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医院门口的“牛皮癣”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出没在京城各大医院的“号贩子”、“医托”,至少已有十几年了。他们像是大医院身上的一块“牛皮癣”,损害着医院、患者的利益,扰乱着正常的看病就医秩序。近日,记者来到北京协和医院就“号贩子”“医托”现象进行调查。

  

    据协和医院医生讲,号贩子可用猖獗两字来形容,表现在:一、肆无忌惮公开高价倒卖挂号单。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的号,竟然被他们抬高到数百元甚至上千元不等。二、紧紧控制号源。“号贩子”通常搭帮结伙,分工严密,利用威慑或者暴力手段,将其他正常排号的人排挤出去,从而抢夺号源,结果导致许多人无法挂上号,只得从他们手中高价买号。三、不同的“号贩子”团伙也会因经济利益发生争执。

  

    真正与“号贩子”对立的是“医托”。“号贩子”希望患者买他的高价号,而“医托”的目的则是把患者骗到另外一家医院。

  

    “医托”欺骗患者的第一个环节就是主动与患者搭讪。第二个环节是扮作医院值班人员,截住病人。第三环节是,其他的“医托”扮作患者向挂号的人传递医生在其它地方出诊的信息,并热心向挂号人推荐所谓“名医”。在“医托”们轮番轰炸之后,患者通常都会上当。最后一个环节,便是开高价药。这些所谓“名医”其实大多是来路不明的医生,他们通过开高价药以此牟利。据有关人员介绍,现在有一些不法医院雇用“医托”招揽病人,赚到患者的药费后,给“医托”20%-30%的提成。

  

    “医托”和“号贩子”一样,都是医院的寄生虫,他们严重扰乱了医院的秩序,侵害了患者的利益。这种现象必须进行整顿。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很多到医院里看过病的人大概早就注意到了,在各地的一些大医院的门里门外,每天都会有很多的号贩子和医托混迹在患者之中,他们或者是高价倒卖医院专家号,或者是想方设法诱骗一些患者到一些不合法的医院里或者医生那里进行就医。号贩子和医托儿几乎成了一些大医院门口的两块“牛皮癣”,最近记者在北京市的协和医院进行了调查。

  

    解说:

  

    这是今年6月1日北京协和医院内部监控录像。下午4点半,门诊大厅内5个人拿着一米长左右的木棍袭击一名男子,这名被打倒在地的男子好久都没站起来。据院方介绍,打架双方都是在医院高价倒卖挂号单的人,人们通常称其为号贩子。由这样的情景我们不难想象号贩子在争夺的是什么样的利润,他们在医院究竟有多猖狂。

  

    早上8点,北京协和医院刚刚开诊,在门诊大厅的挂号处附近,就有很多人因为没有挂上号而发愁。

  

    记者:

  

    几点到的?

  

    患者家属1:

  

    七点半。

  

    记者:

  

    七点半到就没有号了?

  

    患者家属1:

  

    没了。

  

    患者家属2:

  

    我们是六点出来,到这儿来不到七点,号就没挂上。关键我们来得太远,从门头沟来的,来一趟不容易,我们年轻还好,关键是老太太腿脚都肿了,根本就走不动道,还得挤公交车,你看看肿的。就挂一个普通号都挂不上,别说挂一个专家号了。

  

    解说:

  

    还有一些人告诉记者,他们从外地来北京已经很多天了,每天一早来医院排队挂号,至今也没挂上。

  

    患者:

  

    今天来三天了。

  

    记者:

  

    挂上号了吗?

  

    患者:

  

    没挂上号。

  

    记者:

  

    三天都没挂上号。

  

    患者:

  

    排不上。

  

    解说:

  

    除了这些挂不上号的患者,还有一群人徘徊在医院附近,他们总会主动与患者搭讪,这些人就是号贩子。记者与院方的工作人员一同到门诊进行了暗访。

  

    号贩子:

  

    号要吗?

  

    记者:

  

    哪个教授的?

  

    号贩子:

  

    看什么科?

  

    记者:

  

    看免疫。

  

    号贩子:

  

    免疫。

  

    记者:

  

    得花多少钱?

