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抵制媒体低俗之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近年来,个别媒体的低俗现象有所抬头,社会公众反映强烈。这些媒体为了追逐经济利益,大肆炒作明星隐私绯闻、渲染色情暴力、注重感官刺激、迎合猎奇心理。

  

    公众反映的媒体传播内容问题主要有几个方面:第一、个别网站、图书、报刊频繁打出“性”的旗号,刊登露骨的色情信息;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到明星的绯闻、丑闻上,内容极其低俗。第二、戏说经典、亵渎先贤。比如《秀逗古诗》一书,将一些古诗调侃得面目全非。同时,一些以戏说历史为题材的影视剧更是充斥荧屏,混淆史实。第三、一些媒体对抢劫、强奸、凶杀等内容津津乐道,不惜篇幅介绍细节,并配以大标题和图片刺激读者感官。研究表明,媒体大量的暴力渲染也影响了青少年的行为方式,甚至导致了个别青少年犯罪。

  

    个别媒体的低俗之风,贻害读者、误导公众,虽然一时吸引了受众的眼球,但却损伤了媒体的形象和公信力。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近年来,有些媒体为了追逐本单位的经济利益,大肆炒作歌星、影视明星的隐私和绯闻,有些媒体还热衷于渲染色情和暴力,注重感官刺激,以此来迎合某些读者、观众猎奇心理。这些媒体低俗的现象近来又有所抬头,社会各界公众反映强烈。近期我们的记者对此做了调查采访。

  

    


解说:

  

    近日,记者在北京街头,就报纸、杂志、图书等媒体传播内容中存在的问题,对过往的部分读者做了调查。

  

    群众:

  

    老总找一个所谓二奶样子的,或者一个小蜜,什么某某人,怎么怎么样,说得特别露骨。

  

    群众:

  

    中学生在学生时代,性行为6%至4%,我想这不可思议。中学生毕竟还小,再一个他说已经达到那个程度了,不可思议,我看这样宣传不好。

  

    群众:

  

    觉得有的可能炒作得太厉害了。

  

    群众:

  

    我关注一个明星,关心的是他演的戏,唱的歌,我不关心他的私生活。我觉得那样,如果报纸以这个来赚取利润的话,我觉得有些不道德。

  

    


解说:

  

    群众反映的媒体传播内容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个别媒体以性为卖点打擦边球。在书摊上,什么《玫瑰床》、《女人床》、《不想上床》这些小说的名字都离不开一个“床”字,充满着对读者的挑逗和暗示,书名一个比一个暧昧。除了小说以外,其它图书也频繁打出性的旗号。李渔的《闲情偶寄》被一家出版社分三册重新包装推出,分子冠以《春光乍现》、《妖言惑众》、《女人好色》的艳名。这是一本激励人们立志创业的书,但书名起的确是《绝对不裸奔》,好像是黄色书籍。而这本以探讨幽默为主题的文集,书名起着是《美女危险论》。

  

    在网络方面,虽然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专项行动还在进行,但是一些网站同样也是在擦边球。近期,在一家网站的网页上就有这样的内容:“男女上了床谁做主”;“性感内衣的火辣诱惑”;“男人的秘密和快感”等。至于那些所谓的明星性感照片更是比比皆是。在北京街头,一家号称全国畅销娱乐杂志的刊物最近也堂而皇之的挤上了报亭,宣称自己就是八卦军,要让国人的娱乐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这个杂志的专栏名称的确与众不同,与读者互动的栏目叫“八姨太”,其它栏目还有“重棒出击”、“咬住不放”、“说三倒四”等稀奇古怪的名字。在这个杂志11页号,火爆标题就有某演员轮奸戏曝光,某明星带靓妞过夜,某某无聊泡泡妞,某某出浴曝光,某歌星露臀诱惑等等,杂志的封面、封底、内页、偷拍的照片、八卦内容比比皆是。这些报道或刊登露骨的色情信息,把读者的注意力放到明星绯闻、丑闻上,内容极其低俗。

  

    李希光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每天看到这些明星丑闻,或者这些明星的绯闻,看起来是刺激他的感官,但是看得越多,他自身的问题是永远得不到解决的。比如讲,他所生活的城市空气干净不干净,环境清洁不清洁,公共卫生设施健全不健全。老人退休之后的医疗,他的退休金,这是人民群众最关注的,但是我们看看我们这些畅销杂志的封面,娱乐类报纸,越来越偏离人民生活所需要的。

  

    解说:

  

    观众喜欢的演员傅彪患了重病,很多人都为之痛心,然而有些媒体的记者却如获至宝,不顾医生的劝阻,私闯病房拍照,根本不考虑病人的安危,不顾及家属的感受。

  

    电影演员李雪健患病本来还在治疗当中,但是关于他已经去世的谣言,却已经在不少媒体上和读者见面了。

  

    时统宇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研究员:

  

