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在污染官厅水库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0月31日播出):按照国务院批复的《21世纪初期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2005年官厅水库将恢复为北京水源地。但是《焦点访谈》记者在河北省怀来县采访时看到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在长城酿造集团酒精厂的排污口,记者看到大量的工业废水被直接排放到地表,污水漫流、臭气熏天。环保部门6月17日对这家企业排放污水监测时发现污水中COD(化学需氧量)超过国家标准240倍、BOD(生化需氧量)超过国家标准500倍。记者从张家口市环保局了解到,这家企业日排水量400吨,企业的排放池无任何防渗措施,距永定河支流不足50米,天长日久必然要溢流,污染永定河和官厅水库。

  

    



2001年国家实施官厅水库上游污染治理时,曾经关停了一批污染企业,其中就包括长城酿造集团公司酒精厂。随着今年市场上酒精行情看涨,酒精厂以每月10万元价格被租赁给一名天津商人,并于今年的5月17日开工。

  

    据环保部门介绍,关停的污染企业重新上马要有严格的审查程序。但是调查显示这个酒精厂在停产期间没有任何的环保投入,而真正的治污工程还处于论证阶段,距离使用遥遥无期。酒精厂重新开工后,环保部门曾经在今年8月10日向县政府正式行文建议酒精厂停止生产。然而,这项建议却没有被怀来县县政府所采纳,排污照常进行。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按照国务院批复的《二十一世纪初期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1997年因为污染严重而被迫退出水源地的官厅水库,在2005年要重新恢复作为北京的水源地。时近年末,这个目标能够实现吗?日前,我们的记者来到官厅水库所在的河北省怀来县进行采访,可看到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解说:

  

    官厅水库大部分坐落在河北省怀来县境内,流入水库的两条主要河流――洋河和桑干河也从怀来入库,所以怀来境内的水源污染控制对库区水质有重大影响。2001年,实施水库上游污染治理时,官厅的一批污染大户,其中怀来关闭了近百家。但前不久,我们听到反映说已经关停几年的一个污染大户——长城酿造集团公司的酒精厂又悄悄开工了。我们来到厂里,看到这里干得正欢,我们首先了解污水的排放情况。

  

    范本吉 记者:

  

    目前看到这个,这就是您说的糟液?

  

    云飞 河北长城酿造集团总经理助理:

  

    对,对,对。

  

    记者:

  

    这里头的主要污染成分是什么?

  

    云飞:

  

    主要污染成分,现在一般就是COD(化学需氧量),有一定的酸性。我们第一个是减了产,第一个没有开足。

  

    记者:

  

    现在产能力距离它的最大生产能力开了多少?

  

    云飞:

  

    50%。

  

    记者:

  

    开了一半?

  

    云飞:

  

    开了一半。

  

    记者:

  

    你们直接排出去的水,检验结果怎么样?

  

    云飞:

  

    直接排出的水,我们基本上不超标。

  

    解说:

  

    厂里说的很肯定,但我们看着粘稠的黄汤子怎么难以相信,这玩意儿排出去就能自己变清。我们又提出来看看厂里的排污口,厂里痛快地答应了。

  

    云飞:

  

    生产、生活用水全部从这儿排出。

  

    解说:

  

    全部?这么大的厂子只有这么点废水排出吗?我们有点怀疑。经过调查走访,我们在当地群众指引下,又在离厂子几里外的宋家营村找到了一个他们真正的排污口。严重污染的工业废水被直接排放到地表了,造成这里污水漫流,臭气熏天,这就是厂家所说的刚开工一半所造成的景象,厂家对此也有自己的解释。

  

    河北长城酿造集团总经理助理:

  

    这是专用道,专用管道过来的。

  

    记者:

  

    从清的怎么变成黄的呢?

  

    河北长城酿造集团总经理助理:

  

    这可能是跑一股啥的,流过来的。

  

    记者:

  

    那么5年没有开工,这些水都是5月17号以后排出来?

  

    云飞:

  

    对,对。我们主要考虑的是当时第一个是恢复生产,第二个这也是应急措施。

  

    记者:

  

    当时就是说采取这种做法来放污水,当时知道这违法吗,违反环保法?

