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别再重复昨天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独眼井小煤窑是一种十分原始而又危险的采煤方式,国家早已严令禁止。然而,在贵州省贵定县的一些山沟里,这样的小煤窑却一个挨着一个。是什么原因造成当地的非法小煤窑泛滥呢?

  

    贵州省贵定县一个叫大麦地的山沟里,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地方密密麻麻分布着四十多个独眼井,全部都是没有任何证照的非法小煤窑。每个小煤洞不到一人高,宽只有一米多。工人下井和出煤就只有一个洞口。下井的工人除了一个矿灯,没有任何防护用具,如果发生事故后果可想而知。

  

    



一方面是国家严令禁止,一方面是非法小煤窑大肆生产。带着疑问,记者找到了相关的管理部门进行调查。县政府的干部解释说,由于这些小煤窑地处偏僻,很难进行有效监管,县政府把监管的责任落实到乡镇。然而在管理大麦地的旧治镇,镇干部说虽然他们按照职责进行了巡视,一旦发现开采矿口马上就炸封和砌封,但由于开一个矿洞非常容易,所以小煤窑主很快就让工人从旁边再挖开一个洞。结果,巡查—炸封或砌封—再挖—再查,一再重复“昨天的故事”。贵定县国土资源局法规监管股干部介绍说,虽然对一些非法小煤窑下发了停止非法开采的通知书,可仅凭一纸通知,很难制止盗采行为。

  

    记者调查后感受到,整治小煤窑,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对于哪一级政府部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难处和问题,但是只要这样的非法小煤窑存在,矿工的生命安全就时刻会受到威胁、国家的煤炭资源就会一直被盗采,所以,对于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来说,当务之急是找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彻底解决非法小煤窑问题,让一再重复的昨天的故事不再重复。

  

    全文

  

    主持人 方静:

  

    大家现在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这个洞口是独眼井小煤窑,这是记者在贵州省贵定县的一个山沟里拍到的,在这里有很多这样的小煤窑,一个挨着一个,生产方式极为原始。这样的小煤窑是属于国家严令禁止的,在有关部门对全国的证照不齐的小煤窑进行大力整治的时候,这里的小煤洞却在大张旗鼓地生产着。

  

    解说:

  

    这里是贵州省贵定县的一个叫大脉地的地方。在这个山沟里,遍布着一个一个的洞口,这就是被当地人称为小煤洞的小煤窑。

  

    记者:

  

    这都是你一个人挖的?

  

    矿工A:

  

    对,今天挖的。

  

    记者:

  

    你一个人挖这么多。一天能挖多少?

  

    矿工A:

  

    一天能挖3吨。

  

    记者:

  

    你一个人啊?

  

    矿工A:

  

    对。

  

    解说:

  

    这个正在出煤的小煤窑洞口还不到一米高,宽也就是一米多一点,工人下井和出煤就只有一个洞口。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在这个方圆不到一公里的山沟里,这样的小煤窑至少有40多个,全部是只有一个洞口的独眼井。

  

    煤炭资源是属于国家的重要资源,开采必须要经过国家和有关部门的允许,像这样的小煤窑不可能取得有关部门的许可,属于非法开采,是对国有煤炭资源的盗采。

  

    在这里,所谓的采煤设备就是一把镐头,运煤的工具就是这种竹筐,地上铺的树枝、木棍就是拖煤的大筐走煤的轨道。尽管采煤的方法是如此原始和简陋,但是这样的小煤窑,每天的产量还真不少。

  

    记者:

  

    每天这个能出多少?

  

    矿工B:

  

    出10吨。

  

    记者:

  

    每天就这一个小洞?

  

    矿工B:

  

    嗯。

  

    解说:

  

    10吨煤就能装满一辆这样的大卡车,一个小煤洞一天出10吨煤,这样的小煤洞有40多个,这样算来,这里每天出煤的数量应该是相当可观的。就这样,国家的煤炭资源被被肆意盗采,而由于无序滥采滥挖,山体被挖的千疮百孔,植被被严重地破坏,挖煤的粉尘到处都是,周围的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煤窑周围的很多植物都已经发黄枯死。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工人的安全问题。这样的独眼井根本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稍好一点的是在夯道里用木头做个支撑,有的干脆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小洞。记者刚走进去两三米就感到呼吸不畅,周围黑糊糊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下井的工人身上除了一个矿灯,没有任何的防护用具,如果发生事故后果可想而知。

  

    记者:

  

    你们这样下这个小煤井没有任何的安全措施吧?有没有什么保障?

  

    矿工C:

  

    没有保障,但是自己要注意自己。

  

    记者:

  

    你自己怎么注意?

  

    矿工C:

  

    就是看能去就去,不能去就不去了。

  

    解说:

  

    安全只能靠自己注意。其实,工人们心里也明白,像这样挖煤,安全是没有什么保障的。这位工人告诉记者,在小煤窑挖煤,每个月能挣五六百块钱,这笔钱对当地的村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所以尽管他们也知道这样不安全,还是有很多附近的村民来这里挖煤。

  

    村民是为了生计,冒着生命危险去挣几百块钱,而赚大钱的是小煤窑的老板,在漠视工人生命的同时,也是公然在违反盗采国家煤炭资源。那么,这些老板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何敢公然违法?记者试图找到这些小煤窑的矿主,但是几经周折却一个也没找到。这里的工人说,煤窑老板一般不会出现,都是躲在幕后。

  

    记者:

  

    老板在吗?

