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告别农业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农业税条例被废止 "皇粮国税"2006年退出历史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今天高票通过决定,自明年一月一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这意味着在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农业税正式走入历史。

  

    1958年6月3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96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条例》的实施对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农业税的收入占我国总财政收入的比例越来越小,2004年只占到了0.92%。而与此同时,我国综合国力和财政收入不断提升,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的条件已经具备,能够给予农村、农业、农民以更多支持。

  

    取消农业税,在我国经历了几个阶段。2004年3月,温家宝总理首次宣布,我国将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2005年3月,温家宝总理正式宣布,2006年将在全国全部免征农业税。

  

    今天,中国第一次从法律上废止了实行2600年的农业税。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减轻了农民负担,更标志着中国的政治文明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现在我们大家注意一下大屏幕上的画面,这是《焦点访谈》几年前的一期节目中的一个镜头,上面的标语写的是“从严从快清尾欠”,指的是某乡在年底以严打的违法方式向农村催缴各种税费。不过,以后一些人再也没有办法以农业税的名义乱收费了,因为今天广大农民迎来了一个意义重大的历史时刻。今天下午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经过表决决定,废止1958年通过的农业税条例,这意味着在中国已经实行了2600年的农民种粮交税的历史将从2006年1月1号起结束。

  

    解说:

  

    今天下午3点04分,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的决定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现场):

  

    赞成162票,弃权1票。

  

    通过。

  

    解说:

  

    这是一个能称得上是历史瞬间的时刻,因为在这一刻不仅是废止了从1958年开始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同时也结束了中国农民2600年以来一直都要缴纳皇粮的历史。据《史书》记载,在公元前594年,鲁宣公15年,鲁国实行的初税亩是我国征收农业税的最早记载。

  

    吴才麟 财政部科研所研究员:

  

    “初税亩”法的主要内容是,古书里面讲,“履亩而税”,就是按照田亩的大小向政府交税,这是农业税的开始。

  

    解说:

  

    “初税亩”这种按亩征收农业税的方式,2600年来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只是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称呼。

  

    吴才麟:

  

    比如在汉朝叫租赋,在唐朝叫租庸调,在民国时期叫田赋,解放以后我们统称为农业税。

  

    解说:

  

    1958年6月3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96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农业税条例的实施对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记者:

  

    您觉得这个农业税在我国经济发展当中,它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

  

    贾康 财政部科学研究所所长:

  

    现在如果回顾起来看,农业税在过去建国以后,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过程中,它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历史性作用。我们在建国之初,当时百废待兴,国民经济恢复,医治战争创伤,另外支持抗美援朝,当时国家来调动可用资源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农业税收,把分散的财力集中起来以后,投入重点建设,来建设一个我们自己相对独立的工业体系。

  

    解说:

  

    建国初期,农业税的收入占国家税收的39%。在告别农业税的今天,不能否认,是亿万农民通过他们的辛勤劳动奠定了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支撑了我国工业化的进程。

  

    万宝瑞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我们国家实行农业税条例已经50年了,在这50年当中,对发展农业生产,保证我们国家粮食的粮源和促进经济建设以及巩固农村基础政权都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国家的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这之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们的比例也形成了13比47比40的关系,这个关系标志着我们国家的工业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了,并且比较完整建立起来了,因此这就说明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农村已经有条件了。

  

    解说: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农业税的收入占我国财政收入的比例越来越小。1958年占财政收入的比例是8.58%,到2004年只占到0.92%,今年我国财政收入预计是3万亿,农业税收入只有15个亿左右。

  

    贾康:

  

    这种在综合国力提升和财政收入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农业税本身的支撑作用相对而言越来越低,而这个时候又迫切地需要对农村、农业、农民更多扶持、支持,有这种迫切的社会需要。

  

    万宝瑞:

  

    随着经济发展,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就是工业和农业、城市和农村,这个差距逐渐在拉大。我举个例子来说,就是城市的居民和农民之间的收入,以2004年为例,他们的比例是3.2:1。如果把城市人的福利都算在一起,那就是5到6比1,所以这个差距还是很大的。

  

    解说:

  

    一方面,我国的财力已经具备取消农业税的承受能力;另一方面,农业与工业、农村与城市的差距逐步扩大,三农问题依然制约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为推进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取消农业税意义重大。

  

    吴才麟:

  

    废止农业税,它的政治意义是很大的。农业税自古以来都称为“皇粮国税”,“皇粮国税”不交是犯法的。历代来,好多次农民起义它的口号也就是希望不交粮、不交税,李闯王起义的时候,有一个口号叫“迎闯王不纳粮”,所以取消农业税,这是一件好事,是了不起的一种进步。

  

    解说:

  

    早在2003年7月2日,吴才麟和贾康在一份给温总理的报告中就提出了免征农牧业税的建议。

  

    吴才麟:

  

    我们是2003年7月2日写完的,到7月17号,温总理就批回来了,说明中央对免征农业税,现在人大常委会提出废止农业税是非常重视的。

  

    解说:

  

    2004年3月,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2次会议召开期间,湖南团的任玉奇代表领衔提出了关于尽快取消农业税的议案。

  

    2004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2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

  

    从2004年开始,中央决定在部分省市进行免征农业税的试点工作。

  

    2005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3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2006年将在全国全部免征农业税。

  

    今天,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的决定,这意味着在中国实行了2600年的农民种粮纳税的历史将被画上句号。

  

    何朝友 四川省乐山市井研县王村镇永兴村村民:

  

    以前“皇粮国税”是少不了的,现在确实是也不交“皇粮”,通过保护价收购我们的粮食,农民种粮食也放心了,所以现在作为在我们心里,以前的顾虑也打消了,算是吃了个定心丸,心里也踏实了。

  

    解说:

  

    何朝友家有五口人,两个女儿在外地打工,家里有4亩多地,其中3亩地种了400余株蓬柑。去年,他将其中的200多株通过嫁接改造成天草橘,今年,他家卖水果就挣了一万多元。由于今年四川省也免征了农业税,所以他不仅不用交税,还拿到了补贴。

  

    何朝友:

  

    农民觉得党的政策确实好,负担是全部免了。不但免了,反而是给了我们粮食的补贴,我五份地补贴了五六十块钱。

  

    解说:

  

    这些都是何朝友过去交过的各种税费的收据,这些收据和这张农民负担监督卡一样,随着农业税的废止成为历史的见证。

  

    参加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的委员们在分组审议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的议案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赞成”。同时在审议过程中,还提出了一些建议。

  

    郑功成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我的建议现在是尽快研究,把国家扶持农业生产发展的政策措施上升到法律规范的层面。

  

    魏复盛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这个条例废止以后,一定要加强监督,防止一些基层单位变相地向农民征收其它的款项。

  

    袁汉民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现在就是完全免了。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一些生产资料部门不断地在加码,不断地在提价,所以免征农业税以后,实际上来说,农村的实惠并没有多少。

  

    王茂林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我们专门提出建议,就是政府对农业生产资料的企业要有一套完整的政策配套。

  

    主持人:

  

    取消农业税为广大农民揭开了一个新的篇章,当然喜悦之中,人们还会思考接下来的问题,如何能进一步增收?农田水利、道路、卫生和教育等农村公共设施的投入如何保障等等。目前,有关农村改革的相关措施正在陆续出台,随着农业税的取消,我国农业的基础地位将会得到进一步巩固,广大农民的心也会越来越踏实。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