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在毁热带雨林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日前,记者在云南省思茅市江城县采访时发现,这里的原始热带雨林遭到砍伐。

  

    记者在一片热带雨林里看到,一条运输木材的公路一直延伸到密林深处,长达十几公里,沿路住人的工棚就有六个。越往森林里走,裸露的树桩和伐掉的林木越多。在公路上,还可以看到装满巨大原木的卡车从山上下来。伐林者自称是江城县林业局下属林产品公司的职工,并声称有县林业局批准的手续。

  

    从江城县林业局提供的数据中可以看出,这两年这片林区的砍伐指标是350立方米,其中今年是100立方米。到4月份,今年的采伐指标已经用完,伐期结束。但在记者采访的5月底,雨林中还可以看到许多新鲜茬口的木桩。

  

    





林业站有关人员解释说,他们很难及时发现盗伐行为。但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每天都会拉出三四车原木,已经有四年时间了。记者看到,被伐掉运走的树木都是直径80公分左右的大树,而那些稍微小一点的林木被伐下以后大都被抛弃在林中任其腐烂。

  

    从林中运出的原木最后都被送到江城县郊区的一些木材加工厂用来生产木板条。这些原木据称都是江城县林产品公司提供的。据了解,江城县这样的热带雨林采伐点还有60多个。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热带雨林是地球上最为繁茂的一种森林植被,也是对维持人类生存环境起着重大作用的森林生态系统,被称为“绿色宝库”。但是由于人为地破坏,热带雨林每年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在地球上消失,我国的原始森林存量本来并不多,热带雨林的分布更是少得可怜。云南省思茅市江城县由于地处偏远,交通又不便,尚且留存着一些成片的原始热带雨林,然而这些年这些珍贵的热带雨林并没有逃脱被砍伐的命运。

  

    记者:各位观众热带雨林在我国分布的面积已经不多了,可以说每一片现存的热带雨林都是相当珍贵的,然而在云南省是思茅市江城县的热带雨林里面,一条公路不仅修建了密林,在路旁你还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形。

  

    解说:

  

    和我国广袤的国土面积相比,云南的这一片原始森林可以说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原始热带雨林。由于气候适宜,雨量充沛,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其他地区没有的许多极为珍贵的热带物种。

  

    江成县的这片热带雨林毗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区保护区,是我国为数不多的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这样的原始林区是受到国家法律和政策保护的,然而这条路却一直延伸到密林深处,越往森林里走,裸露的树桩,伐掉树木越多。

  

    记者:从采伐现场被遗留下来的树枝,我们可以判断出被伐下运走的树有多大了,那么这个茬口你可以看到还是很新鲜的,也就是最近一两天被伐掉的,是谁在原始密林里面这样做呢?

  

    解说:

  

    正当记者百思不得其解时一辆卡车进入了记者的视野。

  

    记者:师傅,你们这个木头从哪儿伐来的,运到哪儿?

  

    伐木工人:摄像不能拍。

  

    记者:你们是什么人在原始森林里伐木?有没有采伐证?

  

    伐木工人:有林业局的砍伐手续。

  

    记者:林业局的砍伐手续都有吗?

  

    伐木工人:有。

  

    记者:允许你们在原始森林里伐吗?哪个林业局?

  

    伐木工人:江城县林业局。

  

    记者:县林业局。

  

    伐木工人:恩。

  

    解说:

  

    经记者目测,车上的原木直径都在80公分左右,在热带雨林中砍伐这样的树木自称还有县林业部门的手续,这些伐木的工人说自己是江城县林产品公司的职工。

  

    伐木工人:它是属于县林业局的一个分公司。

  

    记者:这个公司是县林业局的分公司。

  

    伐木工人:嗯。

  

    记者:这片森林里面除了这个公司,还有其他公司在伐吗?

  

    伐木工人:没有了。

  

    解说:

  

    从林中运出的原木最后都被送到江城县郊区的一些木材加工厂。

  

    记者:大的树木多少钱一方你们买?杂木多钱一方买?

  

    木材加工厂老板:两三百块钱。

  

    记者:两三百块钱一方。

  

    解说:

  

    这些两三百块钱一方买来的热带雨林中的大树最后都变成了地板条,在江城县的20多家木材加工厂里,生产木板条的原木,据说都是由江城县林产品公司提供的。

  

    记者:他们都有提供合法的手续没有?

  

    木材加工厂老板:肯定要提供。不提供我们敢要的。不提供林业局要查你。

  

    记者:都是林业局的手续。

  

    木材加工厂老板:是林业局的手续。

  

    解说:

  

    从1998年开始,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天然林已经被禁止砍伐了,然而在云南省一些地区,每年还可以从国家得到一定数量的砍伐天然林的指标。

  

    去年整个江城县的热带雨林允许砍伐17000立方米。记者去过的那一片热带雨林也分到了砍伐指标。

  

    赵培安 云南省江城县林业局林政科负责人:今年100方,去年250方。

  

    记者:去年250方,今年100方,今年只有100方?

  

    解说:

  

    从江城县林业局提供的数据中可以看到,近两年这一片林区总共的砍伐指标是350立方米。其实在这片数百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里,采伐350方木材,每平方公里采伐一棵大树也就足够了,而不应该像记者看到的那样满目疮痍。记者决定去江城县林产品公司了解一下,这350立方米的木材指标为什么把这片原始森林毁成了这个样子?

