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一网打尽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随着我国打击毒品犯罪力度不断加大,如何从根本上捣毁运毒、贩毒的渠道成了公安机关研究的重点课题。日前,对公安部直接督办的“3.16”特大贩毒案主要涉案人员的宣判,标志着在这一领域实现重要突破。该案成功破获了5个相关联的跨国贩毒团伙,被称为禁毒战线的一场“漂亮仗”。

  

    今年3月16日,四川省禁毒总队接到线索称,缅甸毒枭指挥毒贩正从境外往四川运送毒品。由省、市禁毒部门组成联合专案组迅速将注意力集中到人称“张大哥”的犯罪嫌疑人身上。他控制着一个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的贩毒团伙,开辟了从云南边境到成都的多条贩毒路线。

  

    经警方调查,该团伙贩毒方式是首先由“张大哥”把毒款汇入云南一个人称“妹妹”的女毒贩账户中,然后利用“马仔”(即运毒者)去云南接货,取回后将毒品藏在团伙成员家中等待下家买货。

  

    


由于团伙核心人物与下层人员并不直接见面,很难抓住“大鱼”。因此为了理清线索,公安机关紧跟“张大哥”团伙马仔,放长线钓大鱼。当“张大哥”团伙三号人物杜相定与运毒者直接见面之时,警方立即将其抓获,随后顺藤摸瓜将该团伙及几个相关团伙一举打掉。

  

    



目前,“张大哥”本人案情尚在审理中,杜相定等八人一审被判处死刑,其中包括几个刚中专毕业担任“马仔”的女孩。

  

    


详细内容

  

    主持人:日前,由公安部直接督办的“3·16”特大贩毒案主要涉案人员在成都市被宣判。该案成功破获了5个相关联的跨国贩毒团伙,被称为禁毒战线上的一场漂亮仗。

  

    解说:今年3月16日,一道紧急密电传到了四川省禁毒总队。有线索表明,缅甸毒枭指挥毒贩正从境外往四川运送毒品,但成都接货人的情况十分模糊。由省、市禁毒部门联合组成的专案组立即行动起来。很快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犯罪嫌疑人唐某,社会上人称“张大哥”,控制着一个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的贩毒团伙,开辟了从云南边境到成都的多条贩毒路线。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二大队副大队长:他们是这种采取蚂蚁搬家的形式,每次的量不是很大。一个马仔背个二百到四百克左右。每次派个两三个,三四个,这样子算下来一个月下来数量还是相当大的,特点主要是以蚂蚁搬家的形式。

  

    解说:该团伙贩毒方式是首先由“张大哥”把毒款秘密汇入云南的一个人称“妹妹”的女毒贩账户中。由招募来的运毒者上云南接货,带入成都后藏在团伙成员家中,等下家买货。幕后的“张大哥”从不与被称为“马仔”的运毒者直接见面。每次有运毒任务,他都会指挥团伙的二号人物何明详,从成都九眼桥劳务市场招募劳工。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二大队探长:他首先去看条件适合的人,看上去比较聪明,脑袋很灵活。先是所谓的面试合格了,再把他们带到一个暂住地,然后进行训练。所谓的训练就是把一个苹果削成条状、圆柱状,就同他们带来的海洛因形状一样大小,就训练他们吞。

  

    解说: 所谓的“马仔”运毒期间,团伙的三号人物杜相定悄悄监视着全过程,并且通过电话告诉“张大哥”运毒者是否安全。作为监视者的杜相定也从不与“马仔”见面,因此即使在“马仔”运毒过程中出现意外,他们也无法招认出该团伙核心成员的情况。这次为了理清线索,公安机关耐心地跟住了“张大哥”团伙的马仔,希望在他们交货的环节找到突破口。

  

    侦察员:可能是在取毒品,看见那个纸箱子里肯定是毒品。看他们去哪里,边上还有个马仔,进宾馆了,那个(人)怎么不进去呢?他蹲在这里。

  

    解说:在冷静监视“张大哥”团伙的同时,另外几个团伙的线索也逐渐浮现出来。因为贩毒团伙之间也有所谓的规矩,一家缺货时可以从别的团伙手中调货。几个与“张大哥”同级别的毒犯进入了公安机关的视线。

  

    唐媚,四川遂宁人,在其丈夫因贩毒被打击后仍不悔改。

  

    舒大章,成都金堂县人,常年贩毒。

  

    唐上真,狡猾而疑心很重的金堂县毒贩,喜欢单打独斗。

  

    公安机关在逐步掌握他们情况的时候,并没有打草惊蛇。抓几个运毒者并不能揪出藏在背后的团伙头目。团伙中对运毒者有这样的说法:干得最多,拿得最少;一旦被捉,性命难保。公安民警介绍,一些涉世不深的运毒者既是犯罪分子,也是受害者。

