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给医药费戴上“紧箍咒”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1日播出):医药费用虚高是患者反映强烈的一个问题。虽然几年来,国家多次降低定价药品价格,但群众反映效果不大,看病难、看病烦、看病贵的现象依然存在。山东省济宁市医学院附属医院从2004年起实施单病种限价改革,取得了积极的效果。

  

    目前,医院通常采用按项目收费的方式,基本上由医院说了算,患者没有选择的权力。由于操作的随意性大,因此在不同的医院,甚至在同一个医院治疗同一个病,费用可能也会相差很大,这也使一些医疗腐败行为有了可乘之机。济宁市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单病种限价改革,首先就从规范医护人员的诊疗行为开始。

  

    



他们首先制定了详细的临床路径,经过价格测算,定出单病种治疗费上限。虽然试验的第一例手术就超标了,但是工作人员仔细检查,减除了不必要的开销。就这样,医护人员的诊疗行为一步步得到规范,限价手术不仅做下来了,而且医院还有了合理的利润。仅一个多月,病人数量就翻了一番。2004年4月,医院决定19个科室正式对外首批推出69种单病种的限价服务,2005年扩大到128种,占常见多发病的70%。

  

    限价改革在其它方面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如有些并发症疾病虽然无法制定统一价格,但由于规范诊疗行为,这些病的价格也降低不少。限价的实施使越来越多的病人走进了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据统计,今年一到九月又比去年同期门诊量增加了14%,出院病人增加25%,手术病人增加34%。

  

    全文

  

    主持人(方静):

  

    在我国,医药费虚高可以说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虽然国家有关部门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规定,在几年内降低了1000多种药品的价格,但是看病难、看病贵依然是群众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在一些医院,医生开大处方、开贵重药品、乱检查的现象仍然时有发生。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医药费虚高似乎成了一个顽症,面对这个顽症,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

  

    解说:

  

    躺在病床上的这位小朋友叫刘进增,今年6岁。这天下午,他将在山东省济宁市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心脏手术。小进增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刚生下来10天,家里人就发现了他的这个毛病。5年多来,父母没少带着小进增四处寻医问药,但是高额的手术费用却一直将小进增挡在手术室的门外。

  

    路庆英(刘进增的妈妈):

  

    到哪个医院他都说你为什么不看?为什么不看?我说没钱。他说你要好好地赚钱,我说要花多少钱?得两万多吧。到哪个医院他一说你为什么不看?我问要花多少钱?他说要两万多。

  

    解说:

  

    小进增的家在沂蒙山区,他的父母以种地为生,家庭并不富裕。两万多元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小进增的病就一直这样拖着。直到今年10月份,他的妈妈听说了一个消息,离他们家100多公里外的济宁市医学院附属医院做这样的手术,要比别的地方便宜很多。于是父母带着小进增来到了这家医院。

  

    路庆英:

  

    来了以后,医生就说,就交1万块钱,给你减轻点负担。交1万,咱就不谈感谢了,说句心里话,就是说不出来个“谢”字。

  

    解说:

  

    手术费比别处便宜了一大半,是小进增的父母所没有想到的。这一次小进增真的能做手术了。在这家医院,除了济宁市当地的患者之外,还有不少的患者来自于外地,他们当中有山东省内的,也有很多外省市的。

  

    记者:

  

    你们家是哪儿的?

  

    患者家属:

  

    内蒙古。

  

    记者:

  

    从内蒙古专门到济宁来看病的?

  

    患者家属:

  

    嗯。

  

    记者:

  

    怎么会从那么大老远跑到这儿来看病?

  

    患者家属:

  

    听说这块的医院做得好,费用还便宜,完了就来了。

  

    患者家属:

  

    要是相对来讲,其他的医院可能数这个医院最便宜。这个医院来的,不管东北的,还是南方的,各个省份来的都有,包括山东省内的也是,各个地区来的都有,他们肯定都是在别的地方问过了,打听过了价格以后,才来这个医院的。

  

    解说:

  

    在我国,医药费用虚高是广大患者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近几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对1000多种药品进行了降价,但是老百姓看病难、看病烦、看病贵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那么,作为一家地市一级的医院,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是如何让患者真正感受到看病便宜的呢?这得益于他们从2004年开始实施的以单病种限价为契机的限价改革。

  

    武广华院长(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

  

    单病种限价就是一个疾病从诊断、治愈到出院最高的费用,我们把它定义为单病种限价,不伴有其他合并症,也不伴有其他病,就这一个疾病,治好得多少钱,超了医院负责,节约了退给病人。

  

    解说:

  

    在我国,医院遵循的是按项目收费的方式,患者按治疗费、医药费、手术费等各个项目累加付费,而所发生的这些项目,基本上全由医院说了算,患者没有选择的权力。那这些项目合理不合理,就完全依赖于医生和医院的技术水平和医德医风了。由于没有更为具体的规范,医生在治疗过程当中的随意性无法控制,使得医疗费虚高成为了可能,也使一些医疗腐败行为有了可乘之机。济医附院的限价改革就先从规范医护人员的诊疗行为开始。

  

    记者:

  

    这个价格是怎么测算出来的?