  

    记者:昨天我们在山上碰见了一些伐木工人,说就是你们这个公司的。

  

    杨东黎 云南省江城县林产品公司副经理:我们都没有搞。

  

    记者:不是你们搞的。

  

    杨东黎:嗯。我们今年早就结束掉了,我们的伐期。

  

    记者:伐期都过了。

  

    杨东黎:已经结束了。

  

    解说:

  

    如果不是江城县林产品公司的人在伐木,那么伐木的人又是谁呢?江城县的每一个乡镇都设有林业站,每一辆从森林里运出木头的车辆都要检查和登记。

  

    记者:检测员现在登记的是哪个单位拉出去的木头?

  

    鲁成静 云南省江城县洪江林业站站长:是林产品公司的。

  

    记者:就是县林产品公司的?

  

    鲁成静:对。

  

    解说:

  

    根据这家林业站的登记,伐木者是县林产品公司的人,那林产品公司的人为什么又否认了呢?

  

    鲁成静:局里面通知4月份以后不准再采,这个是总的一个通知的方式,不准再采。

  

    解说:

  

    原来这片原始森林的采伐指标已经用完,从今年4月份开始已经禁止砍伐了,指标用完,伐期结束。在记者采访的5月底他们还继续在森林中砍伐木材就是一种盗伐行为。然而县林产品公司是这样解释的。

  

    杨东黎:雨量大,可能有些就是上面已经砍伐好了,运不出来,天气好了再运出来。

  

    鲁成静:4月份以后伐下在地的,还是要继续把它拿出来。

  

    解说:

  

    如果记者先前看到的那辆卡车,真的是在合法清理以前遗留的树木,县林产品公司为什么一开始就要百般否认呢?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当时的情景,从车上运载的木头来看,茬口都是新鲜的,更重要的是在雨林中到处可以看到茬口的木桩。

  

    记者:一两天砍的和几个月前砍的应该是差别很大的,这种原始密林里面。您来判断这是什么时候砍的?是4月份之前砍的吗?

  

    鲁成静:不是,前两天吧,前两天砍的吧。

  

    解说:

  

    看来江城县林产品公司并不都是在清理以前遗留的树木,而是在盗伐原始森林。那么这种盗伐行为规模到底有多大呢?在森林里记者看到运输木材的山路修了十几公里长,住人的窝棚就有六个。

  

    记者:顺着山路上来,可以看到这样的窝棚,原来工人们就是在这里面生活,生火做饭、打扑克。那么路边就撂着这些被伐下来的大树,环顾四周你可以看到像胸径这么大的树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是一二十公分的小树。

  

    解说:

  

    尽管进入林区的山路修了十几公里长,尽管住人的窝棚就有好几个,尽管方圆几十公里的原始雨林已经很难找到一棵大树,那么负责监管热带雨林的江城县林业部门又在做什么呢?

  

    记者:没有发现吗?

  

    鲁成静:我们来的时候他们不在,我们就看不到了。

  

    记者:可是山上那么多新伐的木茬子总能看到吧?木桩子刚刚伐下来都带着新鲜的树枝、锯末,那些总能看到吧?

  

    鲁成静:那些不一定,我们碰到了那我们就逮住他,碰不到他就走了。

  

    解说:

  

    按照洪江检查站的说法,发现盗伐树木是很不容易的,然而森林边上有一个村子,森林里每天发生的事情村民们都看在眼里。

  

    记者:一天能拉出去多少车?

  

    村民:一天三车、四车。

  

    记者:一天有三四车拉出去。

  

    村民:恩。

  

    记者:这个林子砍了有几年了?

  

    村民:有四年了。

  

    记者:拉走的树木多吗?

  

    村民:多,几千方。

  

    解说:

  

    一车原木有四立方米左右,如果每天拉出三四车,连续干四年,这片热带雨林里被运出的木材到底有多少,也就可想而知了。要强调的是,被伐掉运走的林木都是雨林中直径80公分左右的大树,而那些直径稍微小一点的树木,被伐下来以后大部分被抛弃在树中任其腐烂,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记者:林业局知道不知道这个事?

  

    村民:知道,知道。

  

    记者:也知道?

  

    村民:林业局批的。

  

    记者:林业局批的?

  

    村民:你可以问林业局,我们给林业局打过电话,有合同,那个老板也拿出过,林业局的合同过来。

  

    记者:都有合同的?

  

    村民:嗯,有合同。

  

    解说:

  

    “林茂水源足,林光水源枯,树木要成林,重点在管护”,多么好的一句口号。其实要真的为国家管好这片林木,为子孙后代留下点什么,不光口号要说得好,关键是要做得到。

  

    主持人:热带雨林中的许多大树的生长期都超过了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雨林里的这些大树全部被伐掉之后,热带雨林也就失去了它们的标志,一些珍贵的树种和半生植物可能从此就不复存在了。在云南省思茅市江城县一片林区总共350立方米的采伐指标,结果就演变成了对这片热带雨林的浩劫。据了解,在江城县这样的热带雨林采伐点还有60多个,也许江城县的木材加工业因为近水楼台的缘故,可以用巨型的木材加工出物美价廉的地板条,然而它的代价是牺牲我国为数不多的热带雨林,这个账又该怎么算呢?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