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难忘的笑声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武汉说唱艺术团曲艺作家夏雨田去世一年多来,他的听众和同行仍然怀念着他的人品和作品。

  

    多年来,夏雨田用“讽刺与歌颂并举”的写作风格创作了许多经典相声作品。这些作品经马季、姜昆等相声演员的表演,曾经轰动全国,许多精彩的段子观众都耳熟能详。

  

    他的人品也如作品一样令人敬佩。夏雨田喜欢市井生活,乐于和普通民众交朋友。他认为,一双善于观察生活的眼睛总能随时寻找到“笑”的元素。在为人处事方面,他总是不遗余力地提携新人,把更多的获奖机会让给别人;他经常给别人想办法出点子,但作品发表时却坚决不署名;有人想请他写格调低下的小品,他说,绝不会在艺术园地里种鸦片。

  

    就在夏雨田的作品越来越丰富的时候,他的健康却每况愈下。近十年来,夏雨田重病缠身,肝硬化腹水使得他原本一百来斤的体重竟达二百斤,但他仍忍住病痛坚持创作。有人让他歇一歇,可他却停不下来,他说,创作可以止痛,是战胜病魔的一剂良方。

  

    2004年7月30日,人民艺术家夏雨田离开了他毕生挚爱的曲艺事业,离开了他深深眷念的听众。不少听众说,夏雨田虽然走了,但他留下了许多精彩的作品,留下了幽默和欢笑。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这是我们今天节目的主人公,相声大师马季先生在评价他的时候说:“我们是一块儿成长起来的,但是他在相声创作上的贡献比我大得多,我很尊敬他,把他当老师” 。被马季先生尊为老师的就是著名的曲艺家夏雨田。有很多演员演出他创作的作品以后一夜成名,而他却总是在幕后甘当绿叶。一年前,他老人家离开了我们。在7月30日,他的周年祭日到来的时候,人们似乎还能听到他给这世界留下的笑声。

  

    解说:

  

    记者在武汉采访时发现,在固定时段,不少从小听夏雨田作品长大的听众,都喜欢收听广播中播出的夏雨田创作的精彩的相声段子,这已经成了许多铁杆听众的一种习惯。

  

    听众:

  

    听起来还是很过瘾,让人捧腹大笑,他给了我们很多的笑声。

  

    解说:

  

    在武汉人看来,夏雨田这个名字不仅代表着笑声,代表着幽默,更是他们心中的一份骄傲。作为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的夏雨田,40多年来,一共创作了500多万字的曲艺作品。他的作品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个人荣获了中国相声特别贡献奖。他创作的歌颂与讽刺并举的许多经典相声作品经马季、姜昆等相声表演艺术家的表演,曾经轰动全国,许多精彩的段子观众都耳熟能详。

  

    夏雨田创作小品资料:

  

    你嘱咐我了,不让我自己买去。你说你买的好,你尝尝有没有一点酒味?

  

    马季 相声演员:

  

    他写了这么多好作品,多少人都演他的作品,他不声不响的。

  

    姜昆 相声演员:

  

    他的作品和他的为人,我都觉得他应该算我们中国曲艺界、中国相声界,也应该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

  

    冯巩 相声演员:

  

    他是一个大师级的人物。所谓大师跟艺术家的区别,我觉得艺术家是在自己的艺术上有所建树,尽善尽美,形成自己的风格,然而大师在这个基础上是影响了一代人、几代人,我觉得夏老师是这种人。

  

    记者:

  

    大家看到的是一份有了些年头的节目单,透过它,我们可以感受到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夏雨田所在的武汉市说唱团所创造的辉煌。那时候的演出场场爆满,一票难求,能够到剧场去亲耳聆听夏雨田的相声作品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陆鸣 武汉市说说唱团团长:

  

    夏老师给我们说唱团写节目有一个特点,他不是一个、两个地写,一写就是一台。比方我们一台晚会有十个、八个节目的话,可能大部分都是他(写的)。你看这台晚会有联唱、相声、相声小品。

  

    记者:

  

    夏老师(写的)占到了几个?

  

    陆鸣:

  

    九个节目当中,有七个节目都是夏老师的,非常高产。

  

    何祚欢 国家一级演员:

  

    支撑了武汉曲艺界,当然最主要是支撑了武汉市说唱团几十年发展当中不断的创新。一个套房里头,我在里头,他在外头,半夜老听他嘴里叽咕叽咕:“怎么怎么冷,怎么怎么冻,怎么怎么冰凉透骨风”,他一边说一边就写了。他写作的过程就是很有激情的,跟现实生活结合得非常紧。

  

    (武汉市说唱团演出材料)

  

    夏雨田 中国曲艺家协会原副主席:

  

    向所有的朋友们致谢,致敬了,鞠躬了。

  

    解说:

  

    夏雨田喜欢市井生活,喜欢和百姓交朋友,这些就是他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他认为,一双善于观察生活的眼睛总能随时找到笑的元素。

  

    武汉市民1:

  

    他一来到,我们的精武路的人都轰起来了,“夏老师来了”,都拉着他闲聊,叫他坐,跟他聊这个,聊那个,开玩笑,他又那么幽默。

  

    解说:

  

    有人说:“拿到夏雨田的本子就成功了一大半”。为了曲艺事业发展,夏雨田总是不遗余力的提携新人,如今在武汉很有些名气的演员田克兢就是这些新人中的一个。他在夏雨田的帮助下,跨进了专业剧团的门槛,用他的话说是“山鸡变了凤凰”。

  

    (夏雨田创作独角戏资料)

  

    你的要求:女方眼睛大一点,嘴巴小一点,拿钱多一点,花钱少一点,管自己严一点,管老公松一点。喂,如果有那样好的媳妇,我倒想换一个。

  

    记者:

  

    您和他的女婿都在同一个剧团,那么客观地来说,他的女婿有没有沾到他的光?