    有代表性的,甚至出现了一些假新闻,完全是捕风捉影,甚至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像李雪健去世,张国荣复活,这类事情完全是一些假新闻,完全是无中生有,炮制出来的。所以我觉得现在反对、纠正和批评媒体的低俗化行为已经迫在眉睫,确实是相当有必要。

  

    解说:

  

    媒体低俗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戏剧说经典。近期,一套名叫《秀逗古诗》的书在一些少年儿童中的流传,秀逗古书将大量的古代名篇,化为满纸荒唐的语言。《示儿》这篇诗作是南宋杰出爱国诗人陆游在晚年临终前写下的一首诗,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望告乃翁。抒发了陆游恢复中原的豪情和对国事的忧愤,可是在《秀逗古诗》中,却被配上这样的图画,一个男子跪地,手持手机,还有一句条款的独白:“老爸中原终于平定了,我给你发的短信收到了吗?”宋朝的政治家、文学家文天祥的诗作《过零丁洋》中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古往今来,广为传颂,许多人把它作为激励自己,为真理、正义和国家、民族献身的座右铭。但是在《秀逗古诗》中,漫画上的一个人咬牙切齿,赤膊上阵,举着炸药包,其他人做抱头逃窜状,用时下很时髦的语说:“哇,十这么不要命,可陪你玩不起!”这些优秀诗篇,就这样被“秀逗”地面目全非,糟蹋地满目疮痍。

  

    陆士桢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

  

    因为戏说,让孩子分辨不清真正的价值,你比方说把《过零丁洋》这样一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样一种千古传唱的一种民族爱国主义精神,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把它戏说成,我不能这样跟你玩,整个价值上颠倒了,我觉得这样实际上对孩子会产生负面影响,可能就他传递,从根本上传递一些错误的资讯。让他能够在一些我们流传下来,千百年的一些文化精华这个问题上,在价值上发生的偏差,我觉得这种倾向确实对儿童成长发展是不利的。

  

    解说:

  

    媒体的这种戏说风,不仅在图书上存在。近年来,以戏说历史为题材的影视剧更是充斥荧屏,把老百姓的历史观念搅合的乱七八糟。

  

    时统宇:

  

    比如说戏说一个皇帝,演绎一个皇后,编造一个宰相,这种戏说的东西特别多。皇帝经常出现的就是喝酒喝不醉,打也打不死,然后和几个漂亮的女孩在一起混,好像皇帝就是这样的,好像历史就是这样的。就是整个中华民族,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非常沉重的充满屈辱的历史,在我们的戏说风下好像变得非常轻松。就是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们要认真对待。

  

    解说:

  

    媒体低俗化还有一个表现就是一些媒体对抢劫、强奸、凶杀等内容津津乐道,不惜篇幅介绍细节,并配以大标题和图片刺激读者感官。

  

    


李希光:

  

    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图片上是一个人的尸体,这是放在一家报纸的头条位置,黑体醒目的标题叫“挖墙凿洞给死者开后门”。咱们想一想,几十万读者的眼球,被这样一幅照片和这样一个新闻标题给吸引住了,如果说这具尸体是你的父亲,或者说你的母亲,或者你的儿子,或者是你的女儿,报纸这样把你的亲人,当成一个读者的一种感官刺激,一种娱乐的产品,印发在媒体上,你的感觉是什么,所以说我们这种低俗化,它带来的不仅是我们给观众带来这样一种文化和教育的这样一种倒退,更多还给一部分这些当事人带来了很大精神上的伤害。

  

    解说:

  

    专家的研究表明,媒体大量的暴力渲染,也影响青少年的行为方式。

  

    陆士桢:

  

    过去像我们一些小学生、中学生,当与同学发生矛盾的时候,一般说得最重的话,就是我要告诉老师,我要告诉你爸爸妈妈,那么现在我们会看掉到一些儿童,很小的儿童,动不动就说,我要杀了你。那么这种一种表达,其实表现了一种当他和外界所以冲突的时候,他如何处置,这个媒体给他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很深刻的。

  

    解说:

  

    一些媒体的低俗之风,贻害读者,误导公众,低俗之风产生的原因也不只一端。这具有社会思潮的庸俗化,也受媒体从事人员和受众素质的局限。

  

    


时统宇:

  

    当媒体进行市场化、产业化这种运作的时候,往往出现了一些问题,只注重经济效益,而忽视社会效益的一些行为。比如说,媒体在注重市场份额、发行量、收视率,在注重广告等等这些利润增长点的时候,却恰恰忽视了一些我们媒体更重要的责任,比如传承文明,人文教化,现在特别需要强调的仍然是媒体的正确的舆论导向。

  

    主持人:

  

    专家们指出,媒体的低俗之风如果任意蔓延下去,最终只会使一个民族失去发展的文化根基。媒体的低俗之风虽然一时吸引了某些读者、观众的眼球,但却损伤的媒体在公众中的形象,也损害它的公信力。抵制媒体低俗之风,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从各个传媒机构,到媒体行业管理部门,都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观众的眼前干净起来。

  

    好,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