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给钱 谁冒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记者采访时发现,天津市宁河县岳龙镇政府有关部门为了经济利益,放任生产地条钢的小轧钢厂扎根落户。同时,当地质监、环保等部门也没有尽到监管责任。

  

    调查得知,宁河镇的十几家小钢厂基本上都是从紧邻的河北省丰润县搬迁过来的。这些小钢厂设备简陋、工艺落后,生产出来的螺纹钢、角钢等钢材质量十分粗劣,有的甚至在运输途中便被颠断。通常,这些地条钢的价格每吨不超过1000元,而正规建筑用钢的市价为3700元。巨大的价格差让一些建筑企业舍弃正规产品而选用地条钢。正是在这样的需求下,这些小钢厂的生意十分红火。据生产者说,当地生产的地条钢主要销往上海、南京、宁波、北京等地。

  

    由于地条钢给建筑质量带来安全隐患,严重浪费能源,污染环境,所以国家早已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地条钢。宁河县岳龙镇政府对此也十分清楚,但他们提供的是“宽松政策”。小钢厂只要给当地政府“好处”,就可以进行生产。一句话,谁给钱,就让谁冒烟。

  

    





随后,记者向宁河县质量技术监督局举报了有关情况,该局表示要坚决查处。然而当记者春节后再次来到宁河县时,发现这些小轧钢厂依然在生产。

  

    [详细内容]

  

    主持人:在2004年钢铁十大关键词中,“地条钢”名列其中。所谓地条钢,是指以废钢铁为原料,不经过任何技术质量控制,以土法铸出来的钢,以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地条钢的质量毫无保证,因此国家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并且是打击和取缔的对象。但最近记者了解到,在天津宁河县有十几家非法地条钢生产企业,还是在热火朝天地生产着地条钢。

  

    解说:2005年春节前,记者来到河北省丰润县采访。一到这里,远近大大小小的龙门吊就出现在记者的眼前,而工厂大多都挂起了收购废旧钢铁的牌子。

  

    记者:咱们这儿没有卖螺纹钢的?

  

    村民:左右没有,一年没有,不让轧。

  

    记者:有一年了?

  

    村民:你顺着这条路走,走出十几里地,有一个新军屯。

  

    记者:是丰润县的还是天津的?

  

    村民:它是属于天津管,那边让轧,我们这边管,轧的话电力厂什么的都管。

  

    记者:他们那儿不管?

  

    村民:他们那儿不管,属于天津郊区,不管。

  

    解说:河北丰润县紧邻天津市宁河县。记者刚一出门,正看见有一辆运送地条钢的大卡车经过。尾随其后,记者来到十几里外的天津市宁河县。果然,在路两边又看到了龙门吊。与丰润县不同的是,这里的小工厂机器轰鸣,屋子里的火烧得正旺,几十名工人干得热火朝天。

  

    记者:一天能轧多少吨?

  

    工人:八九十吨。

  

    记者:晚上上班吗?

  

    工人:上。

  

    记者:24小时?

  

    工人:嗯。

  

    解说:几套国家早已禁止使用的小轧钢机,一个自制的加热炉,虽然这些设备都十分简陋,一切又都是人工操作,而面对这些烧得通红的钢锭,工人们干起活儿来都非常娴熟,一看就不是新手。那么这些工人是哪里来的?他们已经干了多长时间?记者在镇政府意外得到了答案。

  

    记者:不是新手是吧?

  

    李振权(天津市宁河县岳龙镇镇政府办公室负责人):不是。基本上工人都不是咱们这儿当地的,都是河北的,整个都是河北的,一到早起或到下班的时候,你看看这条路吧,整个一条大摩托车队,都是皮大衣,这都是下班的上班的。

  

    记者:都是在钢厂轧钢的工人?

  

    李振权:对。我跟你说,这个来源从根上都是河北的。当时从认识也好,干啥也好,咱们都没上过这个项目,在河北省不允许的时候,有几个能人过去在河北入着伙呢。这个镇有几个能人原来在那儿弄。这回逐渐过来一家过来两家,呼啦,当时小炼钢大概有二三十家,轧钢的有七八十家,最后到目前为止整个小炼钢整个全部带来了,有那么十几家全部是轧钢。

  

    解说:这些有基础的老厂,在天津市宁河县另起炉灶新开张,这买卖还越做越红火。在一家名为丰盈轧钢厂的院子里,有一辆卡车正在装货。发货的目的地是上海。

  

    地条钢经销商:我常年从这儿走货,我跟这儿的关系特别好,但是这个货说实在的,这个月我从这儿发了不到400吨货。

  

    解说:记者还了解到,这批发往上海的地条钢是排了四天的队才等到的货,还是照顾老客户。销路这样好,也难怪他们要24小时加班加点干了。究竟这货流量有多大?一位知情人向记者道出了实情。

  

    记者:像这种工厂一般一天最多能装多少车?

  

    知情人:最多的时间有六七车。

  

    记者:这六七车是什么概念,有多少吨?

  

    知情人:三四百吨。

  

    解说:在宁河县,像这样的小轧钢厂有近20家,每天大量的地条钢源源不断地流入建材市场,而地条钢的质量又如何呢?

