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疑窦丛生的人工授精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今年初,湖北省一对夫妻在武汉广德妇科医院接受了异体人工授精医疗服务。不久,他们吃惊地发现这家医院并不具备提供这种服务的合法资格。

  

    调查发现,广德妇科医院2004年4月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但并没有获准进行人工授精。但是这家医院供精人工授精登记册上却记录着,仅2003年12月到2005年1月期间,这家医院就为42名患者实施了人工授精。进一步调查得知,广德医院从事人工授精不仅没有经过合法审批,而且院方还无法证明精子来源的合法性。

  

    非法人工授精会产生严重的医疗和社会伦理问题,这些问题一旦发生,将给患者和社会造成极大的困扰和危害。卫生部规定,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开展人工授精的医疗单位必须经过有关批准。

  

    对于提供人工授精服务的行为,广德医院始终矢口否认。采访后期,记者向当地卫生部门进行了反映。

  

    >>>详细内容

  

    主持人:作为一种辅助生殖技术,人工授精的方法让不少患有不孕症的夫妇满足了要一个宝宝的愿望。但是因为人工授精对于精子的质量要求很高,关系到下一代的健康,关系复杂的社会伦理问题,所以我们国家对于人工授精这样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和精子采集、检测都有着严格规定,出台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要求从事治疗活动的医院必须进行严格的审批,而且严禁私自采集精子。今年初,湖北的一个妇女进行了人工授精,可是随后发现,给自己进行人工授精的医院并没有取得卫生部门的批准。夫妻俩越想越害怕。

  

    解说:

  

    在湖北,记者见到了这个接受人工授精的女子,几个月前,他在广德妇科医院接受了人工授精。

  

    记者:

  

    那么再说起人工授精,就是医院实施人工授精这件事情,你的感觉是什么?

  

    当事人:

  

    害怕,应该说是顾虑重重。

  

    记者:

  

    顾虑什么呢?有一些什么顾虑?

  

    当事人:

  

    最直接的,精子的来源,那个精子到底出自什么样一个人的身体?很恶心的感觉。

  

    解说:

  

    不断产生疑虑,这名女子备受煎熬,心力憔悴。要了解当事人的感受,我们先得了解人工授精的相关知识。人工授精就是用人工的方法,将丈夫或者他人的精液注入女性体内使其妊娠的一种方法。而使用非丈夫的精液的人工授精被称为供精人工授精。供精人工授精出生的后代会面临一系列的法律和社会伦理问题,所以世界各国都对人工授精采取了一系列的准入制度,对捐赠精子实施严格的检测制度。我国规定,实施人工授精的医疗机构,必须经卫生部审批,使用的精子必须由国家批准的精子库提供。卫生部公布的最新消息表明,我国能实施人类辅助生殖医疗机构一共37家,而可以开展或者是试行开展人工授精的只有6家,而这名女子实施供精人工授精的武汉广德妇科医院不在国家批准之列。这家医院提供的精子能否合格?成为当事人越想越担心问题。

  

    记者:

  

    精子的来源,他说是来源于精子库吗?

  

    当事人:

  

    他没有说来源于精子库,但是他说我们精子的来源你放心,都是很正规的,都是经过检验的,都是几亿个精子里面挑出来的,筛选出来的。

  

    记者:

  

    他们有没有什么相关的什么证书可以给你看,或者是检验证书?

  

    当事人:

  

    没有,我当时很想看,但是没有。

  

    解说:

  

    2001年公布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人类精子库提供精子时必须提供精子检验合格证明。武汉广德妇科医院自身没有资质,也没有提供精子检验合格证明,他们使用的精子质量如何保证呢?记者找到了这家医院的法人代表杨霞。

  

    杨霞 武汉广德妇科医院法定代表人:

  

    我们广德医院应该讲不会做这个事情。

  

    解说:

  

    从办公室墙上悬挂的证件看,武汉广德妇科医院是一家盈利性的民营医院。面对记者,作为法人代表的杨霞,不仅不能说明精子的来源,甚至矢口否认医院曾经给病人实施过人工授精。而这种说法得到了院长的支持。

  

    李定天 武汉广德妇科医院院长:

  

    如果说我们医院单独做的话,我们医院从来没做过。

  

    解说:

  

    可是当记者出示当事人的病例后,院长就改变了说法。

  

    李定天:

  

    我们医院目前是没有做人工授精的。广德医院的前身是,当时和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学院的生殖中心,作为合办医院的时候,是做过人工授精的。我们有这样的病人介绍过给他们,我们有,这个资料是我们统计的。

  

    解说:

  

    院长解释说,广德妇科医院没有做过人工授精,他们只是无偿地为同济医学院计划生育研究所联系病人,实施人工授精的都是同济的医生,精子也是他们掌握的。他还说,由于关系好,医院和这家单位没有签署书面文字,但是这一切都被同济医院计划生育研究所否认。

  

    朱长虹 同济医学院计划生育研究所副所长:首先作为同济医学院计划生育研究所和广德妇科医院,无论是在医疗还是在科研上面,是没有任何合作关系的。我作为一个研究所,它是作为一个医疗机构,它的病人怎么会提供到我这个地方?我觉得是非常之奇怪。

  

    解说:

  

    这家研究所也称生殖医学中心,他们说,广德医院成立前曾经和现在的法人代表杨霞合作经营过一个门诊,但是合作关系早在2003年就结束了,现在的广德医院和这家研究所没有任何关系。本来很明确的事实在两方各执一词的情况下,变得扑朔迷离。到底谁在实施人工授精?谁又能说清楚精子的来源?第二天,记者又一次来到广德妇科医院。

  

    李定天:

  

    我现在只讲这么一句话,就是从广德医院开业以后,是(和它)没有任何业务上的联系,偶尔请他们来讲座,仅限于此。

  

    记者:

  

    但是昨天你给的回答是……

  

    李定天:

  

    我说了,我昨天是说的假话。就是在我们开业的时候,我们曾经做过一两例,那是到其他单位拿的(精子)。

  

    记者:

  

    哪个单位?

