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假“洋药”侦破记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药品关系人的生命安全,关系千家万户的利益。7月5日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破获一起通过互联网跨国制售假药案件。

  

    今年5月16日,天津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接到举报,称有人在网上销售假冒葛兰素史克公司的药品“PANADOL”。经侦总队立即受理,6月8日正式立案。

  

    6月10日,天津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王福刚,并查获假药18箱。在随后对王福刚的审讯中,警方查实了药物的来源、销售及同伙情况。

  

    经进一步调查取证,警方发现了王福刚的另一同伙米大全,二人主要通过网站以电子邮件方式接受境外所谓客户的订货,生产假药由米大全负责联系,生产厂家为河北省邢台市明神制药厂。

  

    6月12日,在邢台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等的配合下,确认米大全与明神制药厂签订出口产品加工合同书,委托该厂生产假冒葛兰素史克公司的药品“PANADOL”、“AMOXICILLIN”、“AMPICLOX”的事实。7月5日,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侦查员果断抓获米大全。经审讯,米大全供认全部犯罪事实。至此,一起跨国制售假药案在我国境内的链条被斩断。

  

    在斩断这起制售假药案件境内链条的同时,警方还将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调查这起假药案境外买家的相关情况。这起制售假药案件的破获表明我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态度是一贯的、坚定的。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现在网上购物已经成为人们一种新的消费方式,有人说网上商城的热闹劲丝毫不亚于大商场,虚拟空间里能买到什么呢?虚拟空间里的买卖涉及服装、鞋帽、珠宝、眼镜、家具、日用品等等等等,甚至包括药品。您看这样一盒药就是从网上买来的,而就是这样一盒通过网络购物买来的药,牵出了一起跨国界的假药案。

  

    解说:

  

    7月5号深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的八名民警冒雨赶往石家庄,此行的目的是抓捕一起境内外勾结制售假药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这起案件的起因还得从一个多月前说起。

  

    今年5月16号,天津市公安局接到一起特殊的举报,举报方是全球排名第二大的跨国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公司,举报的内容是有人在天津利用互联网兜售假冒该公司的药品。

  

    李哲 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支队长:

  

    接到这起案件举报以后,我们对互联网进行了监控,一看这些情况,发现了天津一家公司,天津斯特远国际贸易公司,以Michaei Wong的称呼发布制售一种药品的信息。

  

    记者:

  

    这都是药品的名称?

  

    李哲 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支队长:

  

    这都是药品的名称,这是往来的信息。

  

    解说:

  

    在这些往来的电子信件中,警方认为有迹象表明这个自称Michaei Wong的人在网上兜售葛兰素史克公司的药品,但是网络上的信息到底可信不可信呢?为了掌握更多的情况,天津警方决定先由一名侦察员以客户的名义与Michaei Wong进行接触。

  

    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民警:

  

    我是以客户,就是外国老板在天津代办这个身份跟他联系的,通过网上E—mail,他有发布Michaei Wong的邮箱地址。我就通过E—mail跟他联系,问他都做什么药?他说我给你发样品你看看吧,他就把一盒药给我发过来了。

  

    解说:

  

    这就是Michaei Wong发来的那盒药品,这是一种镇痛药,外包装上全部都是英文标志,注明的生产厂家正是那家全球排名第二的跨国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公司。天津警方马上与葛兰素史克公司联系,经该公司化验和辨认,这盒药为假冒该公司的产品。这时警方已经可以确定Michaei Wong的确在利用网络兜售假药。

  

    李秀林 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

  

    我们感觉犯罪分子利用新的作案手法——互联网,进行犯罪的一个活动。他们采取境内外国内外进行勾结,在网上直接进行销售活动。这类案件证据非常重要,没有证据定不了罪。

  

    解说:

  

    主管该案的李秀林副局长和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经过反复研究,决定让侦察员继续与Michaei Wong联系。这时Michaei Wong才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叫王福刚。抓获王福刚成为此案侦破的第一个关键点。王福刚还说有18箱这种药想出售,侦察员与他确定了交易的时间。6月10号按照约定,侦察员和王福刚一起去验货。侦察员和王福刚上车后,接应的办案人员迅速跟上,跟着王福刚的车,警方来到天津港的一个货场。

  

    路源 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副支队长:

  

    王福刚那辆车和我们侦察员坐那辆车开进来以后,在那个货柜的后面,他们停在那边进行验货。当时我们是左、右、中三个角度,对这个验货的情况进行了监控,当时王福刚和我们的侦察员把那个货物验货的时候,可以说当时已经是人赃俱获了。

  

    解说:

  

    经确认,这18箱药品全部都是假冒史克公司的产品。

  

    记者:

  

    在天津港的货运码头,这批一共18箱大约45万粒的假药,现在已经被天津警方查扣了。这些假药究竟来自哪里?除了这些假药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假药通过王福刚的手流向了市场?除了王福刚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到这样制售假药的违法犯罪活动当中?这一切问题的答案还有待于警方进一步调查。

  

    记者:

  

    你一共做过多少笔这样的药品生意?

  

    王福刚 犯罪嫌疑人:

  

    做过两笔到目前为止,一笔到中东,这笔到英国。

  

    记者:

  

    你们从哪里去找这些药的,提供这些商品给国外的客户?

