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免了税 涨了费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2005年是江西抚州市全部减免农业税的第一年,然而这样的喜事并不能使临川区的农户开心。因为虽然免掉了农业税,却又增加了其它不合理费用。

  

    调查发现,虽然农业税减免了,但筹资筹劳费和水费却提高了,这就是让农民感受不到农业税减免的主要原因。在温泉镇安全村,农民必须上交的费用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按人头上交的筹资筹劳费,二是按照田亩上交的水费。在安全村,村民喝水靠的是井水,浇地靠的是自然形成的池塘,因此水费收得莫名其妙;而其它费用农民也不清楚,然而这些费用却都非交不可。

  

    安全村会计说,这样的费用几年来一直在征收,是乡里派下的任务。原来,国家减免农业税以后,江西省颁布了一个文件,规定从去年开始在省内村里面办公益事业可以收取酬劳费,并且规定了收取的上限和征收的条件。虽然温泉镇各村收取的费用没有超标,但是却违反征收的条件,同时征收上来的钱没有用在该用的地方。

  

    据乡里的说法,他们一共筹集了80多万元资金。其中,村里拿走了1/3,镇里拿走了2/3,都用在了兴修道路和水利上。然而调查发现,本来是用于公益事业的筹资筹劳费拨回安全村后,3万多元中的2万多元竟用在了吃喝上。这种现象在其它村里也同样存在。而在镇里,调查发现,征收上来的钱被用在了违反规定的行政开支上了。按规定,温泉镇的事业编制人员不得超过70人,而温泉镇在册的需要发工资的工作人员超过了150名。这些负担,最终都落在了农民的头上。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这些年,国家逐步减免了各地农民的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对种粮农民发放良种补贴。江西省抚州市2005年按照上级的规定,除了村里兴办公益事业需要筹资筹款,不论是按田亩还是按照劳动力收取的各种税费都取消了。然而今年夏粮收获以后,当地的不少农民又遇到了新的问题。

  

    解说:

  

    2005年,是江西抚州市农民全部减免农业税的第一年,8月底正是稻谷收获的季节,然而这样的喜事并不能使临川区的农民开心。

  

    村民:

  

    就是村委会的干部来我们这儿收钱,我们卖了粮食就来收我们钱,我问他们是什么钱,他们说你就要交这么多钱。

  

    记者:

  

    交了多少钱?

  

    村民:

  

    要交150多元,我3亩6分地。

  

    解说:

  

    农业税明明不收了,可是当地的农民却没有见到实际的效果,上缴的总钱数和去年相比几乎没有大的变化。

  

    村民:

  

    我去年农业税是170元,比去年少几块吧。

  

    解说:

  

    从农民提供的收费单据上可以看出,农民必须上缴的费用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按劳动力上缴的统费、上调费;二是按田亩上缴的水费。在安全村,农民喝水靠的是井水,而浇地靠的是自然会聚而成的池塘,这水费收的当然是莫名其妙。其它的费用农民也不清楚,然而这些费用都是非交不可的。

  

    村民:

  

    不交钱就不行。我告诉你一个原因,不交钱,你现在不交可以,以后你办事找他,他就不给你讲了,他就不给你办,就是这样的。

  

    记者:

  

    办什么事?

  

    村民:

  

    像领结婚证,建房,就你给办了,你把那个钱交清了我就给你办了,就是这样的。

  

    记者:

  

    这是谁说的?

  

    村民:

  

    这是干部说的。

  

    解说:

  

    收费都是各村干部收取的,那么这些名目繁多的收费都是干什么的呢?

  

    记者:

  

    您好,你是村里的会计是吗?

  

    温泉镇安全村会计:

  

    是。

  

    记者:

  

    我想问一下这个村里面,今年收的这些费用,什么上调、水费,还有经费。这都是什么啊?

  

    温泉镇安全村会计:

  

    这都是筹劳的钱。

  

    记者:

  

    筹劳,谁的筹劳?

  

    温泉安全村会计:

  

    每个劳动力,乡里的规定,筹(集)资(金),筹(集)劳(力),按照省里的规定,两工费延期三年,水费是近两年都有的。

  

    解说:

  

    按照安全村会计的说法,这些收费项目都是已有的收费项目,几年来一直都是在收取。从安全村2002年的账目上可以看到,当年两工费和水费的确都有缴纳,但是和今年相比数目却相差不少。

  

    记者:

  

    这个变成6万6千,多了2万6千块钱。

  

    温泉镇安全村会计:

  

    4万7千多。

  

    记者:

  

    4万7千多,那也多了将近2万多块钱,你现在两工费是6万6千元,当时是4万7千元,也多了1万9千块钱,然后这个水费也多了,从1万8到2万3千。

  

    解说:

  

    农业税是减免了,但是剩下的两工费和水费却增高了,这就是农民感受不到农业税减免的主要原因。

  

    村民:

  

    就是在乡政府里面就规定他要收这些,像政府里面财政规定就要收这么多。

  

    解说:

  

    按照村会计的说法,这个钱收多少并不是村里的意思,而是乡里派下来的任务,而过来的村干部为乡里的做法先做了解释。

  

    吴社清 温泉镇安全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今年是最低标准的收费,我们可以这么讲,最低,在全镇来讲是最低的。如果群众说收这个钱还高了,那我说他绝对没有良心,我可以这样讲。

  

    解说:

  

    到底是镇里摊派的费用不合理,还是农民没有良心乱反映,记者决定去温泉镇了解情况。

  

    许龙太 江西省抚州市温泉镇党委书记:

  

    两工费和水费都是根据中央和省里的精神来说的。

  

