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治污作秀 汉水遭殃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年来,陕西省城固县境内许多小河小溪被当地黄姜加工厂排出的废水严重污染,不仅百姓生活用水受到影响,国家投巨资兴建的南水北调水源工程的水质也面临威胁。

  

    黄姜加工是城固县的支柱产业,用黄姜提取的皂素是许多药品的生产原料,该县境内开设了数家黄姜加工厂。据了解,每家黄姜加工厂每天排出的污水都在30吨左右,仅记者调查地所在6家工厂每天排出的污水就达100多吨。据居民反映,黄姜加工厂建起后的两三年来,该县境内的许多河流开始变臭变脏,无法灌溉,许多水井里的水已无法饮用。更严重的是,这些被污染的水流经汉中平原后汇入丹江口水库并将对南水北调的重要水源造成威胁。

  

    但是,对是否由于黄姜加工造成水质污染,有加工厂负责人予以否认,声称工厂排出的污水都被送往污水处理厂,因此不会对水源造成任何污染。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污水虽然被送往污水处理厂,但污水处理厂并没有真正进行处理。

  

    城固县环保局证实,这些污水处理厂通常在检查前10天才开工,检查过后便关闭。这些工厂有污水处理设备却不使用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节省电费。

  

    水污染防治,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重中之重;为了节省电费却污染了汉江,而这些污染最终还是需要花重金来进行治理。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丹江口水库因为水质良好被誉为“亚洲天池”。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它承担着将向北京等地供水的重任。丹江口水库是由汉江等河流汇聚而成的,因此这些河流的水质将直接影响到这一规模宏大的调水工程。近日,记者在陕西省城固县采访的时候发现,汉江的水质开始受到污染,随之而来的是丹江口水库也面临着被污染的危险境地。

  

    解说:

  

    位于陕西省汉中平原的城固县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县。在城郊的稻田里,千百年来一直流淌着众多的小河小溪,它们灌溉着农田,滋润着肥沃的汉中平原。而近些年来,这些小河、小溪里的水不再清澈了,散发出一股股怪味。

  

    村民:

  

    要是不下雨的话,气味特别大,冲鼻子。碳氨一样的味道,把秧都蛰死了。

  

    解说:

  

    据了解,城固县的水污染都是这两年开始的。如今小河、小溪里的水变了味,无法灌溉庄稼了,而且城郊大多数水井里的水也不能够饮用了。

  

    村民:

  

    井里面的水味道难闻得很,我不敢吃。

  

    解说:

  

    更严重的是汉中平原是一个盆地,这里的水流无处可去,最后都流进了盆地中央的河流里面。

  

    村民:

  

    这个水都排到河里面去了。

  

    记者:

  

    排到汉江里面了?

  

    村民:

  

    那边不是有一条汉江河嘛。

  

    记者:

  

    从城固县流出的所有的废水最终都要汇集到这里面——汉江。汉江的下游,也就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取水点——丹江口水库。如果这里的水源被污染了,国家花重金调往北方的水又有什么意义呢?

  

    解说:

  

    到底是谁污染了汉江上游的水源呢?

  

    记者:

  

    这都是什么水,你知道吗?

  

    村民:

  

    黄姜水。

  

    记者:

  

    黄姜水?

  

    村民:

  

    嗯。

  

    解说:

  

    据村民们反映,城固县水质的变化都是近些年来当地的一些黄姜加工厂建起来以后发生的事情。村民们认为,水质污染都是这些工厂排出的废水造成的。黄姜加工是城固县的支柱产业,这就是当地生产的一种特殊的农产品——黄姜,用它制作的提取物叫皂素,是许多药品的生产原料。污染真的是来自这些加工黄姜的工厂吗?记者来到了城固县郊区的一家黄姜加工厂,和它并排的还有另外五家同样的工厂。

  

    记者:

  

    这是什么东西?

  

    赵福明 陕西省城固县个体黄姜厂负责人:

  

    那是黄姜。

  

    记者:

  

    这是收购的黄姜?

