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免费药为谁谋福利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为了更好地防治结核病,近年来我国在西部多个省、自治区实行政府资助,为当地结核病人尤其是传染性肺结核病人提供免费化验和治疗。但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疾病控制中心却编造假病历,把本应免费的药品卖给了病人。

  

    在庆城县,虽然有的结核病人早已去世,但县疾控中心在病历上仍记录着病人化验和取药的时间。经调查,记者发现庆城县疾控中心不仅编造病历,还通过假冒患者和家属的签名在取药记录上做假。疾控中心的一位主任承认,病历造假一是为了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二是为了获得地方财政的拨款。

  

    按照有关规定,疾控中心每过一段时间可以根据病历上患者的用药记录向上级卫生部门领取相应数量的免费药品。利用造假的取药记录领来的药品是如何处置的呢?经几位病人证实,庆城县疾控中心采用不开发票不开收据,直接收取现金的办法把免费药品私自卖给了其他病人。

  

    




这种不良行为不仅损害了庆城县疾控中心的声誉,也使得本可以得到治疗的传染性肺结核病人没有得到治疗,本可以被切断的传染源没有被切断。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谁家要是有结核病人,那么这家病人的头上就始终会有一片阴云,结核病这种古老的传染病至今仍然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我们国家是世界上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结核病患者的数量居世界第二位,其中80%的患者在农民,尤其是在西部欠发达地区。为了更好的防止结核病,近年来我们国家在西部的多个省、自治区实行政府资助,为当地的结核病人,尤其是传染性肺结核病人提供免费治疗和化验,以帮助各地有效的切断传染源,遏制结核病的传播。然而对于这样一项造福于广大患者和人民健康的医疗项目,在有一些地方却走了样,变了形。在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疾病控制中心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解说:这是一份庆城县疾控中心的病案记录,病人姓名叫康文芳,是一位60岁的女性。病案记录显示患者在今年1月份和3月份别有一次痰化验和取药的记录,此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记录了。几个月过去了,病人现在的情况如何呢?

  

    康文芳的儿媳妇:腊月三十多就去世了,正月初六才埋掉的。

  

    记者:腊月30,按照公历推算就是今年1月21号,也就是说患者在今年1月已经去世了,那么为何在患者的病例上,还有一次今年3月份的取药记录呢?更为蹊跷的,是在化验单粘贴处居然还有一张患者在今年3月的一次痰化验报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错误呢?记者来到庆城县疾控中心来了解情况。

  

    记者:我们看到这个病历上面有很多地方跟实际情况不符,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杨雅凤 庆城县疾控中心结防股股长:这个一般是没有的。因为这个一般时候我们病人在来的过程中他都要把痰带来。你来取药的时候你没有带痰的话,我们一般都是让他尽可能在短期内把复查痰给我们送来。

  

    记者:这些化验单都是病人自己带痰过来做了之后出的化验报告?

  

    杨雅凤:对。

  

    解说:已经去世的病人怎么会亲自来送痰做化验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如果只是工作中偶然的差错和疏忽,同样的情形应该不会发生在更多病人身上。那么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份病例:任彩霞,女43岁,病历上明白无误地记录着患者在今年1月和4月的两次取药记录和化验登记,而实际情况同样也是大相径庭。

  

    任彩霞的丈夫 魏振礼:我记得是农历11月7日去世了,阳历是12月几号,12月1号或者是11月31号去世了。

  

    解说:又是一份实际情况与病案记录不符的病历,仔细对比两份病历后发现二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两名患者接受的都是由政府资助的免费结核病控制项目。接受这个项目的病人无论做痰化验,还是取药一律不收费。按照规定做痰化验必须是患者本人的痰液送检,病人已经去世,这病历上的化验单又是怎么来的呢?记者来到庆城县疾控中心的化验室,在办公桌上发现一打连姓名也没有填,却已经有了化验结果的化验单。

  

    记者:这个化验单你认识吗?

  

    脱志玲 庆城县疾病中心化验室化验员:认识。

  

    记者:这个签名是你的吗?

  

    脱志玲:就是。

  

    记者:也就是说,这个化验单是从你这里出去的?

  

    脱志玲:嗯。

  

    记者:为什么(事先)结果已经盖好了?

  

    脱志玲:一般就是有些病人没有痰的时候,但是病例上要走的话我就写了一个。

  

    解说:随后记者带着在化验室发现的空白化验单,再次来到医生办公室。面对化验单上明显的疑点,值班医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杨雅凤:你应该查痰,但是有些病人来的时候没有带痰,没有带痰但是在项目程序上头有时候我们为了整齐一点,规律一点……

  

    记者:所以就是这样造假的情况还是存在的?

  

    杨雅凤:他在上一次查痰是在阴性的情况下,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记者:所以这样的造假行为就出现了?

  

    杨雅凤:嗯。

  

    解说:除了化验单部分与事实不符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这就是病人的取药记录。按照卫生部结核病防止规划的要求,参加免费结核病治疗项目的患者在治疗期间,应定期复查痰化验并分阶段取药,在取药时必须要求有病人,或是家属的亲笔签名。在我们看到的病例中每一份都有完整清晰的签名记录,然而面对这样签名,患者家属却一脸的茫然。

  

    记者:拿药的时候是要签名的,第一个名字你也确认是你签的?