  

    云飞:

  

    违法它应该说谈不上。

  

    解说:

  

    而环保部门依照法律也给出了明确的说法。

  

    王福如 副局长 河北省怀来县环保局:

  

    这个肯定不合法,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咱们法律规定肯定不能超标排放。按环保法律法规要求来讲,水污染防治法,它这个绝对是违法的。

  

    解说:

  

    现在我们该关心一下这样一个污染大户,在关停四年后是怎么重新上马的了。这个厂在停产四年后,今年酒精行情大涨,他们就把酒精厂以每月十万元租给一个天津商人,在5月17日开了工。据环保部门介绍,关停的污染企业重新上马是要有严格的审查程序的。

  

    记者:

  

    今年的5月17号,这个企业重新投产。按照咱们国家现行的环保法律法规,应该履行什么手续?

  

    王福如:

  

    停下来以后,咱们重新恢复生产,按照环保法律法规的要求来讲,应该是首先提出申请,通过验收合格以后,对于一些设备,对一些生产工艺进行改造方可恢复生产。进入试运行以后,经过运行期,三个月以后,通过监测,监测以后能开不能开,符合不符合排放标准,符合不符合咱们这个环保要求,方可进行正常运行。

  

    记者:

  

    你指的是三个月以后要验收一次?

  

    王福如:

  

    对,对。开工前必须申请,试运行期结束以后必须通过正式验收。

  

    记者:

  

    这些手续都是法律规定的吗?

  

    王福如:

  

    应该是。

  

    记者:

  

    那么现在你们了解的情况,这个企业在重新投产之前,这些手续履行了吗?

  

    王福如:

  

    没有经过咱们的部门审批,所以他们属于擅自投入生产。

  

    解说:

  

    法定程序没人理睬,那么技术问题是不是解决了呢?调查显示,这个厂在停产期间没有一分钱的环保投入,而真正的治污工程现在刚进入论证阶段,距离使用还遥遥无期。

  

    记者:

  

    你们现在要上马的这个,整个的环保治理工程,距离它投入运行还要经过哪几个阶段?

  

    云飞:

  

    应该还有是施工设计,然后到具体施工,到最后竣工验收,完了到投入使用,这几个过程。

  

    记者:

  

    那据你们估计,完成后面这几个程序大约需要多长时间?

  

    云飞:

  

    我估计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记者:

  

    也就是说,这些项目要真正地完成投入使用,还要有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云飞:

  

    对。

  

    记者:

  

    这些项目所做的内容能够省略吗?

  

    云飞:

  

    应该说要彻底解决酒精糟对环境污染问题,应该是必须把这个项目整体完成。

  

    解说:

  

    治污工程没上,为了挣钱就这样上马的后果是什么样?采访中我们面对的厂家和县里的干部都是轻描淡写。

  

    记者:

  

    环保部门对他们现场取样监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您掌握的是什么情况?

  

    朱群德 河北省怀来县副县长:

  

    大体的和这个标准有点差距。

  

    记者:

  

    这个有点差距,有多大,您能说得上来吗?

  

    朱群德:

  

    具体说不上来。

  

    记者:

  

    按照你们现在目前的工艺水平和对环境的治理,对污染的治理,排放物会造成污染吗?

  

    云飞:

  

    应该不会造成污染。

  

    解说:

  

    无论他们怎么说,我们只是在现场感觉严重,而真正的结论要靠科学的监测。我们首先看到的是6月17日,也就是在该厂开工一个月后的监测报告。

  

    牛玉清 怀来县环境监测站站长:

  

    根据水样一化验出来,一看是24000mg/L,我们当时也挺震惊的。

  

    记者:

  

    国家标准是多少?

  

    牛玉清:

  

    国家标准要是一级标准是100 mg/L,一级标准是100 mg/L。

  

    记者:

  

    是不是要求达标排放指的就是100 mg/L?

  

    牛玉清:

  

    如果按一级标准排放它就是100 mg/L。

  

    记者:

  

    2400 mg/L就是240倍?

  

    牛玉清:

  

    就是240倍。当时我们也特别震惊,震惊以后,我们就赶紧跟局里和厂子里取得联系,赶紧治理。

  

    记者:

  

    那你索性就把这个检测数据里头所有超标都给我们指一下。

  

    牛玉清:

  

    咱们COD(化学需氧量)超标,BOD(化学需氧量)超标,BOD一级标准是20 mg/L,好像是。

  

    记者:

  

    它这是10000 mg/L左右,超标500倍?

