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艺术周上新亮相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9月13日至19日,中国广播艺术团以建团五十周年来最强大演出阵容,在北京隆重推出“中国广播艺术团艺术周”。这是中国广播艺术团与中国电影乐团重组后的首次市场化运作的结果。艺术周是国内首次由一个专业文艺表演团体独立主办,综合了多种表演形式的艺术盛会。

  

    





中国广播艺术团成立于1953年,拥有众多著名艺术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然而随着文化体制的改革,这个拥有辉煌历史的国家级艺术团体却面临着许多无法回避的新课题。中国电影乐团也有类似的经历。为此,国家广电总局于2003年11月将两团进行整合,组成了新的中国广播艺术团。

  

    新团成立后,首先引入竞争机制,演奏员必须通过考核竞争上岗。两团130名演奏员中有96名参加了考核,一批年轻的演奏员脱颖而出,从后排走上首席的位置。竞争机制的引入,使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每一位成员都感到了一种压力,而与竞争机制相配套的新的分配机制和创新机制,又激发出大家参与竞争、求新求变的动力。

  

    中国广播艺术团推出的艺术周,无论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仅今年上半年,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演出场次就达100多场,完成全年创收任务的70%。

  

    [详细内容]

  

    主持人:从9月13号到9月19号,由中国广播艺术团主办的艺术周在北京隆重推出。艺术周囊括了交响、电声、民乐、相声等诸多艺术形式。这次艺术盛会明星云集、盛况空前,观众欣赏到了舞台上的精彩满意而归。而对于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演职员来说,则有一种特殊的体会,因为成功的演出是文艺团体体制改革带来的成果。

  

    解说:9月13日,中国广播艺术团艺术周在北京开幕,这一天他们在保利剧院举行了首场演出,这场演出引起了观众浓厚的兴趣。

  

    记者:你觉得演出怎么样?

  

    观众:非常好。

  

    记者:怎么好呢,你觉得?

  

    观众:我觉得挺有生气的。

  

    观众:有七场节目。

  

    记者:对。

  

    观众:今天第一场看了以后,以后有机会其他场次我也要来看。

  

    解说:观众看到的是精彩的演出,这精彩的演出与中国广播艺术团先期进行的改革创新密不可分。9年前,进团的歌唱演员魏金栋就曾亲身体味一个时期以来文化市场所发生的变化。

  

    记者:当时进这个团初衷是什么?

  

    魏金栋 中国广播艺术团电声乐团团长:初衷就是能够经常上电视。

  

    记者:因为它属于广电系统?

  

    魏金栋:因为我觉得我们广电系统就有这么一个团,唯一的这么一个团。

  

    记者:那进来以后初衷实现了吗?

  

    魏金栋:没有,因为我觉得恰恰相反。因为我觉得现在来说整个市场开了,体制也变了。也不是说照顾你本系统,实际上大家比较公平、公开的这种竞争。

  

    解说:中国广播艺术团成立于1953年,它拥有众多著名的艺术家,在全国乃至世界都享有盛誉。而随着文化体制的改革,和其他艺术院团一样,这个曾经辉煌的艺术团体也面临着一些无法回避新的课题。

  

    王书伟(中国广播艺术团副团长):中国广播艺术团目前的这种拨款形式,基本拨款形式只能够退休的费用。那么其他在职的费用,如果给了离退休就是零了。那么它这个资金就是它再生产的资金就没有,所以必须要靠一种完整的一套经济运作模式,要靠我们的品牌节目打入市场,来创造收入,来形成一种良好的资金循环。

  

    解说:与中国广播艺术团情况相近,中国电影乐团也有类似的经历。为此,国家广电总局于2003年11月将两团进行整合,组成了新的中国广播艺术团。新团成立后,首先引入竞争体制,要求所有演奏员必须通过考核竞争上岗。

  

    赵实 国家广电总局党组副书记 副局长:那么要体现一个就是我们的人才能够择优上岗,能够公平竞争,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所以这次我们请的专家都是国家的著名的一级顶尖的艺术家和老师,我们自己的团里头,还有我们自己总局的各个部门都没有直接参与打分,所以我们对各位老师寄予了厚望。

  

    解说:评价专家均为外请,考核方式则采用了这种应考者与评判者两不见面的拉帘考试的形式,结果两团130名演奏员中有96人参加了考核。根据考核成绩,一部分年轻的演奏员脱颖而出,从后台走上了首席的位置。

  

    熊涛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演奏员:在团里工作六年了,以前都是坐在第五个位置上。然后经过团里的重组,通过自己的分数,然后自己的努力,然后现在在大提琴这个首席位置上。

  

    侯长青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演奏员:来这么多年,我真是说不清楚我什么时候能坐上那个首席的位置。但是主要是在于自己的不断努力,不管是什么时候坐上首席,那么天天都要勤勤恳恳去练习它。

  

    记者:考核应该说是给了你这个机会。

  

    侯长青:考核确实是给我们年轻人支持,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解说:竞争机制的引入使中国广播艺术团的每一位成员都感到了一种压力,而且与竞争机制相配合的新的分配和创新机制,又激发出大家参与竞争、求新、求变的动力。

  

    记者:在过去您参加商业演出,或者是走穴和参加这个团里安排的演出,这两者之间收入的差距是不是很大呢?

