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滑雪场的代价――节约中国(一)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7月,北京市第十四家户外滑雪场在平谷区的大旺务村热热闹闹地开工了。但是,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这个即将建成的滑雪场和已经投入使用的13个滑雪场存在着过度消耗水资源,破坏植被,以及占用土地资源的问题。

  

    记者在现场调查得知,在建的这家滑雪场用于人工造雪的水都是用机井抽上来的地下水,而平谷区是北京市的一个备用应急水源地。北京市其他13家滑雪场多数都是建在水源相对丰富的地方,除了抽取地下水进行人工造雪,有些滑雪场还直接从附近的水库中取水。

  

    据专家介绍,即使是规模较小的滑雪场也需要5万立方米左右的水,而且这些水没有被循环使用。如果按照北京市人均一年一位居民使用70立方米水来计算的话,5万立方米的水可以供应1万人全年的生活用水。北京市已建和在建的14个滑雪场,所需用的水就可想而知了。显然,这些滑雪场的用水与北京严重缺水的现状是不相符的。

  

    



记者调查发现,滑雪场的建设还破坏了当地的植被,造成水土流失。在金顶湖滑雪场,记者看到在非雪季里的滑雪场滑道的地表基本是裸露的,经过雨水冲刷后,留下的大都是砂石。

  

    此外,滑雪场的土地利用率很低。正在平谷建设的滑雪场占地1079。4亩。滑雪场全年营业的时间只有二、三个月,其他时间滑雪场的上千亩土地都被闲置。

  

    目前,北京市滑雪场这种过度消耗自然资源与建设节约型社会不相符的情况已经引起了北京市政府的关注。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滑雪作为一种带有娱乐性的体育项目受到人们的喜爱,各地也陆续修建了不少的滑雪场。2004年3月份,《焦点访谈》记者在北京市郊的一些滑雪场进行了调查,却发现因为北京地区降雪量不足,这些滑雪场几乎都是采用人工造雪。在为期三个多月的滑雪季节里,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下面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去年播出的这期节目。

  

    解说: 2004年3月,记者来到北京的南山、云佛山和金鼎湖滑雪场时,滑雪旺季已经过去。山上厚厚的积雪开始融化,融化的水顺着山坡流走。据记者调查,滑雪场的雪一般要铺设40公分、50公分厚才能满足要求,在大多数滑雪场,这厚厚的雪都是抽取地下水制成的。

  

    宋文念 北京南山滑雪场总经理: 人造雪的原理是什么呢?通过高压把水打成雾,到空中接触到冷空气以后,自然凝结成雪花,是这么一个原理。

  

    记者: 像一年下来,你们要用多少立方水呢?有没有统计,一个雪季下来?

  

    宋文念:一个雪季下来,差不多是在4到5万立方(米)左右吧。

  

    解说: 在去年记者调查时,几乎每一个滑雪场都说不清他们的准确用水量,因为没有哪个雪场对自己的用水量做过统计,5万吨水只是一个估计。而且,在当时北京的12家滑雪场里,真正手续完备的并不多。今年记者又对北京市的滑雪场进行了调查,现在12家已经变成了14家。我们首先来到了位于北京市平谷区的一家正在建设的滑雪场。

  

    记者 刘庆生: 这里是位于北京市平谷区的大旺务村,从今年的6月份开始,又有一个新的滑雪场在这里破土动工了。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这里原来1000多亩的耕地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而远处的山已经被挖出了一个大的豁口,那里将建成一条滑雪道,一直延伸到山脚下。而我们脚下这片已经被平整出来的土地将被建成配套的服务设施,整个工程将在今年的年底完成。

  

    解说: 这个滑雪场是平谷区2005年的一项重点工程,占地1079.4亩,将陆续投资7000多万元,预计在今年年底投入使用。而这个即将建成的滑雪场所需要的用于人工造雪的水,至少在今年都必须从地下抽取。

  

