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生命大营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10日,贵州省福泉市高坪镇大坡槽磷矿发生矿井大面积塌陷,当时在井下作业的六名矿工被困。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迅速组织队伍展开救援行动,经过103个小时的紧张工作,被困的6名矿工于14日22点奇迹般全部生还。

  

    据悉,矿井塌陷处距地表有20多米,土质松散,如遇碰击或振动,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塌方。为此,救援队设计了三套抢险方案,由五个小组共同实施。120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轮流在最多容纳两人的狭小空间里小心作业,一点一点地掘进,同时在矿尾的几台大型挖掘机也在紧张施工。经过90多小时的努力,救援队将发出求救信号的王仕军和王成救出。

  

    此后,由于救出二人的第一巷道砂石过于疏松,再度掘进会有危险,救援队决定从第二巷道开挖。终于所有的人于14日22时50分全部获救。

  

    救援组负责人表示,这次成功营救的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各级政府重视、八方积极支援、矿工求生意志强、自救能力强。

  

    点击进入焦点访谈栏目主页

  

    [详细内容]

  

    


主持人:11月10号,贵州省福泉市高平镇的大坡槽磷矿发生了矿井大面积坍塌。当时在井下作业的六名矿工被困。事故发生以后,当地政府迅速组织队伍展开了救援行动,历时五天。事发103个小时之后,被困的六名矿工被救出,奇迹般全部生还。

  

    解说:11月14号晚上10点05分,最后一名被困井下的矿工代善贤被成功救出。至此,六名被困矿工全部生还。此时据事发已有五天,长达103个小时。11月16号深夜,记者赶到贵州省福泉市第三人民医院,两天前获救的六名矿工就在这里接受治疗,伤势最轻的王仕军已经出院,其余的五位矿工还在医院。

  

    记者:他们现在病情怎么样?

  

    张丽娟(福泉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都比较平稳,估计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解说:几位矿工现在已经安然无恙,但一提起当时的情景,他们仍然心有余悸。当时在井下作业的王志权说,11月10号下午两点四十分的那一声巨响至今还不断在他的脑际回荡。

  

    王志权(获救矿工):刚把斗车推进矿井里面,整个山都像在摆动一样。

  

    周光财(获救矿工):那么大块的石头都吹得飞,灯光一下都吹熄了。

  

    记者: 这里是贵州省福泉磷矿大坡槽矿山。当时六名矿工就被困在我身后的矿井里。现在,为了安全起见它已经被被封上了。在11月10号下午两点五十分左右,这处矿井突然发生大面积坍塌。当时正在作业的六名矿工被困在距离地表40多米的井下,生死未卜,情况十分危急。

  

    解说:据磷矿厂负责人介绍,事故发生时,王志权和王仕军在井下第一巷道装矿,而邓胜华等四人则在他们上面的第二巷道作业。事故发生的消息迅速逐级上报,磷矿厂的负责人也很快赶到了事故现场。

  

    范建国(福泉磷矿矿长 抢险组成员):当时我们根据图纸判断,要是这样的情况下,二平巷必须被堵死,这四名工人生还可能性就很小,只有一平巷的两个工人应该还有生还的希望,当时初步判断是这样的。

  

    孟武建(中共福泉市委书记):当时市委市政府听到这些消息之后非常着急,当时就考虑了哪怕只要有一分的希望也要百倍的努力,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六名矿工施救出来。

  

    解说:一分希望百分努力,时间就是生命。福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迅速成立抢险指挥部,协调各方力量组织了抢险、救护、事故调查、现场维护、后勤五个工作组。五个小组各司其职,营救工作全面展开。矿井坍塌处距离地表40多米,而被困矿工的具体位置无法确定。经过专家现场研究,抢险指挥部决定从矿井坍塌处的三个不同方向同时开挖,一是从主巷道方向先前开挖;二,是从主巷道的尾部用大型挖掘机开挖寻找事发巷道;三,是从主巷道的顶部地表进行钻孔,以解决通风的问题。井外,抢险人员的营救行动紧锣密鼓,井下被困矿工一刻也没有放弃生的希望。

  

    王志权:因为什么工具都没有,我们用拖拉机的摇手,敲车厢把声音传出去。敲了以后,就是让他们知道我们还活着,让他们要抓紧时间营救。

  

    解说:12号下午4点10分,主巷道的抢险队员终于隐约听到从井下传出来的敲击声,这是生命的信号。从事发当天晚上的七点开始,120名抢险队员分成四个突击队,24小时不间断分头进行抢险作业。但是,主巷道周围泥、沙石和磷矿石混杂,如果遇到碰击或震动,随时都可能再次塌方。主巷道的垮塌处只有最多容纳两个人的狭小空间,一点一点挖掘,进展缓慢。而四台大型挖掘机同时在矿尾不间断地紧张施工,从10号下午7点到12号下午7点,48小时的时间前进了十米多,挖出的沙石堆成了山,可还是找不到巷口。

  

    记者:当时不能用机器挖吗?

  

    练维旺(抢险队员):不可能的。机器一个是洞子进不去,第二个怕上面倒塌。

  

    记者:全部用手工?

