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沉重的矿难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5月19号凌晨3点20分,河北省承德县暖儿河煤矿发生瓦斯爆炸,《焦点访谈》记者迅速赶到事故现场。发生瓦斯爆炸的是该矿南二采区513工作面。当时有85名矿工在井下作业,其中34名矿工,经过自救已经脱险。截止到今天上午,7具矿工遗体被发现,还有44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到今天下午3点半,三个搜救小组已从不同方向进入事故核心区实施搜救。

  

    事故发生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和河北省、承德市相关部门迅速赶往现场,组成了抢险救灾指挥部。从19日凌晨4点开始,搜救小组到井下进行勘查、搜救,目前,抢险救灾还在进行中。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该企业原为承德市属国有企业,2003年改制为民营企业。改制后,原有的采矿证没有及时办理更名手续,没有获得煤炭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多次向其下达停产通知书,但该矿一直在超量生产。就在这次事故发生7天前的5月12日,承德县安监局发现暖儿河煤矿有瓦斯超标现象,再次下达停产通知书,但该矿仍然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继续违法生产。

  

    







>>>正文

  

    《焦点访谈》2005年5月20日

  

    沉重的矿难

  

    ――河北承德暖儿河矿难调查

  

    主持人(敬一丹):观众朋友,今天我们不得不又一次提到一个沉重的话题——矿难。因为就在昨天也就是说5月19号凌晨3点20分左右,河北省承德县暖儿河煤矿发生重大瓦斯爆炸,51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事故发生几个小时以后,《焦点访谈》派出两组记者迅速赶往事故现场。

  

    记者:我现在是在承德暖儿河矿业有限公司的一个洞口,出了这个洞口往前走6000米,就是今天凌晨3点20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的地点。有51名矿工被困在里面,这51名矿工的情况现在我们还不太清楚。

  

    解说:

  

    发生瓦斯爆炸是暖儿河矿的南二采区513工作面,当时有85名矿工在井下作业,其中距事故发生点距离较远的34名矿工经过自救,陆续从井下爬出,脱离险境。这些矿工大多数并没有受伤,其中3名伤者被送往当地县医院救治。

  

    李祥舜(河北省承德县医院副院长):这三个病人刚才我们院内组织了有关的专家进行了会诊,会诊结果看,这三个伤员都不太重,现在看没有生命危险。

  

    解说:

  

    从井下逃离险境的矿工李树金他对事故的记忆就是一声巨响和漆黑一片。

  

    记者:你工作的地方离出事的地方有多远?

  

    李树金(矿工):有300米左右。

  

    记者:当时出事的时候,你听到什么了?还是看到什么了?

  

    李树金:啥都没看着,就是一响,震得就找不到着北了,啥都看不着了。

  

    记者:那怎么出来的?

  

    李树金:响完以后有一段时间,巷道通风口有风,把尘土抽掉,就看清楚了,慢慢找到出口。

  

    记者:自己一点点爬出来的。

  

    李树金:对。

  

    解说:

  

    事故发生以后,中央领导高度关注,要求全力抢救,并防止发生死伤事故。国家安全生产监督总局和河北省承德市相关部门迅速赶往现场。

  

    李毅中(国家按照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救护队员是带着面具还是?

  

    A:带着呼吸器,都带着。

  

    李毅中:都带着。现在要防止瓦斯突然再增加,发生二次爆炸。确保搜救过程中不要再出现意外。

  

    解说:

  

    据了解,从19日凌晨4点开始,已经有搜救小组到井下进行勘察、搜救,但由于井下情况复杂,他们还无法到达爆炸地点。

  

    魏钰(承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煤炭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救护队第一次进去的时候风流比较稳定,到了六车场烟比较大。

  

    记者:接近事故发生地。

  

    魏钰:对。因为这个矿过去发生过连爆,响一次,过一段时间又不定期又响第二次,这种情况,所以为了安全,救护队到了六车场就撤回来了。

  

    解说:

  

    19号下午2点,37名来自国家矿山救援指挥中心,开栾救护大队的专业救护人员赶到了现场进行支援。

  

    记者:这个是什么呀?

  

    搜救人员:这是多功能检测仪器。

  

    记者:这能检测什么呢?

  

    搜救人员:检测一氧化碳、瓦斯、氧气,硫化氢四种气体。

  

    记者:就是说有毒有害的气体都能测出来。

  

    搜救人员:对,都能测出来。

  

    记者:你们层定的这个数据怎么传出来呢?

  

    搜救人员:显示出来。

  

    记者:然后再送到地上?

  

    搜救人员:对,传上来。

  

    记者:这个通讯电话是吧?

  

    搜救人员:对。

  

    记者:这个电话能起到什么作用?在你们下面工作的时候。

  

    搜救人员:就是为了我们基地或者侦察小队相互之间联系。

  

    记者:能够第一时间把里面测到的数据传出来了吗?

  

    搜救队员:这个可以。通过井下基地然后传送到地面指挥部。

  

    李宝仁(开滦救护大队直属中队中队长):各人都有各人的分工,有记录的、检测气体的。

  

    记者:还有呢?

