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金沙江上的疯狂采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从今年春节开始,100多艘大型采金船在金沙江云南省丽江段的部分江面上进行非法采金,破坏环境。然而对此当地水利、国土等政府相关部门声称“管不了”。

  

    记者采访时看到,这些100多艘采金船大多集中在丽江市拉白镇至奉柯镇的一段长约70公里的江面上。经核实,这些采金船只并没有采矿、环保等手续。当地村民介绍,大规模挖沙采金不仅改变了当地的地质状况,造成山体滑坡,还堵塞河道,给行船带来危险,将对长江上游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当地村民向上级政府反映情况后,采金船不见减少,反而越聚越多。

  

    当记者在相关管理部门采访采金船大肆采金问题时,奉柯乡政府的干部说“他们有枪,管不了”;丽江市水利局有关干部说“这个应该由采矿部门负责”;丽江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有关干部认为,管理“难度比较大”。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记者做了调查。首先是采金船的投资回报率极其惊人,一艘铁制采金船的成本不过40万元,但每天最多可以获利十来万,少的也有八九千。另外当地百姓反映,有些政府工作人员也参与非法采金,从中牟利。正是由于利益驱动,才造成上述管不了、互相推诿的状况。

  

    >>详细内容

  

    主持人:金沙江位于长江的上游,这里生态环境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两岸人民的生存,也关系到整个长江流域的安危。这些年来国家长时间花费巨额资金来改善长江上游现有的生态环境,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就在长江上游国家重点生态保护区内,居然出现了上百条私人兴建的非法大型机械化挖掘船,他们一边疯狂地在河道中采掘黄金,一边大肆地破坏着这里的环境。

  

    记者:

  

    各位观众,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长江上游的金沙江,位于云南省丽江的一段江面。本来这段江面由于水流湍急是不通航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江面上出现了这样众多的船只,它们停泊在这里,发出隆隆的机器声,这些船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解说:

  

    这些船只大多数集中在金沙江丽江段拉白镇至奉柯镇的一段长约70公里的江面上,一共有100多艘船。从近处看,每艘船的船头处都有大型的挖掘机,挖掘机把泥沙从江里挖出,经过一番筛选后,又把废沙石倾倒到江中,在江心形成了一座座沙石堆。

  

    记者:

  

    它这些船都是干什么的?

  

    村民:

  

    它淘金。

  

    记者:

  

    淘金。

  

    解说:

  

    原来,这100多艘大型船只都是淘金船。金沙江,顾名思义,河床中蕴含着大量的含金矿砂,自古以来,淘金者都是以手工的方式在岸边进行小规模淘金的,这样大规模的机械化淘金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村民

  

    去年春节前后,开始在这个地方干。

  

    解说:

  

    由于采金船分布的密度相当大,机械挖沙的威力更是无穷,每天都有大量泥沙从江底被挖掘出来,金沙江两岸平静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了。首先是哄隆隆的机器声不绝于耳,即便是深夜,两岸的村民也无法入睡。紧接着,一系列未曾预料的灾害也接踵而至了。

  

    记者:

  

    在金沙江沿途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地质状况,就是它的很多江面下层都是由沙石支撑着这些乱石,乱石上面就是山体和植被,一旦沙子被挖空以后,乱石就会塌陷,山体就会松动。

  

    村民:

  

    拉白乡的一个村,去年全部逃完了。

  

    记者:

  

    什么原因啊?

  

    村民:

  

    就是采金船挖了以后山松了嘛。

  

    记者:

  

    山松动了?

  

    村民:

  

    对,山松动了滑下来了,搬掉了十多户人家。

  

    记者:

  

    人都不敢在山下住了?

  

    村民:

  

    是啊。

  

    记者:

  

    都搬走了。

  

    解说:

  

    采金威胁到两岸村民的正常生活,一些村民决定前去交涉。然而令人不能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采金船上的人竟然拿出了手枪。

  

    村民:

  

    把人打了。

  

    记者:

  

    谁用的枪?他们的金老板吗?

  

    村民:

  

    金老板有枪。

  

    记者:

  

    用枪打死了?