  

    号贩子:

  

    这个号得400块钱。

  

    解说:

  

    很快,号贩子果真拿来一个协和医院免疫科的专家号。协和医院的医生讲,现在他们医院的号贩子可以用“猖獗”两个字来形容。

  

    沈义 北京协和医院门诊部副主任:

  

    号贩子非常猖獗,经常在我们门诊大厅的周围、门口大声吆喝,要号吗?要专家号吗?

  

    唐福林 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教授:

  

    当时我还没走到那个地方,一帮人围上说你要号不?我说我要号。他说你要谁的?我说我要唐大夫的号,根本挂不上我告诉你,他说。

  

    解说:

  

    号贩子没有料到,这个说要买唐医生号的人就是唐福林教授本人。唐福林教授是国内风湿免疫科的专家,很多病人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据他讲,每次出诊,他的前十号病人几乎都是从号贩子手里买的号,价格从400元至1800元不等。

  

    唐福林:

  

    这就叫谋财害命,是不是?你真是把病人,人家已经是那么贫困、那样的痛苦,你还要乘人之危。

  

    解说:

  

    实际上,号贩子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警方和医院也没少联手整治,而号贩子非但驱之不散、打之不绝,反而发展为分工细致、协同作战,队伍日渐庞大的团伙。

  

    鲁重美 北京协和医院党委书记:

  

    病人告诉我说大概四、五点钟,他们都是排队,先排队,中间有的是他们雇来的人,到四、五点钟来了一伙可能是(像)黑势力,然后一过来老百姓就往后退,然后他们就把石头、报纸都排着,那就是占位子。

  

    解说: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患者连着排了好几天的队也挂不上一个号,处于无奈,他们只能买号贩子手里的高价号。

  

    患者家属3:

  

    他卖给我们的号就是三百。

  

    记者:

  

    你买的什么号三百块钱?

  

    患者家属:

  

    皮肤科。

  

    记者:

  

    那个号面额上写的多少?

  

    患者家属3:

  

    14块。

  

    记者:

  

    要这么多钱?

  

    患者家属3:

  

    对。就是他们倒号的太多了,我们真正看病的挂不上号。

  

    解说:

  

    号贩子倒一个号少则挣百八十元,多则上千。面对这样的高额利润,号贩子之间也有不同的团伙,也会发生争执,从中不难看出号贩子的猖獗。而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仅仅是号贩子之间有利益之争,真正与号贩子对立的是医托儿。号贩子希望患者买他们的高价号,医托儿的目的则是把患者骗到另外一家医院,那么医托儿究竟会怎样欺骗患者呢?记者和医院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距离协和医院大门不足200米的地方。

  

    记者:

  

    协和是这么走吧?

  

    医托1:

  

    上这边,协和医院在这边。

  

    解说:

  

    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穿白衬衫的给记者指路的高个男子就是医托儿。这往往是欺骗患者的第一个环节,此后主动搭讪的基本上都是医托儿。按照医托儿的指引,记者继续往前走,还没到门口又有情况了。

  

    医托2:

  

    挂号的里面走。是挂号的吗?

  

    记者:

  

    对。

  

    医托2:

  

    协和挂号的里面走,我是值班的。

  

    医托3:

  

    你挂什么科?今天周三有的科室没号了,你挂什么科?

  

    记者:

  

    挂免疫。

  

    解说:

  

    这个身穿皮夹克,自称协和医院值班人员的也是医托儿。他的任务就是医托儿骗术的第二个环节――截住病人。病人被截后,骗术的第三个环节开演了。

  

    医托3:

  

    孙主任?你怎么知道他的?他已经到疑难病研究所里面会诊去了,他是一、三、五到那边会诊,赶紧去排队去。你是复查的?

  

    医托4:

  

    对。

  

    医托3:

  

    赶紧过去,复查的今天不用挂号费,直接过去排队。

  

    医托4:

  

    我们现在过去能看吗?

  

    医托3:

  

    能看上,那边就是为了方便,没有预约号的患者,赶紧过去排队去。

  

    解说:

  

    实际上,那个自称找孙教授复查的人也是医托儿扮演的,继第一个找孙教授复查的人出现后,先后有五拨人自称来找孙教授复查,还有人热心地介绍孙教授医术如何高明,最终的目的是尽快把患者吸引到另一家医院去看病。

  

    医托5:

  

    这是第三回过来。

  

    记者:

  

    前两次效果怎么样?

