百起左右。

  

    解说:

  

    这伙儿药品大盗长年寻着地图标注的区域,在以湖北为中心的7个省的范围内大量踩点盗窃药品,每次作案就连偷什么药,他们也很有些讲究。

  

    高义 犯罪嫌疑人:

  

    跟专门收购药品的,他们跟我们说过了哪些药品可能值钱的,也给我们开了一个清单。

  

    记者:

  

    还给开过单子?

  

    高义:

  

    以前很早,有几年了,我们一般都记住了。

  

    解说:

  

    按方偷药,哪些药好销、哪些药价值高就偷哪些药。这个犯罪团伙渐渐形成了严密的偷药、销售、运输一条龙的作案模式。

  

    马力锐 武汉铁路公安局武昌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他们有个什么习惯呢?都是开车子,开车子到各个省,有些省、县、市进行偷药,偷完药品,还有其它物品都是到武汉来销,还是回这个地方,回武汉来销,我们这次抓获他们就是在武昌的武金堤将这两个车堵获了。

  

    记者:

  

    这两个车就是运输偷来药品的车?

  

    马力锐:

  

    对,对,你看吧。

  

    记者:

  

    这些都是?

  

    马力锐:

  

    对。这个药是在湖南衡阳早上盗窃的,下午被我们堵获了。

  

    解说:

  

    一次偷来的药品就堆满了两辆车的后备箱和座位,其实这还仅仅是他们偷到药品的极少一部分,而沿着这个团伙的销赃环节,警方查获了更大宗的被盗药品。

  

    李冬生 武汉铁路公安局公安处处长:

  

    我们当时抓获了两名收赃的犯罪嫌疑人,一位是乔维国,我们从他身上查获了大量的来往收购药品的单据,同时也查获了一个电话号码本,其中有一个电话引起了我们的关注,那就是有一个房东的电话。

  

    解说:

  

    寻着这个电话的线索,在一间普通的出租屋里看到的情景让办案人员也感到了吃惊。

  

    孟军 武汉铁路公安局刑侦处副处长:

  

    一进门发现乔维国的家里就两间房,两间房从阁楼上,从地上摆着很多药品,然后在我们进一步的搜查工作当中,打开他家的柜子和一些遮蔽物,发现房里头全部都是药,简直就是一个药品仓库,一共是价值将近一百万元。

  

    解说:

  

    药品作为一种特殊商品,它的销售是受到严格控制的,那么如此多的被盗药品又都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进行销售的呢?

  

    记者:

  

    你是卖给什么人?

  

    乔维国 犯罪嫌疑人:

  

    他们自己讲姓张、姓李的,具体到底姓什么也不清楚,我们一般不问这些东西的。

  

    记者:

  

    你卖出去的你也不清楚?

  

    乔维国:

  

    真不清楚。

  

    记者:

  

    从乔维国这个买赃销赃这个点上看,他的药物流动量大吗?

  

    黄建国 武汉铁路公安局汉口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很大。你看我们从他家里搜出这些来往资金的收据,我们就可以看出他药品销售量是特别大的。光从7月份看的话,他7月份资金流动量就将近20余万元。

  

    解说:

  

    经过对如此大量被盗药品销赃流向的调查,让人们感到了更大的困惑。原来这些药品在被盗后,居然能很快摇身一变,再次通过批发零售的途径进入到正常的流通环节中。

  

    记者:

  

    你销售到什么地方?

  

    高祥 犯罪嫌疑人:

  

    销售到药店,一些私人诊所里面去。

  

    记者:

  

    卖给什么样的药店了?

  

    高祥:

  

    卖给春天药店、四三店、四二店。

  

    解说:

  

    在这位犯罪嫌疑人的指认下,记者随警方一道找到了位于武昌曾经收取赃药的药店。

  

    记者:

  

    你把这些药卖给谁了?

  

    高祥:

  

    卖给她了。

  

    记者:

  

    按正常的规定,你们进药应该是怎么进的?

  

    王汉萍 春天大药房连锁店经理:

  

    按正常规定,应该在医药公司进。

  

    记者:

  

    为什么会从他手里拿药呢?

  

    王汉萍:

  

    因为我们做药这一行在别个手上拿药都是普遍的现象,这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在哪个拿便宜、合理,那肯定就在哪拿。我做生意在商言商,肯定是便宜,只要不是假货就行了,对不对?

  

    解说:

  

    原本应该集中配货的连锁药店,却因为这位经理贪图贼赃便宜,为被盗药品的销赃打开了一条路。实际上,在这个犯罪团伙的销赃过程中,还有着另外更宽的路,那就是通过医药公司向外批发贼赃。

  

    记者:

  

    这个商品销售单是你们出的吧?

  

    湖北富华医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

  

    是啊。

  

    记者:

  

    是你们出的吧?

  

    湖北富华医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

  

    是啊。

  

    记者:

  

    开单子的这个人是你们这儿的吧?

  

    湖北富华医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

  

    是我的公司业务员。

  

    解说: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张医药销售货单是由这家医药批发公司开据的,盖有他们的公章,可实际上,单子上的这批药却是不久前刚刚被盗的一批药。

  

    记者:

  

    从现在查的这一笔,就是被盗药品,从这个地方销售情况看,您认为什么问题呢?

  

    湖北富华医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

  

    是她个人问题啊。

  

    解说:

  

    事实真的像这家公司负责人说的那样,销售贼赃的责任完全出在开据这笔货单的业务员身上,而公司没有任何责任吗?

  

    崔志洪:

  

    如果说这个公司在管理上,特别是开票、公章、收账、监督等等一些方面管住了,这些赃物绝对不会通过这个平台流向社会。

  

    解说:

  

    销赃渠道的畅通使这个犯罪团伙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作案高峰时,几乎天天都在不同地点盗药作案。

  

    王山勇 武汉铁路公安局局长:

  

    案犯作案,他盗窃这个物品主要最后还是为了要获取它的非法利益,他作案能够把这些案子做成,能够把这些物品盗窃到手,他最终目的不是要这些东西,而是需要把它换成现金,他要销赃出去。如果没有销赃的渠道的话,他得不到利的话,他就可能不会再要这个东西,那么正是因为他盗窃来的物品有销售的渠道,有利可得,所以他才去疯狂的再去作案,再去盗窃同类的物品。

  

    解说:

  

    目前,武汉铁路警方还在对此案进行深挖细查,尤其是对大量被盗药品的流向、销赃渠道等进行进一步追踪。

  

    主持人:

  

    这个盗窃团伙的作案可以说是触目惊心,对于如此猖狂的盗窃药品团伙盗窃药品犯罪活动,警方的严厉打击固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如何堵住赃物的销售渠道,把住药店、药品公司这些出口,则更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