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云南大理查获盗版教辅书案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秋季学期开学后,云南省宾川县许多中小学生领到了盗版教辅书。据宾川县教育局统计,这批盗版教辅书已经分发到全县11所小学、15所中学的3万多名学生手中,总数达82230册,总价值44万多元。这批教材印刷粗糙,错误百出,严重影响了孩子们的学习。

  

    学生家长、老师向云南省和大理州的新闻出版部门作了举报。云南省和大理州有关部门成立的调查组从宾川县几家中小学校抽取了11种样书,送往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进行鉴定。经认定,这批共计11个品种的教辅书都是盗版书。

  

    具体负责宾川县教辅书征订工作的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张体文说,这批书是向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订购的。但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负责人坚决否认。

  

    记者调查发现,这起盗版教辅书事件疑点重重。如此大批量的盗版教辅书究竟从何而来,面对记者的提问,整个事件唯一的知情人张体文却声称"不知道"。

  

    



鉴于这起盗版教辅书案情较为复杂,云南省和大理州出版管理部门和省"扫黄打非办"还在继续深入调查,宾川县司法部门也已立案调查。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家有中小学生的观众都知道,现在中小学上学的时候除了课本还常常用到配合教材使用的教学辅助用书,这主要是用于中小学生课外练习。教辅书的出版、印刷、发行和征订,国家都有明确的政策规定。由于教辅书面对的是中小学生这个庞大的群体,发行量很大,教辅书也就成了一些人盗印、贩卖的目标。前不久,云南省大理市宾川县就查获了一起盗版教辅书案件。

  

    解说:

  

    今年9月1号新学期开学后,云南省宾川县3万多名中小学生分别领到了一种或几种不同的教辅书。尽管学校发放到同学们手里的教辅书种类不同、数量不一,但是这些教辅书有一个相同点,就是印刷质量十分粗糙。

  

    学生:

  

    27页到42页没有页数,这些页数没有。

  

    记者:

  

    你后来又复印了一本?

  

    学生:

  

    花了6块5。

  

    记者:

  

    花了6块5复印的?

  

    学生:

  

    是。

  

    记者:

  

    你这书跳页了?26页直接跳到11页。

  

    学生:

  

    我的那本没有27至42页,我去跟老师拿,这本是老师拿给我来做的。

  

    解说:

  

    在宾川县晋宁二小五年2班有三名同学的数学教辅书出现了跳页现象,在课堂上老师还经常给教辅书改错。

  

    教师:

  

    《一课一练》翻到21页,它上面标错了一个声调,我们把它重新改一改。

  

    解说:

  

    在这批教辅数中,初中几何书里夹进了好几十页小学生的口算,而这小学语文,封面上印的是第五册,里面的内容却是第三册。

  

    印刷质量低劣的教辅书给老师的教学带来了影响,而学生花钱买了这样的教辅书,家长当然也有意见。

  

    学生家长:

  

    有些题目是错误的,这个家长也没法做。有的题目,这让孩子在学习知识的时候,无所适从,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没法分清。

  

    学生家长:

  

    它有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的字样在上面,但实质上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去鉴定它是真的还是假的。

  

    解说:

  

    按照往年的惯例,宾川县中小学用的教科书和教辅书都是向新华书店订购,于是很多学生和家长到当地的新华书店要求退换这些印刷质量低劣的教辅书。

  

    李翔(宾川县新华书店经理):

  

    这书拿来一看,我们没发这个书,我说你在哪里发只能去哪里换。

  

    解说:

  

    在当地的新华书店告知这批印刷质量低劣的教辅书不是出自新华书店之后,有学生家长和老师又向云南省大理州的新闻出版部门,做了举报。

  

    张晶(云南省版权局版权处副处长):

  

    我们分析的就是这个书质量、印装质量、纸张都不和正常的中小学的书一样,字迹也很粗糙。拿到这个书以后,版权局就迅速和中少社联系。

  

    解说:

  

    为了进一步认定这批教辅书的真伪,云南省和大理州的调查组从宾川县几家中小学校抽取了11种样书,送往了在北京的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做鉴定。

  

    海飞(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主要区别有四个方面:第一方面是用纸。我们作为国家级出版社,用纸质量都是比较讲究的。我们用的叫色纸,就是淡淡的黄的颜色,这样适合学生视力的需要,但他用的是白板。第二个是印制质量不同,因为我们都是国家点定的印刷厂印制的,油墨用得非常好,很均匀。第三是装订不一样。我们的装订是很漂亮的,平平整整的胶装的。他这个是订装的,而且磕磕疤疤,也不平整。

  

    解说:

  

    经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认定,这批共计11个品种的教辅书都是盗版书,据宾川县教育局统计,这品盗版教辅书已经分发到宾川县的11所小学,15所中学,3万多名学生手中,总数量有82230册,总价值44万多元。那么,如此大批量的盗版教辅书是从哪里来的呢?具体负责宾川县教辅书征订工作的是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张体文。

  

    记者:

  

    以前通常你们都是从新华书店定书是吧?

  

    张体文(宾川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

  

    是。

  

    记者:

  

    这次为什么要从省教研院图书中心订呢?