  

    田克兢 国家一级演员:

  

    这么说吧,外面的人沾他的光,比他自己家里的人沾他的光还多。我得到夏老师的剧本,他的女婿还不到我的十分之一。

  

    记者:

  

    那他女婿有意见吗?

  

    田克兢:

  

    习惯了。

  

    解说:

  

    的确,家里人早已习惯了夏雨田的这种处事方式,他把更多的获奖机会让给别人。他经常给别人想办法、出点子,但作品发表时,他坚决不署名。有人想请他写格调低下的小品,报酬很高,一个月下来能挣辆汽车。夏雨田说,要在艺术园地里种鸦片,他绝不答应。

  

    上世纪80年代以后,夏雨田先后担任了武汉市文联主席,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可他的人品依旧如戏品一样纯净、透明。

  

    陆鸣:

  

    夏雨田老师给我们团里引进了很多大的晚会,如果按照规定提成,我们统计了一下,可能有将近九万块钱。其实我们当时也说,我说不写您的名义,说您姑娘联系的,女婿联系的,这都是很正常的,都是可以。夏老师说:“大家心意我领了,我对说唱团的感情,大家都知道,不是这一分钱、两分钱能衡量的。我希望说唱团越来越好,希望说唱团的同志们越来越富裕”。

  

    解说:

  

    《都市茶座》是一档在武汉综艺类节目中收视率很高的电视栏目,夏雨田把它作为传播曲艺艺术和培养新人的有效载体,积极参与栏目的策划,提升栏目的艺术品位。这档节目把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演绎得惟妙惟肖,因此深受许多武汉市民的喜爱。

  

    武汉市民2:

  

    看上去很舒服,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话。

  

    武汉市民3:

  

    看了他作品以后,好像上了一堂生动的课一样。除了笑以外,这种作品一般来说是不好写的。那么这种作品,他没有一个深厚的功底是写不出来的。

  

    解说:

  

    就在夏雨田的作品越来越丰富的同时,他的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近十年来,夏雨田病重缠身,肝硬化腹水使得原本一百来斤的体重竟达两百斤。这种情况下,他仍然牵挂着观众,忍住病痛,坚持创作。

  

    马昌桥 武汉电视台《都市茶座》导演:

  

    我们在和夏老师接触当中,其实我拿过好多次稿子,但是这一次拿的这份稿子,对我来说,它应该是沉甸甸的。因为夏老师的字,我是非常熟悉。

  

    记者:

  

    非常熟悉。

  

    马昌桥:

  

    而且很工整,写得非常漂亮,但是你今天看到这个文稿,有些字我们都已经不太认识,不太认识了,粗的、细的。你可以看得出来,这中间都有停顿,都有他的思考,其实是他的身体和病魔进行抗争的结果。

  

    解说:

  

    当时夏雨田体内多达40多公斤的腹水和胸水严重压迫着呼吸,使他整夜既不能睡,也不能靠。他连续在椅子上坐了27个昼夜,600多个小时,就连打止痛针也无济于事。这时夏雨田叫护士准备好纸和笔,护士以为他要写遗嘱,结果几个小时内,他却写成了《漫话一庄》这个喜剧小品。

  

    栏目组让他歇一歇,保重身体,可他却停不下来,他说:“创作可以止痛,是战胜病魔的一剂良方。”

  

    (资料)

  

    夏雨田:

  

    我生命的计程车已经加速地向终点进行,但是我无怨无悔,心地平静,生命有限,笑声永恒。我希望我的生命在笑声中延续,我希望笑声中燃烧我的生命。

  

    解说:

  

    得知夏雨田病重,马季、侯耀文、刘伟等人专门来看望他。病床上的夏雨田幽默的话语,使大家看到了这位可敬的老人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

  

    (资料)

  

    夏雨田:

  

    我现在很现代化,血管、器官、支气管、尿管,全身大概有十几种管,真正地,我应该归姜昆那一拨网络化,看到这么多的老朋友来了。

  

    解说:

  

    2004年7月30日,夏雨田离开了他毕生挚爱的曲艺舞台,离开了他深深眷念的观众。这位人民的艺术家,还有许多的好作品来不及奉献给热爱他的观众。

  

    吕值友 武汉市广播电视局局长:

  

    他图的是为观众和读者提供精神食粮,他把得到人民的认可看作是最大的名,他认为提携新人,推进曲艺事业发展,这是最大的利。

  

    解说:

  

    虽然夏雨田走了,但他给他的观众留下了许多精彩的作品,留下了幽默、欢乐的笑声。献一束鲜花,点一柱香烛,祭一杯薄酒,人们想表达的是对这位人民艺术家质朴而真实的感情。

  

    演播室主持人:

  

    人们这样评价夏雨田先生,说他是一位始终惦记曲艺事业的发展,始终牵挂着观众的人民艺术家。他是一位在笑声中燃烧生命的共产党员,是一位和病魔顽强搏斗,乐观、豁达、坚强的老人。夏雨田先生虽然走了,但是他给我们留下的财富是让人回味的好作品,是一片朗朗笑声。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