  

    李定天:

  

    就是你们昨天去的地方。后来计生所就要求我们不要再做这个了,他也不给我们供应了,我说那我们就都不做了,因为你没有合法的精子,我们就不能做这个事情,我就要求绝对不能做的。

  

    杨霞:

  

    当时我们也了解了一下情况,也告诉了雷医生坚决不能再干这个事情了,整个情况就是这样子。

  

    记者:

  

    你现在说的是事实吗?

  

    杨霞:

  

    是事实。

  

    解说:

  

    他们说的真的是事实吗?这次两位负责人又说,2004年8月前医院做过一些人工授精,后来再也没有做过。其实,在第二次到医院前,记者就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证据表明,广德妇科医院给患者实施供精人工授精的时间和数量远远超出两个负责人所说的。这是知情人提供的广德医院供精人工授精的登记册,一共46份。登记册显示,医院从2003年12月到2005年1月一直在进行人工授精,记者注意到,广德妇科医院2004年4月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5月29号正式开业。而此前它已经开展人工受精情况5个月了。记者按照登记册中的情况进行了了解,得到了当事人的证实。因为涉及隐私,当事人大多数不愿意接受采访,在记者的努力下,有两位当事人勇敢地站出来面对镜头。

  

    记者:

  

    你一共做了几次?

  

    当事人:

  

    第一次我就做了两次,第一次收了1800元,第二次收了2500元。

  

    记者:

  

    这两次是在同一天做的吗?

  

    当事人:

  

    隔一天。

  

    记者:

  

    那你有没有问他,它的精子来源是来源于哪儿?

  

    当事人:

  

    同病房的一个人问过,我和她聊天的时候,她说她说问过,医生说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说了你也不知道。

  

    记者:

  

    那么当时有没有给你出示有关的检验合格证呢?

  

    当事人:

  

    没有,什么也没有,就是我们一去,她检查,那天可以做就做吧。

  

    记者:

  

    你记得在哪家医院做的呢?

  

    当事人:

  

    就在武汉广德妇科医院。

  

    当事人:

  

    大约是去年11月份做了两次,12月份又做了一次,但是都没有成功,我没有成功对它已经灰心了,今年已经没有去了。

  

    当事人:

  

    问过,但是他说这是保密的,不会给你透露的,他说保证精源的健康。

  

    解说:

  

    院长只承认买过一两份精子,但是这么多白纸黑字的登记册和和接受了人工授精的当事人都证实,给他们注入体内的精液是武汉广德妇科医院提供的。

  

    记者:

  

    那精子从哪来?

  

    杨霞:

  

    我刚才给你讲了这个渠道。

  

    记者:

  

    两条?

  

    杨霞:

  

    三条。

  

    记者:

  

    哪三条?

  

    杨霞:

  

    一条就是夫精的精子,同体的。一条是病人家属带来的精子,还有一条精子从哪儿搞来的,也不知道,我听说是这样的。

  

    解说:

  

    明明双方签署的协议中写明,精液由医院提供,现在怎么变成了可以由患者或者是患者家属提供了?明明卫生部规定,供精人工授精只能使用在精子库冷冻6个月以上,检验合格的精子。这家医院的精子怎么这么混乱?如果这是事实,那它可能造成极大的社会危害。

  

    记者:

  

    医院的法人代表杨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自己对医院实施人工受精的事情毫不知情,但是在几天前,记者进行前期调查时,他对病人家属说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番话。

  

    杨霞:

  

    你放心,我们这个医院是非常规范的,不会有问题的。精子都不会有问题的。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的精子都是正规精子库来的精子,而且我们成功率也是非常客观的。但是这个不怀孕的人,就是有她的问题,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找出来,排除掉。精子库的精子经过多方面的检验,要求严格得很,因为这说句实话,说难听点,这也算是在制造人类。

  

    解说:

  

    面对患者,这位法人代表表示,这是在制造人类,所有操作都很规范。面对记者,她却一再推脱说自己不知道。实在不知道这位法人代表在什么情况下说的才是真的。

  

    记者:

  

    随着调查的深入,精子的来源问题越来越令人担忧,我们希望找到准确的答案,但武汉广德医院却始终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法。一家实施了人工授精的医院,且无法向公众说明精子的来源,那些在这家医院接受了人工授精的患者,她们的权益又怎么能得到保护?

  

    主持人:

  

    记者调查发现,武汉广德医院从事人工授精不仅没有经过合格的审批,院方也无法证明精子来源的合法性。非法的人工授精,让人们产生了很多担忧:提供精子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是不是健康?同一个人的精子提供给了多少人?他们的后代会不会有近亲结婚的可能?这些方面的问题一旦发生,将给患者和社会造成极大的困扰和危害。采访的后期,记者向当地卫生部门反映了广德医院的所作所为,相信卫生部门会对这家医院违规行为依法进行查处。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