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公职人员 何以赖账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据了解,海南省有3000多名公职人员长期恶意拖欠农村信用社贷款,本息合计达8750万元。

  

    以海口市长流镇副镇长兼镇工商所所长王录旺为例,他从1995年开始就从当地农村信用社贷款,目前已累计拖欠本息达700多万元。在拖欠巨额贷款的情况下,2004年,他为子女操办婚宴就花掉了184900多元。这在当地群众中造成了极坏影响。中共海口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决定给予王录旺党纪政纪处分。有关部门查明,王录旺还有其他刑事犯罪嫌疑,海口市检察院已批准将他逮捕。

  

    海口市农村信用联社把王录旺告上了法庭,但王录旺能用来还债的全部资产只有200万元。这些贷款的抵押物只有两项:一项是其自己估价13万元的房产,另一项竟是镇里的文化娱乐城。

  

    对有人长期拖欠贷款现象,信用社方面解释说,这是由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信用社在贷款发放上存在着一些问题和漏洞。

  

    长期拖欠信用社贷款,直接影响了农村信用社资金的良性循环、加剧了信用社的经营风险、削弱了支持“三农”的力度,但由于执行难等问题,信用社方面很少与欠款者对簿公堂。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现在,您看到的是我们的记者在一家农村信用社拍到的欠账单。我们知道,农村信用社是农村地区直接服务于农民的金融机构。信用社能不能有充足的资金和良好的经营环境,直接影响农民的生产活动和农村的发展。而在海南省一些公职人员却把信用社当成了自家的小金库,长期拖欠信用社贷款不还。这不仅直接影响了农村信用社资金的良性循环,加剧了信用社的经营风险,更削弱了农村信用社支持“三农”的力度。

  

    解说:

  

    今年2月27日,海南省海口市兴云区人民法院经济庭开庭审理了一起案件。

  

    记者:

  

    现在你们正式向法院起诉谁呀?

  

    苏庆展 海口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副主任:

  

    是长流镇的副镇长王录旺。

  

    解说:

  

    那么海口农村信用社为什么要起诉这位长流镇的王镇长呢?还是要从2004年11月17日开始说起。这天下午,在海口市最繁华的海秀大道上,许多人都惊奇地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那就是一列由许多辆豪华车组成的结婚车队正浩浩荡荡地驶来。

  

    记者《海南特区报》:

  

    有近30辆奔驰和宝马的车组成的一支豪华车队,打头的一辆车加长的林肯。

  

    解说:

  

    看到这阵势,许多人都不禁要问,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结婚,竟然有这么大的排场?

  

    记者《海南特区报》:

  

    长流镇副镇长王录旺为他儿子摆的喜宴。

  

    解说:

  

    不禁用车是非常豪华,王家人的婚宴也是非常地气派,在海口国际商业大厦,一摆就是130多桌,光这一笔钱就是184900多元。作为一名党员还是基层的一名领导干部,却为子女结婚如此大操大办,这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而在对这位王镇长进行调查以后发现,这位出手阔绰的王镇长居然还是一个拖欠海口市农村信用社巨额贷款不还的欠款大户。

  

    陈远达 记者:

  

    我们在海口市兴云区的兴海农村信用社看到了这么一份贷款材料。这份材料是长流镇的副镇长兼工商所所长王录旺,(在)1995年5月份的时候,以他爱人的名义贷的80多万。据我们了解,这位王镇长在任前在附近的农村信用社总共贷的是300多万元,这些钱由于到目前为止是一分钱没有还,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这些钱已经滚到了700多万元。

  

    苏庆展:

  

    他老婆贷款,老公当副镇长,工商所的所长,像地头蛇一样。你贷款不还,当地的群众好多贷了也不还,我们全海口市5个大社就是长流信用最差的,这影响很大。一问老百姓,别的贷款1万、2万,几千的或者几万、十万、二十万的,他说几百万都不管,我还给你,你为什么不追他的账,我这么穷,我这么困难,很大的影响。

  

    解说:

  

    根据王录旺长期拖欠农村信用社巨额贷款不为还为子女大操大办的事实,中共海口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于2004年11月18日发出通报,决定给予王录旺开除党籍处分,并建议有关部门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撤销和罢免其党外职务。现在据有关部门查明,王录旺还有其他刑事犯罪的嫌疑,海口市检察院已批准将他逮捕。在这种情况下,海口市农村信用联社也终于把王录旺告上了法庭。

  

    海口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副主任 苏庆展:

  

    我们以法律的手段。

  

    记者:

  

    准备起诉他。

  

    苏庆展:

  

    已经起诉了,查封了四处房产还有一些动产,还有一些机器设备,已经封了。

  

    记者:

  

    现在从他的财产估计情况来看,离全部还款的话,还有没有距离?