  

    医托5:

  

    现在效果挺明显的,说明这个教授还是比较权威的。

  

    记者:

  

    他主要是什么?是中药吗?

  

    医托5:

  

    对。

  

    医托6:

  

    他主要用特效药,治类风湿的特效药。

  

    解说:

  

    在十余位医托儿轮番轰炸之后,通常求医心切的患者都会对其深信不疑。医托儿所推荐的那些所谓的协和医院的教授、专家到底是什么人呢?龚玉梅来自山西大同,她在协和医院门口被医托儿骗到天地和中医医院,给她孩子看花粉过敏病的是医托所称的协和医院的范教授。

  

    龚玉梅 患者家属:

  

    我就问范教授,我说您是不是协和医院的教授?他说是。我说主要看啥,说看花粉过敏。他就问我孩子有啥症状?我说打喷嚏、流眼泪、嗓子痒、咳嗽、喘。他就说那就拍一个片子看看。我就去拍片子了,拍完片子以后他说开药吧,就说这些,说给你开药吧,开完药以后一个月过来再复查,说中药能去根。

  

    记者:

  

    龚玉梅花了853元买了30副中药,回到了山西大同,按照范教授的医嘱给孩子服用。令她没有想到是,孩子吃了药后肚子疼,她开始怀疑这个所谓的范教授到底是不是协和的医生?他开的药到底有没有问题?于是她又带着孩子来到了北京天地和医院,找到了那位范教授。当病人家属对这位范教授的身份提出质疑时,范教授居然拿出了协和医院的处方。

  

    龚玉梅:

  

    您在咱们医院什么时候坐诊?

  

    范大夫:

  

    正常的时候是周六和星期天,这上面写着。

  

    龚玉梅:

  

    就两天啊?那周一到周五呢?

  

    范大夫:

  

    我到别的医院去了,这个医院刚建起来,所以我就拿出时间帮他们搞起来。

  

    龚玉梅:

  

    周一到周五您去哪个医院?

  

    范大夫:

  

    也可能去协和,也可能去三零一,还可能去中日友好。

  

    解说:

  

    那么这个范教授到底是不是协和医院的医生呢?

  

    尹佳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副主任:

  

    我们科大概包括退休的大夫,还有年轻的大夫,一共加起来有十几个大夫。

  

    记者:

  

    有没有姓范的教授呢?

  

    尹佳:

  

    没有。

  

    郞晓林 北京协和医院保卫处处长:

  

    按照卫生部和医院的规定,医生他是有执照的,你的执照就是你的所在地,就是在医院你的执照是有效的,那么到其他医院去,除了是会诊,经过医院正规批准了以外,他私自出去这是违法行为。所以作为协和医院,我们是严格要求医生不能做这种违法行为,而协和医院的医生是不到其他医院去坐堂的。

  

    解说:

  

    看来这个范教授肯定不是协和医院的了,那么他开的药又是什么样的呢?

  

    范亚娟 北京协和医院中药师:

  

    这个在药材市场上,是属于价格最便宜的那种,也就是七块钱一副。

  

    解说:

  

    一副并不能对症治疗,价值仅七元的中药,范教授居然卖到了27元。据协和医院和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的相关人员介绍,现在有一些不法医院雇佣医托儿,由医托儿招揽病人,到医院后由所谓的协和专家给病人开一些既不能治病也吃不死人的中药,收费少则四五百元,多则数千元。赚到患者的药费后,医托儿可以拿到20%至30%的提成。他们和号贩子一样是医院的寄生虫,严重扰乱了医院的秩序,侵害了患者的利益。

  

    演播室主持人:

  

    近几年,有关部门对于号贩子和医托儿也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但是这似乎也成了屡打不绝的疑难杂症。毫无疑问,面对这种局面,有关部门应该想更多的办法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去加强管理;但是同时对于患者们来说,恐怕也存在一个转变就医观念的问题,可以在小医院、社区医院里治疗的普通疾病,就不一定非要去大医院、非要找知名的专家,这样就会使还很不平衡的医疗资源得到更合理的利用,也在客观上减少了号贩子和医托儿得逞的机会。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