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贪婪的矿洞——节约中国(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贵州省遵义县毛石镇的钼镍矿品位高,藏量丰富,具有较好的开采价值,但是当地乱采滥挖的违法行为已经给这里的矿产资源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和浪费。

  

    在现场,记者看到一些采矿点胡乱散布在山沟里,开采手段原始,技术落后,但是开采量却不小。专家认为,没有经过系统勘查和采矿设计的乱采滥挖,综合利用率很低,而且掠夺性开采浪费了整个矿山资源,也对环境造成极大危害。

  

    国家明令禁止以探代采和非法转租探矿权,但是在这里开矿的个体经营者黄洪亮和遵义市金川矿业公司却只有勘查许可证。遵义市金川矿业公司还把探矿区划片包给10多个个体经营者。金川矿业公司每月坐收钼镍矿高达数百吨,个体承包者每月上交50吨钼矿,超采部分归他们所有。记者看到双方的合同上只有利益如何分成的规定,对怎样采矿、采多少矿,如何保护环境和资源没有任何约定。

  

    专家认为,乱采滥挖、采富弃贫是破坏矿产和浪费资源的主要形式,是导致我国一些重要矿产资源枯竭的重要因素之一。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您现在看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矿洞,是本台记者不久前在国家天然林保护区贵州省遵义县的毛石镇拍摄到的,这是一些人乱采滥挖当地的钼矿资源带来的后果。钼作为一种不可替代的战略资源,由于没有替代产品,近年来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一路攀升。然后,就是这样一种重要的矿产,在毛石镇却被无序地开采,矿区满目疮痍。

  

    解说:

  

    从毛石镇台上村往山上走,就可以看见连成片的采矿点和忙碌的工人,柴油发动机的响声也清晰可闻,越往山上走,采矿点越密集,矿洞一个连着一个。

  

    记者:

  

    这两个洞之间距离有多远?

  

    矿工1:

  

    大概是七米,七八米吧。

  

    记者:

  

    七八米。

  

    解说:

  

    记者看到这些采矿点在山沟里胡乱地分布,而且开采手段原始,技术相当落实。这些矿开采靠手工,运输靠骡马,但是开采量却不小。

  

    记者:

  

    挖五百斤钼,你一天要推多少车废渣出来?

  

    矿工2:

  

    一百多车。

  

    记者:

  

    一百多车。一车有三百多斤?

  

    矿工2:

  

    一车有四百多斤。

  

    解说:

  

    工人说,在这里一个矿洞一天要产生一百多车矿渣,而从中只能得到一车多的钼镍矿,其余的部分被当作废渣直接倒在山沟里。当地资料显示,这里的矿除了钼镍以外,还含有很多能够利用的半生矿和次生矿,这些矿产就这样白白地浪费了。

  

    专家认为,“乱采滥挖,采富弃贫”是破坏矿产和浪费资源的主要形式,是导致我国一些重要矿产资源枯竭的重要因素之一。

  

    不经过系统勘察,没有采矿设计,综合利用率极低。

  

    掠夺性开采,破坏主矿体,将会浪费整个矿山资源。

  

    这里的钼镍矿品位高、藏量丰富,有较好的开采价值。胡乱开采,令人心痛。据了解,在天然林业区里开矿,应该得到林业部门的批准,那么他们有合法手续吗?

  

    记者:

  

    他刚开始也没向你们申请?

  

    葛建辉 毛石镇林业站林政执法员:

  

    没有,没有。

  

    记者:

  

    都没有申请?

  

    葛建辉:

  

    都没有申请。

  

    记者:

  

    开矿应该有什么样的规定?

  

    赵俊鸿 毛石镇林业站林政执法员:

  

    开矿啊,这个你要问政府。

  

    苟斌 毛石镇国土资源所所长:

  

    因为毛石的矿山,它现在任何一家都没有开采证,它都是探矿许可证,包括乐遥村和台上那边。乐遥村这边是黄洪亮,他持有探矿许可证进行勘察工作。另外就是金川公司就是在毛石台上这边,包括乐遥还有一点点,它也是持有探矿许可证。

  

    解说:

  

    钼能广泛应用于军事、飞机制造、核反应堆、人造卫星等领域,所以国家对钼矿的开采有着严格的要求,特别规定中型以上的钼矿开采必须报国家审批。我国《矿产资源法》明确规定,没有开采证不得采矿。可黄洪亮和遵义金川矿业有限公司仅凭探矿证怎么就采起矿来?他们究竟采了多少矿呢?