  

    矿工D:

  

    不在。

  

    记者:

  

    老板不在。

  

    解说:

  

    像这样的非法小煤窑大量地存在,国家的煤炭资源被疯狂盗采,矿工的生命安全毫无保障,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对此,当地政府是否知情呢?

  

    记者:

  

    对于贵定县的非法小煤窑和一些非法矿山生产的情况,作为贵定县政府,你知道这个情况吗?

  

    郭敏 贵州省贵定县副县长:

  

    知道。我们也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没有彻底解决根本的问题。你想一想,贵州这个山区,任何一个人去什么地方开采,你是不轻易抓到他的,地盘那么大,你不可能县里这些人全部派上山天天去监督吧。在治理小煤窑这个问题上面,应该是齐抓共管,无证的应该是国土资源局该怎么管就怎么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解说:

  

    煤炭资源属于国有,大脉地的煤炭资源属于国家尚未规划开发的国有资源,贵定县国土资源局对此负有保护和监管的职责。接受记者采访的县国土资源局法规监察股的负责人说,大脉地存在大量非法小煤窑的情况他们也都知道。

  

    贵定县国土资源局法规监察股负责人:

  

    发现了以后,我们就下达停产通知书,跟他们进行说服教育,这些资源也不能挖,因为国家法律法规禁止不能挖。

  

    解说:

  

    记者在贵定县国土资源局的确看到了一些已经下发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的回执,可是这位法规监察股的负责人承认,仅凭这纸通知书很难让那些小煤窑主就此停止盗采国有资源的违法行为。这位负责人说,贵定县国土资源局法规监察股只有三名工作人员,对于非法小煤窑的监管工作他们人手有限,力不从心。

  

    贵定县国土资源局法规监察股负责人:

  

    确确实实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

  

    解说:

  

    对于这些非法小煤窑,县国土资源局的有关负责人说没有办法。那接下来,还有各乡镇政府应该能有所作为吧?

  

    郭敏:

  

    以乡镇为主,因为每一个乡镇它都有不同程度的非法小煤窑的存在,我们就把责任落实到乡镇去了。

  

    解说:

  

    非法小煤窑比较集中的大脉地很大一部分面积地属贵定县旧治镇的辖区,记者来到了旧治镇。

  

    岑群英 贵州省贵定县旧治镇党委书记:

  

    按照我们的工作职责,周一、周三进行巡视,在巡视的过程中发现还在开采的就马上炸封和砌封,那么周二和周五也必须到这些点上去看,去巡查,同时我们带队的同志要随身带着雷管和炸药,发现一个就炸一个。

  

    解说:

  

    按照岑书记的说法,一周五个工作日中镇政府的干部有四个工作日都会在现场。她还向记者展示了用水泥、沙石砌封小煤窑时拍下的照片。如此看来,镇政府对小煤窑的整治应该说是颇有力度的,可是怎么还有那么多的小煤窑每天都在生产呢?岑书记的解释是大脉地的煤层分布较浅,挖个三四米就能出煤,开一个煤洞并不需要多大的成本,于是每一个洞被砌封或炸封之后,小煤窑主就让工人从旁边再挖开一个洞另起炉灶。

  

    岑群英:

  

    每砌一个洞口要花将近400元,关键是效果不好,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去把这个洞口封住,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他又重新从别的地方开了洞口,所以我们只有每天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去巡查、去炸封、去砌封。

  

    解说:

  

    每天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每天几十个小煤窑都在大张旗鼓地进行非法采煤,那么这样的故事真的就不能画上句号吗?

  

    岑群英:

  

    乡镇的工作它是多方面的,我们不止是单纯的小煤窑这一块,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作都需要我们的干部去做。在人员的安排上,我们不敢单独每一个洞口放一个人来守,这个首先是不安全的。那么如果我们要集中四五个人来守这个洞口,守这片地的话,那么其它的工作又怎么开展,怎么进行,这个是非常矛盾的事情。小煤窑这一块,这些业主他是无孔不入、唯利是图,只要看见我们有一天有其它的工作安排,他都要抓紧时间来突击、来生产,但是我们并不可能每一天都去守小煤洞。

  

    解说:

  

    根据《贵州省矿产资源条例》,矿产资源损失总额在5万元以上的属于破坏矿产资源,破坏矿产资源就可以按照《矿产资源法》来依法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这应该是打击非法盗采的有力的法律武器。但是据记者了解,大脉地的几十个小煤洞的非法采煤虽然已经持续了好几年,还没有哪个小煤窑的老板被追究刑事责任。

  

    贵定县国土资源局法规监察股负责人:

  

    你去了以后,根本就找不到他,你去了以后,他们满山都跑了。

  

    岑群英:

  

    我们据一些小道消息,找到这些(小煤窑)业主,他也不会承认,他自己本人也不会承认这个问题。

  

    解说: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从县政府、县国土资源局到乡镇政府,大家都说对非法小煤窑进行了大力的整治,可是另一方面,几十个小煤窑肆意地非法采煤并没有停止,令人疑惑。

  

    郭敏:

  

    那么每个县它都有它自己很多实际的情况,就像全国一样,每个省都有每个省的实际情况,每个省、每个地区、每个县市都有它自己的实际情况,但是采取什么样更好的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这个也是一直困扰我们的。

  

    主持人:

  

    整治小煤窑,无论是在什么地方,无论对于哪一级政府、哪一个部门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难处和问题。但是只要这样的非法小煤窑存在,矿工的生命安全就时刻受到威胁,国家的煤炭资源就会一直被盗采。所以对于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来说,当务之急是找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解决非法小煤窑屡禁不止的问题,让一再重复着的昨天的故事不再重复。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