  

    村民:

  

    打没打死,打伤了。

  

    记者:

  

    打伤了,他们还有枪吗?

  

    村民:

  

    有。

  

    记者:

  

    这些船上都有枪?

  

    村民:

  

    有。

  

    解说:

  

    据村民了解,采金船都是附近的一些私人建造起来的,而河道里的矿砂显然归国家所有。村民们不理解,这些人凭什么在这里大肆采金,凭什么枪击合理交涉的村民呢?

  

    村民:

  

    我们觉得反正国家的资源私人不准开采,我们还是保护资源,你们不要在这儿挖了,他们不听,就是欺负老百姓的意思,老板的行为就是。

  

    解说:

  

    村民们首先向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反映了这种情况,可是采金船不见减少,反而越聚越多。

  

    记者:

  

    你们有没有向你们的当地政府反映这个情况?

  

    村民:

  

    我们向当地政府说了,我们说了以后,他们制止不了。

  

    解说:

  

    如果村民反映的情况属实,那么当地政府的做法显然是不作为。记者决定先上采金船核实,这些采金船有没有当地主管部门颁发的合法的采矿手续。

  

    记者:

  

    采矿证、环保证这些挖金的手续要不要?

  

    采金船船主:

  

    不要。

  

    记者:

  

    都不要。

  

    解说:

  

    没有任何开采和环保的许可,就私自开挖金矿砂,这显然是违法的行为。那么当地政府为什么不制止呢?记者首先来到了管辖这段金沙江江面的玉龙县奉柯乡,站在奉柯乡的乡政府,凭肉眼就可以看见金沙江的江面,这里的干部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记者:

  

    我问一下,我们从江边走过来的时候,看到有很多淘金的船。

  

    丽江市玉龙县奉柯乡政府负责人:

  

    有的。

  

    记者:

  

    你们都知道?

  

    丽江市玉龙县奉柯乡政府负责人:

  

    那就是老板的。

  

    记者:

  

    老板,采金的,乡政府不管吗?

  

    丽江市玉龙县奉柯乡政府负责人:

  

    管不了。

  

    记者:

  

    怎么管不了?

  

    丽江市玉龙县奉柯乡政府负责人:

  

    就是管不了,金老板他们都有手枪。

  

    记者:

  

    公安局也不管吗?

  

    丽江市玉龙县奉柯乡政府负责人:

  

    管不了。

  

    记者:

  

    那无法无天了。

  

    解说:

  

    就这样,奉柯乡政府任凭上百条采金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大肆违法采金。乡政府管不了,还有他们的上级单位――丽江市政府。采金船占用河道采金,首先必须经过水利部门的批准,否则就是违法。记者首先来到了丽江市水利局。

  

    记者:

  

    他们经过你们同意没有?

  

    丽江市水利局负责人:

  

    这个应该由采矿部门负责,采矿部门知道。

  

    记者:

  

    那他们占用河道了?

  

    丽江市水利局负责人:

  

    占用河道了,应该要管,但是只有矿管部门管得着,我们是管不住的。

  

    记者:

  

    非法占用河道,改变了河道?

  

    丽江市水利局负责人:

  

    但是如果矿管部门不准他们淘金,他就不会占用河道了,所以就该找矿管部门。

  

    解说:

  

    虽然我国防洪法明确规定,任何个人和单位未经批准,都不允许占用和改变河道的现状,然而丽江市水利局还是把责任推给了丽江市国土资源部门。不过依照职责划分,国土资源部门的确应该制止非法采矿,然而金沙江的非法采矿对于丽江市国土资源局来说,好像也是一个难题。

  

    记者:

  

    从拉白到奉柯有100多采金船。

  

    杨静全(丽江市国土资源局局长):

  

    采金船?

  

    记者:

  

    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手续执照?

  

    杨静全:

  

    对,是。

  

    记者:

  

    那没人管管吗?

  

    杨静全:

  

    我们已经很严格地治理了。

  

    记者:

  

    但是他现在还有100多条船呢?

  

    杨静全:

  

    是啊。

  

    记者:

  

    你们有执法权吗?