  

    赵福明:

  

    嗯。

  

    记者:

  

    然后生产什么东西?

  

    赵福明:

  

    生产出来是黑的那个。

  

    解说:

  

    用黄姜提取皂素,要经过一系列的蒸馏和发酵工艺。在提取皂素的同时,它的主要副产品就是含有强酸的酱黑色的污水。每家黄姜加工厂的院子里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污水池,它们散发的气味正是先前记者在小河小溪里面闻到的。

  

    记者:

  

    你这个水有毒吗?

  

    赵福明:

  

    这水是酸的。

  

    记者:

  

    这个地方是你生产工艺产生的废水是吗?

  

    赵福明:

  

    废水,废水。

  

    记者

  

    这个废水能不能直接排放?

  

    赵福明:

  

    直接排放。

  

    记者:

  

    它能不能直接排放到江河里面?

  

    赵福明:

  

    不能不能,我们有水处理站。

  

    记者:

  

    它为什么不能直接排放在江河里?

  

    赵福明:

  

    还没处理。

  

    记者:

  

    它里面含有什么东西?

  

    赵福明:

  

    含有氮酸。

  

    解说:

  

    虽然小河小溪里的污水气味和颜色都和黄姜加工厂生产出来的很相似,然而厂里的负责人却否认城固县的水污染是他们造成的。

  

    赵福明:

  

    它们往水处理站,都排放到水处理站,处理好才能排放到江里去。

  

    记者:

  

    处理好才能排放,如果不处理好的话就污染环境了?

  

    赵福明:

  

    污染环境了。我们6家都在搞大型水处理站。

  

    记者:

  

    水处理站在哪儿?

  

    赵福明:

  

    就在对面那块。

  

    解说:

  

    黄姜厂否认他们污染水质的一个理由,是他们拥有一个大型的污水处理厂。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理过的污水肯定符合国家的排污标准。那又怎么会污染水源呢?

  

    记者:

  

    在黄姜厂的附近,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污水处理厂。但是厂里面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开工现象,只有污水在这里静静地储存着。

  

    解说:

  

    我们知道,污水处理要经过一系列的工序才能够完成,有化学反应、污水搅拌以及各种生化处理,其中必然会有各种设备的运转以及人员的巡视。这大门紧闭,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污水处理厂,难道采用的是什么先进的工艺吗?正在这个时候,黄姜厂老板雇用的污水处理厂负责人买菜回来了。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开工了。

  

    记者:

  

    这就叫开工了?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嗯。

  

    记者:

  

    那你污水处理完,排到哪里了?你告诉我。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哪儿我不知道。

  

    记者:

  

    有没有操作人员?工人、技术人员有没有?

  

    污水处理负责人:

  

    那我不知道。

  

    记者:

  

    所有的机器设备都停了,技术人员也都不在了,它怎么处理污水?我不明白。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

  

    解说:

  

    污水处理厂的负责人什么都不知道,记者只好自己去看污水是怎么处理的了。这里是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程序的末端,既看不到污水流进来,也看不到干净的水排出去。来到污水处理厂墙外面的排水口,排水口竟然用黄土围了个坎。

  

    记者:

  

    这就是您的排水口?可是它没有水排出去,它在处理什么?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那领导走的时候没跟我说咋回事。

  

    记者:

  

    您现在自己来判断,您这个污水处理厂是在处理污水呢,还是没有处理污水?您告诉我。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这话咋说……

  

    解说:

  

    污水处理厂不处理污水,那么这些黄姜厂每天排出的污水又流到了哪里呢?

