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永远的忏悔—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1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1 →→焦点访谈栏目首页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七七”事变68周年前夕,一群曾在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的原侵华日军老兵重新回到中国,反思他们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参加者既有日本二战战犯也有一些日本普通民众,其中部分人是年轻人。

  

    




这些原侵华日军老兵通过举办画展、向随行的日本人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等方式来说明这是场非正义的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让日本人了解这场战争的真相。

  

    1950年,我国政府将日军修建用于残害抗日志士民众的“抚顺监狱”改为“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了982名日本二战战俘,对他们进行思想改造,使得很多顽固的军国主义者发生了巨大的转化,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从“野兽”变成了人。1956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军事法庭对他们进行审判时,很多日本战犯跪在地上要求对自己处以极刑,这也是世界审判史上罕见的现象。

  

    对自己行为感到忏悔的日本老兵们再次祭拜了他们集资在抚顺战犯管理所院内修建的认罪碑,它代表着他们对侵略战争的反思,对中国人民的歉意,对自己过错的忏悔。同时提醒世人:历史无法抹杀,勇于承担过错也是一种品格。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刚才大家看到的是1937年“七七事变”的历史场景。68年前的那一天,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东方爆发的起点,而中国的全国性抗战也由此开始。战争让中华民族承受了巨大的灾害,也让战争的加害方侵华日军的一些士兵经受了长久的良心煎熬。现在大家在屏幕上看到的是一幅版画作品,它描绘了侵华日军的恶行。它的作者就是当年参加侵华战争的一位日本的老兵。在他的作品中里,所有被残害的中国百姓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手持刺刀的日军却是没有灵活的骷髅。

  

    解说: 这是一次特殊的画展,地点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作者是曾被关押在这里的日本老兵岛亚坛,内容是揭露侵华日军的暴行。在抗战胜利60周年到来之际,在“七七事变”前夕来抚顺办这样的画展,是画家岛亚坛多年的宿愿。虽然此行前曾不断受到日本右翼分子的威胁、恐吓,但他的目的单纯而坚定,那就是向中国人民赎罪、忏悔。

  

    岛亚坛 原侵华日军士兵: 我年轻时代曾经历过地狱般的生活(杀了很多人),所以现在不管什么时候,即使我被杀,我也不感到意外,我并在乎什么荣誉,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我觉得这就是我在向中国人民认罪。

  

    解说: 今年85岁的岛亚坛原名洼田芳治,曾任日本陆军第59师团54旅团109大队第一中队分队长,1941年参加侵华战争,1945年被捕,1950年被送到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美术学院中出身的他把战争中的很多细节,深深地印在了记忆中。他自己虽然也盲目地和其他日军一起挥动屠刀,但内心的矛盾从未停止,尤其日军疯狂地实施“三光政策”,成了他心灵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在他的作品中,日军一律是骷髅的形象,没有感情没有思想。

  

    岛亚坛: 过了一年,过了两年,去了一个又一个村落的时候,强奸妇女,强奸少女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我逐渐产生了疑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有一些日本底层的士兵因为没受过什么良好的教育,所以这种想法很淡薄,但是受到教育的人却会从仁义道德方面去想这些问题,如果被害人是自己的兄弟姐妹,是自己的父母,会怎么想呢?头脑中产生了这种矛盾的思想,就这样带着矛盾的思想,在杀人的过程中走向战争。

  

    解说: 与岛亚坛同属第59师团,但不在同一个旅的绵贯好男这一次也来到了抚顺。在曾经关押过自己的房间里,他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给同行的日本年轻人听。日军第59师团一直活动在山东地区,个别部队还执行过臭名昭著的“鲁西细菌战”。在绵贯好男的记忆中,日军每过一村一寨都会留下令人发指的恶行。

  

    绵贯好男 原侵华日军士兵: 在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二、二十三日前后,在一次讨伐中杀害了很多中国农民。其中我们中队一个分队里的六七个人拿一个青年当活靶子练刺刀,这件事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当时一个分队有十六七个人,其中我们六七个人轮流用刺刀伤害了这个农民。我记得我是第三个或第四个开始动手的,在动手的时候我心情十分矛盾,虽然不愿意做,但必须做,那是一种命令,只能服从命令。

