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风景区里现“仙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以所谓“仙姑”的名义在河南省浚县三个风景区内大搞封建迷信,给人看病下药,骗取钱财。

  

    据记者调查,几年前这些人从浚县及附近一些地方来到景区并长时间滞留,以“仙姑”名义看病抓药。这些人大多为无业妇女,擅长用花言巧语、装神弄鬼等手段蒙骗看病的人。他们为病人开出的“包治百病”的“神药”,不过就是葫芦籽、香灰等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纷纷掏钱购买“神药”。不少病人非但治不好病,反而耽误了治疗,有的甚至失去生命。

  

    类似的情况在浚县的三个景区内都存在。然而记者在采访当地旅游局局长时,他却表示,三景区除姑山景区因所有权归村委会而难于管理外,其他两个景区绝无“仙姑”;他又告诉记者,由于古建筑、文物保护和修复财政上基本没有资金支持,因此默许了一些人长期滞留景区进行所谓的“看病”,以解决部分资金缺口。

  

    记者结束采访时,当地政府部门正在进行专项整治。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前不久,有观众向我们反映说,在一些风景区有人通过封建迷信的形式给人看病下药。根据观众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河南省浚县。在当地的景区,有些人被称作是“仙姑”,“仙姑”“仙”在哪儿呢?据说这些仙姑看病既不需要见到病人本人,也不需要知道详细的病情。有一位叫武月喜的观众告诉我们,她就曾经带着自己的儿子到这个地方去找“仙姑”“看病”。

  

    解说:

  

    画面上这个小男孩叫史盼盼,2004年史盼盼患上了前列腺癌症,到医院检查答复说已经是晚期了。这时史盼盼的母亲武月喜打听到,在河南省浚县的姑山景区里有一个叫做“老娘”的仙姑看病看得很灵。于是她带着病重的儿子,来到了叫“老娘”的仙姑这里看病。

  

    记者:

  

    你带着这孩子在山上看病吃药,总共等了多长时间?

  

    武月喜 史盼盼的母亲:

  

    呆了一个多月。

  

    记者:

  

    孩子呢?平常他吃药呢?

  

    武月喜:

  

    吃药,一天三次吃药。

  

    记者:

  

    吃的是谁给开的药。

  

    武月喜:

  

    是“老娘”。

  

    记者:

  

    就是“神仙”给开的药。

  

    武月喜:

  

    对,“神仙老娘”给开的药。

  

    记者:

  

    是什么样的药。

  

    武月喜:

  

    我看给烧香的那个灰。

  

    解说:

  

    就这样,武月喜放弃了让儿子在医院的治疗,带着儿子在姑山景区里接受了一个多月的所谓的“仙姑”的治疗,直到有一天史盼盼的情况急转直下。

  

    武月喜:

  

    我和他爸爸说,我说悔了,不行,我说不行,咱抓紧(时间)找个车回去,我不能叫孩子在这儿没这一口气,租了车来到医院,停了没5分钟,孩子就不行了。

  

    解说:

  

    武月喜说为了给孩子治病,她在叫“老娘”的仙姑那里花去了一万多元,而这些钱都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这一切让这个本来就贫寒的家庭如同雪上加霜。孩子死后,当初给孩子治病的叫做“老娘”的仙姑也消失了。

  

    武月喜:

  

    我后悔。

  

    记者:

  

    为什么后悔?

  

    武月喜:

  

    因为孩子这样了,我花了这么多钱,还不如在医院里给孩子做做化疗,叫孩子多活一分钟,多吃点东西,再多的钱买不来我孩子的命,因为现在人财两空。

  

    解说:

  

    虽然史盼盼的死不能归结于仙姑的治疗,但是武月喜告诉我们,因为相信所谓仙姑能够药到病除的荒唐说法,不仅贻误了在医院治疗的时机,而且钱也没少花。当孩子死后,再想找当初治病的仙姑讨说法时,仙姑却早已不知去向。而就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发现,在这个姑山景区中看病下药的仙姑并不是个例。在离景区大门没多远的一个小庙堂里,一个大妈向我们频频招手,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她这里也能看病求药。

  

    记者:

  

    能不能求药啊?

