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惜土如金——落实科学发展观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广州开发区是我国第一批国家级开发区,世界上“500强”企业有91户在这里设立了工厂。然而,在新的一轮发展中,广州开发区却遇到发展瓶颈,61平方公里的区内面积可供开发的不足10平方公里。为此,广州开发区通过土地换购、盘活闲置土地、设立投资密度标准等方式,合理解决了土地稀缺制约经济发展的难题。今年上半年,广州开发区每平方公里出让土地实现的税收高达2.78亿元,居全国49个国家级开发区之首。

  

    


广州开发区位于广州市东郊。经过20年的发展,这里已经成为具有保税区、出口加工区、永和经济区、科学城四个经济功能区的新兴城区。

  

    在广州开发区有三个城中村,占地51公顷。经过开发区的统一协调,村民用老宅换购了经济功能区外的新房。这些村民搬迁后新住宅区占地仅18公顷,节约土地64.7%。现在,三个行政村95%以上的村民都搬进了新居。村民们改善了居住环境,开发区则获得了新的可供开发的土地。

  

    


为了集约土地,广州开发区设计了一把“尺子”,就是企业最低的注册资本要达到 300万美元;企业注册金除以项目用地面积得到的数值叫做投资密度,只有投资密度达到规定标准,企业才能进入开发区。同时,广州开发区还通过统一规划绿地、员工楼、活动中心等配套设施,让企业用地产生更大的效益。

  

    广州开发区通过经济、行政、法律等多种方式,加大盘活闲置土地的力度。过去四年中,共计收回闲置土地75公顷,改造停建工程13栋,调整低效用地8公顷。通过挖掘土地的潜力,为地区经济跨越提供了新的动力。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吸引了世界500强中的91家企业聚集,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去年出让的每平方米土地交给国家的税收就达556元,在49个国家级开发区中名列前茅。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就是1984年建立的广州开发区。广州开发区的总面积有61平方公里,经过20年的发展,现在可供开发的土地只剩下10多平方公里,土地资源的稀缺,已经成为这里经济发展的最大的贫瘠。

  

    解说:

  

    广州开发区位于广东市东郊,20年的时间它逐步发展成为包括保税区、出口加工区、永和经济区、科学城四个经济功能区在内的新型城区。当年的蕉林蔗地高楼林立,现代化的工厂鳞次栉比。

  

    黄陂村村民 温雄彪:

  

    看到那边很美丽的,搞得很好的。

  

    解说:

  

    温雄彪住在开发区科学城一个名叫黄飞的一个小村庄里,他家周围环境并现代,因为村庄没有纳入统一的规划,没有配套的市政建筑,有时还让人觉得有些脏乱。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老温非常向往村外的花园、楼房。

  

    温雄彪:

  

    跟开发区那边科学城那儿一样就好了,绿色得跟公园一样,那边原来也是酸枣,那些不是房屋,那边烂土地就好像这里一样的,现在(那里)搞得那么好。

  

    解说:

  

    今年老温的愿望实现了,他们一家搬进了新房。这是去年广州开发区对黄飞、玉树、和先岗三个行政村实施整体搬迁带来的变化,开发区在科学城外统一规划建新村,置换出老村的宅基地,老温家原有两栋小楼共440平方米,按政策置换了总面积为480平米的四套新房,他带记者参观了其中的一套。

  

    温雄彪:

  

    这个房子结构不错,这是很好的,还算满意。

  

    解说:

  

    住的好了,生活也不错。为了让搬迁村民过得好,开发区帮助村庄发展集体经济,帮助村民就业。在开发区的统一规划下,这里的村庄大多有集体经营的项目,村民因此每年可以得到不少分红。

  

    温雄彪:

  

    加起来每年一个劳动力可能都有一万来块钱,这几年都有。

  

    记者:

  

    一万来块钱够生活吗?

  

    温雄彪:

  

    基本上够了,那你打工一年有多少钱,像我们打工,一年也只有一两万块钱。

  

    解说:

  

    改造城中村是广州开发区综合考虑多种因素采取的措施,他们希望这样做能够改善开发区内村民的生活环境,同时又能为土地紧缺的开发区节约出一些可供开发的土地。

  

    凌伟宪 中共广州市委党委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当地来讲,农村的建设整个的规划比较零乱,一条村建成条状,比较浪费土地。我们现在把农民集中起来建农民新村,彻底改变他们原来的生活状况。

  

    解说:

  

    改造城中村的确节约了土地,广州三个行政村1100多户人家共占地51公顷,整体搬迁后新村首期占地仅为18公顷,节约土地64.7%。现在三个行政村95%以上的村民,都像老温一样搬进新居,花园色的环境、完善的配套扶植让村民也觉得满意。

  

    温雄彪:

  

    住进来的基本上都比较满意这个环境。

  

    解说:

  

    黄侈才今年40岁,1986年进入开发区工作,现为广州开发区规划土地局工作人员,负责土地出让。2001这块7000平方米的土地被出让给一家名为杰特的公司,当时大家都认为它会很快产生效益。

  

    黄侈才 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国土建设局:

  

    当时它(杰特公司)动工动得比较快,但是把楼的框架建好之后,工程就停下来了。

  

    解说:

  

    由于手续不全,杰特公司被迫停工,这一停就停到了2003年。按广州的规定,未经批准停工一年的土地被视为闲置土地,这样的土地在老开发区并不少见,但开发区人不能眼看着土地闲置,可是杰特的项目迟迟不能上马,要让这块土地发挥效益并不容易。

