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输了钱 赔了命--禁赌风暴(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目前正在全国开展的打击赌博犯罪专项行动当中,党政干部参与赌博被列为重点打击内容之一。2004年底,甘肃省武威市羊下坝镇党委秘书王东国由于赌博输钱,在家上吊自杀,年仅27岁。他的死讯令周围的人非常震惊。

  

    在王东国留下的检举信中他写到,起初他只是打麻将小小地玩玩,后来便发展到去张永强、张永红姐弟俩开设的赌场去赌博。在庄家的设计下,王东国在短短2个月内便输掉5万多元。不仅输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而且还不得不铤而走险挪用公款去还赌债。

  

    2004年12月21日也就是王东国自杀的前10天,羊下坝镇党委会议再次强调,国家公职人员不得参加赌博,一旦发现将被开除公职。这次会议的记录员正是王东国,显然他对参与赌博的后果非常清楚,但同时他又被牢牢控制住,欲罢不能,终于走上不归路。

  

    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在张永强那里赌博的人,多为党政干部。张永强正是利用了他们害怕被单位知道从而失去工作的心理,将这些人牢牢控制。

  

    张永强案发后在逃,张永红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详细内容

  

    主持人:大屏幕上的这个小伙子名叫王东国,他是甘肃省武威市羊下坝镇的党委秘书,年仅27岁。就在不久前,这个年轻的干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之前周围的人都没有看出任何征兆,最后是他留下的一封遗书揭开了他的死因,他的自杀竟然是因为赌博。

  

    解说:

  

    2004年12月31日一大早,甘肃省武威市市民陆金菊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他去弟弟王东国家里看看,说王东国两天没有消息了。

  

    陆金菊(王东国的姐姐):

  

    当时我就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咚咚地就上楼了。上到楼上开门的时候,当时也没想着敲门,我想肯定人不在家在单位上,所以自己就用钥匙把门开开,开开一推就进去了。进去了当时的情景就把我吓坏了。

  

    解说:

  

    陆金菊发现自己的弟弟王东国已经在家里上吊自杀了。接到报案后,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的民警迅速赶到了现场。

  

    马爱新(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刑警大队):

  

    王东国当时是在这儿自杀的。他当时脖子上勒着一条红围巾和一条领带,脚下踩着这个小方凳。我们达到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家属放到这个床上,脖子上有一条勒痕,手上有一条刀伤。

  

    记者:

  

    深吗,伤口?

  

    马爱新:

  

    刀口很深。当时根据法医的判断,死者在这个之前已经采取过割腕自杀,他感觉到疼,后来才上吊自杀的。

  

    解说:

  

    王东国现年27岁,是武威市凉州区羊下坝镇政府的党委秘书,他自杀的消息让同事们都感到非常震惊。

  

    王喜(甘肃省武威市羊下坝镇党委书记):

  

    王东国自杀之后我们镇上感到非常震惊。这个人按照平常我们掌握的情况他不至于走上这条自杀的道路。

  

    陆金菊:

  

    我就觉得我想不通,我弟弟怎么会这样做?什么事情使他这样做?他才27岁,他怎么能这么狠心撇下我们全家人?是什么事情使他这样狠心?他的精神怎么就崩溃了?

  

    解说: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年轻的王东国走上这条不归路呢?在自杀现场,警方发现了两封遗书。一封是写给父母的遗言,一封是写给公安局的检举信。在检举信中,王东国写道,“因为赌博害我走此绝路,起初只是打麻将等小玩,后来我到张永强开的赌场里去推拖拉机,使我在他们的设计下,短短两个月时间输掉了五万多元”。在信中,他还检举了七名在这个赌场参赌的人员。

  

    吴成(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

  

    遗书拿回来以后,我们通过外围调查以后,证实了这个赌场是张永强和张永红姐弟俩开设的,开设的时间已经一年有余。他是专门以营利为目的,抽头聚众赌博。

  

    解说:

  

    他就是张永强,现年28岁,高中文化,无业,案发后负案在逃。她叫张永红,张永强的姐姐,现年30岁,目前已经因涉嫌赌博被刑事拘留。

  

    吴成:

  

    在这个赌博窝点里面还有人放债,有人来专门在外面收赌债,这样他们形成了一个较为松散型的合作关系,为了维持这个赌场的运行,为了谋取更多的钱财。

  

    解说:

  

    就在这么一个在家里开设的小赌场里,几个人之间用扑克牌赌博,居然就让王东国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输掉了五万多块钱。那么,钱又都输给了谁呢?我们找到了和王东国一块赌博的凉州区政府信息中心干部李宝。据他介绍,他们是用一种叫“扎金花”的扑克牌玩法赌博,两三分钟就一局,而每一局张永强都要从中抽走10到20块钱。

  

    吴成:

  

