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迷魂药”之谜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3日播出):三唑仑,俗称蒙汗药,属我国一类精神药品,其生产与销售都受严格控制。可不久前有关部门发现,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却违法销售了大量三唑仑,是建国以来非法销售三唑仑数量最多的一起大案。

  

    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两家定点生产三唑仑企业中的一家。今年6月,有关部门在对该企业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他们没有把三唑仑卖给国家唯一指定的北京国药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而是非法销售到社会上了。截至5月27日,该企业共销售了三唑仑片212件,其中销往国药集团97件,而97件中国药集团只收到了20件,其它77件都已流入非法渠道。警方现已追回一半流失药品,仍有100多件近百万片的三唑仑流失,目前,案件仍在侦破中。

  

    



由于三唑仑社会危害大,从今年3月1日起,国家正式将三唑仑由二类精神药品升为一类。而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非法销售三唑仑正是在此之后。对此他们表示,这是由于“认识不足”造成的。

  

    事实上,这家企业在对下传达“二类转一类”文件时,不知为何却变成了只要具有一类药品经营资质的单位都可进行销售,这就使文件失去了约束力。有些根本没有提供资质证明和手续的单位,同样也购到了大量三唑仑。其中许多购货单位出具的所谓资质证书都是伪造的。虽然这问题很容易发现,可这家企业对此却视若无睹。重要原因正是出于经济利益。目前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三唑仑的生产,已被勒令止停。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有一种药品的名字叫三唑仑,很多人也许还是第一次听到,但是说到它的俗名迷魂药、蒙汗药,大多数人就不会感到陌生了。作为国家严格管制的一种精神药品,这种药不允许随意销售。但是不久前,有关部门发现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却违法销售了大量的三唑仑,导致管制药品严重流失。

  

    解说:

  

    今年6月,有关部门在对吉林制药有限公司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这家企业生产的三唑仑没有按照国家规定的销售渠道进行销售,而是非法地将三唑仑大量地流入到社会上。

  

    史兆廷 吉林省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这个企业是咱们国家定点的两户三唑仑生产企业之一,我们对整个三唑仑的生产销售情况全面进行了检查。在检查中发现,截止到5月27日,这个企业共销售了三唑仑片212件,计1658000片。其中销往北京国药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国家局规定的唯一的一个销售渠道,当时看是97件。

  

    解说:

  

    212件三唑仑药品居然只有不到一半销往了国家指定的正规渠道,随后的调查更让药监部门感到吃惊。

  

    史兆廷:

  

    发现销往北京国药集团的97件中,北京国药集团只接收了20件,其它77件已经流入非法渠道。

  

    解说:

  

    三唑仑这种国家规定的一类精神药品在正常渠道内是治病救人的良药,而一旦流入到非法途径就成为了毒品。那么,药厂如此大量地流失三唑仑使这起案件迅速成为了我国建国以来非法销售三唑仑数量最多的一起大案。

  

    刘跃进 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

  

    三唑仑,老百姓一般管它叫迷魂药、蒙汗药,有好几种叫法,这是老百姓的叫法。为什么老百姓有这个叫法呢?就是犯罪分子用来作案,一般就是抢劫作案。这样的事例,过去咱们在古典小说《水浒》里面也出现过。现在的现实生活当中,犯罪分子也经常使用这个手段。

  

    解说:

  

    大量的三唑仑流入到非法渠道,其后果令人不寒而栗。当务之急,公安部门开始全力追缴流失的三唑仑。

  

    关心 吉林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

  

    这些药都是我们专案组在工作当中,下广东、上内蒙古以及河北七个省市收缴回来的三唑仑,整个这一批大约占全部流失三唑仑的将近一半左右。

  

    解说:

  

    要目前为止,仍有100多件近百万片的三唑仑尚未追回,整个案件还在进一步侦破当中。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三唑仑大量流失呢?据了解,三唑仑以往是作为国家二类精神药品控制生产和销售的。由于近年来这种药品出现流失后的社会危害越来越大,从今年3月1日起国家正式将其升格为一类精神药品进行严格管制,而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非法销售的三唑仑都是在规定生效之后进行的。

  

    记者:

  

    从二类精神药品升格到一类精神药品的时候,销售上有什么变化?销售要求有什么变化?你们了解吗?

  

    高振强 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公司 综合计划员:

  

    销售上的变化,销售变化指什么变化,具体?

  

    记者:

  

    销售要求上从二类到一类变化以后,销售要求有什么变化?

  

    高振强:

  

    我认为就是说,我们就是跟销售员就国家这个问题在揭示榜上或者开会已经通知销售员了。

  

    记者:

  

    通知到每个人了吗?

  

    高振强:

  

    通知到了。

  

    记者:

  

    通知要求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高振强:

  

    要求就是具有一类资质证明。

  

    记者: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跟文件规定有没有冲突呢?

  

    高振强:

  

    我认为就是在二类到一类转型当中,认识上不足。

  

    记者:

  

    国家下达的这种生产计划,它的销售单位、销售定向明确吗?