  

    牛玉清:

  

    超标500倍。

  

    解说:

  

    听说最新的一次监测是10月13日由张家口市环保局做出的。

  

    记者:

  

    现在这个水样监测结果是什么样的?

  

    刘进发 科长 张家口市环保局污控科:

  

    水样监测结果是严重超标。

  

    解说:

  

    对于长城酿造集团酒精厂污染排放的严重后果,张家口市环保局在7月27日的《关于立即查处长城酿酒公司恢复酒精生产的函》中是这样指出的:该厂日排水量400吨,排放池距永定河支流不足50米,该池无任何防渗措施,现场气味难闻,排放量远远大于消耗量,天长日久必然要溢流,溢流直接污染永定河,进入官厅水库。面对如此严峻的现状,怀来县环保局认真对待,在8月10日向县政府正式行文。

  

    王福如:

  

    环保部门与环保行政主管部门以职能部门的名义,对县政府写过这个报告,建议政府关停,关下来以后进行治理,治理完了然后再恢复生产。因为现在目前来讲,就是按照我们的职责权限来讲,环保部门对这个企业,对污染企业或者一些违法排污企业只有处罚的权力,你像这个停产、关闭包括取缔,这个权力都在县政府,必须以政府的名义下达停产关闭跟取缔(的决定)。

  

    记者:

  

    也就是说,在这个厂擅自投入恢复生产以后,环保部门是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且向政府正式提出了要求?

  

    王福如:

  

    对,应该是这样子的。

  

    记者:

  

    正式文件的形式向县政府打了报告,8月10号,到了今天10月中下旬了,这个建议被实施了吗?

  

    王福如:

  

    现在目前来讲还没有。

  

    解说:

  

    然而这项负责任的建议没有被县政府采纳,排污照常进行。

  

    记者:

  

    县环保局向政府打的报告要求关停,这份文件你看过没有?

  

    朱群德:

  

    这个文件我看过。

  

    记者:

  

    那也就是说这份报告里提到的关停这个企业的建议,没有被县里采纳?

  

    朱群德:

  

    因为要关停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很多。

  

    解说:

  

    现在我们该来到官厅水库边上,看看马上就要作为水源地的水库水质是个什么样子了,肉眼观察,水面浑浊,生物游动。水源水应该是二、三类水,可眼前的现实让工作人员忧心忡忡。

  

    记者:

  

    那么现在您掌握的情况,往我们库区来的入库的水是几类水?

  

    张跃武 官厅水库管理处总工程师:

  

    超五类水。

  

    记者:

  

    您给解释一下超五类水是什么概念?

  

    张跃武:

  

    超五类水就是地表水水源标准它一共分了一、二、三、四、五类,五类以上的超过水质差,比五类差的话,就叫超五类水。

  

    记者:

  

    主要原因就是污染吗?

  

    张跃武:

  

    对,主要原因是污染。我们对污染企业做过调查。

  

    记者:

  

    你们调查完的结果是什么?

  

    张跃武:

  

    调查的结果是我们每年的水量,有一大部分是污染的水。

  

    记者:

  

    能占到多大比例?

  

    张跃武:

  

    能占到百分之七八十。

  

    袁博宇 副主任 官厅水库环境监测中心:

  

    我们三条河全部是劣五类水。

  

    记者:

  

    三条河,哪三条河入库?

  

    袁博宇:

  

    桑干河、洋河还有妫水河。

  

    记者:

  

    那么污染最严重的是哪一条?

  

    袁博宇:

  

    洋河。

  

    解说:

  

    而长城酿造集团的污水正是洋河的主要污染源之一。

  

    主持人:

  

    对于北京的水源问题,国务院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前不久又开始从山西等地调水入京。但是我们了解到的是,调水入京同样要经过洋河、桑干河进入官厅水库,同样要经过沿途污染区域,像长城酿酒公司这样的企业还有多少,值得有关部门认真的关注,如果放任下去,恐怕千里迢迢调来的远水也难解北京之渴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