  

    练维旺:用手工。

  

    记者:你们用什么挖啊?

  

    练维旺:用掏耙、镐头来挖。

  

    记者:这样的话是不是进度非常慢?

  

    练维旺:非常非常慢。第一天干到三到四米,第二天只能干到两米了。

  

    解说:一分一秒不间断抢险,50多个小时过去了,井下被困矿工的眼前还是一片黑暗,身体状况越来越糟,而求生的本能让他们支撑着,等待着。

  

    周光财: 嘴巴一干,舌头都不动了。没有办法的时候,就用自己的小便,再臭再浓多少往嘴巴里倒一点,可以滋润嘴巴,活动就采取这种方法。

  

    


邓胜华(获救矿工):上面那根木头,有一些砸碎了,一捏有一些水分,就像吃甘蔗一样,榨干了就把渣子吐出来。

  

    解说:缺氧、脱水、饥饿、寒冷时刻危及着被困矿工的生命,13号凌晨抢险工作有了重大转机,从主巷道地表钻孔与1巷道接通了,里面传出了矿工的呼救声。

  

    周光全(获救矿工):第二天三点多钟,空气就突然好了。不知道怎么来的空气。

  

    记者:这就是被工人们称作的“生命管道”,当时这根管子伸到地下有24米,前面有一台空气压力机,通过这根管子往地下送风送氧气,为延续工人的生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解说:接通了这个生命通道之后,在场的医务人员立即用开水冲泡了两瓶牛奶,用胶管输送给了1巷道的两名被困矿工。

  

    周玉华(抢险技术小组工程师):因为人如果没有通风的话,他很快就昏迷了。然而我们的抢救速度,根据条件不可能这么快,所以在里面先保存人的生命,然后给我们赢得了抢救时间。

  

    解说:生命管道为抢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抢险指挥部决定调整营救方案,其中力量从矿井前部进行人工挖掘,抢险队员一把沙子一把沙子地往外掏,一厘米一厘米地向前挪动。

  

    杨时宇(抢险队员):最高的地方有一米,最矮的地方最多有80厘米。

  

    记者:一米就这么高?

  

    杨时宇:就是这么高。

  

    记者:80厘米可能就这么高了?

  

    杨时宇:对,大概就是这么高。我们就是用身体爬进去的。

  

    解说:争分夺秒,绝不放弃。在抢险队员一把一把挖到十多米时,他们更加清晰地听到了从矿井深处传来的敲击声。

  

    杨再发(抢险队员):当时我们在架厢子的时候,敲那个厢木里面也有反映,我们外面敲几下,他们里面敲几下,我们就向指挥部反映他们还活着。指挥部马上派我们打口通风进去,我们就喊话,我说你们在哪里?他说我们站在拖拉机上。我说你们有几个人?他说还有两个。

  

    解说:这两名矿工就是被困在第一巷道的王仕军和王志权。

  

    王志权:就是我那个叔叔(王仕军),当时他就有信心,他就叫我和他一起刨,因为那个风管从外面拉进来,就顺着那个风管刨,刨泥巴。

  

    记者:刨泥巴?

  

    王志权:是。

  

    记者: 你们用什么刨?

  

    王志权:用手刨。

  

    解说:11月14号上午10点50分,被困井下92小时的王仕军和王志军终于被抢救了出来。两名矿工得救大大鼓舞了抢险队员,而且更令人振奋的是,根据这两名矿工提供的信息,抢险队员确定了被困在2号巷道的另外四名矿工的具体位置。

  

    徐光庆(抢险队员):当时把王仕军、王志权救出来以后,这两个(人)讲上面还有人活着,和我们有联络,你们及时抢救他们。

  

    解说:抢险人员通过连接上下巷道的风管和四名被困矿工取得了联系。得知四名矿工仍然活着,现场指挥部马上组织施救。抢险队员一方面加紧向第二平矿挖掘,一方面想方设法通过风管为几天几夜没有进食进水的四名矿工补充营养。

  

    记者:把牛奶罐在软管里,然后这个软管是绑在这个篾条上面的?

  

    苏朝阳(抢险队员):对。

  

    记者:然后就往上送?

  

    苏朝阳:对。

  

    记者:那上面的人怎么取这个牛奶呢?

  

    苏朝阳:上面的人提起篾条往上提,把塑料管软管里面的牛奶就提上去,上面人吃完了以后,再放下来。

  

    解说:在救出第一巷道的两名矿工11个小时之后,抢险队员挖通了通往第二巷道的砂石。11月14号晚上10点05分,巷道垮塌103小时之后,被困井下的邓胜华、周光财、代善贤、周光全四名矿工被成功救出,至此六名被困矿工全部生还,历时五天,长达103小时的大营救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主持人:据了解,福泉市的这起磷矿垮塌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之中。103个小时的生命大营救,惊心动魄,六名矿工的生还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得益于政府有关部门的应急机制的快速有效启动,得益于有一分希望就付出百分努力的执著。六名矿工的生还值得庆幸,但是这依然给有关部门又一次敲响了警钟,健全各项安全生产制度,防患于未然,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