  

    武广华院长:

  

    这个价格不是随便说出来的,也不是谁拍脑袋一下子说出去的,而是计算出来的。怎么计算呢?请一批专家,首先设计某一个疾病的临床路径,包括诊疗常规、手术、手术方法、手术当中使用的材料、住院时间等等这些,全部由专家做好临床路径、诊疗规范、诊疗规程、用药的详细情况,然后审计处、财务处再根据专家列出来的这些清单总计出来,这就是我们一个单病种的最高价格。

  

    解说:

  

    2004年2月,改革的试点首先放在了济医附院的心脏外科,徐向明是这个科室的主任。心外科选取了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等几个单病种,制定出了详细的临床路径。经过价格测算,他们将这几种病限价为1万元,而在以前,治疗这些病的平均费用是17000多元,降价的幅度达到了40%多。一下降价这么多,对于心外科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考验,而随后的试验也表明,降价不是那么容易的。限价后的第一例手术,心外科就花超了。他们收了病人1万元,而医疗实际上花费了12000元。到底是价格制定的问题?还是医生执行的问题呢?心外科对此进行了详细分析。最后他们认为,价格制定是合理的,问题出在执行过程当中。

  

    徐向明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心外科主任:你看,就像这个极化液,因为它不需要这样治疗,用了近一个礼拜;还有抗菌药物,手术预防感染,因为心脏病是一个无菌手术,不需要临床使用,一般术后用三到五天足够了。所以这一限价,一限就出了问题了,暴露出什么问题呢?暴露出管理问题有漏洞。

  

    解说:

  

    就这样,一个病例一个病例地找漏洞,一个病例一个病例地规范医护人员的诊疗行为,心外科的限价试点很快就走向了正轨,限价手术不仅做得下来了,还有了合理的利润,仅仅1个多月的时间,病人数量就翻了一翻。2004年4月,医院决定,全院19个科室正式对外首批推出69种单病种的限价服务。2005年,限价病种扩大到128种,占常见多发病的70%。

  

    高国莉副处长(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审计处):

  

    平均降幅达到了33%左右,个别的病种最高降到了40%以上,普通的病种一般也在20%左右。这个降幅是很明显的。

  

    解说:

  

    同时,医院进一步规范了药品、器材、卫生耗材的招标采购,加强内部财务管理和成本核算,严格用药目录,限制贵重药品使用等配套措施,并加强廉洁行医监督措施,通过通报警示制度来规范医师的用药行为。

  

    武广华:

  

    过去医药费高,水分在哪个地方呢?主要是在乱用药、用贵药,高值耗材,还有一些过度的服务,另外还有服务的环节上也有一些浪费的现象,主要是高在这一部分。我们挤或者是降也主要是降了这一部分。

  

    解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医院最近的一次内部检查当中,就有两名医师因为用药不合理,受到了严厉的处罚。

  

    陈玉芹主任(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

  

    就是他发生费用是多少就从他工资当中扣多少。像神经外科扣了1300多元,相当于他工资的三分之二,骨科的这一例扣了2600多元,几乎所有工资加奖金全扣光了。

  

    解说:

  

    严格的制度使限价改革得以推行,也使得越来越多像小进增一样的贫困患者有了手术的可能。原来每年手术量只有60余例的心外科,仅今年1月份到9月份就实施心脏手术550多例。2005年10月19日,徐向明亲自为小进增实施了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三天后,小进增就从ICU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虽说1万元的手术费用仍有一部分是借来的,但至少大幅的降价使手术由一家人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刘福海(刘进增的爸爸):

  

    听说这地方一万多块钱,我就有点希望,干活也有劲头了,准备一万块钱,能给我儿子看病了,心里很舒服。

  

    解说:

  

    严格的管理限定的并不只是这128个单病种的价格,很多有着并发症的疾病虽无法给出一个统一的价格,但由于规范了诊疗行为,这些病的价格也比以往降低了不少。

  

    患者家属:

  

    确确实实它的价位低,比较低,另外它服务还比较好,咱们可以去看大厅,有一个滚动屏,每个手术,每一种药品,它的最高限价都是明明白白在滚动屏上显示出来的,而且患者(老百姓)最后看完病,确确实实就是那个最低价格。

  

    解说:

  

    限价的实施使越来越多的病人走进了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据统计,2004年比2003年医院的门诊量增加了20%,出院病人增加了22%,手术增加了47%。今年1到9月,又比去年同期门诊量增加了14%,出院病人增加了25%,手术病人增加了34%。

  

    武广华:

  

    价格降下来了,病人来多了,我们的效益也好了,医院的投入增加了。我们的床位由原来的670张扩大到现在的1300张,规模的适度扩大,我们的固定成本相应地会降下来,为下一步进一步降低医疗费用价格打下了基础。

  

    主持人:

  

    医药费里的水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医药费和医院和医生的经济利益挂钩的。其实只要下大力气真正规范医疗行为,把患者放在心上,解决医药费虚高的问题绝不是没有办法。我们从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尝试中可以看到,限价表面上限的是价格,实际上限定的是医护人员的诊疗行为。医院自身的行为规范了,虚高的医药费用被挤掉了,患者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从长远看,医院自身也能得以健康的发展。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