  

    魏振礼:这是我签的。

  

    记者:我们再仔细看一下,下面两个名字是你签的吗?

  

    魏振礼:不像,我反正只取了一回药,就再没有取过药。

  

    记者:也就是说下面这两个名字不是你签的?

  

    魏振礼:对。

  

    解说:既然不是患者和家属的亲笔签名,这些签名又是怎么来的呢,一位曾经在庆城县疾控中心工作做的医生向我们说出了真相。

  

    知情医生:病人签名也是(造假),领导给我们规定的是必须模仿病人签字。比方说我们用钢笔写着要签病人姓名的话就换一个油笔,一般是按他第一次签的姓名模仿下来的。

  

    记者:据你估计大概有多少病历涉及造假?

  

    知情医生:大概占一半吧,占50%左右。

  

    解说:那么类似行为在庆城县疾控中心频繁发生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何玉鼎 庆城县疾控中心副主任:可以说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应付我们单位领导的检查,单单从病历来看的话,一般的领导或者是专业人员不容易发现这个问题。

  

    记者:是为了应付检查,那么这种行为您觉得它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

  

    何玉鼎:这种行为可以说是造假行为。

  

    解说:明知造假却仍然这么做了,除了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是否还有其它原因呢?

  

    记者:上级部门或者说是县一级财政,每年在这些项目上有没有给疾控中心相应的拨款,?

  

    何玉鼎:结核病这个项目上我知道的2002年因为财政比较紧张,到2003年拨了三万元,限定一年是1.5万元。

  

    记者:假如这个考核的指标不达标,会不会对今后的拨款以及其它的工作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

  

    何玉鼎:那肯定有影响。

  

    解说:按照这位主任的说法,频繁的病历造假,一来是为了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二来是为了确保地方财政的拨款。那么除了这两点之外是否还有别的目的呢?按照卫生部结核病防止规划的规定,疾控中心每过一段时间可以根据病历上患者的用药记录,向上级卫生部门领取相应数量的免费药品,这也就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免费药品因为病人实际上并没有来取药而多了出来,那么这部分多出来的药品在哪里?又被如何处置了呢?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来到了疾控中心的药房。

  

    记者 张自力:这里就是庆城县疾控中心的药房,我们看到这里的药是被分类排放的。这里药架上的药是专门给自费病人服用的抗结合药物,而在这个柜台里是专门给免费病人服用的抗结合药物。这个大盒子,据药房的工作人员说是多出来的免费病人的抗结合药物,我们拿一盒看一下。在这盒的上面有一行小字我们清楚得看到写得是“政府提供 免费药品”,也就是说,这种药是免费提供给病人服用的。而根据卫生部结核病防止规划的要求对于这类免费提供给病人服用的药物,任何单位或个人不能出售或者挪用。

  

    记者:这个地方有没有把这样的项目药,或者说是免费药私自卖给其他病人?

  

    张素琴 庆城县疾控中心药房工作人员: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事,卖给病人那是不可能的事。

  

    解说: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药房的工作人员将多出来的免费药一盒一盒点给我们看,以证明数量并短缺。那么实际情况是否果真如此呢,为了查清真相,记者再次踏上了寻访的道路。

  

    庆城县地处隆冬高原山区,当地群众生活并不是算富裕,特别是山区农村的群众,因贫困治病,因病反贫的现象依然存在。当记者最终找到几位病人时,病人的回答又一次证实了记者的怀疑。

  

    记者:这个地方上面的小字注意过没有,写的是政府提供免费药品?

  

    患者 杨志平:知道,知道,我这个人特别仔细,买回来以后把药盒和说明都看了一下。

  

    记者:你当时买的药上面有没有这个字?

  

    杨志平:有的。

  

    记者:就是说这个包装的药病人是花钱买的?

  

    患者 杜海宝:嗯,是花钱买的。

  

    记者:你看仔细了是不是这个药?

  

    杜海宝:是这个药,有政府提供几个字。

  

    解说:看来多出来的免费药确实被药房私自卖给了自费病人,那么出售免费药品在财务上又是如何走账的呢?

  

    记者:是在哪买的呢?

  

    杜海宝:是在防疫站。

  

    记者:药房?

  

    杜海宝:药房,这个药我们认为正规。

  

    记者:当时药品买的时候给你收据了吗,还是直接掏钱?

  

    杜海宝:直接掏钱。

  

    记者:当时买的时候有没有给你收据或发票?

  

    杨志平:没有的,没有的。

  

    解说:没有发票,没有收据,一手交钱,一心取药,庆城县疾控中心不仅私自出售了免费药品,而且采用了不入账,收取现金的方式将钱直接装入了口袋。至此可谓真相大白。

  

    主持人: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无法查清究竟有多少份病历被造了假,有多少盒免费药被私自卖给了自费的病人。在采访中我们的记者曾经专门了解过,一盒抗结合药的价格大概也就是20、30元。不管钱不算很多,但是对生活在贫困山区的群众来说,这就是救命钱。个别医生的不良行为,不仅损害了庆城县疾控中心在当地的声誉,失去了群众的信任,也使得本应得到防止的传染性疾病肺结核病人没有得到有效的防止,可能被切断的传染源没有被及时切断,而由此带来的危害,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