  

    苏庆展:

  

    有距离,还不到一半。

  

    记者:

  

    不到一半?

  

    苏庆展:

  

    不到,我估计最多两百万,也许三分之一,还不到三分之一。

  

    解说:

  

    本息合计已有700多万,可是能还债的全部资产加起来也就两百万。如此看来,信用社贷给王录旺的这笔钱是很难全部收回了。那么亏损这么大的这笔贷款,当初信用社是怎么贷出去的呢?

  

    据了解,农村信用社所发放的一般性商业贷款也和其它银行一样,要在进行贷款抵押、项目审核之后,才能按抵押物价值60%放贷。就是说,王录旺在贷这300多万时,应该有价值500万元的资产抵押给信用社,这笔钱才能贷得出来。可是在海口市农村信用社这位王镇长的贷款材料里记者发现,王录旺总共6笔贷款,抵押物只有两项。一项是他自己估价13万元的房产,另一项居然是镇里的文化娱乐城。那么这明摆着王录旺私人财产的东西,怎么能作为他个人贷款的抵押呢?

  

    记者:

  

    在贷款之前,对他的抵押物,你们有没有做过一个审核?

  

    孔令勇 海口市秀英区新海农村信用合作社信贷员:

  

    审核肯定审核过,不过那个时候,那个手续还是比较简单一点。

  

    记者:

  

    怎么一个简单法?

  

    孔令勇:

  

    没有公证。

  

    记者:

  

    没有公证?他提出来的东西,他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了,也没有给他做过评估?

  

    孔令勇:

  

    正确的评估没做。

  

    记者:

  

    那他的抵押物,你当时是怎么给他认定的,他说值多少钱就是值多少钱,你是怎么认定的?

  

    孔令勇:

  

    要说起来,在那个贷款以前,他这个贷款以前不应该贷给他,因为上级的意图,他(的企业)有点起色,所以我们就给他贷了这笔钱,到现在我们也知道错了,错了又错了。

  

    林继军 中国银监会海南监管局信用合作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应该说在信贷管理方面也存在一些制度上的,一些不是非常规范,制度上健全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缺陷,另外在执行起来的时候,基层信用社,我们的管理原来还是比较薄弱的,有些时候还是出现了一些缺失。

  

    解说:

  

    正由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信用社在贷款发放上存在着一些问题和漏洞,一些贷款就违规发放给了像王录旺这样的人。而记者在中国银监会海南监管局了解到,像这样长期恶意拖欠农村信用社贷款的公职人员,在海南省可不止王录旺这一个人。

  

    中国银监会海南监管局信用合作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林继军:

  

    我们经过统计,截止2003年底,全省公职人员拖欠我们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贷款,本息合计是8750万元,3000来人公职人员。

  

    解说:

  

    据了解,这3000多名公职人员拖欠的农村信用社贷款,几乎全部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发放的,最晚到现在也已经有十个年头了。俗话说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的他们不应该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么他们怎么就能拖欠的这些贷款迟迟不还呢?

  

    林继军:

  

    基层乡镇那些干部,比如说镇长、副镇长,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就是说一些科级干部、副科级干部,或者是股级干部,在当地来说也算是小小的领导干部,对我们信用社的贷款他们总感觉有点像扶贫贷款,有借无还。

  

    解说:

  

    可信用社的贷款毕竟不是扶贫款,哪有借了就不还的道理呢?当记者来到海口市琼山区农村信用社时,听说我们要了解公职人员欠贷的情况,信用社方面向我们推荐了琼山区法院的两位欠款人。一个是刘曙荣,另一个叫王成民。

  

    记者:

  

    刘曙荣现在这个款是你来催是吗?

