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的设计师王广兰、王英杰、张玉珠、葛丽玲和严鸿被人们称为“五朵金花”。她们在“大型空分压缩装置”设计这个被少数发达国家垄断的技术禁区做出了突出贡献。

  

    2002年的9月,沈鼓集团承接了4万空分压缩机组的设计制造工作,这对“五朵金花”而言是一次突破技术禁区的严峻挑战,但是她们不畏困难,分别在各自领域做出了成绩。上万张图纸的制作、几百万个数据的计算、一次次的修改和论证,最终王广兰设计的方案获得了专家评审组的认可;为了交出合格的答卷,只有中专学历的张玉珠比别人付出了更多辛苦;在担任氨冷冻机主导设计师时,严鸿的丈夫去世不久,年仅1岁的孩子需要照顾,这使她必须面对更多的困难和压力;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王英杰在设计中也一样需要克服许多工作和家庭的困难。

  

    在长达七八个月的研制过程中,年轻的“五朵金花”争分夺秒,忘我工作,突破了一个个技术难题。2004年8月,她们开发设计完成的4万空分压缩机组试车一次成功,整个机组的技术含量和装备水平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国内空白。

  

    作为广大工程技术人员的杰出代表,“五朵金花”通过刻苦钻研、创新进取,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为企业、为祖国创造了财富。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提起电影《五朵金花》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今天我们在屏幕上见到的也是“五朵金花”,她们是辽宁省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的五位年轻的女设计师。如今在大型空分压缩装置这个被少数发达国家垄断的技术禁区,却出现她们的身影。那么“五朵金花”是怎样绽放在这个技术禁区里的呢?

  

    解说:

  

    用于生产化肥的大型空分压缩装置国内一直没有自主开发和制造能力,但这个大型装置的设计任务落到五位女性设计师身上的时候的她们觉得肩上沉甸甸的。按部就班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了,经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以至于忙里偷闲时她们会到商场去疯狂购物,以节省出更多的时间用于设计工作。

  

    王广兰 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设计部高级工程师:

  

    经常有人说你缺钱吗?我感觉最缺的是时间。家里我爱人也缺什么东西,缺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去一次咱就够本,用我们的话说该买统统都买回来。

  

    解说:

  

    和王广兰一样在为四万空分压缩装置忙碌的还有一电控制室主任专家及高级工程师王英洁,工程师张玉珠,葛丽玲和严鸿,虽说她们的平均只有36岁,那在设计部都是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那些庞大复杂的压缩机组的设计就出自她之手。

  

    邱洪琴:

  

    王英杰在工作当中是非常要强的一个人。

  

    汪创华:

  

    王广兰同志是任务接到手以后都能很认真,很敬业地把它能够做好,敬业的时候,能力的做好。葛丽玲和严鸿这两位同志是相对比较年轻的。共性就是两个人都很好学。

  

    孟洪玲:

  

    张玉珠表面看上挺文静的,比较难的任务都给她了。这么说呢?瘦弱的肩膀担起了重担。

  

    解说:

  

    “五朵金花”所在的沈鼓集团是我国目前风机行业生产规模最大,技术力量雄厚的国有大型企业。2002年的9月17号,沈鼓集团和山东一家企业签约承接了大型氮肥装置四万空分压缩机组的设计制造。把这种大型空分压缩装置和小型的进行比较,它每小时从空气中能分离出更多的氧气,这将直接影响到化肥产量的提高。但由于技术垄断,这种装置我们长期依赖进口。在沈鼓也仅有生产小型空分压缩机的记录。

  

    苏勇强 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所有的这些机组一直龙胆在外商手里,应该说中国整个的市场份额每年大约在20亿人民币左右,包括整个机组的总成套,作为沈鼓也承担巨大的风险。如果这个项目一旦失败,那么沈鼓厂不是失掉一台机器,而是失掉半壁江山,也就失掉整个市场领域。那么这个沈鼓厂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解说:

  

    以往重大项目由男性承担的居多,这一次企业经过慎重考虑,成立了以五位女性工程师为主导设计的攻关小组,分别负责整个装置中四台机组的设计。事后有人发现攻关组都是清一色的五位女性。于是“五朵金花”也就被大家叫开了。

  

    记者:

  

    那么把这种重要的项目交给她们,你们放心吗?

  

    孙玉山 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设计部部长:

  

    应该说百分之百放心。

  

    解说:

  

    这种信任来源于对“五朵金花”的业务水平和良好业绩的认可。外表文文静静而做事严谨认真王广兰承担了空压机的设计工作。空压机相当于整个四万空分压缩装置的心脏部位,如果设计得当这颗心脏将确保全身血液的循环和各项功能的正常发挥。

  

    王广兰:

  

    其实是蛮枯燥的,你想我一个方案就是借助计算机也要算到三五天,而且有时候刚刚定稿,刚觉得这些还不错,这边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那么你必须重新做修改。

  

    记者:

  

    这些就是四万空分装置中压缩机组的设计图,他们大约有二三十本,如果把那些曾经修改过的设计图都打印出来的话,摞起来大概能有三四米那么高。

  

    解说:

  

    上万张图纸的制造,平均每张图纸上就要设计到几百个设计数据,王广兰总是在不断地修改,不断地完善,不断地进行大量的计算。经过一次一次的修改和论证,她设计的变“一拖一”为“一拖二”的方案最终得到了专家评审组的认可。一旦实现了一台汽轮机同时驱动两台主机,不仅能降低几百万元的采购成本,而且每天能降低的能耗可以节省上万元。

  

    李绍磊:

  