  

    台上村村民1:

  

    我了解的光这个四平沟就有100多个洞。

  

    台上村村民:

  

    这边,光是这个,就是这个水源的主要来源,发源地这个地方是107个。

  

    解说:

  

    毛石镇林业站不久前的执法检查表明,方圆近10平方公里的山上已经被非法开挖了300多个洞子,黄洪亮是两家主要的采矿人之一。在不足300米的长度内,他开凿了六七个洞口。

  

    记者:

  

    你那个设计方案有没有?

  

    黄洪亮 个体经营者:

  

    有。

  

    记者:

  

    在这儿吗?我看看。

  

    黄洪亮:

  

    没有在这儿。

  

    记者:

  

    你那个设计方案大致怎么讲的?

  

    黄洪亮:

  

    我也说不清楚嘛。因为我不懂地质。

  

    解说:

  

    同样只有探矿证的遵义金川矿业公司规模最大,山上的矿洞大部分是他们开挖的。为了多采矿,他们把探矿区域划成片,分别包给另外一些老板。

  

    记者:

  

    那你这就算一种承包的形式还是算一种什么形式?

  

    何正斌 承包探矿点的个体经营者:

  

    我是帮他们打工,合同它是那样的。你可以问金川公司老总,我现在什么事情都不回答。

  

    记者:

  

    等于说你觉得不好回答,是吧?

  

    何正斌:

  

    那是公司的事,因为我说了不做数。

  

    记者:

  

    你当时跟金川公司签的合同是一种什么样的合同?

  

    何正斌:

  

    合同现在在公司办公室里,老总那里。

  

    记者:

  

    当然合同怎样签的?你肯定应该还记得一些吧。

  

    何正斌:

  

    我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你可以去问公司老总。

  

    解说:

  

    那么何正斌为什么不愿意多谈呢?我们找到金川公司。

  

    记者:

  

    我们想看一下那个合同,行不行?

  

    刘建设 遵义市金川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合同今天没带来,没带来。

  

    记者:

  

    在哪里?合同在哪里?

  

    刘建设:

  

    在屋里,在办公室里。

  

    解说:

  

    在记者的坚持下,刘总经理不得不拿出他们签的合同书。

  

    刘建设:

  

    这是最不该拿出来的合同。

  

    记者:

  

    你为什么觉得不该拿出来呢?

  

    刘建设:

  

    因为这里面你看,它在探矿过程中大概会产生货物,产生货物交给公司五十吨,每个月。公司按照两千元钱回购过来。

  

    解说:

  

    国家明令禁止“以探代采”和“非法转租探矿权”,可遵义市金川矿业公司却把探矿点租赁给了十多个个体老板。这样一来,金川公司每月可以坐收钼镍矿高达数百吨,而个体老板只要每月上交50吨钼矿,超采多少全部归他们自己。

  

    记者看到,他们的合同上只有利益如何分成,对于怎样采矿,采多少矿,如何保护环境和资源,没有任何约束和约定。

  

    钨、锡、锑、钼是我国的优势资源,但人均拥有量很低。保障程度已逐渐显现出短缺趋势,特别是钨、锡、锑分别只能再开采5年、7年、12年。而钼最多也只有再开采三四十年。这样的资源,许多发达国家都是保护性开采,尽量进口。

  

    在毛石镇这里,非法采矿究竟造成多大的浪费和破坏?记者无法一一查清。不过,采矿需要炸药,从他们开矿炸药的使用上,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他们的采矿数量不少。

  

    黄洪亮:

  

    一天大概是就是那么几公斤炸药,三两公斤炸药。

  

    记者:

  

    大概每天要领多少呢?

  

    何正斌:

  

    要不了很多,两三包。

  

    记者:

  

    两三包,一包有几百斤?

  

    何正斌:

  

    三公斤。

  

    解说:

  

    但是矿工们却说,一个矿洞一天就要用掉10多斤炸药,相差不少。每天到底需要多少炸药呢?采访中记者遇到一位上山送炸药的工人。

  

    记者:

  

    三百斤。

  

    运送炸药的民工:

  

    嗯。

  

    记者:

  

    这有三百斤。

  

    运送炸药的民工:

  

    嗯。三百斤。

  

    记者:

  

    你每天都送吗?