    解说:

  

    为了证实这个说法,这位镇领导带着记者去了他的办公室,找出了一份文件。

  

    许龙太:

  

    省政府规定筹劳的标准,每个劳动每年不能超过6个工。

  

    解说:

  

    原来,从国家开始减免农业税以后,江西省颁布了一个文件,规定在当地农村办公益事业可以收取筹劳费。筹劳费的标准是每个劳力每年不得超过60元钱,温泉镇各村收取的费用的确没有超过这个标准。然而还是从这个文件上可以看出,这个标准是一个收取费用的上限。收取费用并不是无条件的,而是有条件收取的。

  

    记者:

  

    筹劳必须实行一事一议。

  

    许龙太:

  

    我们已经实施了一事一议。一事一议,我们镇里一个是公路,二是义堤加固。

  

    记者:

  

    镇里所有的费用都由村里来出?

  

    许龙太:

  

    应该说是这样的。

  

    解说:

  

    其实,镇里自己的文件上已经表明得很清楚,村里的公益事业才能收取村民的费用,然而在温泉镇,镇里面修水库修公路都得各村村民来出钱。话又说出来,如果真的是办公益事业是,农民出些钱,也是说得过去的,问题是这些钱真是花在公益事业上,让农民受益了吗?

  

    许龙太:

  

    基本上是90%以上。

  

    记者:

  

    90%吗?

  

    许龙太:

  

    嗯。

  

    记者:

  

    都花在什么地方上了?

  

    许龙太:

  

    花在水库维修,义堤险段的加固。

  

    解说:

  

    根据镇里的说法,这80多万元筹集上来的资金,村里拿走了1/3,镇里拿走了2/3,都用在了兴修道路和水利上。记者决定先回到安全村看一看,村里留下的这1/3筹集上来的资金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

  

    记者:

  

    伙食费,多少伙食费?26335块钱!半年多一点时间,你们这个招待费什么的,半年大概将近2万多块钱了,那些钱从哪儿出啊?

  

    吴社清:

  

    那当然是群众了。

  

    解说:

  

    本来是用于公益事业的筹资筹劳费拨回安全村3万多元,2万多元成了吃喝费。在温泉镇经管站,记者随意看了看其它几个村里的账目,大部分村都是这样花掉的。

  

    记者:

  

    随便一个村,不是说仅仅是安全村,包括成坡村委员会。林业局来人用去开支伙食费320元,村干部、镇干部下乡用于开支伙食费就1000多块钱!这个村干部去办事,花掉400多块钱饭费!你看这些费用都这么高,一个村里面老百姓这些费用从哪儿来支出?你修水利的费用在哪里?书记,您说这算一事一议的支出吗?

  

    许龙太:

  

    这个肯定不能算。

  

    记者:

  

    那像我们随意抽查了这四个村,这个时候现象都是普遍的,那您刚才说的这种90%,都用到水利款上和修路款上?

  

    许龙太:

  

    像这四个村委会可能有改变一事一议资金的用途,有这种行为,下次我们进行督察。

  

    记者:

  

    其他的村呢?

  

    许龙太:

  

    其它的村可能不同程度也存在类似的情况。

  

    解说:

  

    留在村里的一事一议的资金花在不该花的地方,那么镇里留下的那部分钱又怎么样了呢?镇里留下的一事一议的资金有50多万元,在镇经管站站长的帮助下,每一笔和公益事业有关的经费全部加了起来。

  

    记者:

  

    225835元,那剩下的支出都花在什么地方了?光两工费和水费加起来就几十万了?

  

    曾永洪:

  

    计生经费要用一些,计生经费。

  

    记者:

  

    计生经费,还有什么?吃喝?

  

    曾永洪:

  

    吃喝那个少。

  

    记者:

  

    你看这个订报费、各村的综合治理费、网络费,还有工资、调入经费、疗养院的费用、人大的费用。一事一议怎么能花那些订报费、考察费,还有什么疗养院费用,那都肯定不行的,还有招待费。

  

    许龙太:

  

    这个肯定是不行的,不行的。

  

    记者:

  

    不行怎么办?

  

    许龙太:

  

    不行,我们纠正过来。

  

    解说:

  

    然而纠正又谈何容易,连村里的老百姓都看出这收费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村民:

  

    实际到下面,到乡镇、村委两级,因为乡镇的财政开支不够。镇里面将近有100多人,村委会现在还有6个人。

  

    解说:

  

    村民所说的有根据吗?根据记者了解,像温泉镇这样的镇政府,事业编制人员也就70人,然而温泉镇在册的工作人员就超过了150人。

  

    记者:

  

    一个乡需要150个行政人员吗?都是正式的吗?

  

    许龙太:

  

    这个实在没办法,就是这么一个现状,你干部调不了。他们都是通过组织部门、人事部门介绍到你乡镇来工作的,在乡镇工作的一般三年以内,你人数增多了,都是你财政自己负担。

  

    解说:

  

    这些负担最终还会落在农民的头上。

  

    村民:

  

    农业税是减免了,减免了以后换一个方向向农民收钱。

  

    主持人:

  

    村里办公益事业收取一事一议的费用本来是帮助村民谋福利的好事,而在江西省抚州市温泉镇,以兴办公益事业为名筹集上来的巨额资金大半被挪用,成为乡镇干部各种各样的开销。国家为了减免农业税,专门加大了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用来补足地方财政的缺口,但是像温泉镇那样人员严重超标,地方财政是无法承担的,于是乡村干部的各种花销就用这样一种办法向农民筹集。这样下去,无论国家如何努力为当地农民减负,也只能是遥遥无期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