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为私彩开绿灯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不久前,记者在海南省琼海市嘉积镇、塔洋乡等地发现,当地销售“私彩”现象严重。对这种现象,当地有关部门不仅不禁止不打击,反而为其大开绿灯并从中谋取违法利益。

  

    记者在嘉积镇大街上看到,买彩票的争先恐后,卖彩票的边卖边讲,卖中奖信息的更是举着高音喇嘛讲解买奖奥妙。据了解,这种当街现写、现买、现卖的彩票开奖时间和开奖号码与海南体彩相同,但玩法不同,中奖奖金数额从几十元到上万元不等。

  

    经过调查发现,每一期开奖前,卖“私彩”的人都要到嘉积镇政府设立的“彩票管理中心”交上一笔钱,领到一张盖有“积体”或“积彩章”的表才可以公开卖“私彩”,一些中了万元大奖的人还可以在这里领奖。

  

    随后,记者又来琼海市其他乡镇,买卖“私彩”的情况都和嘉积镇差不多,只不过在农村交的钱要少于在城镇交的钱。经了解,按最低标准来计算,嘉积镇通过买卖“私彩”获取的收入达2400万元。

  

    




目前,我国经国务院批准发售的彩票只有两种,即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形式的彩票都视为“私彩”,其发行与销售均被列为违法行为,要受到有关执法部门的打击与制裁。

  

    [详细内容]

  

    主持人:我国目前经国务院批准发售的彩票只有两种,即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形式的彩票都被视认为私彩,其发行与销售均被列为违法行为,要受到有关执法部门的打击与制裁。尽管如此,私彩销售的现象并没有得到遏制。不久前,记者在海南省琼海市又发现销售私彩现象,场面堪称壮观。

  

    解说:到达海南省琼海市正好是一个周二的下午,当地的老百姓告诉记者,这天下午6点5分是彩票开奖的时间,琼海市各乡镇都会非常热闹,记者先来到嘉积镇的几条老街上。

  

    私彩销售人员:老板好了。

  

    购买私彩的市民:多少钱?

  

    私彩销售人员:我看一下,180元。

  

    私彩销售人员:写3头4尾,3头9尾,没有3头的了。

  

    解说:嘉积镇上的市民争相购买的这种彩票,既不是国家发行的福利彩票也不是体育彩票。国家发行的福彩和体彩都是像这样电脑打印,并且全省联网,而嘉积镇上销售的这种彩票却是当街填写。

  

    记者:哪个是公家的?

  

    私彩销售人员:这个是公家的。

  

    记者:手写的是私人的?

  

    私彩销售人员:放心,中了一定有钱给你。

  

    解说:这种民间私自发行的彩票,都是由私人做庄家,找上些人来销售。彩票的开奖时间和开奖结果与海南体彩相同,玩法儿也与海南体彩相似,一共四位数,任意猜中两位数、三位数或定位猜中两位数或三位数,都会有几十元或几百元的奖金,四位数全部猜中,那就是大奖,奖金1万元。这种销售私彩的现象不仅琼海市各城镇有,连乡村也有。

  

    记者:陈学琪是谁啊?

  

    私彩销售人员:就是我,自己搞的。

  

    解说:卖奖的时候热闹,开奖后更热闹。开奖后的第二天,一些“军师”纷纷上街,当众通过高音喇叭,给买私彩的人分析讲解其中的奥妙。他还要使劲说服买私彩的人掏钱买他的开奖信息。

  

    私彩信息销售人员:不管你信不信,看好,本期我们的分析,上期我发现3个4,马上来了一个0,同样我懂规律发现2,2马上又来了一个1,对不对?5跟3马上是8,上期我说头奖就这么简单。

  

    私彩信息销售人员:这期开单数头还是双数头,拿钱买就知道了。

  

    解说:就连这个小孩似乎也很在行,讲得头头是道。

  

    私彩信息销售人员:3仍然跟着1,1不上奖,所以下期买奖,5和1不上奖。

  

    解说:而这位大公鸡集团的人倒是省事儿,根本不去费什么口舌,两元一个信息,爱买不买,错过挣钱的好时机,可别后悔。在他身旁的牌子上,公然写着:投注私彩,祝君中奖。在这里,还有各种私彩信息报刊在公开发行销售,供买私彩人作参考。

  

    私彩销售人员:这种东西大多都是假的。

  

    记者:是吗?

  

    私彩销售人员:嗯。

  

    记者:我听他讲得挺卖力气的。

  

    私彩销售人员:要相信自己才能赢,笨,不是吗?

  

    解说:白天这些卖私彩讲私彩的人挺忙活,到了夜里他们也不闲着,继续挑灯夜战。

  

    私彩信息销售人员:不管怎样,你一定要买一下,先买先得到,谢谢与你合作。明天开奖,如果你现在不买,明天还可以来找我。

  

    琼海市嘉积镇村民:谁不想拿一毛钱一块钱捞几千块。

  

    知情人:他们都喜欢这种玩法,好象吃了鸦片上瘾了,有些人在晚上做梦的时候,他把梦到的东西,不管是好梦恶梦,都认为是一种好兆头拿出来分析,比如说梦到什么东西,梦到蛇,梦到撞车,梦到什么。

  

    记者:梦到蛇是什么意思?

  

    知情人:蛇是8字6字什么,他分析是什么号码就拿去写。

  

    记者:遇到撞车呢?

  

    知情人:撞车了就是车牌的号码拿去买。

  

    解说:连做梦都要想到私彩,这真是够痴迷的。可根据国务院2001年发出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彩票管理的通知》规定,任何地方和部门均无权批准发行彩票,要加大对民间私自发行彩票等非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可是这里为什么私彩会这样红火?作为管理这一现象的当地政府是否了解情况呢?

