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剃秃了滇池南岸的青山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记者采访时发现,由于违规无序采矿,导致滇池南岸晋宁县境内的许多青山被剃成“光头”,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

  

    晋宁县位于滇池南岸,有着丰富的磷矿资源。记者看到,运送矿石的车辆来来往往,因采矿毁坏的林地随处可见。在二街乡锁溪渡村、朱家营村等采矿点,原本郁郁葱葱的林地被采矿的重型挖掘机毁坏,光秃秃的山顶显得格外刺目。在这种情况下,大量含磷泥沙流入滇池,使滇池的磷污染状况十分严重。

  

    面对大肆毁林行为,晋宁县二街乡林业站声称,这些采矿点都有审批手续。但实际上,当地16个采矿点只有三个有晋宁县林业局审批的林地使用许可证和林木采伐许可证。对此,县林业局认为,二街乡周边的这些林地是一般用材林,不是生态公益林,根据有关规定,他们有权审批。县林业局还向记者出示了1998年做的划分生态公益林和一般用材林的林种规划图。但云南省林业厅认为,晋宁县林业局作为审批依据用的林种规划图,早在2001年就已经失去效力。记者去过的几个采矿点不仅都在生态公益林范围内,而且还是云南省天保工程的重要林地。

  

    据了解,随着毁林开矿愈演愈烈,当地生态环境变得越来越脆弱。2004年8月,二街乡的柿子村就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村民反映,洪流摧毁了30多户村民的房屋,十几个人因此受伤。泥石流发生后,山上的几个磷矿被关闭,但是新的采矿点又在不断开张。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山清则水秀,山穷则水尽。森林是涵养水源的重要宝库,云南省地处大西南,是长江上游生态治理和实施天然林工程的重点省区之一。昆明周边的一些县市也在天然林保护工程的范围之内,这些林的保护覆盖保护滇池的水土保持起了重要的作用。可是记者在云南省晋宁县采访时发现,一些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赫然裸露着山脊。

  

    解说:

  

    晋宁位于滇池南岸,这里有着丰富的磷矿资源,公路上随时可以见到运送矿石的车辆,不过因采矿毁坏的林地也是随处可见。

  

    前不久,记者随老专家寻良栋来到风吹山,山顶上的情景让我们大吃一惊。

  

    记者:你看这儿破坏的情况挺严重的。

  

    寻良栋:

  

    这个地方,这一片林子是昆明市林业局下属的一个国有林场,海口林场的国有林,这个林子大概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造的,到现在已经是三十多年,四十年的历史了,这个林子对保护滇池的水土流失,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记者:我看从这个方向看过去的话,这儿离这个滇池也是非常近,滇池就在我们眼前。

  

    寻良栋:

  

    它本身就是滇池的面山,它是公益林,水土保持林。任何人,任何单位是不许可动的。像现在这样采矿,造成的损失是难以恢复的。

  

    解说:

  

    原本郁郁葱葱的林地,被采矿重型挖掘机损坏,光秃秃的山顶显得格外刺目。寻教授告诉我们滇池是我国最大的高原古坡,对气候的调节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昆明之所以成为四季如春的春城,就是因为有滇池相伴。而被昆明人成为母亲湖的滇池,就是因为这些人为的破坏使得滇池的治理工作增加了难度。

  

    寻良栋:流入滇池的河流大概有二十多条,在晋宁县大概有四条,流入滇池的泥沙,一年大概有106万吨。但是在晋宁县几条河当中,它占到50%以上,所以它这个地方的水土流失就相当严重。

  

    解说:

  

    含有大量磷的泥沙流入滇池,使滇池的磷污染状况十分严重。在采访中我们注意到,晋宁县还是长江上游天然保护区的重点地区。我们发现,像风吹山这样的采矿点在这里至少还有几十家。

  

    记者:

  

    在晋宁县我们经常回在马路边上发现这样的牌子,上面写的是云南省天然林保护工程。那么现在眼前的这片山林就是封山育林区,可往往就是在这样的封山育林区我们会发现一些采矿点。

  

    解说:

  

    在锁溪渡村这块石碑上,禁止毁林开矿的字样不知被什么人抹掉了。山上早已经是千疮百孔,被翻了一个底朝天。

  

    记者:你们这个矿什么时候开始的?

  

    采点工人:两三个月。

  

    记者:基本上挖多深能挖出来矿?

  

    工人:五六十米。

  

    记者:五六十米。

  

    工人:对。

  

    解说:

  

    我们看到,紧挨着这个采矿点的朱家阴村的山头,另一个采矿点也在加紧施工。重型挖掘机每压过的地方,一棵棵树木纷纷倒下。挖掘机疯狂地采挖,茂盛的树林也在飞快地消失,这样大肆毁林,当地的林业部门为什么会做事不管呢?

  

    丁梅:

  

    这个情况一般是,现在正在开采,一般他们手续都齐全,都是通过省里边批复下来的

  

    记者:是省里批的?乡林业站。

  

    丁梅:县林业站,县林业局都没有权力批复,都没有权力批准。

  

    记者: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开采点就是能看到的,都是省里批了的。

  

    丁梅:基本上是省里,应该是省里边批的。

  

    解说:

  

    二街乡一共有十六个采矿点,从乡政府2005年1月初刚刚完成的占用林地清理整顿的情况来看,这其中自称有手续的只有3家,滥砍滥伐的现象非常普遍。那么有审批手续的情况又如何呢?我们看到了锁溪渡开采点的许可证。上面盖的也不是云南省林业不管部门的公章。

  

    记者:它盖着晋宁县林业局的章,那是不是就是晋宁县来批的?

