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万亩玉米在哭泣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日,河北省怀来县一些农民向记者反映,一万多亩长势良好、丰收在即的玉米被人多次用飞机农药后大面积枯死。记者立即赶往怀来县进行采访。

  

    记者在飞机喷洒过农药的怀来县土木、沙城、桑园、官厅等4个镇的十几个村采访后发现,被毁坏的玉米有1万多亩。农民不仅损失了玉米,还损失了可用作饲料的秸秆,总计损失几百万元。

  

    究竟是谁,为什么动用飞机喷洒农药?记者了解到,种玉米的地是官厅水库的滩地,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一些农民就在这里种庄稼;去年,国家对官厅水库提出了净化水质水源的要求。今年4月,怀来县决定给予一定补偿后让农民退耕育林;但作为主管退耕保水工作的怀来县库区办,把这项工作交给其挂靠单位怀来县库区苗木公司后,并没有严格监管。由于公司的补偿金迟迟不能到位,很多农民没有和公司签订协议,也没有让出土地。

  

    7月18日到20日,怀来县库区苗木公司租用飞机喷洒高浓度除草剂草甘磷,使上千万斤即将收获的玉米毁于一旦。目前,怀来县库区苗木公司已人去楼空,公司经理徐崇明不知去向。当地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刚才我们在大屏幕上看到的是今年7月下旬在河北省怀来县境内,由当地电视台拍摄的一架飞机正在向玉米地里喷洒农药的镜头。按说洒农药本是为了除草杀虫,可是人们想不到的是,这一次飞机洒药竟然是为了毁掉万亩丰收在望的玉米。

  

    解说:

  

    今年7月28日,记者接到了河北省怀来县一些农民的反应,说是在他们那儿从7月18日到25日有上万亩长势良好的玉米被人多次用飞机喷洒农药,现在玉米已经全部枯死。闻讯后记者立刻赶往怀来,虽说现在离收获季节还有1个多月,可一路上记者看见,大片的玉米已经枯黄。很快记者就来到了农民反映的受灾较重的土木镇黑土洼村。

  

    记者:

  

    这个叶子都黄了?这都是要洒药以后变的吗?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1:

  

    18号洒的药,20几日就变了,3天就变。

  

    记者:

  

    这一弄,这不都死了吧?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1:

  

    死了嘛,死了。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2:

  

    几乎是全给我们打光了。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1:

  

    全部覆没了。

  

    记者:

  

    这个还能不能活了呢?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1:

  

    绝对活不了,活不了了。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

  

    这根烂了,根死了,打根上死了。

  

    记者:

  

    这根烂了。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1:

  

    根烂了,所以说就不活了。

  

    记者:

  

    这不还有根吗?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1:

  

    这是杈子,这就不行了。全凭这毛细根,毛细根长庄稼要扎到一米多深。

  

    解说:

  

    另一些看上去绿油油的玉米也受到了农药的危害。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2:

  

    这个芯就这样了,就这样了。

  

    记者:

  

    这个就不能再结玉米了?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2:

  

    烂了,这个地方烂了。

  

    记者:

  

    看一下,看一下。这个芯烂了吧?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2:

  

    芯烂了。

  

    解说:

  

    几天中记者采访了被飞机喷洒过农药的土木、沙城、桑园、官厅等四个镇的10几个村。了解到这一次受害的玉米共有1万多亩,这一情况已经得到了县里的证实。

  

    刘润江 河北省怀来县副县长:

  

    在7月的18日到20日,发现一家银灰色的小飞机在库滨上游,飞行盘旋飞行,病人配洒了一种无色无味的(白色)液体。飞机走了以后21号,就出现了部分玉米叶发红。22日已经出现死亡了。我们23日到现场看好多玉米成带状的,一片一片地死亡。

  

    记者:

  

    那它洒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药?那它洒了以后现在你们初步统计,造成什么样的损害?大概有多少亩?

  

    刘润红:

  

    根据我们取样,它应该是一种叫草甘磷的除草剂,由于它配的浓度比较大,所以损害是非常大的,好像是带叶子的东西一溅就死,现在可能是直接喷洒面积应该在1万亩左右,它这个大的面积,可能是控制面积是1.5万亩。现在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是已经有8000亩左右已经全部绝收了。

  

    记者:

  

    这个损失大概有多少钱?就是1亩大概你们这能收多少?

  

    刘润红:

  

    这个得几百万吧。

  

    解说:

  

    其实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据县里初步估算,这次洒药将造成上千万斤粮食的损失。

  

    记者:

  

    你们家几口人?

  

    怀来县土木镇村民2:

  

    我家7口人。

  

    记者:

  

    主要就靠这个玉米。

  

    怀来县土木镇村民2:

  

    主要就靠这个玉米,就主要靠秋天这个玉米为生了。

  

    怀来县土木镇村民1:

  

    闹得人都没有寄托了,没有办法。

  

    解说:

  

    这次洒药对于当地农民利用秸秆作为饲料饲养牛羊也有不利的影响。

  

    怀来县土木镇村民3:

  

    秸秆不能利用了,牛羊的饲料解决不了,老百姓还得花钱去买去。

  

    解说:

  

    那么到底是谁动用飞机洒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2:

  

    北京市(官厅水库)库区办的地,跟我们县不着边。我们县库区办几个人,他要把这个地圈了拿走,这个地我们已经种了50多年。他要载树,他要载什么树呢?他们有某些人也看这地皮现在挺缺的,他想据为己有。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3:

  

    老百姓觉悟也是高的,假如政府要是需要用这个地就可以,你收回去,我们也没意见。

  

    记者:

  