  

    兰守庆 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

  

    这个大概是在3月中旬接到过这个计划,这个应该是明确的。

  

    记者:

  

    应该销到什么地方?

  

    兰守庆:

  

    那就是国药集团。

  

    解说:

  

    在国家关于将三唑仑由二类升格作为一类精神药品的文件和专门下达的生产计划书中明确规定,三唑仑实行的是定向销售。也就是说,只能销售给国家指定的北京国药集团。可这家企业在对下传达文件时不知为什么却变成了只要具有一类药品经营资质的单位都可以进行销售,这样文件失去了约束力,三唑仑销售的大门洞开了。这位犯罪嫌疑人依靠假的手段就骗购了大量的三唑仑。

  

    记者:

  

    当时买这个三唑仑,它要履行好些手续,要有一些资质、证书,你的这些证书什么的从哪儿来的?

  

    吴伟平 犯罪嫌疑人:

  

    当时我打电话问他(医药销售人员)的时候,他说弄一个营业执照、药品许可证这些,这个就在东莞街上电脑做的。

  

    记者:

  

    在电脑做的,什么样子你知道吗?你怎么知道?

  

    吴伟平:

  

    样式药店上面都有,去哪个药店看一下那个样子就可以了。

  

    记者:

  

    花了多少钱做这套手续?

  

    吴伟平:

  

    好像是60块钱吧。

  

    解说:

  

    这位犯罪嫌疑人骗购了大量的三唑仑销往社会后,作为替代毒品造成严重危害。还有一些甚至连伪造的手续也无法提供,同样也购得了大量的三唑仑。

  

    记者:

  

    你过去是不是知道它只是二类的?

  

    李庆发 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医药销售员:

  

    过去,它是二类的准许的。

  

    记者:

  

    按照规定你应该叫他出具的是一类资质的证书,是不是?

  

    李庆发:

  

    对,对,对。

  

    记者:

  

    现在他有没有这个证书?

  

    李庆发:

  

    这个证书他没有。

  

    解说:

  

    翻查一下企业今年以来三唑仑的销售记录你会发现,大多的购货单位的所谓资质证书都是伪造的。其实,很容易就能发现问题,可不知为什么这家企业却对此视若无睹。

  

    记者:

  

    这是工作上的疏忽,还是追求经济效益,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兰守庆:

  

    这个不存在追求经济效益。

  

    解说:

  

    可实际上在三唑仑的销售中,这种国家严格管制不能随意买卖的药品却成了经销人员推销牟利的工具。

  

    记者:

  

    一瓶多少钱?你卖出一瓶。

  

    李庆发:

  

    我卖出的是七块四毛五,给到他们通化药材公司的。

  

    记者:

  

    那么公司给你出厂价格是多少?

  

    李庆发:

  

    给我到六块稍微多一点。因为这里发票我们自己承担税这一块,就六块多一点。

  

    记者:

  

    那也就是说,你每多卖出一瓶,你就提从六块到七块多这个中间的差价,卖的越多,提的越多?

  

    李庆发:

  

    对。

  

    解说:

  

    货单上显示国药集团对三唑仑的需求量很小,只有20箱。于是,这家企业就打起了多生产的库存药品的主意。

  

    关心:

  

    经过上国药集团查证核实,有77箱是流入非法渠道,也就是说销售人员以国药名义从药厂骗购了97箱,那么其中20箱真正销给国药集团,其它77箱全部违法销给各医药公司、药店包括药品经销商。

  

    记者:

  

    从这个情况看,应该说这个销售人员是明明知道这种行为是违法行为,还这么干的?

  

    关心:

  

    他应该是知道这种行为是违法行为。

  

    解说:

  

    在三唑仑的销售上,不仅经销人员存在故意违法,即使作为主管单位、销售公司对这种张冠李戴的非法销售也心知肚明。

  

    记者:

  

    张三的货有一半是由李四来付款,像以前销售中也有这种情况吗?

  

    高振强:

  

    这个我说不清楚。

  

    解说:

  

    目前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三唑仑生产已被勒令叫停。

  

    记者:

  

    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出现这个问题,是一个个别现象吗?

  

    刘跃进:

  

    应该说查获的、发现的只是一部分,像吉林这起案件就是其中一个比较典型,也是比较大的。那么我们应该说,没有发现、没有查获的应该还有,也就是不止我们发现的这些。

  

    解说:

  

    从11月1日开始,国家正式颁发了《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对于特殊药品的生产、销售、运输等各个环节,将实行全方位监管和更加严格的控制。

  

    主持人:

  

    从11月1号开始,《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就开始正式施行了。依据这个条例,国家将对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实行总量控制。麻醉药和第一类精神药不得用于健康人临床实验,也不得零售,第二类精神药品则不允许向未成年人销售。此外,邮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需出具证明。而对于生产厂家来说,源头把好关才是负责任的,否则就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就是对老百姓的犯罪。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