    王茂芝 金海湖渔阳滑雪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因为我们这儿也没有打井,就利用老百姓原来浇地的井。

  

    解说: 滑雪场所在的平谷区是北京市的一个备用应急水源地,当地的地下水资源相对比较丰富。据专家介绍,北京市的十几家滑雪场多数都是建在这样水资源相对丰富的地方。而有的滑雪场还直接从附近的水库当中取水。去年,本栏目记者在采访当中发现,位于密云的金鼎湖滑雪场就是无偿地从旁边沙场水库当中取水造雪的。

  

    记者: 反正,我了解到,你们现在没有交过水费,是吧?

  

    电话采访 陈立发 北京金鼎湖滑雪场总经理: 对,对。因为我们这跟他们有签约这个事情。

  

    记者: 就是当初签约就说,无偿使用水库里的水50年。

  

    陈立发:无偿的,镇里面签约有这个事情。

  

    记者: 是跟哪里签的呢?

  

    陈立发:是跟巨各庄政府签的。

  

    解说: 今年我们再次来到了金鼎湖滑雪场,在滑道旁边我们看见他们已经装上了水表。据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们交齐了原来所有的水费。水表是装上了,但是这里却依然没有任何循环用水的节水设施,而这种情况并不只发生在金鼎湖一家。

  

    北京是一座严重缺水的城市,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足300立方米,仅为世界人均水资源占有量的4%,全国人均的15%。由于水资源极度匮乏,北京市已经多次向河北、山西等地搬取救命水,国家还投巨资兴建南水北调工程,以保证首都建设和北京人生活用水。王富德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他长期关注和研究北京滑雪场问题。

  

    王富德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到目前为止,有些滑雪场的经营者说,滑雪场一年也就是2.5个月,它的总耗水量是在5万吨左右。我们先况且不谈它是否准确,是否可信,那么咱们就用这个数字来折算一下。现在北京有14家滑雪场,14家滑雪场要乘5万吨的话,大约是有100多万吨水要用掉了。到目前为止,北京市每个市民的平均生活用水大约是70立方米左右的样子,每年。你这一除就会发觉,也是1万多将近2万人的生活用水被耗掉了,这是在一年的。

  

    解说: 在采访中,平谷这家滑雪场的工作人员一再向我们强调,他们将开挖建成一个专门为造雪用的人工湖。人工湖主要收集雨水和冰雪融水,并会对滑雪场的水进行循环再利用。但是由于受到天气状况的制约,这样一个理想状态当中的人工湖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我们在现场很难作出判断。但滑雪场也承认,不管怎么样,他们将无法避免地使用地下水资源。

  

    王茂芝 金海湖渔阳滑雪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少用,少用,不可能说一点不用。

  

    记者: 对呀。

  

    解说: 这是我们在去年采访时拍摄到的情景。滑雪场对当地植被的破坏和造成的水土流失是十分明显的,对此当时滑雪场的工作人员是这样说的。

  

    滑雪场工作人员: 但是呢,一到春天的时候,咱还会继续种草。

  

    解说: 那么这项工作真的做到位了吗?今年当记者又来到这几家滑雪场的时候看见,在云佛山滑雪场草是种上了,但是水土流失的情况还是十分明显。而当我们来到金鼎湖滑雪场的时候,看见的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记者: 这一片就是金鼎湖滑雪场的滑道,在一年当中不能滑雪的七八个月时间里头,滑道都是眼前这副模样。虽然地面上长出了一些稀稀拉拉的荒草,但是整个地表是基本裸露的。而且我们发现经过雨水的冲刷,地面上土壤很少,剩下的都是一些这样的沙石。不仅如此,雨水还在滑道上形成了这样非常明显的深浅不一的沟壑,眼前的这种前景和对面山上丰茂的植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富德:据我的调查,北京地区的滑雪场有一半左右都在京北的生态屏障上,也就是在京北的山地,怀柔、密云、延庆。那么京北的生态屏障对于防沙、固沙以及改善北京的生态环境和小气候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何希吾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 那么一方面我们去建设它,另外一方面又人为地这样造成这个破坏,然后又再拿钱再去治理之后,那么实际上也是一种很大的浪费行为。