    他不是说嘛,也是根据官厅水库的精神来搞的嘛?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3:

  

    他根据这个精神来搞,可是没做了呀。钱也不给,给80元也好,8元也好,你钱到位。

  

    记者:

  

    给了没有到底?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3:

  

    没有给呀。

  

    解说:

  

    据农民们介绍,种玉米的地是位于河北与北京交界的官厅水库滩地,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官厅水库,是北京附近重要的水源地。水库建成后,由于水量逐渐减少,滩地的面积不断扩大,一些农民就在滩地上种上了庄稼。在一段时间内,还受到过政策的鼓励,这一种就是几十年。去年以来,国家对官厅水库提出了进化水质水源的要求。今年4月,县里发出意见,提出在给农民一定补偿的情况下,让农民退耕改为种树,以减少化肥农药对水质的污染。县库区办把这一工作交给了挂号在库区办的苗木栽培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招商引资来进行运作。但由于公司的补偿金迟迟不能到位,很多农民就没有和公司签定协议,退出土地。农民们认为飞机洒药造成上万亩的玉米被毁,与这家公司急于种树牟利有关。

  

    怀来县土木镇黑土洼村村民2:

  

    他应该是跟我们在桌面上协商,你不能先把玉米毁了,我们老百姓确实是特别愤怒,特别愤怒。

  

    解说:

  

    记者在怀来县了解到负责退耕种树的库区速生苗木栽培有限公司的经理叫徐崇明,是原县库区办的工作人员。这个公司是他自己办的,挂号在县库区办,公司地点就在县库区办的楼上,县库区办还为他的公司种树专门发过文件。

  

    李玉宝 河北省怀来县库区办公室主任:

  

    给他(徐崇明)各个村里,咱们也联系过。

  

    记者:

  

    给他这个公司来做。

  

    李玉宝:

  

    因为库区边儿上涉及一些移民村,咱们跟他们打过招呼,也说过这个事,还有官厅水库。

  

    解说:

  

    记者还了解到在水库管理部门和县库区办的支持下,徐崇明的这个公司和北京等地几家商界性的林业开发公司合作。由徐崇明负责,让农民把耕地退出来。由另外几家公司来投资种树,利益共享。根据合作公司的资料显示,种树的利润每年可达到16%。对于徐崇明来说,早日把地拿到,才能早种树,早赚钱。在这之后就发生了飞机洒药事件。事情发生后由于县里的追查,公司已经是人去楼空,而徐崇明也已经不知去向。

  

    怀来县库区办公室工作人员:

  

    没有人。

  

    记者:

  

    没有人?那他什么时候回来?知道不知道他的电话?

  

    怀来县库区办公室工作人员:

  

    没有,有电话也找不到人。

  

    解说:

  

    为了进一步核实飞机洒药的过程,记者又来到了位于北京八达岭附近的锡华通用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在这里,记者看到了怀来县库区速生苗木栽培有限公司与北京锡华通用航空公司签订的一份合同书,说是林业灭虫要分10个架次,为此徐崇明预交了28000块钱。

  

    何驰 北京锡华通用行共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带队的姓徐,叫徐崇明,来了以后就说库区苗木发生了病虫害,而且很严重,很着急,包括在玉米上也有,所以请求我们能够用飞机给他们洒药。

  

    解说:

  

    他没有跟你们说他和农民有什么纠纷的事,或者说土地,他们想种树,农民还种着玉米,这些情况都没有跟你们说?

  

    何驰:

  

    没有,没有。

  

    记者:

  

    那他来的时候是有没有拿什么样的介绍信和证明?还有什么样的,具体药的情况?这些有没有?

  

    何驰:

  

    他当时来的时候没有。

  

    记者:

  

    后来他有没有把他正式的营业执照这些东西拿出来了吗?

  

    何驰:

  

    我们在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就跟他讲了,要把他的营业执照的复印件拿过来备案。但是回来后来也是比较紧张,一直也没拿。

  

    解说:

  

    按照有关的规定,飞机洒药前要经过县以上农林部门批准,有相关的证明和手续,但锡华航空公司却没有认真把关。而徐崇明的库区苗林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谎报虫情,让飞机洒药,使上千万斤即将到手的粮食毁于一旦。对此怀来县库区办作为主管部门也没有起到相应的监管作用。

  

    李玉宝:

  

    喷药这个我一点儿,现在也不太清楚,给你们几人(干)。

  

    记者:

  

    所以这样,你对他们没有任何的约束和权利,没有任何的管理和关系的话,那你给他挂上库区办这个就不合适了。

  

    李玉宝:

  

    现在反正是这样,问题出现了,出现以后,有库区办两个字。老百姓现在,下面群众,这几天我听到了一些反映,对库区办也很不高兴。

  

    刘润江:

  

    首先我们定型这个事,非常震惊吧。是“两痛”,一个是非常痛心,老百姓辛辛苦苦种的庄稼,眼看就丰收在望了,通过这么一洒农药,毁于一旦。本身农民就不太富裕,有这么点收入都毁了,我们觉得非常心痛。另外对这个事儿,我们觉得非常痛恨。

  

    演播室主持人:

  

    应该说退根恢复水库环境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但是怀来库区办只是把它交给自己的挂号公司去运作,而不认真地监管。在农民合理合法的补偿没有到位的情况下,这家公司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竟然用欺骗的手段出动了飞机,把万亩即将成熟的玉米毁掉,给农民造成了上千万斤粮食的巨大损失,这种恶劣的做法实在令人气愤。

  

    目前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怀来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公安机关也已经立案,人民希望能够尽快查的水落石出。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同时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更多得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