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周公庙遗址探秘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5月,在陕西岐山县发现的一处大型西周高等级墓群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极大震动。

  

    由北京大学文博学院考古系和陕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组成的考古队在陕西省岐山县的凤凰山发现了一处大型西周早期高等级墓群,此外还发现了西周早期大型铸铜作坊、制陶作坊和上百座贵族墓葬。这次发现的22座大型墓葬群分布在凤凰山第一座山梁上。22座大型墓葬中,有四条墓道的就有十座。据介绍,安阳殷墟发现的带有四条墓道的墓葬都是王一级的墓。此前,西周时期的王陵或带四条墓道的大墓还没有发现过。

  

    2003年12月,北京大学文博学院考古系的徐天进教授和几名学生在凤凰山一带考古时,发现了两片刻有文字的甲骨。自此,埋藏了三千多年的历史遗迹被考古队员发现。调查范围逐渐从凤凰山下扩大到整座凤凰山。经国家文物局审核批准,发掘工作于今年10月17日正式起动。从目前勘探情况来看,有的墓没有明显被盗痕迹,对它的发掘可以使人们对西周时期大型墓葬有比较详实和全面的研究;而有的墓葬盗痕明显,考古队员正在进行抢救性发掘。

  

    


目前,墓葬的发掘工作刚刚开始。这些墓葬的主人是谁,他们的身份、地位如何确认,墓葬是什么时候的遗址等等疑团还有待考古专家一步步揭开。

  

    


夏商周是我国开始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期的开端。在这一阶段,历史记载十分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西周考古所发现的各种信息便成为解开这一时期历史谜团的珍贵参考资料。

  

    


详细内容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在屏幕上看到的是甲骨。今年5月,我国考古工作者获得了一项重大发现,就是陕西省岐山县的大型西周高等级墓群。而这一古遗址的发现就源于屏幕上的这片甲骨。这片甲骨的发现有可能为我们打开西周时期历史遗迹的大门,让我们重新认识西周,重新认识那段历史。

  

    解说:11月1日,当记者来到岐山县凤凰山西周墓葬群发掘现场时,正赶上考古队的队员们在升一个巨大的氢气求。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的副所长,也是这次周公庙考古队的队长王占奎在指挥着大家各就各位,气球就要升空了。

  

    记者:王队长,现在这个气球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王占奎(周公庙考古队队长):用来高空拍这两座墓的全景。因为考古的要求,最好给后人能留下一个完整的片子来,它是把照相机给挂上,然后用长长的一个快门线在照相师手里操作。到上面是靠数量来取胜的,啪啪照,可能这一卷也就照完了,然后里面能逮住一两张成功的,那就很不错了。

  

    记者:观众朋友,我身后的这座山叫做凤凰山。这次发现的西周大墓就在这座山上。凤凰山一共有5座山梁,这次发现的22座大型墓葬群就都分布在第一座山梁上。

  

    解说:在这22座大型墓葬中,其中有四条墓道的就有10座,如此规模的西周墓葬是我们以前从未发现过的。

  

    种建荣(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带几条墓道,在西周时期商周时期它是有非常严格的等级区别的。在安阳殷墟发现四条墓道的,都是王一级的墓。但是西周一个是王陵没有发现,而且带四条墓道的大墓也没有发现,这是首次发现。

  

    解说:在我们华夏文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夏商周是我们开始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期的开端。在这一阶段,真正的历史记载十分有限。

  

    李伯谦(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除了大家知道殷墟里有甲骨文,西周王朝以后开始有青铜器上的铭文,其他都是后代的人追述记载的一些东西。所以在这个阶段来讲,要想对夏商周的历史搞得比较清楚,那还是要靠考古学。

  

    解说:在这种情况下,西周考古所发现的各种信息便成为我们解开这一时期历史谜团的珍贵参考资料,甚至有专家将这次考古发现称为“新中国最重大的考古发现”。

  

    李伯谦:说起周公庙的这个新发现,的确应该是西周时期最重要的考古大发现。但是现在考古工作刚刚开始,所以说要想把,比如里面究竟有哪些带来的一些新的信息,这还要看我们考古发掘的成果。不过总的来讲,我们大家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期待和希望。

  

    解说:如此震惊中外的历史大发现,当初是谁,又是怎样找到它的呢?是纯属偶然吗?答案还要从一片甲骨说起。2003年12月14号,北京大学文博学院考古系的徐天进教授带着几名学生在凤凰山一带进行田野考古。

  

    徐天进(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就是沿着沟两边,我们做调查的时候,我们都需要看有断面的地方,在调查走路的时候捡到了一片,大概可能就是两平方厘米左右的小片的龟甲。

  

    解说:在这片不大的龟甲上,隐隐约约都是图,并且可以看到细小刻划的痕迹,一般就是文字了。徐教授和几位同学都很激动,并且很快意识到在这附近很可能有更大的发现。

  

    徐天进: 所以当时就在沟的两边找,实际上很快就在沟的边上发现了还有骨头。当时我就让我们有一个同学,有一个男同学,因为离沟底还得登一个台阶上去,让他上去看一下,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有。那么他上去一看,突然大声一叫说徐老师里面还有。