  

    记者:在琼海市的私彩到底是公开的,还是地下的?

  

    符贻智 海南省琼海市副市长:目前来说我们市委市政府看,我现在来说,按照组织程序来说就是地下的,是属于地下的。

  

    记者:按组织程序是什么意思?

  

    符贻智:不是组织程序,是按照目前来说,私彩是私人搞的,私人搞的,不是国家机关组织的公开卖的销售的。

  

    解说:如此公开热闹的销售场面,记者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一种地下行为。而面对这样公开的私彩销售市场,又有国家的具体规定,地方管理部门应该是理直气壮地去打击私彩销售的现象的。

  

    符贻智:在打击过程中,我相信就是说有个难度,打击下来一段时间就下去了,可能过一段时间,政府又比较注意重视其他的东西,马上又反弹起来,这个事情就是说打打弹弹,打打弹弹。

  

    解说:按照这位领导的说法,打击私彩的确不容易,可是在街面上,有些人告诉记者,其实在琼海想卖私彩并不难。

  

    私彩购买者:这个东西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月打多少税?一摊几百块钱要打多少税?

  

    记者:给谁打税?

  

    私彩购买者:给政府打税。

  

    记者:我去哪里去买票?哪里打税呢?

  

    私彩销售人员:当然是去国税部那边。

  

    记者:就说你的彩票部,彩票部是属于政府的?

  

    私彩销售人员:对,属于政府管的。

  

    知情人:镇政府设立了一个专管私彩的彩票管理中心,他们(卖彩票的人)在那里每一期交钱,两数定位是交250元,三数定位合起来交350元。

  

    记者:在这个彩票部里工作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知情人:属于嘉积镇政府的。

  

    记者:有领导吗?

  

    知情人:有时候他们要去那里。

  

    记者:什么样的人去那里?

  

    知情人:镇长书记都去。

  

    知情人:在周三的上午,记者跟随一些卖私彩的人来到他们所说的嘉积镇上的彩票部。每一期开奖前,卖私彩的人都要到这里来交上一笔钱,他们可以从这里领到一张盖有“积体”或“积彩章”的标,有了这张表,他们就可以公开卖私彩了。

  

    销售私彩人员:交三个大奖的钱。

  

    解说:记者在这个彩票部还看到,一些中了万元大奖的人可以在这里领奖。而这位被称为彩票部部长的人正在忙着在表上签字,他在这张表上签上了“海南体彩”的字样,而实际上他写的期数和海南体彩完全不同。记者还发现,每到周二和周五下午5点多钟,一些卖私彩的人还会把大奖的票根交到这个彩票部来,以备那些中大奖的人在这里有票可查。随后,记者又来到琼海市其他乡镇,情况都和嘉积镇差不多,只不过在农村卖私彩交的钱要少于在城镇交的钱。

  

    私彩销售人员:交工商20块,交派出所20块,财税要100块。

  

    记者:财税要你100块?

  

    私彩销售人员:一共是140块一期,

  

    记者:在什么地方交?

  

    私彩销售人员:他在这里收。

  

    记者:收完就给你盖上章?

  

    私彩销售人员:没有章的。

  

    解说:这位卖私彩的人理直气壮地拿出塔洋镇财税所给他的收据,有了这个,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卖私彩了。

  

    符贻智:我们明确地说,第一不能收税,第二不能收费,你必须要坚决打击,既收税又收了费,是属于政府合法地保护他,合理地保护他。

  

    解说:其实在采访中,记者也看到,当地公安人员对卖私彩的人还真管,而且还动起了真格的。

  

    记者:为什么要抓?

  

    私彩销售人员:我们打税了,他们不打税的就抓了。

  

    私彩销售人员:你没有那张大纸的话,你卖的话就会被人抓的,抓会罚款的。

  

    记者:你这儿就没有那张大表,要有人抓怎么办?

  

    私彩销售人员:他去打(交钱)了,不怕,我打了税,他能把我怎样?

  

    解说:只要交钱,就可以公开卖私彩,这就是琼海市私彩之所以红火的原因。那么又有多大的经济诱惑可以让这个地方如此公开违背国家的管理规定呢?

  

    记者:一期在这个镇上,有多少份(卖私彩的)?

  

    知情人:最少大概900到1000份,如果合起来的话,一份要交250元,1000份就要交25万,一期最少要交25万元。

  

    解说:一期收25万,一周两期就是50万,一个月是200万,一年就是2400万。这还是按最低标准来计算。一年2400多万的收入,这对于一年财政收入3600万的嘉积镇来说,的确具有吸引力。而从每一期这样热闹的销售场面上来说,一期私彩销售额,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知情人:每一份销售额大概2000元到3000元,1000份的话最低要300万,我估计不止,大概有500万以上。

  

    解说:实际上,私彩的销售没有任何组织、管理、监督上的保障,当然更谈不上公正性。因此,吃亏上当的还是这些买私彩的普通老百姓。

  

    知情人:普通的老百姓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生活费买私彩,有些是把家里的牛都拿出去卖了,有些当老板的把加油站抵押出去,把生意本都赌光了。

  

    琼海市嘉积镇村民:卖鸡卖鸭也有的。

  

    记者:把鸭卖掉买私彩。

  

    琼海市嘉积镇村民:那肯定有的。

  

    主持人:国家明令禁止并严厉打击的私彩销售,到了琼海市却大模大样地穿行于街头闹市,原因何在?我们看到的是有关部门不仅不禁止、不打击,反而为其大开绿灯,并从自己的不作为中谋取违法利益。既然有着监管部门为其保驾护航,私彩大行其道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