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导弹司令的传奇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夜色中战车隆隆,装备高度伪装,行动神秘莫测,这一切让人感到这是一支不同凡响的部队。进行拉动演习的是解放军第二炮兵某部,指挥这支部队的是被人们称为神奇将军的第二炮兵某基地司令员杨业功。

  

    杨业功从1963年入伍开始就与我国的导弹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参与筹建了我军第一个新型导弹旅,并在他的组织下成功发射了第一枚新型导弹。

  

    “一切为实战”是杨业功常常挂在嘴边上的话,更是他融在血液中的不竭动力。指挥锻炼部队,随时做好战争准备成了杨业功司令员操劳最多的事情。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杨业功都奔波在祖国的大江南北、荒漠雪原。一次出差杨业功与同事们11天内连续行车7千余公里,在晚上杨业功还要和同事研究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如此高的工作效率感染着基地的年轻军人们,激励着他们的训练热情。在杨业功的带领下,“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口号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战斗力。在这里,每年装备列装后都能够实现当年发射的能力。而当年由杨业功参与筹建的我军第一个新型导弹旅已经成为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尖兵旅。

  

    常年超负荷的奔波操劳,杨业功病倒了,检查发现他患上了癌症。可在人们面前,杨业功却从来没有露出疲惫的样子,永远是精气十足。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念念不忘的仍然是部队的建设,最后一个电话他询问的是下属部队的达标考核结果。

  

    2004年7月2日,杨业功司令员倒在了岗位上,带着对导弹部队的无限眷恋走了。杨业功司令员的离去让人痛惜,同时人们又为拥有这样的将军而自豪。在4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杨业功为导弹基地建设不辞辛劳,为捍卫祖国的统一、国家的安宁呕心沥血,为和平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现在我们大家从电视画面上看到的是一枚正在发射的国产新型导弹,操控这种导弹的是第二炮兵某基地的一支神奇部队,而指挥这支部队的是被人们称为“神奇将军”的杨业功司令员。

  

    解说:领导着这支神秘部队的指挥长是第二炮兵某基地的司令员杨业功。他从1963年入伍开始就与我国的导弹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是他参加筹建了我国第一个新型导弹旅,是他组织发射了第一枚新型导弹,并在其后的无数次部队行动中百战百胜,被人们誉为导弹部队的“神奇将军”。

  

    第二炮兵某基地参谋长高津:他是能够适应未来高技术战争要求的我军的高级指挥员,这和他平时钻打赢、谋打赢、勤奋学习,对军委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的理解,对世界新的军事变革的理解,对我们这支部队在未来作战当中的地位作用,他有他自己非常深刻的理解。

  

    解说:对于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百姓来说,谁也不会感觉到战争威胁的临近,可对于一支导弹部队的司令员来说就不同了。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指挥锻炼部队随时作好战争准备,就成了杨业功司令员操劳最多的事情。

  

    第二炮兵某基地原副政委:他曾经多次讲过,军事斗争准备不是要你明天真的打,而是要你明天能够打。他时刻心里装着一个事,那就是只要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保卫祖国,决战决胜。

  

    解说:作好战争准备,就要求部队一切从实战出发,对此杨业功司令员从不含糊。

  

    高津:他要求部队不能在训练当中有任何形式主义的东西,不能有消极保安全的东西。当时我在旅里面当旅长,当时由于训练不够,装备的动用次数不够,造成了装备存在一定的故障量。所以当时我们提出来,我们要每个月对全旅的装备进行一次实际的拉动训练,因为我们的装备都是价值连城,动用这么频繁,动用规模这么大,确实有些人感到比较担心。

  

    没想到的是,我们在第一次拉动当中,有一台发射车就因为路矿差,滑到了旁边的稻田地里。杨司令员没有因为这件事情指责我们,他说从难从严训练,我们就要担这种风险,但是事故也不是必然就要发生的。那么和平时期你不动你安全了,打起仗来,由于你不能动,我们不能完成任务,那国家的安危就没有安全了。

  

    解说:杨业功司令员从实战出发,为锻炼部队,敢于担风险,这极大地激励了部队的训练热情。目前,这支部队已经成为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坚兵旅。

  

    第二炮兵某基地装备部战技处副处长吕建军:杨司令对我们提出的概括来讲就四个字:警惕实战。

  

    记者:装备到部队以后,能够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吕建军:无论是新型号导弹,还是刚组建的部队,所有的部队都达到了每年装备列装后,都能够实现当年发射的能力。

  

    解说:一切为实战,成了杨业功司令员常常挂在嘴边上的话,更是他融在血液中的不竭动力。将军自有将军的风采,而将军付出的艰辛同样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第二炮兵某基地司令部工程处原处长黄少晨:和杨司令一起出差,我感觉到十分紧张,也是十分疲劳。用这么一句话说吧,可以说宁愿是背个处分,也不愿意和杨司令一起出差。

  

    解说:这虽然仅仅是一句戏言,但跟杨业功司令员出差,工作强度大,付出多,却是不争的事实。

  

    黄少晨:我们有一次是11天时间和首长行车7000余公里。

  

    记者:11天,7000余公里?