  

    解说:这次调查共发现两片甲骨,上面一共刻有55个字,其中一片上有38个字,是目前为止周人甲骨刻字最多的一片。

  

    徐天进:有了这样的发现,所以我们就很快开始跟陕西省考古所商量,提出来我们合作。当时的一个工作设想就是想对这个出土甲骨的地点先做一个小规模的发掘,然后再扩展调查的面积。

  

    解说:自此,从发现第一片甲骨开始,埋藏了3000多年的历史遗迹一个一个被考古队员发现了。调查的范围从凤凰山下扩大到整座凤凰山。今年3月,制陶作坊在山脚下被发现了;5月7日,西周22座大墓惊现凤凰山第一座山梁,同时发现的还1500米长的夯土墙;6月,在凤凰山第二座山梁又发现了192座西周中型墓葬群,这一系列的发现都和安阳殷墟的发现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徐天进:已经露出来的这些线索,大型的墓地、墓葬也罢,甲骨也罢,大型的建筑也罢,跟构成安阳殷墟遗址的内容构成上它有可比性,安阳殷墟这个遗址也是有这些内容。

  

    解说:安阳殷墟的发现为我们揭开了商代历史的面纱。那么这次西周大墓的发现,能否为我们解开西周时期的一个个谜团呢?

  

    徐天进:我想这个前景对于西周考古而言,有可能也会跟安阳一样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解说:通过国家文物局的审核批准,今年10月17日发掘工作正式启动。

  

    记者:考古队这次发掘的主要有两座大墓,一座就是我们脚下的这座18号墓,还有一座就是在我左手边距离这里有100米的32号墓。

  

    解说:从目前勘探的情况来看,18号墓是比较幸运的,还没有明显被盗的痕迹,对它的发掘可以使我们对西周时期大型墓葬有比较详实和全面的研究;而对于32号墓则是完全出于抢救的目的了。

  

    雷兴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M32是位于一个沟底,根据我们的钻探结果,这个水已经把那个墓冲得破坏殆尽了。如果不抢救性发掘,也许过不了多少年,这座墓将彻底被冲毁,冲得无影无踪。

  

    记者:那这32号墓现在据您勘探的情况,它保护得怎么样呢?

  

    雷兴山:在发掘之前我们已经知道它被盗过,并且很多盗洞还没有回填,清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现了6个盗洞。

  

    解说:除了多次被盗墓者光临的32号墓,在这次发现的22座大墓中规模最大的1号墓有两个深达17米的大洞,至今仍清晰可见。

  

    王占奎:根据钻探的情况,盗洞也挺普遍的,所以我们也是一方面向最好的方面努力,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地。所以,我倒是想借你们这个机会来呼吁一下公众对这个期待,要以平常心来对待它。它是一次正常的发掘,它是全国同时发掘的几百个点当中的一个而已,普通公众对这个事情还是要平平常常看待它。

  

    解说:用他们考古队员的话说,就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这些大墓已经在这里沉睡了3000年时间,反复被盗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墓主人是谁,他的身份、地位,墓是什么时候的遗址等等疑团还能够找到答案吗?

  

    李伯谦:尽管盗墓者会把一些好的随葬品,一些文物比如说青铜器、玉器盗走了,但是不管怎么样说,它还会留下很多可供我们研究的材料。比如说关于墓葬的形质,有没有殉葬的人,有没有祭祀的牺牲在里面,这都是值得研究的。从科学研究上来讲,还应该把它按科学的程序一步一步地把它发掘清楚。这对我们研究西周这个时期的一些典章制度,我想还是非常重要。

  

    解说:一切疑问看来也只能等到大墓开启的时候才能明了。为了更精确地记录这次发掘的过程,考古队运用了多种先进的技术手段。在现场,记者发现了这样的一种仪器,它叫做电子全站仪。

  

    王占奎:这里面发掘测绘手段也比较高,用全站仪全部测绘下来,将有利于非常准确复原墓葬的原始形状。然后就可以把它和我们拍的照片结合起来,将来制造出三维效果的一个图来,这是以前只能想象做的东西,这次就可以完成忠实地把它做出来。再一个设想就是加大了实验室二次发掘的比重,也就是说到底了把相当一部分打包,用石膏打包打到实验室里面去,然后拍X光照片,下来以后在显微镜的监视下,做一些非常细微的东西出来。

  

    解说:所有先进的技术手段都是为了使我们尽可能更准确的了解那段历史。目前,墓葬的发掘工作还是刚刚开始,现在挖掘的位置离棺椁还有8、9米的距离,到春节前后,才可能会有一些眉目。结果如何我们也只有静静地等待了。

  

    主持人:尽管我们对发掘结果充满了期待,但是专家还是冷静地提醒我们,这些大墓有多次被盗的可能。这虽然令人惋惜,但是我们现在能够发现这样一座西周时期的历史遗迹就已经很令人激动了。它是前人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发掘它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它,保护我们古老的文化,我们的根。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