  

    地条钢经销商:100根断两三根几率都小了,一车有的时候,有的时候断几根也在所难免,咱们也不能说保证百分之百。原来我在那个厂子,那一车(直径)20的螺纹钢,结果到上海两个工地的钢全断了,全断了,去处理,挺不好处理的这个事。

  

    解说:这些被用于房屋建设,应该有相当强度和韧度的钢筋铁骨,居然在运输的过程中就被颠断了。用这样的钢筋盖楼建房,楼房的质量岂能合格?而如此劣质的地条钢,又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呢?

  

    知情人:为什么钢坯的质量这么差?它的原料非常复杂,啥样的钢都有,车床的下脚料、破铁,乱七八糟的。

  

    记者:这个情况你怎么知道呢?

  

    知情人:废品站里有啥东西,他们铸钢厂全部都收回去,开始铸钢锭。

  

    记者:钢锭怎么能够区别出它是私下非法生产的钢锭,还有这种正规厂家的钢锭呢?

  

    知情人:正规厂家的钢锭出来全是90度角,钢锭四角全是90度角,四四方方的,上面也有钢印号,都属于国家标准的,它这个是属于淘汰的炉铸出来的废钢。

  

    解说:根据国家钢铁冶金工业产品生产质量技术标准,钢材生产过程中加多少硅去多少硫都有严格标准,百分之零点几的误差都是不允许的。而这些废钢烂铁铸成的钢锭,不进行分析检验,在没有任何质量控制的情况下,经过这些简易轧钢机制成各种型号的螺纹钢、角钢、扁钢。这些在天津市宁河县生产出来的地条钢都销往何方呢?

  

    地条钢生产商:主要上海。

  

    地条钢生产商:上海、南京、宁波、无锡。

  

    知情人:北京、上海等地。

  

    解说:2004年,钢材价格大涨,钢铁产品利润丰厚,一个小规模的地条钢工厂,投入只需要十多万元。劣质钢锭和粗糙的工艺,使得地条钢的每吨成品不超过1000元,而正规的建筑用钢在市场上每吨价格达到3700元。价格差距让一些建筑企业舍弃正规建筑用钢,而选择了劣质的地条钢。暴利营造了地条钢的制造窝点、流通渠道和交易市场。对于这其中的利润,当地政府是否清楚呢?

  

    李振权:他的利润可不小啊,他一家小厂家,我听说有的时候一天赶上好的时候,挣一两万纯利。

  

    解说:这些地条钢既是豆腐渣工程的祸根,还严重浪费能源,污染环境,仅每吨地条钢耗电就达700至800千瓦时。国家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地条钢,然而这些小钢厂通过转移设备,打游击战,总是能够死灰复燃。

  

    工人:当地没人管,昨天还发了车北京的呢。

  

    记者:关系怎么样?

  

    工人:关系挺好,都知道是好事,好歹打点打点就都没事了。

  

    解说:地条钢这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为什么能在这里扎下根?还是岳龙镇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实清。

  

    李振权:你开工,我不管你挣钱不挣钱,在我这儿开工你就给我拿50万,这一年。每个月你给我拿多少钱,这个月拿上来,这个月你干,这个月不拿上来你关。当时引进的时候,我们的书记靠他引进来的,就是说他跟各家都点头了,镇里面也没研究,一个个都建这些厂子。镇长就说了,我镇里一点利益没有,我能让你在这儿冒大烟?

  

    解说:是不是收了钱就可以在这里经营了呢?对于国家的相关政策,他们是否了解呢?

  

    李振权:国家宣布小钢厂是属于限制范围,甚至是取缔范围。在这儿给你宽松政策让你干,你跟我没利益,我就把你铲除。现在来讲你要是没有这个,镇里甭想发工资。

  

    解说:一手交钱,一手开厂,就这样,十几家小钢厂在天津市宁河县落地生根。作为上级主管部门,宁河县技术质量监督局是否知道这些小钢厂的存在,有没有进行过检查呢?

  

    李振权:县技术监督局总来,质量肯定没问题。

  

    记者:查过,都没有问题?

  

    李振权:肯定没问题。

  

    地条钢生产商:宁河县质监局局长跟我们关系特别好,就是说他出面给找找,该花点钱花点钱。

  

    解说:本该让这些制售地条钢的不法分子畏惧的质量技术监督局,难道真的成了为他们通风报信、保驾护航的自家人?有关管理部门到底管不管呢?

  

    记者:生产地条钢是合法的还是……

  

    冯志宏(天津市宁河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生产地条钢绝对不允许的。

  

    记者: 现在正生产着呢。

  

    冯志宏:是吗?那我们马上去。

  

    解说:冯局长的回答是肯定的,态度是坚决的。查处的结果又如何呢?春节过后,记者又来到了天津市宁河县。

  

    知情人:当天上午11点左右都陆续停工了,也接到上边来电话说有联查的,这几天停停工吧,听听风声吧。年后他们对这个信息几乎就是没有什么反应了,还和每年一样,初八、初十左右又陆陆续续开工,就这样了。

  

    主持人:国家花大力气整顿地条钢市场已经持续多年,然而这些非法生产企业和窝点采取各种办法逃避打击、隐蔽生产,和执法部门打游击战。河北丰润县抓严了他们就往天津宁河跑,利用当地政府个别人看重眼前利益的机会牟取不义之财。可见,打击地条钢不只是一个部门、一个地区的事,各地方政府不能给非法地条钢生产企业以任何可乘之机,更不能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只有这样,地条钢的生产和销售才能够得到有效遏制。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