  

    张体文:

  

    省教科中心图书发行承诺给代办费15%。

  

    解说:

  

    张体文说从云南省教科中心订购教辅书可以回扣15%的代理费。于是在今年3月,宾川县教育局教研室向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订购了部分教辅书,其中有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小学社会《一课一练》。另外还有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中小学语文、数学、外语《目标测评与达标》。

  

    张体文:

  

    订单报给他们以后,有一天打下来(电话),省教科图书中心的人打下来电话说,你们报订的那个《目标检测与达标》这种教辅我们没有发行,能否改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一课一练》?

  

    记者:

  

    打电话是什么人?

  

    张体文:

  

    也没有报名字。

  

    解说:

  

    张体文说,云南省市教科图书中心把原来他们订购的,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目标测评与达标》,改成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一课一练》,共11个品种。但是在云南省教科中心却找不到更改过的图书订单。对于张主任的说法,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负责人坚决否认。

  

    李瑜峰(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主任):

  

    除了小学社会课以外,有11个品种都是涉嫌盗版的,这11个品种,我们没有向宾川教研室发放过。

  

    解说: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真的像张体文所说,他们更改订购的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一课一练》11个品种8万多册,总金额就是44万多元。可是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证实,他们今年共给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的《一课一练》总金额加起来不过11万元。也就是说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根本就没有提供那么多的货源,那么这些大批量的盗版书究竟从何而来呢?

  

    记者:

  

    这批书是从什么地方运来的呢?

  

    张体文:

  

    不知道。

  

    记者:

  

    是用什么车运来的呢?

  

    张体文:

  

    卡车。

  

    记者:

  

    是什么人运来的呢?

  

    张体文:

  

    不知道。

  

    记者:

  

    你当时没问一下吗?

  

    张体文:

  

    没问一下。他们说从西安运来的。

  

    解说:

  

    据调查,宾川县教育局教研室从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订购的教辅书是分三批先后由托运公司从昆明运往宾川的。但是这第四批大量的盗版书却是由一辆大卡车在今年开学的前一天8月31号送货到县教育局教研室。张体文说事先有两名送书人在凌晨1点跟他通过手机取得了联系。

  

    记者:

  

    这人你认识吗?

  

    张体文:

  

    不认识。

  

    记者:

  

    谁签收的?

  

    张体文:

  

    没有签单。

  

    记者:

  

    为什么没有签单?

  

    张体文:

  

    只收到他们的发票,随书带来的发票。

  

    解说:

  

    如果按照常规,货物送到以后,送货人和收货人总应该履行一个签单验货手续。可奇怪的,是如此大力量的教辅书运到宾川县教局教研室后送货人留下事先开好的十几张发票就走了。而这些盗版书通过县教育局教研室也顺利地下发到了各个中小学校。

  

    记者在宾川采访中,当地税务稽查人员对这些发票的真伪做了初步的鉴定。

  

    记者:

  

    这些票有什么问题吗?

  

    税务稽查人员:

  

    就是说它这个防伪的标志也不一样,真发票有好几个防伪的,假的就随便有一个,还有这个纸的颜色也不一样,真发票的颜色是比较亮,这个假发票的颜色比较暗,背面的颜色,真的比较自然,假发票它的颜色就不自然。

  

    解说:

  

    在这些发票上,盖的公章也不是云南省教科图书中心的财务章。在云南,记者也找到了教育书刊发行中心,对比两个财务章后发现,两者存在着的明显的差异。

  

    刘文质(云南教育书刊发行中心经理):

  

    我们是云南教育书刊发行中心,这个印章多了一个“省”字。

  

    记者:

  

    这个书你们有吗?

  

    刘文质:

  

    没有,我们没有发行过这些。

  

    记者:

  

    不发行这些。

  

    刘文质:

  

    对,我们主要是做中小学图书馆的装备,全省的,我们不做教辅。

  

    解说:

  

    数量庞大的教辅不明不白离奇进入校园,已经引起云南省和大理州新闻出版部门的高度重视,对事实真相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

  

    李胡平(云南省新闻出版局稽查队队长):

  

    这个案子的整个操作过程中,他考虑到正常渠道,首先通过正常渠道,定单之类的东西来操作,另外实际上从非法渠道他也在暗箱操作,是一个有预谋的非法出版活动。

  

    郑永宁(云南省扫黄大非办公室副主任):

  

    这个案子是一个跨地区的,教育行政部门个别人参与的,一个盗版的教辅案。

  

    解说:

  

    这起教辅书盗版案给人的感觉是疑点重重,面对记者的提问,整个事件唯一的知情人张体文是这样回答的。

  

    记者:

  

    你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张体文:

  

    不知道。

  

    记者:

  

    你觉得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张体文:

  

    不知道。

  

    主持人:

  

    盗印和贩卖盗版教辅书,不仅侵害了作者的版权,偷逃国家税收,而且盗印者和其他参与人员从中赚取黑钱的同时,也影响了中小学生的学习,误人子弟。记者了解到,鉴于这起盗版教辅书案情比较复杂,云南省和大理州出版管理部门和省扫黄打非办还在继续深入调查,宾川县司法部门也已经立案调查。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