  

    杨静全:

  

    有执法权。

  

    记者:

  

    那取缔算了嘛。

  

    杨静全:

  

    你今天取缔了,他明天又来了。他们采取的措施是什么,他不是把船拉来,他自己就在江边焊接,用钢板。

  

    记者:

  

    要管还是应该能管吧?

  

    杨静全:

  

    这个难度比较大,的确是这样。前阵子地质管理司的也来了,我们也报告了这个事情,厅里面也非常重视,然后这个就是……

  

    记者:

  

    省里面也知道了?

  

    杨静全:

  

    省也知道了。

  

    记者:

  

    也管不了吗?

  

    杨静全:

  

    我们也在采取措施,但是有很多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解说:

  

    那么明显的违法事实,从乡里到市里面,居然都声称管不了,问题到底是什么呢?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金沙江非法采金,投资回报率极其惊人。一艘铁制的采金船,建成不过40万元,那么它又可以为船主赚多少钱呢?

  

    记者:

  

    一年能赚多少钱呢?

  

    采金船船主:

  

    晓不得。

  

    记者:

  

    晓不得?

  

    采金船船主:

  

    反正挖好了,一天就有十来万。

  

    记者:

  

    挖好了十来万都能挖到?

  

    采金船船主:

  

    一天一夜。

  

    记者:

  

    一天一夜能挖十来万呢。

  

    采金船船主:

  

    挖不好的话也得八九千。

  

    解说:

  

    这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在这种诱惑下,又都是什么人来建船挖金呢?了解情况的村民讲了这样的底细。

  

    当地村民:

  

    连我们政府的人都投资在这个船上,干的很多人,我们现在都是那样了,在这里面公安局局长都来这里干了。

  

    记者:

  

    啊,公安局长都来这里干了?

  

    解说:

  

    这背后的秘密也得到了采金船老板的证实。

  

    记者:

  

    当地的政府不会找麻烦吗?

  

    采金船船主:

  

    没有,政府的人也有在这里干的。

  

    记者:

  

    政府的人也有干的?

  

    采金船船主:

  

    政府的人在这里也有投的资,请技术员来这里干。

  

    解说:

  

    如果像这些人所说,连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自己都干起了非法采金的事情,恐怕这样的现象就真的不好管理了。

  

    记者:

  

    像我们外地的,能不能在这里买条船挖金?

  

    采金船船主:

  

    应该可以。

  

    记者:

  

    也可以?

  

    采金船船主:

  

    福建都有在这里挖的。

  

    记者:

  

    找谁办手续?

  

    采金船船主:

  

    不需要找谁,找到一两个当地的人就没事了。

  

    记者:

  

    找当地人就行了?

  

    采金船船主:

  

    找当地的一些有名声有地位的人。

  

    记者:

  

    当地政府有没有人管?

  

    采金船老板:

  

    没人管。

  

    解说:

  

    无人管理的乱采乱挖,直接破坏了金沙江两岸的自然地理环境,除了金沙江两岸的村民们生活在危险之中,最让人担忧的还是我们的长江上游金沙江。在采访途中,记者的橡皮船走不远就会被一个个险滩阻隔,只好徒步扛着船绕行,而这样的险滩都是最近形成的。

  

    村民:

  

    他们挖了以后就是变成滩了。

  

    记者:

  

    原来是个平的江面?

  

    村民:

  

    平的。

  

    记者:

  

    挖了以后就塌方了还是怎么样?

  

    村民:

  

    就变成滩了。

  

    记者:

  

    变成急流了是吧?

  

    村民:

  

    变成急流。

  

    记者:

  

    这都是挖金船来了以后改变的?

  

    村民:

  

    是啊。

  

    解说:

  

    如果这样的现象再持续下去,随着挖金船挖出的泥沙顺水大量流失,原始河道急剧地改变,千疮百孔的金沙江,最终会形成长江上游的生态灾难。

  

    主持人:

  

    金沙江两岸由于气候相对干燥,生态平衡极其脆弱,这样无人管理的大规模非法挖掘河道中的黄金,只有极少数的违法者能够得到好处,而对金沙江两岸的生态环境,乃至整个长江流域的安危,都只能是一场巨大的浩劫和灾难。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