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蚕茧熟了 销路堵了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从去年开始,云南省大理地区祥云县规定蚕农必须把鲜茧卖给一家名叫银龙蚕桑公司的私人企业。而这家公司规定的收购价却要比市场价格低许多。祥云县的干部们说,这样做为了保护县里的龙头企业。而祥云县的这种做法伤害了蚕农利益,影响了蚕农的养蚕积极性。

  

    云南大理祥云县的农民历来有种桑养蚕的习惯,种桑养蚕也是当地农民的一项重要收入。今年祥云县蚕农却被通知,购买蚕种、蚕药和出售鲜茧必须通过银龙蚕桑公司。而这家公司定下的收购价每公斤比市场价要低两三块钱。

  

    祥云县各个乡村的干部们在县里的一些路口、道旁设立检查站,防止蚕农将鲜茧偷卖到外地。

  

    祥云县马街乡干部说农民必须无条件把蚕茧卖给银龙蚕桑公司,而自称这样做是为了维护蚕农的长远利益。

  

    而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要求从农民身上收取的蚕茧税已经取消。县里从养蚕业获得的唯一税收就是蚕桑企业交纳的蚕茧加工增值税。祥云县通过银龙公司的垄断经营,把蚕农的部分利益转化成银龙蚕桑公司的利润,而银龙蚕桑公司上缴的增值税,也就弥补了县财政中因取消蚕茧税带来的缺口。这是当地政府千方百计让农民把蚕茧低价卖给银龙公司的根本原因。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咱们中国人,特别是中国蚕农对蚕、对茧、对丝绸都很有感情,毕竟丝绸业是我们国家的传统产业,古时候就依托丝绸之路文明世界。而丝绸生产的重要环节就是养蚕,至今云南很多地区的农民依然依靠着种桑、养蚕来维持生计。然而近一段时间,云南祥云县的蚕农们却遇到了有蚕茧却不能自主卖的事。

  

    解说:云南大理一带的蚕桑叶不仅闻名于古代时候的茶马古道,今天对于云南的丝绸纺织业也是举足轻重的,种桑、养蚕是这里大多数农民的生活方式。

  

    记者:这一带的农民是不是都养蚕?

  

    村民1:都是养蚕的。

  

    记者:养蚕的收入占你们全年收入的多少?

  

    村民1:占80%左右。

  

    记者:80%左右都是养蚕。

  

    解说:每到7月底,8月初就是大理地区蚕农收获的季节。吃了一个多月的桑叶的蚕宝宝纷纷吐出丝来把自己包裹起来结成了蚕茧,这就叫做鲜茧。鲜茧经烘干加工后就是干茧了,干茧就可以直接抽丝制造丝绸了。

  

    蚕茧成熟应该是农民高兴的季节,然而这几年,大理州祥云县的农民们却高兴不起来。

  

    蚕农1:市场上都不准去卖了。

  

    解说:原来这里农户遇到一件奇怪的事情,谁要是把蚕茧挑出村运往市场,一定会受到阻拦。当马街乡的农民尝试着把蚕茧挑出去时,当出村时就遇到了检查站。检查站设在村口的一座风水亭里面,而这里是出村的必经之路,农民们被检查站的人拦住后,被告知他们的蚕茧被没收了。是什么人拦住设卡?当记者前去采访时,还没有开口就冲上来几个人。

  

    白庆安 云南省祥云县马街乡党委副书记:你做什么?你干吗?

  

    解说:几经交涉后,记者才知道这些人竟然都是乡里的干部。

  

    白庆安:我们在这儿给群众讲道理。

  

    记者:有什么道理?为什么不让群众把蚕茧挑出去?

  

    白庆安:因为这是县上的一个产业链,要发展起来,我们要求他们到有收购资格的企业去交售。

  

    记者:是什么企业?

  

    白庆安:就是我们的银龙蚕桑公司。

  

    解说:原来当地乡政府的干部在村口设卡的原因,是要求农民们必须把蚕茧卖给一家叫银龙公司的丝绸企业。

  

    记者: 这个公司是县里的公司,还是个什么公司?

  

    仇继荣 云南省祥云县马街乡副乡长:是私人的公司。

  

    记者:是个私人公司。

  

    仇继荣:是属于浙江过来的两个老板跟这边的一个老边收购协商的一个公司。

  

    解说:在市场经济下,农民把自己的农产品拿到市场上去销售,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在祥云县蚕农们就没有了这个自由?只能把自己的蚕茧卖给这个银龙公司呢?

  

    仇继荣:按说市场经济条件下,可以说是市场经济有它的规则,那么还是根据工商总局发的775号文件,你们应当清楚。

  

    解说:根据乡干部的说法,他们拦着农民不让到市场上出售蚕茧的一个原因,就是上级部门颁发了一个文件,文件中有这样的要求,那就是要求收购鲜茧的企业必须取得各级政府的资格认证。

  

    仇继荣:整个祥云县惟一取得了三级主管部门批准的资格认证的,收购经营鲜茧的企业是祥云县银龙丝绸公司。

  

    解说:其实从上级部门的文件中可以看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些有实力的企业参与蚕茧的收购,是为了让蚕农的利益得到最大的保证。可是祥云县的蚕农为什么不愿意把自己的蚕茧交给县里指定的这个银龙公司来销售呢?