  

    “仙姑”:

  

    能求药,把药葫芦拿过来叫给你倒点吧。

  

    记者:

  

    这个?拿过来。

  

    “仙姑”:

  

    药葫芦里的药给你倒点啊。

  

    解说:

  

    仙姑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从葫芦里倒出了点东西,这个仙姑不仅能在看不见患者的情况下看药,并且她开的药号称“包治百病”。

  

    记者:

  

    他可是癌症啊。

  

    “仙姑”:

  

    这就是治病的啊,啥病都能治,回家他只要有啥病,就让他喝吧,喝喝就好了。

  

    解说:

  

    那么这个“仙姑”老太太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记者:

  

    这是什么东西呀?

  

    “仙姑”:

  

    葫芦籽。

  

    记者:

  

    葫芦籽?这不是药啊。

  

    “仙姑”:

  

    不是药。

  

    记者:

  

    不是药。

  

    “仙姑”:

  

    这就是药,这“药王爷”(下)药就是药。

  

    解说:

  

    原来拿葫芦籽当药给人治病。那么面对这个姑山景区里有人装神弄鬼、看病下药、骗人钱财的情况,景区的主管部门又是什么态度呢?

  

    班朝忠 河南浚县文物旅游局局长:

  

    这个姑山景区,因为这个景区是村办景区,从人权、财权、管理权来说都不在我们这里,这种现象在国家景区里是没有的,是杜绝的,我可以肯定地、彻底地告诉你。

  

    解说:

  

    在浚县,由于历史遗留的文物古迹非常丰富,在当地形成了三个风景区,既有国家级的4A级景区,也有村子办的村办景区,分别是姑山景区、福秋山景区及大丕山景区,每天都有许多当地及附近来的人来这几个景区烧香许愿。浚县旅游局局长向记者解释说,在浚县当地三个景区里由于姑山景区是村办景区,它的所有权归属当地的西街村委会,所以管理起来难度很大。随后记者又来到了国家级景区福秋山景区中的一个叫碧霞宫的景点进行了调查,刚走进碧霞宫大门没多远,记者就从庙堂的大喇叭里听到这样的声音。

  

    碧霞宫大喇叭:

  

    都往这里来了啊,谁想下点药还得找“药王爷”,专门下药“药王爷”。

  

    解说:

  

    随后记者走进了这家写着“药王爷”的小庙堂里。

  

    记者:

  

    您现在就能给我开药是吧?

  

    “仙姑”:

  

    对。

  

    记者:

  

    你这药是哪的药啊?

  

    “仙姑”:

  

    “药王爷”的药,“神药”。

  

    解说:

  

    在这个小庙堂里求药的人,每人需要往捐资箱里投放十元钱,记者一共投了二十元钱,求了两副所谓的“神药”,除了这个小庙堂里有“仙姑”给人看病之外,记者在碧霞宫还发现了其他四个“仙姑”给人看病下药,而且情况也更为离谱。这些“仙姑”声称,只要喝了她们就来的“神药”就可以药到病除,疑难杂症也不例外。

  

    记者:

  

    他这个癌症能治好吗?这个病。

  

    “仙姑”:

  

    能,能,你来就是(因为)“药王爷”催你来的。

  

    记者:

  

    能治好是吧?

  

    “仙姑”:

  

    对。

  

    记者:

  

    那比如说那种绝症,喝了以后怎么样。

  

    “仙姑”:

  

    那就见轻嘛,必须见轻,绝对见轻。

  

    “仙姑”:

  

    只要是该好的,说一句话就能好。

  

    解说:

  

    而这里儿的仙姑看病下药,更是八仙过海各有高招,这边是在石像上煞有其事地摸上一通,那边是嘴里念念有词,在香上面抓上几把。

  

    “仙姑”:

  

    把药葫芦打开,请,东山五位药王,华佗医生。

  

    解说:

  

    还有的只要拿黄纸在空气中转上几签,根据手转的方向的不同,求来的药的作用也就大不相同了。

  

    记者:

  

    这个是治癌症的,这个是治咳嗽的?

  

    “仙姑”:

  

    对。

  

    记者:

  

    那我看你下“药”法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仙姑”:

  

    怎么没有不一样啊,那都是转圈转的不同。

  

    记者:

  

    那你这两个(药),不都是这么转圈转的吗?