    沈鼓首先提出了一个合理的,稳妥可靠的技术方案。这个技术方案可以完全化解在首次攻关中可能出现的一些风险。

  

    解说:

  

    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王英洁也一样遇到难题。而这种时候“五朵金花”并不是在孤军奋战地她们身后的技术团队和专家会及时的提供技术支持,面对设计方案进行反复论证,以确保万无一失。“五朵金花”都已经人到中年,面对工作压力的同时也要承担起家庭的责任。葛丽玲为了赶进度,天天加班,不到两岁的妻子只好雇人看护。一天去接孩子回家,由于满脑子全都是数据,又加上连续的疲劳,走到二楼的拐弯处一脚踩空,自己连同怀里的孩子一起滚下了楼梯。

  

    葛丽玲:

  

    咱家孩子就喊,就说妈妈好疼好疼,然后我就说哪儿疼,他就说脑门,我还担心他摔出血,我就扒开脑袋一看还没有。真的忍不住,当时这眼泪哗哗就流出来了。

  

    解说:

  

    在设计最为紧张和艰难的时候,“五朵金花”身后的男人给予他们什么呢?

  

    记者:

  

    妻子忙起来的时候承担家务活比较多,但你有自己的事业,你也有自己的事情,会不会影响?

  

    葛丽玲的丈夫 李荣鹏:

  

    从她本身性格来讲,她是一个喜欢做工作的人。必要的时候可能需要我牺牲一点儿时间,那么这可能也跟我的工作发生了一些矛盾,但是基本上处理还可以。

  

    解说:

  

    “五朵金花”五种截然不同的个性。性格倔强的张玉珠并非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最初只有中专学历,但最终通过自身努力她也逐渐成为技术骨干。这一次张玉珠当然也不会服输,“五朵金花”分别承担着不同机组的设计,但在设计中她们会经常打听对方的进度。

  

    张玉珠:

  

    有时候我们在楼梯走廊见面的时候,就问你做的怎么样了?你这个产品做得怎么样了?哎呀 别提了,难啦,没做完,我说进度能完成吗?反正就是(时间)将够吧。我说我也是,实际上暗中都是挺较劲的,尤其是我及你像我文凭最低,所以我自己更得较劲的。

  

    解说:

  

    要想交出得到专家评审组认可的方案,就意味着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

  

    张玉珠:

  

    因为如果你这台(机组)干不好,人家肯定说,你看你文凭低,你就是水平不到。人家比如说文凭高,即使人家做不好了,人家也会说人家活难啊。所以我就在做每一个方案的时候,都多算几个方案,来弥补我文凭低,给我造成的就是出身不好,没有办法,我也选择不了,但是我后天的努力,我一定要努力上去。

  

    解说:

  

    江西姑娘严鸿在“五朵金花”中是名副其实的小花,担任主导设计师时只有29岁。可以说这次设计任务对她既是技术水平,也是人生经历的双重考验。接到任务时,严鸿的丈夫去世不久,年仅一岁的孩子需要她照顾,年轻的她必须面对很多困难和压力。

  

    严鸿:

  

    (他)真的是我的依靠,我就感觉如果是说在单位上碰到再多的困难,我回家了,有个人听听我说,听完了以后不管他给了我意见还是没给我意见,我都觉得心里坦然了很多。那但时间我害怕回家,怕回家对着那个空荡荡的屋。

  

    解说:

  

    在交货日期迫在眉睫的时候,严鸿经常在办公桌前一趴就是一天,在家里严鸿不能让老人和孩子看到自己的眼泪,只有当她感到实在难以支撑的时候,才会在办公室里悄悄地哭一场。严鸿说承接这次任务,不仅使自己顺利迈进了技术上的一个坎儿,也使她在面对生活中的起起伏伏时,学会了坚强,找到了力量。

  

    严鸿:

  

    心里的负担特别重的时候,我就把东西全写下来,写完以后我就想也许他能知道,我甚至想我那时候我就想他一定在哪个角落看着我,永远在听着我,听着我跟他说什么。

  

    解说:

  

    在畅达七八个月的研制过程中,“五朵金花”争分夺妙忘我地工作,突破了一个一个技术难题。2004年的8月17号,她们开发技术完成的大型氮肥装置四万空分压缩机组,在现场负荷试车一次成功并运行平稳,整个机组技术含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国内空白,而且整体费用也比进口降低了一半。当试车成功的消息传来时,这些忙活了好久的妻子和母亲可以回家和家人一起分享这份成功的喜悦。

  

    王英洁:

  

    把家人都聚在一起,聚在一起我就想给他们做一顿好的饭菜,让他们吃得上口。当时我就告诉大家,你们都在那儿看电视,你们都休息,只有我来给你们做。

  

    严鸿:

  

    做完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就想把我那封信写完,因为我觉得我的先生他看到我现在的成功,他会很高兴的。特别希望他能与我一起分享这份高兴,这份高兴。实际上我也一直坚信他远远地看着我。

  

    解说:

  

    沈鼓集团既成功研制了四万空分压缩机组以后,许多大公分压缩机组的定单,纷至沓来。稍当修整后的“五朵金花”接着又忙碌了起来,相继参与了多台难度大、技术要求高的各类压缩机组的设计任务。

  

    主持人:

  

    作为工程技术人员的杰出代表,“五朵金花”通过她们的刻苦钻研,创新进取,实现价值,创造了财富。记者和她们的聊天时候,她们说,其实她们忙完了工作,她们最想做是为家人多做一些事情,尽到妻子、母亲和女儿的责任。“五朵金花”希望自己不仅事业有成,同时也是热爱生活,懂得享受生活的美丽女人。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我们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