  

    村民2:他们的价格偏低。

  

    记者:低多少?

  

    村民2:每公斤两、三块左右。

  

    解说:原来祥云县的蚕农经过调查发现临近区县收购鲜茧的价格都比祥云县银龙公司每公斤高出两到三块钱。

  

    杨永康 村民3:银龙公司2004年的收购价到了15块,外县是十七、十八块这个价格,一公斤。他们的价格从我们农民来看就不合理。

  

    解说:银龙公司收购蚕茧的价格低,蚕农们首先想到的是把蚕茧挑到外县卖掉多挣几个钱,然而这样做在祥云县是不允许的。

  

    记者:收购的外县也有,他为什么不能卖到外县去?为什么只能卖给你们县里?

  

    白庆安:可以,把营业执照先拿来,完全可以卖。

  

    记者:农民还有什么营业执照?农民卖自己的蚕茧。

  

    白庆安:收购的点,这个市场需要规范对不对?

  

    记者:外县也有收购资格的,他为什么就不能去卖了呢?为什么只能卖到你们本县呢?

  

    白庆安:没事。

  

    记者:没事,你们出都不让他出去,他怎么没事,他有事。

  

    白庆安:没事,没事,尽可以卖。

  

    记者:你们能卖出去吗?

  

    村民们:如果到外县,这不是挡到这边了吗?

  

    解说:前有乡干部的围堵,后有派出所的坐镇,农民们想自由进出市场肯定是不可能的。在祥云县几天的采访期间,记者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检查站遍布祥云县的村口道旁,不仅乡村干部纷纷设卡阻拦,就连公安人员和工商人员也放下手中的工作加入了拦截蚕茧的行动中。

  

    记者:你们在这儿干吗?

  

    村民4:他们在堵着不准上街,只许卖给那一家,不允许我们在市场流通。

  

    记者:让你们卖给谁?

  

    村民4:让我们卖给银龙公司,价钱也低。

  

    解说:这条路走不通。农民们近期在报纸上看到了一条经验,那就是有许多地方的农村成立了技术协会,自己把鲜茧经过烘干加工成干茧,然后再推向市场。干茧流通,国家政策明确表明不允许设置障碍。

  

    村民5:我们老百姓自己加工。

  

    记者:统一加工。

  

    村民5:对,统一加工出去,然后卖的多少要统一对付多少,不存在收购,中间环节赚钱什么的。

  

    记者:那你们还是愿意自己加工,自己通过协会来协调卖出是这样吗?

  

    村民6:对,大家都是这样来的。

  

    解说:国家没有任何政策的限制,又是省市里推广的经验,可是在祥云县农民这样做还是不行。

  

    记者:那农民如果不卖鲜茧,他加工成干茧,直接卖给厂里面,国家的文件、政策也没有限制,农民还可以增收,这不都是好事吗?这也是政府的希望,为什么他们这样做也不成呢?

  

    仇继荣:不是我们不准,现在他们拿出去的都是鲜茧。

  

    记者:但是他们现在要自己加工成干茧,现在也不成吗?这样为什么也不行?这个政策也没有限制。

  

    仇继荣: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意思,刚才我说,从维护长远利益上讲,我们并不希望说银龙公司这个企业垮掉。

  

    解说:为了银龙公司这个县里的龙头企业不垮掉,农民们就必须无条件地低价把蚕茧卖给银龙公司,银龙公司的存在对县里面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仇继荣:根据省里的做法,蚕茧的税收已经取消了,县里惟一的税收就是蚕茧加工以后的增值税。

  

    解说:如果没有银龙公司的存在,祥云县就无法收取加工环节中的增值税,以弥补国家已经取消的蚕茧税,这恐怕就是当地政府千方百计让农民把蚕茧低价卖给银龙公司的根本原因。为了银龙公司的利益,祥云县还规定,蚕农们不管是买蚕种,还是买蚕药都必须从银龙公司里面购买,到市场上面购买也是不允许的。

  

    村民7:蚕种计划买来要卖多少?蚕茧压的大家收起来可以卖多少?实际上这种闭关自守的计划经济严重地和现在的改革开放不合,也是和市场经济是相违背的。

  

    第二个根据中央现在提出的保护最广大群众的利益,恰恰当地政府现在是违反了,因为他们把广大群众的利益转化成中间蚕商公司的利益。

  

    解说:村民们的话的确是有道理的,难道当地政府的工作目的不就是为了让辖区内的农民们能得到更多的实惠,能过上好日子吗?

  

    记者:你说乡干部、乡政府工作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提高农民的收益,才是我们工作的重点?这也是中央再三要求我们地方政府做的事情,就维护农民最基本的利益是应该做的,而不是说现在到处像你们这样做,你们并没有政策依据,也不符合现在的这种大趋势。你说这样做对吗?乡长。

  

    演播室主持人:国家这几年取消农业税和包括蚕茧税在内的农业特产税,目的就是让利于农户,让农民多增加点收入过上好日子。然而,在云南省祥云县,农民本应减轻的负担,县里面却用另外一种方法重新压在了蚕农的身上。

  

    发展经济靠的是科学的发展、合理的政策,然而祥云县企业的兴衰、财政收入的高低都盯上了农民的口袋,靠挤压农民那些有限的收入来发展经济,这条路走得通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