  

    任慧强:

  

    这个是要看一下,它的这个林地是在什么范围?如果是在一般用材林的范围,就是晋宁县批的。

  

    解说:

  

    原来尽管国家对林地的使用制定的严格的审批制度,但是根据占用林地和审批制度管理办法的规定,如果占用除防护林特种用途林等,生态公益林以外的其他林地,而且面积在30亩以下的可以由县级营业部门来进行审批。

  

    任慧强:

  

    一次性可以批三十亩以下,而且是临时占用的,是在两年范围内。

  

    解说:

  

    果然在锁溪渡村磷矿开采点拿到的使用林地许可证上我们看到,他们占用林地的面积是6.6亩,使用期限为一年零三个月,都在县林业局审批权限之内。林政科的丁科长还给我们找出了晋宁县林种规划图。

  

    记者:看看锁溪渡。

  

    丁辉:锁溪渡。

  

    记者:锁溪渡,他这个是属于一般用材林,如果它是一般用材林的话,它就可以在这个上面来开矿,你们可以批。

  

    丁辉:可以批。

  

    记者:那是1998年的时候做的规划。那现在还是沿用这个图?

  

    丁辉:这是最新的了。

  

    记者:这是最新的。

  

    丁辉:最新的图纸。

  

    朱小平:上面批下来,我们是一级管一级,我们林业站属于县林业局管,县林业局属于市林业局管,市林业局属于省林业厅管,一级管一级。

  

    解说:县林业局说二街乡周边的这些林地是一半用材林,他们有权审批,一些村民的说法却让我们对此产生了怀疑。

  

    记者:就像你们村后头这个山,那上面那些林子是什么林?是你们种的吗?是你们栽的树吗?

  

    村民:不是。是我们前辈种的。

  

    记者:上面那个林能随便砍吗?

  

    村民:不能。

  

    记者:为什么。

  

    村民:是国家统一管理的,国家统一管理的这个山林。

  

    记者:村里的人想烧柴什么的,能到这上面砍树吗?

  

    村民:不能,有中央的公文的。

  

    记者:为什么不能?谁说不能?

  

    村民:要防止水土流失。

  

    解说:水土保持,封山育林,当地的老百姓看得什么神圣,县里的主管部门为什么随意就可以允许在林地上开矿呢?我们随着来到云南省林业厅进行核实。

  

    记者:咱们来看一下司主任,比如说像这个晋宁县,你看我们在这个范围之内,看上去都是绿色的,不管是它是禁伐发区也好,是限伐区也好,它都属于生态公益林对吧?

  

    司志超:对。

  

    记者:像这一片,这一片,二街乡我们也去了。

  

    司志超:对对对。封山育林区它就是应该说是生态公益林。

  

    记者:生态公益林。

  

    司志超:应该是生态公益林。

  

    解说:在云南省林业厅我们得到的是与晋宁县完全不同的说法,至少我们知道的几个地方是属于公益林,而不是一般用材林。县林业局作为审批依据用的林种规划图,早在2001年就失去效力了。

  

    司志超:1998年天保工程还没实施,没有这个规划图,那么2001年县一级也有天保工程的规划图,县级也有。

  

    记者:就是说县里的林业部门或者说是相关的土地部门,它来做这些相关的审批的时候,应该是依照这个图来做?

  

    司志超:对。应该依照这个图来做,而不能用1998年的。

  

    解说:无视国家法律法规的毁林开矿,让矿老板们发了财,当地人也得了利,然而破坏生产欢迎带来的恶果已经显现,一些原本山清水秀的山村也失去了天然屏障。就在2004年8月的一天山野,二街乡的狮子村就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

  

    记者:泥浆冲到什么地方?

  

    村民:就在这个地方。就是墙上那个。

  

    记者:黄色的泥土到的位置。有房子那么高啦。

  

    村民:对。房子都被推倒了嘛。

  

    记者:像这个地方以前没有发生过泥石流吗?

  

    村民:没有,没有发生过。但是因为上头开矿。

  

    记者:跟这个有关系吗?

  

    村民:有关系。

  

    记者:怎么有关系呢?

  

    村民:他们开矿把背土堆在两边,下大雨了,土就流下来了。

  

    记者:当我们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山脚下就是发生泥石流的柿子村。村民们告诉我们,这个山顶上有好几个磷矿的矿区,泥石流当时就是从山顶顺着山沟冲向了柿子村,冲毁大片的农舍。

  

    村民:冲倒了的是三四十家。

  

    记者:有人受伤吗?

  

    村民:有的人脚被打断。

  

    记者:还有人腿打断了。

  

    村民:对。

  

    解说:村民反映,当时柿子村损失惨重,泥石流发生后山上的几个磷矿被关闭,但是新的采矿点又在不断开张。

  

    主持人:

  

    云南位于长江的上游,滇池是云南的骄傲。对于这个云贵高原的明珠,我们再怎么保护它也不过分,然而我们却遗憾地看到生活在这个无数人向往的美丽湖泊旁,有些人却不去珍惜它、爱护它,山头随处可见的采矿场破坏的不仅仅是翠绿的山林和美丽的滇池,还有长江上游的生态环境。如果这种状态不能得到遏制,带给我们的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和无穷的危害。

  

    好感谢你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