  

    王福刚:

  

    都是由经理负责。

  

    记者:

  

    经理是谁?

  

    王福刚:

  

    米大全。

  

    解说:

  

    王福刚声称他只是一个出现在幕前的马仔,它的后台老板米大全才是真正的假药制造者。在这个制售假药的链条中,王福刚负责在网上接收境外一些所谓客户的定单,境外客户发来样本,按照这个样品由王福刚的老板米大全负责组织生产,再卖给那些所谓的客户。

  

    李秀林 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

  

    光抓住卖药的只是一个环节,可以说还不是主要环节,主要环节是制贩假冒伪劣商品的窝点。谁在制造?谁在指挥?谁在获利?这是主要的。

  

    解说:

  

    案件进行到这里,抓捕米大全成为侦破这起跨国制售假药案的关键。根据王福刚的交代,天津警方顾不上天降暴雨,连夜赶往石家庄抓捕米大全。

  

    警察:

  

    这几个是吗?

  

    王福刚:

  

    不是,没有他。

  

    警察:

  

    没有?

  

    王福刚:

  

    没有,不是。

  

    警察:

  

    那个穿白衣服的那个是吗?

  

    王福刚:

  

    个头差不多,但是不是。

  

    解说:

  

    可是,狡猾的米大全似乎有所察觉,早早关闭了手机,一直没有在当地露面。在这种情况下,天津警方判断,米大全迟早会漏出马脚。果然,经过了25天的蹲守,多日没有消息的米大全终于浮出了水面。

  

    赵斌 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民警:

  

    终于,到了7月5号的时候,他就开始用他女朋友的手机,频繁跟他石家庄的二哥米大力联系,这一下子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然后经过当地公安部门的配合,终于把他锁定了,就是在这一栋楼502房间。然后我们既然掌握了他确切的藏身地点,7月5号,到了晚上我们开始就进行抓捕,当时我和我们陆队长就在这个楼口就把他按下了。

  

    解说:

  

    抓获了该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米大全,天津警方立即对其进行审讯。经过向其交代相关政策,米大全供认,他指使王福刚在互联网上接收境外客户的订货信息,跟境外的客户商量好价格后,为其组织生产仿制药品。

  

    记者:

  

    怎么个仿制法?

  

    米大全 犯罪嫌疑人:

  

    国外客户外贸客户,有时候给我寄过来样品,有时候给我发传真,把包装样稿给我,然后我们把这些稿子去给包装厂印刷外包装,工厂去制作成品。

  

    记者:

  

    做过多少笔这样的生意?

  

    米大全:

  

    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时间太长了。

  

    记者:

  

    这些药都到那儿去了?

  

    米大全:

  

    全部出口了。

  

    解说:

  

    米大全交代,按照所谓的境外客户的要求加工好这种假冒的仿制药品后,以其大哥设在天津的斯特远(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公司天津代表处的名义,将假药以普通药品报关出口。那么这些假药又是在哪儿被加工出来的呢?

  

    记者:

  

    在哪儿做的这些药?

  

    米大全:

  

    邢台市明神制药厂。

  

    记者:

  

    全都是在那儿做的吗?

  

    米大全:

  

    全都在那儿做的。

  

    记者:

  

    这里是河北省邢台明神制药厂,我手里拿的这盒药就是被天津警方查扣的米大全准备出口到国外的那批假药中的一盒。那么,从这个药的外包装上,我们可以看到,它们产地标明的是尼日利亚,而实际上它真正的产地,就是我身后的这个车间。

  

    解说:

  

    对于米大全委托加工仿制药品,该厂没有否认。可是记者在调查中,却意外发现,明神制药厂居然是一家证照齐全的正规制药厂。那么,作为一家正规企业,不可能不知道国家对于生产药品的规定。《国家药品管理法》明确规定,“委托加工药品不仅要求加工企业必须持有相关资质,而且要经过省级药监部门的批准”。

  

    记者:

  

    你是不是应该向当地的药监部门报批申请?

  

    赵子久 明神制药厂负责人:

  

    最早的时候我们不是报过两次,结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放在那儿。

  

    记者:

  

    那他没批,你就接了这个单子,你就生产了?

  

    赵子久:

  

    对。

  

    记者:

  

    但是你做了就是违法。

  

    赵子久:

  

    那我不做,我就没饭吃。

  

    解说:

  

    一家正规的制药企业居然要靠制假药来维持生计,这位负责人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有关方面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该厂的违法行为。

  

    目前,这起境内外勾结制售假药的犯罪团伙,境内的链条已经被斩断,天津警方正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调查了解米大全假药案中境外买家的相关情况。

  

    (屏幕显示):

  

    截止到6月底,全国公安机关已成功破获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10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600余人,涉案总价值逾8.6亿元。案件打击的对象主要是假冒国际、国内知名品牌的违法犯罪活动。

  

    主持人:

  

    您看,本来“李逵”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做出来的产品,却被“李鬼”通过简单的假冒就拿到市场上去卖。质量出了问题,“李鬼”躲得远远的,责任却由“李逵”担着。这样的怪事实在是法理难容。在节目中,我们看到,天津警方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侦破了这起通过互联网境内外勾结制售假药的案件,这体现了我们国家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高度重视。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打击侵权的立场是一贯的坚定的,这项工作将永不言收兵。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