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斩断跨国贩毒通道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最近,有国际贩毒组织企图在北京打开一条贩毒通道。北京海关经过周密部署,一举挫败了国际贩毒组织的阴谋。

  

    今年2月初,北京海关在首都机场发现一名入境的印尼籍女性通过旅行箱夹层随身夹带海洛因3184克。3月15日,北京海关再次发现一名新加坡籍女子用旅行箱夹带藏匿物的案件,作案手法与上起案件几乎一模一样,不过箱内藏匿的是淀粉。北京海关由此判定,这是毒贩在试探北京海关的查毒能力和机率,他们很可能再次闯关。

  

    4月24日,一名从新加坡飞至北京的印尼籍女子艾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为了放长线钓大鱼,警方决定放艾琳通关,并对她进行严密监视。第二天,警方发现艾林将旅行箱交给了一名黑人男子奥奴玛,警方在不打扰艾琳的情况下将其抓捕,并在该旅行箱内发现高纯度海洛因,警方随后将艾琳抓捕。

  

    经审讯,奥奴玛供认他属于一个国际性贩毒团伙,他的上线在境外遥控,艾琳负责将毒品由境外带入北京,奥奴玛接货后再送到广州。北京海关缉私局立即成立“4·25”专案组,并决定押解奥奴玛和毒品南下广州“钓”接货人。

  

    




经过周密安排,警方一举抓捕了接货人——莱索托国籍的伊泽克。专案组再审奥奴玛,他又交代出另一名毒贩萨姆。二十天后专案组在北京将萨姆抓获。至此,“4·25”毒品走私案中涉嫌走私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基本抓获。

  

    [详细内容]

  

    主持人方静:4月25号,北京海关破获了一起跨国走私贩毒案,四名不同国籍的贩毒分子先后落网。在历时两个多月的跟踪调查中,北京海关缉毒人员用放长线钓大鱼的方法,不仅使贩毒链条相继暴露出来,也使国际贩毒组织试图从北京打开一条贩毒通道的阴谋彻底破产。

  

    解说:今年2月4号,北京海关旅检处在首都机场发现一名印尼籍女性的随身行李箱中有夹层,警方打开夹层发现,里面藏有高纯度海洛因3184克。

  

    3月15号,北京海关再次发现一名新加坡女子的旅行箱中有夹层,夹层里边同样夹带着藏匿物,藏匿方式与上起案件几乎一模一样,里面也同样装满了可疑的白色粉末。可是经过检测,里面藏的却是淀粉,两只箱子一只隐藏着三公斤的毒品,而另一只却藏着淀粉,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

  

    王永 北京海关副关长 北京海关缉私局局长:

  

    我们分析是一种试探。

  

    解说:海关缉私局认为这可能是境外贩毒集团图谋在中国建立起一个贩毒通道,尤其是第二次的淀粉事件,显然是在投石问路,借此了解北京海关的查毒能力。海关缉私人员判断,这个贩毒团伙极有可能还会铤而走险,再次闯关。

  

    4月24日早晨7点22分,一名从新加坡飞往北京准备入镜的女子引起缉私民警的注意,因为她手中的旅行箱与此前查获的藏毒旅行箱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从所持护照显示,这个名叫艾琳的女子,31岁,国籍印尼,几个特征与上两起案件完全吻合。为避免打草惊蛇,北京海关缉私局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现场开箱检查,而是先让艾琳顺利过关。

  

    张冀平 北京海关缉私局副局长:

  

    就是放长线钓大鱼,放进来就想抓她的下家。

  

    解说:艾琳从机场出来后,乘坐出租车前往市区,缉私民警严密监视着艾琳的动向。8点25分,艾琳入住北京某饭店404号房间。第二天4月25日上午10点38分,一名外籍男子突然出现在监视屏幕上,他来到艾琳的房间门口,一闪身进入了房间。11点18分,两人一前一后离开房间,这时艾琳带来的那只旅行箱到了外籍男子的手中。出了饭店,两人打车分头离去。缉毒民警也兵分两路,一路跟踪艾琳前往机场的方向,同时另一路跟踪外籍男子到其住所,迅速对其实施抓捕。缉毒民警在奥奴玛房间的角落里,发现了那只艾琳交给他的旅行箱,随后马上对那只旅行箱进行了检验。

  

    缉毒民警:箱子真沉,应该有货。

  

    解说:开箱后发现,这个箱子跟上两起案件中的夹层旅行箱一模一样,里面同样设计了夹层,打开箱子的夹层,赫然出现了大包的藏匿物,经现场初验为3.5公斤高纯度的海洛因。两天的跟踪终于印证了缉私人员当初的判断,而此时艾琳已经到达机场准备离境。警方估计,艾琳离境前肯定要电话通知境外的毒枭,报告交货的情况,如果抓早了,艾琳跟这个境外毒枭没有联系上,就有可能打草惊蛇,对案件的后期侦破造成困难。于是决定在飞机起飞前的最后时刻抓捕艾琳。飞机起飞前几分钟,机上的旅客已经全部关闭手机,办案人员迅速登机抓获了艾琳。审讯中,艾琳声称自己只是受人之托,带箱子给奥奴玛,其他情况她一概不知,而奥奴玛说箱子是艾琳寄放在他这里的,不知道里面有毒品。两人拒不交代问题,使案件陷入了僵局。