  

    黄侈才:

  

    它自己也不能很肯定,什么时候能够复工,什么时候能够投产。

  

    解说:

  

    杰特这块地很快被列为待处理的闲置土地。2003年杰特旁边紧邻的一块土地被出让给了这家叫威创的企业,他们同时看重了杰特这块地。

  

    万虹 经理:

  

    我们这个地块的附近有一块烂尾楼,这个地大概是7000多平方米,比较适合我们今后的发展。

  

    黄侈才:

  

    开始(杰特)是不太愿意,因为它认为它这个项目还是批准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解说:

  

    一个月的时间黄侈才等人两边来回协调,最后三方达成协议,土地重新出让给威创,同时威创以优惠价买下了杰特的烂尾楼,就这样一块闲置的土地终于开始发挥效益。

  

    黄侈才:

  

    这个效益上面体现了不是卖地的效益,是这个地卖出去之后,它这个企业建成了,生产了,产生了税收,这才是一个主要的效益。

  

    解说:

  

    以前黄侈才他们看重的是多少土地被出让,现在他们更重视每平方公里出让土地所产生的税收。为了提高这个数值,广州开发区加大了盘活闲置土地的力度。过去四年他们通过经济、行政、法律等多种方式回收闲置土地75公顷,改造停建工程13栋,调整低效用土地8公顷。今年上半年广州开发区每平方公里出让土地实现的税收高达2.78亿元,居49个国家级开发区之首。

  

    解说: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对于绝大多数开发区来说,项目就是他们要引的凤凰,为了引来凤凰,有的地方把招商的任务强行分配到部门、下达到个人,让招商成为负担,有的地方则表示只要愿意来,什么条件都可以谈。可今年上半年广州开发区竟然拒绝了20多上门项目,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黄侈才:

  

    以前是项目选地,只要项目来了,我们都安排土地,现在一块地安排什么项目,我们要看这个项目投产快的、效益好的,我就会优先安排这个用地给它。

  

    解说:

  

    近几年土地资源越来越紧缺,还像以前那样让项目选地,开发区就很难让有限的土地产生最大效益。为了节约用地,今年广州开发区设计了一把尺子,首先企业最低注册资本要达到300万美元,然后他们引入了投资密度的概念,及用企业注册资金除以项目的用地面积得到的数值就叫做“投资密度”,只有投资密度达到规定标准,企业才能跨入开发区的门槛。

  

    方政 副处长:

  

    我们有一个选择,选择更好的项目,能够更有前景的项目,原来投资密度是250(美元/平方米),我们现在把它提高到300(美元/平方米)。

  

    记者:

  

    美元?

  

    方政:

  

    对,美元。有一些区,重点区域,我们的高新区就从300(美元/平方米)提到400(美元/平方米)。

  

    解说:

  

    开发区人说这是被逼出来的办法,土地资源是有限的,不把招商变成选商开发区后续发展将会受到影响。

  

    凌伟宪:

  

    我们感觉到目前为止,在61.32平方公里里面,我们可开发的面积是45平方公里,现在已经开发的是32.1平方公里,我们感觉到土地资源确实比较紧缺,问题就在于这个紧缺的土地的资源基础上,我们还是要继续按照国家要求的,一个是节约土地,另外一个就是集约土地,这样做才能够在有限的土地面积上,尽可能创造出比较好的经济效益。

  

    解说:

  

    挑来的项目也不是想怎么用地就怎么用。南科集团是从事高薪技术的产业,是各开发区争抢的对象,这个企业几经考察准备落户广州开发区,后来却突然要撤出,因为企业和开发区在用地规模上产生了冲突。

  

    谭永生 南科集团公司代表:

  

    我们企业当时规划是需要20万平方米,但是我们把方案报上去之后,规划局通过审核希望我们把这个进行压缩。

  

    方政:

  

    它确实在绿地率方面非常大,甚至超过了50%以上,而且它有一些其它的功能不符合现在现行的要求。

  

    解说:

  

    这是企业原先申报的范围,这块就是产生争议的山头,企业想在这里建员工楼、食堂、和花园绿地,开发区只希望自己建成公共绿地。十几年前,开发区也赞成企业建花园式工厂,这样工厂绿化率高、环境好。但随着土地资源的消耗,再建花园式的工厂实在是太奢侈了。

  

    方政:

  

    我们现在就是希望他能利用最小的土地,能够产生最大的集约。

  

    解说:

  

    从去年起为了让企业用地能产生更大的效益,开发区统一规划了绿地、员工楼、活动中心等配套设施。今年更明确要求企业项目用地建筑密度不得低于35%,绿化率不得高于30%,几经磋商开发区最终说服了企业。

  

    方政:

  

    最终我们签下来是13万,13万5千多平米,这种意义上节约了6万多。

  

    谭永生:

  

    因为土地资源是不可再生的,合理利用土地资源,是我们国家应该这样做的,它代表比较先进的管理理念。

  

    主持人:

  

    国土资源部曾经公布过这样的资料,我国土地粗放利用现象严重,城市建设用地总量失控现象屡见不鲜,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重复建设现象严重,村庄土地大量闲置,而开发区正是针对这样一些问题节约和节约用地,在小小的弹丸之地上做出了突破土地资源制约的大文章。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