  

    记者:

  

    顺着这条溪水我们往上走,可以看到这里有一个排水口,浑黄的水就从这里面直接排到小溪里面了。

  

    解说:

  

    从现场看,这些污水正是从黄姜加工厂排出来的。据了解,仅仅这一带6家黄姜加工厂每天排出的污水就达到100多吨。如果不加任何处理就流入小溪,排入汉江,也就难怪当地的水源会变质。正在此时,城固县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赶到了。他们向记者解释,记者看到的不经任何处理排出的污水只是一个偶然的现象。

  

    张金泉 陕西省城固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

  

    前一段时间才验收了,验收了。这个可能是……不知道厂里最近……我们前两天来检查,检查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发现。

  

    解说:

  

    按照环保部门的说法,这只是偶然的排放污水。那么城固县大片的水污染又是怎么回事呢?正在此时,附近的居民赶来了,让记者参观了一下他们院子里的水井。

  

    记者:

  

    黄的,起泡了。你这个水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村民:

  

    今年。

  

    记者:

  

    水现在能用吗?

  

    村民:

  

    不能用了。

  

    解说:

  

    井里的水变成了黄汤,应该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只有未经处理的污水长期渗入地表,才会让井里的水变成这个模样。随后,附近的居民纷纷证实,这家污水处理厂平时基本上不处理污水。

  

    记者:

  

    这个厂,平常你看到开工没有?

  

    村民:

  

    平常?平常还没见开工。

  

    村民:

  

    拍照的,平常就是为了拍照的。

  

    记者:

  

    平常不开工,来检查时开工?

  

    村民:

  

    检查的前10天基本上都开工。

  

    解说:

  

    看到居民们的指证,污水处理厂的负责人也只好承认了他们真实的情况。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他们跟我说,必要的时候我们才开。

  

    记者:

  

    必要的时候开,什么必要的时候开?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那搞不清了。

  

    记者:

  

    平常让你开吗?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平常没有。

  

    记者:

  

    平常不让你开?你在这个期间,你开过这个设备没有?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那还没有。

  

    记者:

  

    没开设备?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

  

    没有。

  

    解说:

  

    如此处理污水,直接导致了周边水质的恶化。记者决定实地测试一下,除了刚才那位居民家里的水井,周边的水井水质到底如何。这口水井离污水处理厂有几百米远。

  

    记者:

  

    这压出来的水好像都有颜色?

  

    村民:

  

    就有颜色。

  

    记者:

  

    这黄的是怎么回事?水把它给染了?这个水用了以后会是什么后果?

  

    村民:

  

    很臭。

  

    村民:

  

    做的饭也是臭的。洗了脸,那个脸盆都是臭的。

  

    村民:

  

    身上到处长疙瘩,我不出来洗,我不敢来洗。

  

    解说:

  

    即便是离污水处理厂很远的地方,水质还是被污染成红黄的颜色,同时散发着黄姜污水的味道。那么把井打得深一些,还能找到清水吗?

  

    村民:

  

    打了一口深水井,120米的吃水井。现在和我们那个机井是一个时间打的,可能有四五年了,现在120深的深水井吃水吃不成了。

  

    张金泉:

  

    要是120米的深度,水还是这样,那就不正常。

  

    记者:

  

    那怎么办呢?你说周围老百姓怎么办呢?

  

    张金泉:

  

    进一步加强管理,整改企业,要求严格按照废水处理设施达标排放。

  

    解说:

  

    其实,有了污水处理厂,处理污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不计较区区的电费,按一下电钮,排放的污水就能够达标。然而在城固县采访期间,不仅黄姜厂产生的废水未经处理排放进汉江,当地一些工厂的排污口也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据群众反映,这些厂都有污水处理设备,然而为了省钱,很多都在偷偷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

  

    记者:

  

    你们老百姓有没有向上级部门反映过?

  

    村民:

  

    反映过,向上级反映过等于零,不起到啥作用。反映到上级,起不了作用。

  

    主持人:

  

    据了解,城固县的这些工厂由于工艺落后,企业的效益大多处于亏损或者是微利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有着污水处理设备却不使用的主要原因,然而企业的这点小利的代价却是在污染汉江。如果不对南水北调沿线企业的排污问题加以严格治理,国家投资数千亿元的南水北调工程就会变成“一江污水向北流”。广大北方人民不仅享用不到日夜期盼的清水,还要为此承受新的灾害。权威人士说,“治污成,则南水北调成;治污败,则南水北调败”。水污染的防治已经成为南水北调工程的重中之重。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