  

    运送炸药的民工:

  

    每天驮。

  

    记者:

  

    每天都驮。听得懂我的话吗?每天都要驮。

  

    运送炸药的民工:

  

    每天都要驮。

  

    解说:

  

    在毛石镇派出所里,有一份可以使用炸药的矿主名单,上面盖着毛市镇政府的公章。这十几矿主每人每天领取的炸药量都在120公斤以上,半年时间,毛石镇派出所就发放了炸药20多吨。

  

    记者:

  

    你觉得他们是探矿还是在采矿呢?

  

    张清文 毛石镇派出所民警:

  

    他们按道理,说难听一点,当时我也提过意见,因为在探矿之中采矿的时候,必须要有合法手续,要有采矿证。但是他们说正在办理中,作为我们来讲,只能按照他们政府那个意见,按我们的炸材管理,按严格的管理就行了。

  

    解说:

  

    非法开挖和随意丢弃矿渣造成资源的破坏,也污染了水源。不仅如此,矿洞支撑需要木材也大多是就地取材。记者看到,这里二三十公分的松树也被砍掉,根据毛石镇林业站的统计,这些矿洞每天消耗的木材总量高达六七十方,还这里还是国家天然林保护区。

  

    葛建辉:

  

    植被那些肯定是很大地破坏。生长跟不上,而且它每天都有吞吐量,它要用木材。这个木材起码要一二十年才长得起,水土流失,当地的资源,这些都损害了。

  

    乐遥村村民1:

  

    这些是五倍子、漆树,还有一些杉树都搞完了。一涨水,水就从这里下去了,把这湾土都打烂了。

  

    乐遥村村民2:

  

    给我们子孙后代带带最不好的后果,以后我们子孙后代要生活怎么办?这些灰渣打下来,这里几百亩田乃至于下面沙湾镇这么大的面积,起码全部都要被它淹没了。

  

    解说:

  

    毛石镇国土资源所只有两名工作人员,他们的办公楼在比较贫穷的毛石镇显得相当漂亮。国土资源所所长告诉记者,他们每隔两三天就要上山巡查一次,进行执法检查。

  

    记者:

  

    最近是七月七日。

  

    苟斌:

  

    七月七日。

  

    记者:

  

    七月七日去巡查。

  

    苟斌:

  

    对,对,对。

  

    记者:

  

    只发现我们现在山上最多只有二十八个洞。

  

    苟斌:

  

    实际上总的探矿的洞口是十多个,还有一些通风的洞口。

  

    记者:

  

    就你们来说还是比较好的。

  

    苟斌:

  

    作为我们执行监察部门,监督管理,国土部门,我们能做的工作我们肯定要把它做好。

  

    解说:

  

    这位所长说,山上只有一二十个矿洞,而当地的林业站早就作过统计这里的矿洞有300多个,不知国土资源所是怎么执法的。对于毛石镇的情况,县国土资源局倒是比较清楚一些。

  

    记者:

  

    乱采滥挖这种情况,对我们矿产资源是不是一种破坏?

  

    赵必林 遵义县国土资源局矿管科科长:

  

    对,应该查处这一种行为。

  

    李德均 遵义县国土资源局局长:

  

    对这个矿山的生产和安全,人人都有责任。只能是哪一个部门主管,哪些部门是协管,我看什么部门都有责任,不存在哪一个部门。

  

    记者:

  

    就毛石镇这个矿山资源来讲,你觉得是哪个部门应该主抓呢?几个部门哪个部门管哪一项?

  

    李德均:

  

    这个具体问题我不好回答你。

  

    解说:

  

    今年是遵义市的矿业秩序治理整顿年。早在3月份,遵义县就开展了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勘察开发秩序的工作。可是7月17号记者离开毛石镇时,山上的机器还在照常运转,一些矿工在装填炸药,开挖新洞。

  

    记者:

  

    还在开矿?还在开,才开的吧。又开了个新矿啊。我们怎么上来呀?

  

    记者:

  

    你们开新洞子啊。

  

    矿工1:

  

    开新洞子。

  

    记者:

  

    才开新洞啊。

  

    矿工2:

  

    才开的。

  

    记者:

  

    这是谁让你们开的?

  

    矿工2:

  

    金川公司。

  

    主持人:

  

    毛石镇有人假借勘探之名违规开采,不仅违反了国家规定,还破坏了宝贵的钼矿资源。近年来,我们经济建设与资源供应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不久前,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对浪费破坏矿产资源的违法行为进行全面的清理和查处。只有这样,我们有限的矿产资源才能得到合理的开发利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才能得到充足的资源保障。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