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为谁办学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九条: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合理设置小学、初中,使儿童、少年就近入学。然而在河北省东光县实验小学,在今年的招生对象却限定为“县城内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在编干部职工子女”。

  

    公办的东光县实验小学办学条件是县城最好的。该小学6月20日公布今年招生简章明确规定:“招生对象,县城内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在编干部职工子女。报名时必须出示父母一方的编制证原件及复印件、所在单位有局长核实签字的证明书。不符合条件者一律不予接收。”对于这个决定,决策者,县文教局和实验小学负责人解释为:县财政拿钱办了好学校,就应该为县里干部服务。

  

    “父母不吃皇粮,孩儿难上学堂。”招生简章颁布后,这句顺口溜就在部分县城居民中流传开来。住在小学附近的一些小商贩、下岗职工等愤愤地说这是要办一所“特权学校”,要剥夺他们子女平等享受教育资源的权利。

  

    目前,东光县委、县政府已经对负有责任的县文教局长和实验小学校长也给予了行政处分。这所实验小学校长已被停职检查,河北省教育厅还将对该小学予以全省通报批评。

  

    >>>详细内容

  

    《焦点访谈》2005年7月9号——为谁办学

  

    主持人 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一年一度的新学年招生工作正在进行,很多新生家长都知道在我国《义务教育法》实施以后,小学新生的入学原则就被规定为划片招生就近入学。这是普及义务教育的一项基本要求。但是就在前几天,在河北省东关县实验小学招生中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解说:

  

    河北省东关县的实验小学是全县最好的小学,学校的教师里有一半老师是高级教师,这样的师资很是令人向往。

  

    6月20日,学校贴出了今年新的招生简章,住在实验小学对面近百十米的石爱丽兴冲冲地带着孩子去报名,但看了新的招生简章后傻眼了,今年和去年的章程不一样了。

  

    石爱丽 东关东街村村民:

  

    报名我就领着孩子来了,(招生简章)就说光要在编的,父母都上班的,干部的孩子,一听咱也不上班,他爸爸一个人上班,我说娘啊,我还说我闺女,小燕子你看你去年要是学习好,我也不让你上一年学前班,我们孩子小,功课太深,等了一年。

  

    主持人:

  

    结果等完了进不去了。

  

    石爱丽:

  

    我把孩子还骂了一顿。(家长)还有一个哭的。

  

    主持人:

  

    有一个哭的。

  

    石爱丽:

  

    对,他全部都是农业(户口)。

  

    解说:

  

    新的《招生简章》规定,招生条件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在编干部职工子女,为了保证新章程贯彻实施的力度,从学校到文教局还采取了配套措施,学校把关,在报名时不但要户口本,还要一件奇怪的东西,干部的编制政员件,谨防假冒。如此周密部署,目的很简单,就是周围市教区里平头百姓的孩子们挡在门外,那么我们在目睹这奇怪的招生简章时,就不能不想问一下,这样的主意是谁出的呢?

  

    主持人:

  

    这份《招生简章》是怎么起草出来的呢?

  

    霍树凯 东关县实验小学校长:

  

    有的事我不清楚,不好回答了。

  

    记者:

  

    做这个决定你参与了吗?

  

    王忠良 东光县实验小学副校长:

  

    我没有参与。

  

    记者:

  

    你们参加的是哪儿召开的招生会?你连开会的召集人都忘了?

  

    霍树凯:

  

    就是文教局开的一个招生会。

  

    解说:

  

    校长的欲言又止,仿佛隐藏着一种无奈,从他闪烁其词中,我们捕捉到三个字“文教局”,于是我们又来到“文教局”,果然有新发现,“文教局”给这样的招生发过“红头文件”。

  

    记者:

  

    招生的任务就是这份文件吗?

  

    刘希丙 东光县文教局普教股股长:

  

    是。

  

    记者:

  

    当时下达给学校的时候,这是“红头文件”吗?

  

    刘希丙:

  

    是,“红头文件”。

  

    记者:

  

    局里的正式行文,编了号?

  

    刘希丙:

  

    对。

  

    记者:

  

    这里面可能跟实验小学有关系的,就是这几行字。今年实验小学拟招收四个班,招生原则上只限县城内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子女,当时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咱们从教育局提出来的?

  

    刘希丙:

  

    我提的。

  

    记者:

  

    你提的?出于一种什么考虑呢?

  

    刘希丙:

  

    当时我怎么考虑的呢,一个是从班级容量上,摸底以后考虑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子女正是在180人上下。

  

    记者:

  

    用划线的办法,把其他成分的孩子划出去,这个想法当时请示局领导了吗?

  

    刘希丙:

  

    没有请示。

  

    记者:

  

    改变招生范围,这个在一个教育局里是不是一件大事?

  

    刘希丙:

  

    我起早完以后,我先起早,我写完了以后,给领导看了,过目了。

  

    记者:

  

    领导过目了?领导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刘希丙:

  

    对。

  

    记者:

  

    当时这个主意写到了文件里以后,你看过吗?

  

    崔立国 东光县文教局局长:

  

    我看过。

  

    记者:

  

    当时你同意了?

  

    崔立国:

  

    因为我对这个情况不太了解,我错误地认为这个文件对了。

  

    记者:

  

    你认为这个办法想得好。

  

    崔立国:

  

    因为我过去学习知识不够,业务知识掌握得不精。

  

    解说:

  

    文教局不仅发了文件,还有保证措施,把录取通知书发放权收到了局里。

  

    记者:

  

    实验小学新生入学通知书,报文教局审核盖章。按照这份文件来讲,就是把这个小学最好的小学的招生权最后是批准权拿到了县文教局?