  

    解说: 1936年日军修建的抚顺监狱本来用于关押、残害中国民众和爱国志士。1950年被我国政府改名为抚顺战犯管理所。同年7月,969名日本战犯被前苏联红军移交过来,加上原太原战犯管理所转来的日本战犯,共982人。除了伪满洲国总务长官武部六藏,731细菌部队神原秀夫等著名战犯,岛亚坛、绵贯好男等人也在其中。

  

    与日军对待中国战俘的做法完全相反,管理所没有对日本战犯实施任何虐待,而是提供了一个安静的场所让他们反省。看守所通过组织战犯看材料、看电影等方式教育日本战犯,有时直接把他们带到侵略暴行的现场,很多顽固的军国主义者就是这时发生的转化。用他们自己的说法是从野兽变成了人。曾经杀害赵一曼烈士的大野泰治就是在管理所院内认识到了战争的罪恶。

  

    刘家常 抚顺战犯管理所管教人员: 那年我来的时候,三年自然灾害,我们在院内挖菜窖,挖来挖去,挖了许多尸骨,还有一些日本战争时期的炮弹。其中发现有一个少女的头骨,让他们自己去签订、鉴别这是少女的头骨。所以我们当年就用当地的实际情况,用活生生的(事实)来教育这些战犯。当时大野泰治痛哭流涕,就进行交代,坦白了这些方面的罪行。

  

    解说: 各种教育手段的结合使日本战犯深深认识到他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除了岛亚坛还有其他人也拿起画笔,画出了自己深切的忏悔。在1956年6月,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军事法庭对他们进行审判时,很多日本战犯跪在地上要求对自己处以极刑,这也是世界审判史上罕见的现象。

  

    高桥哲郎 原侵华日军士兵: 当时去战犯管理所之前,我在思想上可以说是一个纯粹的军国主义者。对于日本侵略中国,来到中国战争,从来没想到过是一种侵略的行为。后来认识到,实际参加战争的人应当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明这是非正义的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让日本人了解这场战争的真相。我们充分地认识到,这件事是非常有意义。

  

    解说: 在教育年轻人时,日本老兵告诉他们那场战争留下的深刻印象,还有中国人民在抗战中表现出来的顽强的民族精神和中国共产党的部队在战斗时表现出来的高超战术。在战犯管理所改造期间,《论持久战》是他们最爱读的书籍,而毛泽东是他们最崇敬的军事家。

  

    绵贯好男: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说: 出于对中国人民的歉意和对中国共产党的尊重,曾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过的日本老兵组成了一个叫“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的组织,一直在日本国内举行各种揭露侵华日军暴行的活动。随着老兵们相继去世,他们的子女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又成立了叫“继承会”的组织来继承他们的遗志。帮助继承会进行联络翻译工作的日本华侨告诉我们,日本老兵的愿望是把这样的活动持续下去,因为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对这段历史知道的太少了。

  

    李楼 日本华侨: 不了解这场(侵华)战争,也就不了解曾经侵略过别人,他们以为(侵华)战争是为了保护自己。

  

    日本青年: 首先是受到了震撼,原来竟做了这么残忍的事。

  

    日本青年: 我认为日本青年人有必要知道这些事,我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好多日本人都不知道。我觉得如果更多的日本人知道的话,许多问题就更容易解决。

  

    日本青年: 我觉得这是日本人应该永远承担的。责任也好,罪过也好,因为日本人做了坏事。

  

    解说: 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院内,有一座“向抗日殉难烈士谢罪碑”,这是对自己行为感到忏悔的日本老兵们后来集资修建的。虽然没有恢弘的气势,但这座碑却代表了对中国人民的歉意,对日军罪行的忏悔,对侵略战争的反思。它安静地立在那里,提醒人们,发生过的历史无法被抹去。

  

    主持人: 今天我们听到的这些日本老兵的忏悔,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在“七七事变”68周年的纪念日,我们难忘这样一组数字: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我们中华民族以巨大的代价抗击侵略,赢得和平。今天,让我们为死难的同胞哀悼,为珍贵的和平祈祷。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