  

    解说: 滑雪场营业的时间每年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其余九十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荒着,专家们对这种现象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何希吾:从这个土地利用角度来说,这个一年里头也就是说它的利用率也就是四分之一时间,大部分时间实际上是闲置的。实际上从土地利用率来说,它也是造成一种浪费。

  

    解说: 在平谷区这个正在建设的滑雪场里,我们看见施工正在紧张进行,生长茂盛的农作物被推土机成片的推倒。那么这个征用了上千亩土地修建的滑雪场相关手续办理的情况怎么样呢?

  

    王茂芝:立项规划意见都有。

  

    记者: 是都批下来了,还正在办?

  

    王茂芝:那都有,2003年就有了。

  

    记者: 给我们看一看。

  

    王茂芝:我这儿没有,具体的都……

  

    记者: 那是在哪儿呢?

  

    王茂芝:具体没在。在我们那个(另外一个人),他今天没在。

  

    解说: 难道相关的手续真的都有吗?记者首先来到了平谷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了解土地审批的情况。

  

    记者: 这个项目所占用的这一千多亩土地,原本都是什么样的土?

  

    付景玉 平谷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 山区的未利用土地。

  

    记者: 全部都是未利用土地吗?

  

    付景郁:都是,基本都是。有些个是属于薄瘠地,山坡的薄瘠地。

  

    记者: 它里面有没有耕地呢?

  

    付景玉:没有耕地。

  

    解说: 然而在村里进行采访时,村民的话却截然相反。

  

    记者: 那边那些地,原来都是些什么地啊?

  

    村民: 有,全有树。桃树、李树、苹果树。

  

    记者: 有果树?

  

    村民: 柿子树、核桃树。

  

    记者: 有耕地吗?

  

    村民: 全种庄稼呢。

  

    解说: 在施工现场记者看到,被推土机推倒的是还没有收割的农作物,这些工人正在砍伐的是果实累累的核桃树,而这还没有被完全掩埋的是耕地里的灌溉渠。很明显,这并不是像局长所说的是未利用土地。那么话又说回来,即使是未利用土地,要搞建设项目也要办理相关的土地审批手续。那么这个手续到底办了没有呢?

  

    付景玉:土地使用证还没有办下来。因为在报批过程中,还需要一些材料。

  

    记者: 但是我们看见现在工程都已经开工了,相关的土石、开挖、回填都已经开展了一个多月了。那么在没有办理这个手续之前,这些工作能够开展吗?

  

    付景玉:应该说不行。

  

    解说: 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修建滑雪场这样的建设项目,除了要办理土地手续之外,还必须有环保部门对其作出环境评估。

  

    刘忠 北京市平谷区环境保护局局长: 环境评价他们的初步方案报过一次,报过一次我们有关专家看了看,提出了修改意见,让他们正在进一步修改。

  

    记者: 还没有最后批?

  

    刘忠: 没有最后批。

  

    解说: 就这样,平谷这家滑雪场在没有任何审批的情况下就违法开工建设了。据了解,像这样手续不全的滑雪场在北京并非平谷这一家。

  

    王富德:那么我想政府可以委托相关部门好好地把把脉,理理咱们目前滑雪场整个的家底,把它梳理好,整合一下。只有引导好了,才能够既满足广大市民的冬季需求,同时又符合全面建设节约型社会的战略目标。

  

    主持人:作为一项娱乐型的体育运动,滑雪场提高了人民的生活质量。但是就我们的国情来说,在一个严重缺水的地方,究竟怎样建滑雪场?建多少滑雪场?却应该及其慎重。何况这里面有很多是没有任何手续就强行上马的项目。据了解,目前滑雪场与人争水的状况已经引起了北京市有关部门的重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