  

    叶桂珍 海口市琼山区府城农村信用合作社信贷员:

  

    是我管的。

  

    记者:

  

    现在他还的情况怎么样?

  

    叶桂珍:

  

    他还款从来没有还过利息和本钱,从来没有还过。就是在去年2004年7月的时候,党政机关清收的时候那个压力下,他就拿了五千块钱来还。

  

    记者:

  

    实际上离他欠的十万本金,还有十几万利息还差得远了。

  

    叶桂珍:

  

    就是。

  

    解说:

  

    那么这位刘曙荣为什么不还贷款呢?于是记者和这位信贷员找到了琼山区法院法警队的这位刘队长。一见面,刘队长就说他已经给信用社抵押了房产,这笔钱可以用这间房子来还。

  

    记者:

  

    估价得多少钱,估过吗?

  

    刘曙荣 海口市琼山区法院法警队队长:

  

    没有。

  

    记者:

  

    没有估过价?

  

    刘曙荣:

  

    因为它还没有盖好,它就是一个框架。

  

    记者:

  

    是个框架。

  

    刘曙荣:

  

    其它什么都没有。

  

    记者:

  

    它当时抵押多少钱?

  

    刘曙荣:

  

    10万。

  

    记者:

  

    当时抵押10万。

  

    解说:

  

    那么这位刘队长所说的这间房子真的能值10万吗?其实早在2003年4月,信用社就去评估过他这间房子,那时这间房子实际上已经成了一堆废墟。

  

    叶桂珍:

  

    那天他们去了以后说,你那房子像地道战一样,电影上炸毁的那样,没有了。

  

    刘曙荣:

  

    他这有个机遇,说不定谁打听谁要要了,得有这个机遇。

  

    记者:

  

    有机会。

  

    刘曙荣:

  

    那要碰上呢。是不是?这并不是说我们一厢情愿。

  

    解说:

  

    这样破烂不堪的废墟,刘队长说非要等谁来拿10万元去买,他才能还这笔账。看来这连本带息20多万的欠款,信用社怕是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了。不过信用社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位刘队长虽然不还钱,可还算好的,因为他毕竟还认这笔账。而琼山区法院的另外一位工作人员王成民,可是连这笔账都不认。

  

    记者: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承认?

  

    陈在梁 海口市琼山区府城农村信用合作社信贷员:

  

    大概这两年。

  

    记者:

  

    那你们最后一次向他催款的时候,他承认是什么时候?

  

    陈在梁:

  

    承认的大概是2002年这样。

  

    记者:

  

    2002年。

  

    解说:

  

    2002年到今年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这位本身是法院工作人员的王成民,凭什么就是不认这笔账呢?几经周折,信用社的这位信贷员终于在电话里找到了他。

  

    王成民 海口市琼山区法院办公室工作人员:

  

    我上有母亲,还有小孩要读书呢,我就这点工资,我怎么偿还?

  

    陈在梁:

  

    你现在是说没能力还了是吗?

  

    王成民:

  

    过完春节后,你们该处理就处理,该起诉就起诉吧,反正按照法律程序办。

  

    解说:

  

    看来要想要回这笔欠款,也只有向法院起诉这一条路了。而记者发现对于这样恶意拖欠贷款不还的公职人员,信用社是很少像起诉长流镇副镇长王录旺那样,和他们闹上法庭,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海南银监局信用管理办的林主任的一番话道出了其中的无奈。

  

    林继军:

  

    胜诉容易执行难。执行根本执行不下去,法院的人也是欠,法院的、检察院的,公安局的都有欠,你说起诉还要垫诉讼费,原来我们花了多少车马油钱,就是法院跟我们去执行,后来发现执行的回来的钱,还不一定有油钱多,有的人索性给你几百块钱,但可能我们转了几圈都花好多钱。

  

    主持人:

  

    农村信用社发放贷款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农民的存款。这些钱如果都能服务于农村、农业、农民,那将为农民们发展生产、脱贫致富发挥巨大的作用。可是我们看到海南省的一些党政机关、公检法部门的公职人员,却长期拖欠农村信用社的贷款,就是不还,面对这样的行为,我们不但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老理,更有党纪国法。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