  

    记者:他运输这么一次,冒着很大的危险,他能获得的报酬多不多?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二大队副大队长:这种报酬来说的话,一般在成都一个运毒的马仔,他的报酬应该在每克十五元到二十五元之间不等。如果说是零包贩毒的话,那就可观了,一克他可以分成很多种,很多包子来发的话那就很可观了,一克他可以卖到一千多元。

  

    记者: 实际上运输一克,他能挣十到十五元,但是最终毒贩卖出去能卖到一千多元?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二大队副大队长:对对对。

  

    解说:机会终于来了。“张大哥”团伙的三号人物杜相定起了私吞部分毒品的念头,坏了所谓的行归,约运毒者直接见面。由于他是“张大哥”团伙的核心成员之一,掌握大量的“张大哥”本人贩毒的证据。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的二大队民警当机立断,在他直接接触毒品时将其捉拿归案。

  

    杜相定被捕后,招认了团伙中的第四号人物虞尚和,由于不知是手下私吞货物,还是失手被捉,狡猾的“张大哥”携二号人物何明祥来到北京暂避风头。而公安部门张开的大网也在逐步收口。6月1日,3名刚中专毕业的女孩子携带毒品到达成都,得意忘形的唐媚亲自接风,在宾馆的房间里被擒获。7月26日,舒大章团伙的7公斤海洛因被四川、云南两地民警联手缴获,舒大章本人在成都一茶楼被捕。7月31日,唐上真在转移替他运货的一老年妇女时被发现,唐上真妄图跳江逃跑被警方抓获。

  

    警察:你叫什么名字?

  

    犯罪嫌疑人:宾元珍。

  

    解说:在宾元珍的腰带中,警方搜出了海洛因1375克。“3·16”专案组势如破竹,一举摧毁三个贩毒团伙之后,在武侯警方的配合下,在市区内又查获了冰毒作坊一间。在这个制毒窝点里,警方现场收缴了手枪3支,子弹200余发,冰毒两公斤以及大量的制毒工具及原材料。由于公安机关工作细致,外出避风的“张大哥”竟以为是风声已过,8月中旬悄悄回到成都。8月26日,“张大哥”团伙从云南进的货运抵成都,专案组指挥部决定全面收网。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二大队大队长:从我们侦查破案这个角度讲,我们从点滴线索开始运作,到最后成功破案,效果还不错。第二个就是从打击各个涉案团伙这个角度讲,打得很完整,每个团伙的主要成员以及相关人员都悉数抓获,最后绳之以法。“3·16”专案破获以后,对成都零包贩毒市场违法犯罪活动起到一个很大的震慑作用。

  

    解说:记者在看守所里见到了这个名气很大的“张大哥”。直到此时,“张大哥”依然不知道警方已经掌握了他大量的犯罪证据。

  

    犯罪嫌疑人 “张大哥”:证据肯定没有,有人指控我的,那么多人。

  

    记者:那你觉得指控你的人,他们手里有证据吗?

  

    张大哥:我不晓得,肯定没证据。我没做,咋会有证据呢?

  

    解说: 其实,“张大哥”团伙的所有犯罪分子已经全部归案。他的同伙向警方提供了他指挥贩毒的大量证据。目前,有关“张大哥”的犯罪事实已经被移送到检察机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与这些毒枭的狡猾相比,运毒者的无知则让我们感到心痛。替唐媚运毒的女孩子,毕业于阿坝州的财贸学校,今年刚刚满20岁。

  

    记者:来之前你们几个是商量好了一起到成都来打工吗?

  

    犯罪嫌疑人:是。

  

    记者:那当时你们抱着什么样的希望来的呢?

  

    犯罪嫌疑人:从山区出来,来到一个美丽的大城市,想见一下世面嘛。根本就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子。

  

    记者:从您的经验来看,她们这三个女孩子携带的毒品,大概会量刑在一个什么程度?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处二大队副大队长:应该在死刑,应该是判处死刑。三个女娃娃年纪都不大,都是19岁到21岁,都是刚刚从学校毕业,从她们当地的财贸校毕业。这几个女孩年纪轻轻,就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确实是很可惜。在这里,我也告诫正在从事毒品犯罪的犯罪分子及早悬崖勒马。

  

    主持人:随着我国打击毒品犯罪力度的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犯罪团伙的主犯往往采取幕后遥控毒品交易的方式,妄图逃避法律的制裁。破获“3·16”贩毒案的意义就在于通过缜密细致的侦查,挖出了躲在幕后的毒枭,从根本上端掉了毒品犯罪团伙。目前,“3·16”大案中的部分涉案人员在成都已依法判处死刑。其中既有团伙的主犯,也有节目中我们看到的无知运毒女孩。希望她的死,能告诫更多的像她一样的年轻人,要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遵守法律,珍惜生命。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