  

    “仙姑”:

  

    一个是这么转的,这个是这么转。

  

    记者:

  

    两个转圈不一样,所以下的药都不一样的。

  

    “仙姑”:

  

    对。

  

    解说:

  

    这些“仙姑”不管用什么方法,只需三五分钟,一包“神药”就求来了。这些所谓的“神药”卖到三元到十元钱不等,而来求药的人则是络绎不绝。在这个写着“药王”之石像前,记者进行了观察,虽然明知道这个黄纸什么都没有仍旧排起了长队。随着求药的人不断增多,捐资箱里的钱也越积越高。

  

    记者:

  

    你这是什么病啊来求药?

  

    求药者:

  

    你什么病,她都下药。

  

    记者:

  

    给谁(抓)啊?

  

    求药者:

  

    家里人吧。

  

    记者:

  

    你信不信啊?

  

    求药者:

  

    我信。

  

    记者:

  

    信啊?

  

    求药者:

  

    对。

  

    记者:

  

    你求这个治什么病的啊?

  

    求药者:

  

    头疼,胃疼。

  

    解说:

  

    记者连续三天在这个碧霞宫调查,共发现至少有五个能给人看病下药的“仙姑”,就连景区的伙房里,负责做饭的大妈中间也能找出个把“仙姑”来。看来这里不仅是有“仙姑”,而且是“仙姑”成群啊。按理说,这种情况,当地的主管部门应该是知情的。

  

    记者:

  

    有日常的巡逻吗?

  

    班朝忠:

  

    日常巡逻有行管科,行管科也有,也巡逻,但是不够。

  

    记者:

  

    按规定是应该多长时间巡逻一次?

  

    班朝忠:

  

    按规定,我们规定就是常年没事主要的职责就是(巡视),当然以我们有影响的,我们大的景区为主,周边一些小的景区,我们按要求是全部进行,应该发现问题,及时查处。

  

    解说:

  

    然而就是旅游局日常多次巡视发现不了的看病下药的事情,当地老百姓却十分清楚。

  

    当地居民:

  

    她是瞧病的,烧香看病的。

  

    记者:

  

    她看的准不准啊?

  

    当地居民:

  

    她看得准,要不就不给你说她了,她看得准,这一片儿的人都是找他。

  

    当地居民:

  

    我常在这山上,在这个山上都呆了五十年了,在这山上,没有真瞧(病)的,都是想骗人的钱的。

  

    记者:

  

    在景区里面,这个装神弄鬼,然后给人看病下药,这属于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行为?

  

    班朝忠:

  

    严格来讲,如果说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可以说是封建迷信,如果造成严重后果了,那就是犯罪。

  

    解说:

  

    当地一些老百姓还告诉我们,这种“仙姑”给人看病下药的现象在当地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了。调查中记者还注意到,景区中这些所谓“仙姑”其实是从浚县当地以及附近的地方来到景区,并长时间滞留在景区里的人称为“守山人”。浚县旅游局对这些“守山人”的存在也是知情的。那么,这些不是景区正式职工的所谓“守山人”又是如何长期留在景区里的呢?

  

    班朝忠:

  

    我们的古建筑、文物保护和文物修复,财政上基本是没有资金支持的。所以为了弥补这些资金支持,我们旅游局给景区下达这个创收任务的时候,是逐年增加的。景区职工在完成创收任务的时候,也有一定的经济压力,这样我们又不允许这些职工做一些对游客宣传夹杂一些有封建迷信色彩这些话语,(所以)他们呢,就利用这些长期无报酬的,在山上守山的人,他们就允许他(守山人)在这儿,从客观上。

  

    解说:

  

    看来当地的旅游局不仅知道景区里有“守山人”的存在,而且也很清楚景区的职工在利用这些守山人开展一些活动。而记者调查发现,正是一些“守山人”利用了一些人有病乱投医的心理,摇身一变成了“仙姑”,给人看病下药。“仙姑”固然可恨,但景区打着发展景区的旗号,对“仙姑”看病下药予以纵容的行为,更让记者觉得吃惊。就在我们结束这次调查时,景区里求药的人,仍旧络绎不绝。

  

    主持人:

  

    就在记者采访结束离开当地的时候,浚县政府专门成立了破除封建迷信的专项治理小组,对当地风景区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严重的整改。整改中,更多的人接受了这样的观念,有病不能通过巫婆神看看病下药。同样发展经济、开发旅游也不能以纵容封建迷信活动为代价。观众朋友反映说,在国内其他一些风景区也有类似的情况,如果在风景区任由这样的情况,那可真是“大煞风景”。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