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真情解开千家结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曹发贵是安徽省和县乌江镇黄坝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2004年5月16日,在调解一起村民纠纷时,不幸以身殉职,时年47岁。司法部于7月23日追授其“模范人民调解员”荣誉称号。 

  

    本期节目讲述了曹发贵同志在处理村民与当地政府部门的土地纠纷、与企业的道路纠纷以及村民家庭内部纠纷过程中的感人故事,生动地再现了曹发贵为维护基层社会稳定做出的突出贡献。

  

    曹发贵自1989年担任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以来,兢兢业业、无私奉献,积极主动开展工作,调处了婚姻、邻里、土地、务工赔偿等矛盾纠纷2000余件,化解“民转刑”案件30余起。全村连续15年无群体上访事件发生,做到了“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

  

    曹发贵牺牲后,在出殡的那天,一千多人自发排成两公里的长队为他送行,其中有很多人是从外地赶来的。曹发贵生前把一切都给了他的村民,黄坝村的村民们将永远把他记在心中。

  

    [详细内容]

  

    主持人:现在在我国的城市、乡村里边活跃着660多万人民调解员。这些每天面对最低层群众的人民调解员经常会遇到大大小小的矛盾。由于他们耐心细致的工作,使得很多原本可能激化的矛盾得到了化解。当然在工作中,他们也很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在调解工作中以身殉职的安徽省巢湖市乌江镇黄坝村的党支部书记曹发贵就是其中的一个。

  

    黄坝村村民:就在这,就是前面,垃圾场主要是在这儿,主要是倒在这个地方。

  

    解说:跟随村民,我们来到黄坝村一条主干道旁的绿地。去年四月,乌江镇政府曾经把这里作为处理生活垃圾的垃圾场,当时引起许多村民的不满。

  

    黄坝村村民:学生全部在这上学,下面多少村庄呢,学生上学下学一天四趟,从这个地方走四趟,我们就组织不让倒。

  

    黄坝村村民:这个地方我为什么不敢走呢?垃圾太脏了,我们打着伞,伞里面的苍蝇都满了,我们坐个车走,车里苍蝇也满了,我们家里的苍蝇已经没办法了。

  

    解说:更让村民不满的是镇政府将垃圾场建在河道的上游,而河道下游不远处就是村民居住其中的村落,一下雨,雨水和垃圾污水冲下,直接影响到村民生活用水的卫生和安全。为这件事,村民也曾经找过镇政府,但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

  

    李达志 乌江镇镇长: 但是我们还是想把这个垃圾场保留在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它是荒山,再加上我们在这个路边上垃圾(运转)交通非常方便,垃圾运转的费用成本都很低。

  

    解说:镇政府与村民各有各的理由,矛盾不断升级。这件事传到调解员曹发贵的耳朵里,他立刻找到村民对他们说:

  

    黄坝村村民:我给你们表个态,我(让他们)不能在你们这块倒(垃圾)了。你们安心在家生产,其它的事与你们有无关。

  

    黄坝村村民:但是我说你作为一个村书记,你毕竟还是镇里的领导啊,你能讲不能啊,他说那我来试试吧,那好,那好那好。

  

    李达志:曹书记他就讲,正因为是交通便利的地方,方便了倒垃圾,但是不方便了我们的群众。

  

    记者:曹发贵是你的下级,你是他的领导,那他找你这样说你当时能接受吗?

  

    李达志:一开始我是给加压力,我让他继续做群众的工作。你说我这里不合适,你给我找个适合的地方,曹书记讲,我三天给你答复。

  

    解说:为了缓解村民和镇政府的矛盾,曹发贵亲自跑到远离村镇的地方去选址。乌江镇政府最终把垃圾场迁移到了人烟稀少的偏远山区。慢慢的,村民也理解了这里的难处。曹发贵做了15年调解工作,大大小小的纠纷他成功调解过两千多件,像这种村民和当地政府之间的矛盾还在少数,他面对更多的还是百姓的家常里短。

  

    黄坝村村民:我和他家里是一个村庄的,是邻居。

  

    记者:他为你家做过什么调解工作没有?

  

    黄坝村村民:做过了。

  

    解说:在黄坝村随便问几个村民,他们就能说出曹发贵为他们做过调解的事,大到干群关系,小到邻里纠纷,村子里甭管啥人只要有矛盾纠纷就会想到他。曹发贵也从来不嫌麻烦。在黄坝村轮窑厂附近的一个路口埋着三根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水泥柱,但就是在这三根水泥柱的背后还有着一段化干戈为玉帛的故事。

  

    记者:这是当时你们拦起来的是吧?