  

    张冀平:要突破他的心理防线,从精神上摧垮他,我们也给他交代一些政策,交代的也比较实际,这种贩毒这么大量的贩毒,它所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交代完政策以后,奥奴玛要求要积极配合我们。

  

    解说:奥奴玛供认,他属于一个国际性的贩毒团伙,他的上线叫扎玛,直接在境外遥控。艾琳负责将毒品带入北京,奥奴玛接货后再送到广州,到了广州后,扎玛会派人来取。突破奥奴玛使案情有了重大进展。这个贩毒集团在我国境内的贩毒路线渐渐清晰起来:毒品由境外运到北京,再从北京中转到广州。这个贩毒网络还有多少个环节?还涉及到多少人?北京海关缉私局意识到案情重大,连夜成立专案组并做出一个大胆决定,押解奥奴玛和毒品南下广州,再钓广州的接货人。按照奥奴玛的交代,到广州后一般是接货人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交货的时间和地点。所以这个电话成为整个案件往下进行的唯一线索,所有办案人员都在焦急地等待着这个电话。

  

    (奥奴玛电话响起)

  

    记者:刚才说什么?

  

    曾蕾 北京海关缉私局民警:扎玛说他(奥奴玛)是否来到广州了,他说是的,扎玛说他(广州接货人)一会儿会给你打的,没准他正忙,然后他说好的,我等着。

  

    解说:可是,办案人员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多钟,广州的接货人却始终没有给奥奴玛打来电话。 10个小时过去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神秘的接货人还是没有消息。接货人是不是有所察觉?他们还能不能出现?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出现?这些疑问一直萦绕在办案人员的脑海里。尽管已经三天没有休息,可是办案民警的眼睛一直仅仅地盯着奥奴玛的电话,时刻准备接货人的出现。下午1点多钟的时候,突然扎玛又打来一个电话。

  

    张冀平 北京海关缉私局副局长:说你在哪?有人要跟你联系,大概20分钟以后。这个时候我们全兴奋起来了。

  

    解说:20分钟后接货人就要出现。这样等待了20多个小时的缉私民警一下子激动起来,大家预感到一场战斗就要来临了。而此时专案组和奥奴玛还在广州海关的招待所,情况紧急,专案组马上用奥奴玛的护照在广州某宾馆开房。虽然电话说20分钟后接货人出现,可是这20分钟里还会不会发生意外呢?经过反复分析,专案组突然想到,毒贩很可能会想办法核实奥奴玛所说的情况真伪,于是他们迅速叮嘱酒店总台应对的方法。果然不出所料,14点45分有人打电话到酒店询问奥努玛入住的情况。

  

    广州某酒店前台服务员:下午两点钟左右,有人打电话来查询,我们就按海关人员的吩咐,就跟那个人说4月26号晚上大概7点钟左右,入住了一位加纳黑人,他名字叫奥奴玛。

  

    解说:这个电话让广州接货人放了心。随后他又打来电话,要在奥奴玛的房间里交接毒品。专案组在广州海关缉私局、广州公安局毒品侦查支队、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缉毒支队的协助下,迅速在所住的宾馆展开全面布置。

  

    关彤 北京海关缉私局侦查一科副科长:我们周边全都布上人了,前门、后门、隔壁房间、总控、对面,我们已经布了一张大网,他只要来,肯定能掐住他。

  

    解说: 外围布置妥当,但是又有一个问题摆在了专案组面前。

  

    张冀平:这个酒店房间我们检查了一下,酒店的窗户是不能上锁的,奥奴玛如果和接货人两个人一串通,两个人一配合,从窗户逃跑,我们控制起来就很难。

  

    解说: 时间紧迫,接货人随时有可能出现。专案组当即决定,在奥奴玛的房间里埋伏一名侦察员。

  

    关彤: 我就藏在这个柜子里头,我进柜门之前我都没觉得怎么样,我都没觉得紧张。我一进这柜门,柜门一关,柜门外头我是什么都看不见,我确实是有点紧张了。

  

    解说:贩毒分子一般都是亡命之徒,而且很有可能携带凶器,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再做出更安全的布置了。下午3点25分,目标终于出现了。屏幕上这个外籍男子上了电梯,直奔奥奴玛住的房间。

  

    警察:不许动!警察!别动!别动!赶紧搜一下,给他铐上

  

    解说:经现场询问,来接货的外籍男子叫伊泽克,国籍莱索托。伊泽克拒不交代任何问题,专案组再审奥奴玛。奥奴玛供认伊泽克确系他的同伙,同时又交代出另外一名毒贩萨姆。5月18日,专案组在北京抓获萨姆,从其住所当场搜出海洛因13.17克,可卡因4.49克。至此,“4.25”毒品走私案中涉嫌走私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基本被抓获。

  

    主持人:“4.25”毒品走私案是北京海关建关以来破获的最大的一起毒品走私案,不仅缴获了全部走私入境的毒品,而且斩断了这个跨国贩毒集团在国内苦心经营起来的贩毒网络。更为重要的是海关缉私人员不仅仅是将毒品拒之于国门之外,而是采取延伸打击的战略,尽可能地切断贩毒网络的各个环节。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