  

    李宝仁:还有听电话的。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搜救遇险遇难人员。

  

    记者:现在是7点25分,有13名搜救队员组成的第三个搜救小组将坐着这个滑车,再次向事故发生地进行挺进。希望在两小时以后,第三个搜救小组能够带出被困51名矿工现在的情况。

  

    解说:

  

    2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在井口终于等到了第三批搜救队员。

  

    解说:

  

    队长,井下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解说:

  

    现在是2005年5月19日的9点45分,第三批的搜救队刚从井下上来,他们的队长没有向我们透露什么情况,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上和车里的情况来看,现在井下被困的51名矿工还是没有什么消息。

  

    李宝仁:我们只能说,根据指挥部给我们的工作任务,基本完成了第一步任务。

  

    记者:现在下面是什么情况?

  

    李宝仁:还需要进一步探察。

  

    记者:你刚才走到了哪个位置呢?

  

    李宝仁:走到六车场。

  

    记者:走到六车场,那就是事发地。

  

    解说:

  

    搜救队员没有向我们透露更多的消息,马上和专家会合,商量下一步的搜救计划。

  

    搜救队员:

  

    这个地方我要把基地设在这儿,有没有问题?如果没问题,马上行动。如果有问题,咱们找专家组。

  

    解说:

  

    一直到19号晚上,搜救工作还在继续,被困井下51名矿工依然生死不明,事故发生的原因还在调查之中。但在采访中记者却发现,这家煤矿居然不具备生产资格。

  

    王玉山(承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河北省规定是已经取得的煤炭安全生产许可的企业允许生产,我们省煤监局正在受理的企业,也允许生产。应该说它既没有取得生产许可证,也没有取得受理,就是我们省煤监部门受理,按照我们河北省的规定是不允许生产的。

  

    解说:

  

    暖儿河煤矿已经有23年的历史,原本是一家地方国有煤矿,2004年改制为民营企业,更名为承德暖儿河矿业有限公司。按照相关规定,生产煤炭必须具有采矿许可证,煤炭安全生产许可证等相关证件。但是由于该企业改制后,原有采矿证并没有及时办理更名手续,河北省煤炭管理部门并没有向其颁发煤炭安全生产许可证,也就是说,暖儿河煤矿根本就不具备安全生产的资格。可是该矿却一直在生产,对此河北省煤炭安全监督管理部门多次向其下达停产通知书。

  

    王玉山:省煤监局平泉站,就是煤监站在今天3月份、4月份,对这个企业都下达过停产令,一共下达三次。

  

    解说:

  

    对于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下达的停产通知书,该矿却一直不理不睬。就在这次事故发生的7天前,5月12日,承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再一次向暖儿河矿业有限公司下达了停产通知书。

  

    记者:当生发现他们有什么问题,向他们停产整顿?

  

    魏钰:主要就是瓦斯偏高,要停止一切采掘活动。

  

    解说:

  

    没有安全生活许可证,瓦斯又严重超标,安全隐患层出不穷,监督部门先后多次下达停产通知书,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暖儿河矿的生产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记者:这个矿有没有停产过?

  

    姜洪林(矿工):从去年4月份到现在没有。

  

    记者:没停过?

  

    姜洪林:没停过。

  

    记者:煤炭安全生产管理部门曾经给你们下达过多次的停产通知书,为什么一直到事故发生之时,生产还在继续呢?

  

    郑宝章(承德暖儿河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在这个期间属于边整边改,就是说属于整改期,维护巷道、维护采面。你要是不出媒就维护不了。

  

    解说:

  

    实际上暖儿河煤矿连生产资格都没有,又何谈边生产、边整改?这位负责人的解释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可别看是违法生产,产量可不低。

  

    记者:从暖儿河矿的生产计划表上,我们可以出来,这是暖儿河煤矿5月份的生产计划表,没有一天这个煤矿是停产的,而且就在停产通知书下达的5月12号,这一天的原煤计划是17309吨,它的实际产量是18408吨,还超过了原计划。在事发之前的5月17号,我们也可以看到,累计的生产量还是超过了它原来定的原煤计划表。

  

    解说:

  

    5月19号凌晨3点20分,暖儿河煤矿终于停产了,但天停产的原因却是发生了瓦斯爆炸事故。

  

    解说: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现场的抢险指挥部,但并没有得到令人欣慰的消息。在矿井的门口,很多矿工家属还在苦苦地等待。

  

    矿工家属:我受不了了。

  

    记者: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一直在这等吗?

  

    矿工家属:嗯。

  

    记者:你觉得他们还有希望吗?

  

    矿工家属:我该是盼望着我侄子有希望呢,我要我不在这里等,就想着有希望。

  

    矿工家属:肯定希望家人活着。

  

    主持人:根据记者从前方传回的消息,抢险、搜救工作现在还在继续。截止到今天上午,有7位矿工的遗体被发现,还有44位矿工被困井下,依然生死不明。

  

    到今天下午3点半,有3个搜救小组从不同方向进入事物核心区,目前事故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之中。但是有几点是不能回避的:暖儿河煤矿没有煤炭安全生产许可证,为什么能照常生产?各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屡次下发停产通知,为什么没有任何效果?已经发现瓦斯浓度超标,5月12号,承德县安全局又再一次下达了停产通知,为什么煤矿的超量生产还在继续?破解这一串问号原本并不难,如今却要以矿工的生命做代价来寻求答案,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