  

    魏金栋 中国广播艺术团电声乐团团长:的确是很大,我想如果说真是很大的话,那肯定是因为人都要喝要吃,而且上有老下有小,所以说肯定有的演员都希望出去能够多挣一点钱,但是现在我们相应提高了,演出的机会也多了。

  

    刘金利 中国广播说唱团副团长:创造我觉得和以往不同的就是说,你自己有能力可以去创造,如果没有能力到社会上去把这些搞创作的人,去挖掘他们的东西,给咱们团演员创作作品,我们团也接纳,到时候把那个费用给人家。

  

    记者:专门有这方面的经费了?

  

    刘金利:对。

  

    解说:他叫范焘,曾在国际指挥大赛中获奖。2001年,他离开当时的中国电影乐团前往美国深造,并在一家乐团任职,去年年底,他听说了乐团重组的消息,最后这个实力明显增强的乐团吸引他最终留了下来。

  

    记者:也就是说一个指挥他才能的发挥,也是建立在一个优秀的乐团的基础上的?

  

    范焘 中国广播艺术团电影交响乐乐团常任指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而且对一个指挥的提高,这个乐团的水平,本身的起点对于一个指挥的未来的提高也是很重要的,其实有很好的例子。

  

    记者:所以在重组之后,你可能就看到了新的希望,就决定留下来了?

  

    范焘:我看到了更多的活力。

  

    解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乐于在重组之后的中国广播艺术团这片新的天地里一试身手。中国广播艺术团也需要一个机会综合检验整合的效果,并在市场竞争中再次证明自己,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庆前夕,中国广播艺术团艺术周在北京隆重登场。

  

    王书伟 中国广播艺术团副团长:不需要政府的一分投资,不需要企业的一分投资,就是真正让,就是通过票房,一张一张,观众一张一张去买票,真正通过票房收入来检验我们这一次市场运作的成果。

  

    解说:本次艺术周由七部分组成,分别是大型歌舞晚会《青春中国》、民族交响乐音乐会《梦系红楼》、交响合唱音乐会《世纪故事》、《永远经典·难忘的歌》、小喜剧《明春曲》、《中外影视作品交响音乐会》和《名家相声小品晚会》。形式多样、明星云集是本次艺术周一大亮点,而在尊重艺术规律的同时,尊重市场规律则是本次艺术周最突出的特色。

  

    滕矢初 中国广播艺术团指挥:一个交响乐五六十分钟,能接受的观众还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在当前这个改革的一个比较重点也是摸住观众的脉搏,他们喜欢什么,这样我们提供一些他们喜欢的东西,这样能引起互动。

  

    姜昆 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演员:作为相声艺术本身就比较单纯,就两个人一演,那么真正要把它作为一个剧演出的时候,我们就考虑到,可能光是一个相声的这样一个两个人在一起说的这个要支撑一个完整的,两个小时的这样一个大型演出的话,可能在形式上就过于单调,有的时候就有点不太,最起码对于现在的这些观众来讲,就不太满足了。那么于是我们把整个舞台剧的方式,首先是非常丰富了,那么我们又把电影加进去了,我们用电影把它串连起来。

  

    记者:请问是第几次来这儿演出?

  

    魏金栋:应该是来过几次了,我也记不得了,但是怎么说我们团整合以后,在北京的公开演出这是第一次。

  

    记者:是不是挺兴奋的?

  

    魏金栋:是。

  

    观众:老中青他这种人才结构,也是非常合理,所以这个我觉得演出水准很高。

  

    观众:我也挺喜欢这些原来老的歌曲老的节目,适合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

  

    观众:人生中都有些记忆是和广播艺术团这样的一些老团是粘连在一起的,所以这种团要一旦推出来,其实可能再加一点品牌化的东西,再加一点符号性的东西,再加一点市场策略,现在这种包装的,这种公司运作的这种方式,可能能比今天发展得更好。

  

    主持人:中国广播艺术团推出的艺术周,无论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记者了解到,仅今年上半年他们的演出场次就达到了一百多场,完成了全年预定收入的70%,应该说这些都与他们进行的整合重组有着密切的关系,是整个重组使他们焕发了青春。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