    从表面上看,这是赌博人之间小有输赢,钱在就在他们几个之间转,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一个小时可以算一下,一把就要抽10块20块,一个小时是500,有的时候还是有1000的,实际上几把下来以后,这个钱呢已经都抽到设赌的组织者这儿去了。

  

    解说:

  

    这样算来,王东国的钱实际上都输给了设局抽头的张永强。那么抽头抽得这么厉害,那这些赌徒怎么还会到张永强那儿去玩呢?在遗书中,王东国写道,“起初我的工资输了以后我不玩了,可张永强等人用种种手段威逼引诱我去玩”。那么张永强到底运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呢?李宝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经历。李宝和张永强很早就认识,2003年9月份的一天,张永强约李宝去他姐姐家里喝茶。

  

    李宝(武威市凉州区信息中心干部):

  

    在他姐姐家有几个人在“扎金花”,那几个人我也不认识,当时我也不会玩,他就说你学着玩,这个东西好玩得很,当时也碍于朋友之间的面子,学就学两把吧,身上也就是三四百块钱,也不会玩,不到半个小时就输完了。

  

    解说:

  

    从那儿以后,张永强就经常打电话约李宝去赌博,如果李宝没钱,他每次都主动借给李宝四五百块钱,几次下来,李宝就输了2000多元,而这钱都是张永强主动借给他的。

  

    李宝:

  

    等我借到他两三千块钱以后,我就意识到这个事情不太好,是一种赌博行为,当时我就不想去了,但是那时的张永强在玩牌这件事上,从以前劝我变成威胁我,他就说如果你不来,我就到你们单位上去找你,那么后来我就去了。这种情况就是,结果是每次去都输,每次去都输,拿得钱越多,他对我的威胁程度就越大。

  

    解说:

  

    就这样,李宝不仅没能还上原来的那两千元,而且欠的赌债越来越多,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就欠了张永强两万多元。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在张永强那里赌博的人,和王东国、李宝一样都是国家工作人员。他们当中有学校教师、有政府干部,甚至还有交警队的民警。王东国在遗书中也写道,这些人和他一样,都是被张永强用种种手段威逼引诱去的。

  

    李宝:

  

    他就说反正我现在也没钱,你的钱得给我还上,你们要是来我这儿玩,他说他的日子也好过一点,这个钱他也不急着要,但是后面还是没有玩,没玩,他后来就要外面的人经常天天给我打电话,后来又到单位上去了几次。我当时考虑到单位上的影响问题,我非常害怕领导们知道这个事情,但是给他还钱又还不上,最后他逼着我给他打了条子。

  

    解说:

  

    实际上,早在2003年,武威市委市政府就专门发布了禁赌令,并制定了一系列规定,对国家公职人员参赌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和处理。

  

    目前,正在全国开展的打击赌博犯罪专项行动当中,党政干部参与赌博也被列为重点打击内容之一。这是2004年12月21日,也就是王东国自杀的前十天,羊下坝镇党委的一次会议记录。在这次会议上,再次强调打麻将、赌博活动不得参加,一旦发现开除公职。而这次会议的记录员正是王东国。显然,他对参与赌博的后果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和李宝一样被牢牢地控制住了,欲罢不能,不仅输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最后竟然铤而走险,挪用公款去还赌债。

  

    王喜:

  

    二十九号,主管领导派王东国将一万块钱拿到组织部去交党建款,三十号他就没来上班。事后我们听说他出事了,然后我们就查银行的账,和组织部衔接,他这一万块钱根本没交。现在分析他很有可能把这一万块钱拿去还了赌债。

  

    解说:

  

    就在挪用公款还赌债的第二天,12月30日,王东国给自己的妻子发了最后一条信息,“亲爱的老婆,我对不起您”,然后在家里上吊自杀。王东国是家里惟一的儿子,他的妻子是一名乡村教师,小女儿今年才三岁。在给父母亲的遗书中他写道,“儿子对不起您们,您们自幼的教导是对的,我现在悔恨已经迟了。现在我实难面对您们,难面对父亲的含辛茹苦,难面对母亲的关怀”。王东国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发出了最后的忏悔。

  

    李宝:

  

    王东国出事以后我想了很多,我当时的处境就是王东国面临的处境,我想起来有点后怕,如果我当时继续赌下去的话,可能王东国的下场也就是我的下场。

  

    解说:

  

    在给公安局检举信的最后,王东国写道,“这个赌场危害了很多人,使我们这些人深受迫害,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远不止我一个人。请公安部门为社会铲除这个毒瘤,我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替武威的广大人民谢谢你们了!愿2005年开始,全凉州区的人民生活平安、幸福”。

  

    主持人:

  

    一个27岁的年轻干部就是因为赌博,身陷其中、不能自拔,乃至断送了自己的生命。他在遗书结尾关于打击赌博的呼吁,相信是发自内心的。打击党政干部参赌是这次集中打击行动的重点内容之一,应该说王东国的经历给还在参赌的党政干部再次敲响了警钟,赌博是一条不归路。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