  

    黄少晨:对。这7000余公里,还不单纯纯粹坐在车上,因为沿途有很多工作点位,要下来看,可以说每天上下车的次数也要达到100余次。每天晚上还要再研究第二天的工作计划。

  

    解说:杨业功司令员常说,要想指挥部队打胜仗,就得对部队一切了如指掌,而为了做到这一点,一年中的很多时间他都奔波在祖国的大江南北、荒漠雪原。

  

    第二炮兵某基地勤务团副政委戴剑:这是我们司令员下基层经常带的箱子,这叫颈托,我们司令员经常下部队,长途跋涉坐车,落下这个颈椎病,平时他没有时间治疗,只能靠晚上到招待所带着这个颈托。这双鞋,穿了几双,我确实也数不清楚。但是这双鞋陪伴着他走过了千山万水,看了不知道有多少个阵地。

  

    解说:司机小谭常年开车与杨业功司令一块出差,他对出差期间发生的一件事至今感到不安和自责。

  

    司机谭佑华:在一次勘察过程中,我们那天勘察了很久,时间很长,到吃中饭的时候,吃的是方便面。可是当我打开暖瓶的时候,里面没有开水。首长没说,也没有怪我,拿着这个干方便面,嘎吧嘎吧就吃起来了。当时我看到这个情况,我真的是很难受,不是滋味,我自己感到自己作为工作人员没有把首长工作做好。

  

    解说:杨业功司令员有一句向上级首长汇报时常说的话,叫做“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我们从这两句既骄傲又充满自信的话里发现,他的这种自信实际上是源于他对自己所在部队方方面面情况的了解,源于他对部队战斗力细节状况的了解。

  

    第二炮兵某基地政治部记者站站长宋远高:我们回部队已经晚上12点多钟,经过一个阵地的路口,下好大的雨,然后他到了路口,他把车开到那条路上去,当时我不知道他干什么,我说司令你干什么去?他说这条路是最近刚修好,我要看看这条路怎么样。中途他下去了六七次,整个身上全湿透了,然后上到车上之后,走的时候,夏天车门一关,冻得直打寒战。这时候我就说他,我说司令你看就这么一条路,这么一条公路,下这么大的雨,冻出病来日后不好。他说假如说打仗,它会考虑天气吗?它会考虑到你身体好不好吗?

  

    解说:常年超负荷的奔波操劳,让人们越发担心杨业功司令员的身体,可他在人们面前却从来没有露出疲惫的样子,永远是精气十足。

  

    第二炮兵某基地机关门诊部主任潘瑞高:你别看首长挺精神,实际他身上是带着心脏起搏器。我们就曾经告诉首长,要去体检,住院查体。首长就告诉我们一定去,结果呢,一拖再拖,永远都是不一定,一直到他病倒。

  

    解说:因操劳而累病了的杨业功司令员被发现患上了癌症,可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念念不忘的仍然是部队的建设。最后一个电话他询问的是下属部队的达标考核结果。

  

    第二炮兵某基地某旅旅长陈楚华:这个时候我知道杨业功司令生命已经不长了,而在他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仍然关心部队的建设。

  

    解说:杨业功司令员的夫人与将军相濡以沫30多年,看着杨将军病情不断恶化,她常常心疼的落泪。

  

    杨业功的妻子杨玉珍:他在迷糊的时候,他还在喊口号,喊一二一。手到处抓东西,我说你干什么?他说我找火车票,我说你找什么火车票?他说我找火车票要去勘察地形。

  

    解说:2004年7月2号,杨业功司令员带着他对导弹部队的无限眷恋走了。他生前最爱唱第二炮兵的军歌,今天让我们通过这首歌一道来缅怀这位可敬的将军吧。

  

    第二炮兵某基地原司令员杨业功:东风浩荡,雷霆万钧,我们是光荣的第二炮兵,长剑在手,严阵以待。

  

    我们是钢铁铸就的长城,科技砺精兵,一切为打赢,保卫祖国安全,维护世界和平,雄师劲旅镇天疆,时刻听从党号令,前进,前进……

  

    主持人:杨业功司令员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让人十分痛心,同时人们又为拥有这样的将军而感到自豪。他在4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为导弹部队基地建设不辞辛劳,为捍卫祖国的统一,国家的安宁呕心沥血。他的一生是为和平事业奉献的一生。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