  

    黄坝村村民:不但这个地方拦起了,而且这个地方搞了石子堆着,车辆不能行驶。

  

    解说:今年2月份到4月间,村民和黄坝轮窑厂两次因为修路的事发生冲突。村民用水泥柱子挡住轮窑厂运送物资的道路。从曹发贵2月28日到4月5日的日记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为处理这起纠纷他前前后后跑了9趟。

  

    曹发贵的妻子 杨宜秀:那段时间他掉了几个斤肉,处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解说:矛盾化解了,三根原来用来挡路的水泥柱,经曹发贵提议被埋在路的两侧以便时时对村民起到警示作用。在曹发贵担任村委会调解员15年来,黄坝村没发生一例群体械斗事件。30多起很有可能由民事纠纷恶化升级为刑事纠纷的事件也在曹发贵的调解下和解了。对此,村民戴启春的父亲深有感触。

  

    戴启春的父亲:如果要是他不来调解的话,双方就会发生武斗,那绝对是可能武斗。

  

    解说:这件事还要从5年前的一天说起。1999年11月19日,戴启春和杨萍夫妇在田间地头发生口角,丈夫动手打了妻子。妻子杨萍因为当众丢了脸面,一时想不通服毒自杀了。之后双方家人因为赔偿款等事始终谈不拢,矛盾不断激化,本来就失去亲人的杨家弟兄及众亲友来找戴家。

  

    记者:把你家的人也打了,瓦也揭了,桌子也砸了。在这种情况下你们当时是一种什么反应?

  

    戴启春的父亲:叫他(曹发贵)出来给我调解,我们没有办法处理这个事情,他(女方家)处理就是要钱。

  

    杨萍的姑父:对方当然想少一点钱,他家肯定想要少一点儿。我们这边讲,没有这些钱那是不行的。

  

    戴启春的父亲:当时是曹发贵出来处理的,曹发贵说不能要那么多钱,他说农村人家从哪搞这么多钱呢?

  

    杨萍的姑父:在那边他还是这样讲,你不要告他,他也不要告你了,只不过就是几片瓦嘛。在这种情况下行为过激这感情可以理解的。

  

    解说:经过曹发贵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地两边劝说,双方家庭最终达成了谅解和让步,一场潜在更大危险的风波平息了。但并非所有调解都能够一帆风顺,在矛盾双方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调解员被误解或者把矛盾转嫁到调解员的身上也是常有的事。在一次又一次的矛盾冲突中,处在矛盾最前沿的曹发贵所承担的风险是无法回避的。今天5月16日,一个更大的威胁悄悄地向他逼近。

  

    曹发贵的妻子 杨宜秀:我家曹发贵在这后面在这后面来了被打的那家(狄和发)也跟他在一起,我就听他讲,这家伙好象很猖狂,就讲平时就太野蛮了,我就听到这两句。

  

    解说:这个不好惹的人好方汝龙,因为儿时患有癫痫病,村民们都让着他,慢慢养成了他的霸气。今年5月,方汝龙与一位80多岁的老人因为摞荒地上栽种蚕豆、南瓜一事发生纠纷。5月16号,这一天曹发贵根据双方纠纷提出让方汝龙赔偿老人家500多块医药费,方汝龙对调解表示不满。

  

    李达志:曹书记当时也还采取了一定保护措施,就说你今天不服我的调解,我过两天再来,我们再谈。

  

    解说:但这时方汝龙却把怨气转嫁到了曹发贵的身上。在劝解过程中,曹发贵被方汝龙砍伤,就近去村民家里包扎伤口,方汝龙却步步紧逼。

  

    黄坝村村民:他撞这个门撞了几下,没撞开,他就从那个树上爬过来,他翻过来我就叫我家孙子,不得了了,他从这边爬进来了,我孙子马上把门关了。

  

    解说:就在方汝龙破门而入追杀曹发贵的过程中,方汝龙的癫痫病突然发作,口吐白沫倒在地上,这时已经身负重伤的曹发贵忍着身体的剧痛一步步挪到方汝龙的身边。

  

    黄坝村村民:他(曹发贵)就问他(方汝龙),头伸到前面问他(方汝龙),可要紧,你不要紧吧。

  

    解说:可是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方汝龙苏醒过来,他抓起身边的一个打气筒猛击曹发贵的头部。曹发贵倒下了,他牺牲在调解纠纷的现场,在他出殡的那天,老老少少的乡亲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为这位普普通通的人民调解员送行。

  

    黄坝村村民:我们特别感觉,这个曹书记调解,一般99%的经过他调解大家基本上都非常信服,非常相信,非常信服的,这次你(方汝龙)你怎么调解把他往死打,造成了极大的灾害,所以我们觉得非常气愤,我心里有一种义愤。

  

    黄坝村村民:人家有些干部到哪去,什么皮鞋蹬着呀,公文包夹着,茶杯子捧着就是这样的,他呢,从来没有这个样子,很艰苦朴素,这点本身很不简单。

  

    黄坝村村民:他办事一般比较踏实,所以他讲话我们一般比较相信的,信任他,相当的信任,他讲什么事,只要能办,他尽量帮你办到。

  

    黄坝村村民:在村民里是信得过的。

  

    黄坝村村民:我心里比较难过,每天早上起来我上班我从安息堂过,我走到他门口过,心里总要唠叨两句。

  

    主持人:曹发贵担任人民调解员15年,解决大大小小的纠纷数千件,许许多多的矛盾双方都把他当成自己的主心骨。他解开了无数的疙瘩,化解了许多矛盾。曹发贵为了百姓的利益,为一方的平安,为人民的调解工作撒下无数的汗水,直至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当地的干部敬佩他,乡里乡亲感谢他,当地百姓说:从曹发贵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共产党员可贵的品德和忘我的情怀。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