  

    刘希丙:

  

    对。

  

    解说:

  

    上有文件,下有措施,这个新规定就这样出台了,招生简章贴出去后,周边的百姓们怎么看呢?

  

    学生家长:

  

    俺们意见可挺大了。

  

    记者:

  

    为什么呢?

  

    学生家长:

  

    孩子上不上学。

  

    记者:

  

    大伙全都不满。

  

    东光县农街村村民:

  

    嗯,绝对不满意。党政机关的干部的孩子能上学,我们农民的孩子就不可以上学,我觉得这是对农民的不公。

  

    李洪冒 东光县东街村党支部书记:

  

    好像民心不大服。心里不服,认为就近上不了学,比较好的学校去不了,产生了对立面。

  

    石爱丽:

  

    老百姓着急,有意见很大,农民的孩子上不起学。你这个楼房没有老百姓,怎么盖起这个大楼来?我也说这个话来,你光叫干部、当官的孩子上好学,老百姓的孩子并不是说都学习不行,肯定也有人才。有的父母都不认字,有的孩子也照样考上名牌大学。一个是着急,二一个不知道上级领导怎么商量的,看法咱就不知道了。

  

    解说:

  

    东光县实验小学这种新的招生方法着实让群众不解。那么,县文教局的领导又是怎么考虑的呢?

  

    刘希丙:

  

    再早,实验小学它对口是为这伙人(干部)服务的,这是最早的,我有这么一个偏见。

  

    记者:

  

    当初办的时候就是瞄准了党政机关?

  

    刘希丙:

  

    这是我这么认为的。

  

    记者:

  

    现在是不是在县财政拿钱来办这个小学,就这一所?

  

    刘希丙:

  

    对。

  

    记者:

  

    首先考虑的是保证机关干部子女入学。

  

    崔立国:

  

    作为我来说,我错误地理解实验小学因为是县财政开支,所以招收这部分人也没有什么大的错误。

  

    解说:

  

    首先弄清的一点是,这个决定的产生是因为决策人认为,县财政拿钱办了好学校,就应该为县里的干部服务。听到这个说法我们先是有点害怕,害怕的是,如果这种想法推而广之,如果县财政再拿钱修了路怎么办呢?该给谁走?

  

    接下来我们又产生疑问,县财政又不会印钞票,它的钱是哪来的呢?下面的法律问题可能有些人还没想到,但我们不能不关心。

  

    记者:

  

    义务教育的对象把他划成三六九等,只限于招党政干部的孩子,这种做法和《义务教育法》相符吗?

  

    崔立国:

  

    这个没有考虑到,失误就失误在这方面了。

  

    记者:

  

    知道作为文教局也是县政府的一个组成的职能部门,它所发布的任何文件,也就是行政许可,它必须要有法律依据,才是合法的行政许可,对于这一点清楚吗?

  

    崔立国:

  

    这点清楚,但是掌握起来疏忽了。

  

    解说:

  

    这样的做法在侵害了适龄儿童平等享受义务教育权利的同时,还伤害了孩子们和家长们的感情。

  

    记者:

  

    您是孩子家长吗?

  

    崔树凯:

  

    对。

  

    记者:

  

    我说一句老伯性最通俗的话,叫做将心比心。如果你的孩子是小学该入学的时候,你周围有好学校,但是因为你的职业,你的孩子就进不去,这个时候作为家长,你怎么想?

  

    崔树凯:

  

    我心里绝对是不是滋味。

  

    记者:

  

    如果孩子回来问你一句,咱们家就住在实验小学对面,为什么我就不能进实验小学?你要是农民的话,你怎么回答他?

  

    崔树凯:

  

    我得问问实验小学,为什么不让孩子去?

  

    记者:

  

    你也心里愤愤不平。

  

    解说:

  

    最后,我们关心的问题是政府形象。任何政府的形象都是靠为百姓服务的好坏确立的。那么,这样一张招生简章会给我们政府的形象带来什么影响?决策者们想过吗?

  

    记者:

  

    当划定这么一条线的时候,想没有想到过如果县里最好的一个学校里面招的全是干部职工子女,老百姓会不会因为这个产生对政府的不满?

  

    崔立国:

  

    如果没有新闻媒体的及时披露,造成事实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

  

    你们事先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吗?

  

    崔立国:

  

    原来有点考虑,但是没有上升到这么高的地位认识。

  

    解说:

  

    索性的是,这份简章贴出的第三天,地方新闻媒体就进行了披露,县里及时纠正了这个荒唐的做法。据了解,东光县对负有责任的县文教局长和实验小学校长也给予了行政处分。

  

    周培芹 东光县副县长:

  

    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受到保护,在此我也得说负有责任,只能说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向咱们老百姓表示歉意。

  

    解说:

  

    中央早就提出过“群众利益无小事”,而在实际工作中,我们有的干部又为群众考虑了多少呢?

  

    记者:

  

    原来这些普通百姓的孩子,今年该入学的,让他们上哪儿?

  

    崔立国:

  

    在这方面我没有考虑,只考虑是四个班200人,光考虑这个数了,其他都没考虑。

  

    主持人:

  

    孩子上学的事总是牵动着千家万户。前不久,《焦点访谈》节目曾经关注过“校中校”的问题,如果说校中校的问题暴露的是一些的地方教育资源向金钱的倾斜,那么今天的节目所暴露的就是当地的教育资源向权利的倾斜,这样的做法还怎么体现教育的公平呢?孩子遭遇教育的不公是起跑线上的不公,而保证教育公平,促进社会公平,我们才能一步一步地走向和谐。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