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绿洲梦碎板滩井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位于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连接处边缘的内蒙古阿拉善,是北方沙尘暴发源地之一,记者在阿拉善旗的板滩井了解到,这里有2100亩土地由于不当开发,不仅没有变成绿洲,反而成了一片荒漠。

  

    据记者调查,2001年,阿拉善旗旗政府与陕西杨凌秦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内蒙出资注册的绿洲公司签约,把板滩井4万亩土地无偿地提供给绿洲公司30年,而绿洲公司承诺把当地建成高新农业示范基地。可是,由于绿洲公司种植失败,土地被大面积抛荒,生态环境遭到进一步破坏。

  

    


记者还了解到,绿洲公司在阿拉善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的地区开发上万亩土地,事先并没有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分析;而且按照我国防沙治沙法的有关规定,沙化土地所在地区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不得批准在沙漠边缘地带开垦耕地。

  

    据国家环保局的有关人员介绍,在没有进行项目可行性研究和办理必要的审批手续的情况下盲目上马,必然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使相当脆弱的生态环境更加恶劣。目前,国家环保总局已经对这一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将对此进行严肃处理。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 刚才我们看到的是发生在我国北方地区的一次沙尘暴,其实每年的春天,类似的沙尘天气并不罕见,而许多沙尘的主要起源地就是内蒙古自治区的阿拉善地区。近几年来我们国家一直投入了巨大的力量进行防风固沙,可是不久前我们了解到因为人为的因素,阿拉善地区又新近出现了上千亩的荒漠,造成了新的生态破坏。8月4号,记者前去调查。

  

    


解说:位于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盟90%以上的区域属于荒漠,是我国生态环境及其脆弱的地区。这里十年九旱,沙尘暴频发,沙漠以平均每年20米的速度向东南推进。阿拉善的右旗板滩井在这里算得上是风水宝地,和干旱的沙漠比,它的水资源相对富足,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些村民在这里开垦农田,日子还过得去。可是从2001年起,有的村民不愿再种地了。

  

    刘发育(内蒙古阿拉善村民):一搞开发,像我的这个地,现在就纯粹没办法种。

  

    解说: 刘发育一家人是板滩井的老住户,一家人原本种了三十亩地加上放牧,每年都能收入两万块,2001年风沙却让他家农田亏损了三千元。刘发育一家认为,除了天气,他的家亏损和西边那一大片裸露的沙地也有关系。

  

    刘发育的母亲: 我们就是开发的受害者,风沙(他们把)地上的柴棵棵刮掉了,风一刮,沙就把我们这地埋住了,种子刚刚种下去全都被埋住了。

  

    刘发育的妻子: 他们把上面全推掉了,我们的地种不成,种不成给他们反映,他们也不管。

  

    解说: 从村子出来往西,记者果然看到了大片大片裸露的沙地,村民说这些沙地是内蒙古绿洲公司开发造成的。内蒙古绿洲现代农业开发公司是陕西一家公司在阿拉善右旗注册的。2001年9月,绿洲公司和阿拉善右旗政府签订协议,阿拉善右旗政府把板滩井四万亩土地无偿地承包给绿洲公司三十年,而绿洲公司负责投入资金建设高新农业示范基地,公司取名叫绿洲,就是想把板滩井变成绿洲,他们当年平整覆沙滩地上万亩,希望万亩绿洲由此产生,从三年后的现状看,结果并不理想。

  

    


记者: 观众朋友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阿拉善右旗的板滩井,这里是内蒙古绿洲现代农业开发公司承包的土地,在这一片本该是绿洲的地方,我们却发现了一大片荒漠。

  

    解说: 当地人说2001年,绿洲公司没有平整土地前,这些土地上还分布一些植物,刮风时,沙子要比现在少得多。

  

    记者: 这个就是以前的原貌?

  

    张春锋阿拉善右旗曼德拉苏木人大主席:对,以前的原貌。在几年前的时候,这些那个地方和这儿是一样的。

  

    记者: 这些植物是不是可以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

  

    张春锋: 可以,可以起到。

  

    记者: 如果没有这些植物的话,会是什么情况呢?

  

    张春锋:那就看老天了,不刮风的话,这个就全都长上来了。如果一刮风的话,这个就和这一样了。自然的,也不是人为的。

  

    记者: 就是风又会把沙给吹走了。

  

    张春锋:这个不受人们的意识而转移。

  

    记者: 像刚才那样的地块,顺着这条路往前,我们还能看到很多,这是我们发现的又一块撂荒的土地。从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来看,由于没有植被的覆盖,这里的土地已经变成了沙粒,风一吹,它可以……(被风吹走)

  

    解说: 在绿洲公司承包的围栏里,这样光秃秃的地块,一片接着一片,公司的数据表明这样的土地,总量大约有两千一百亩左右。板滩井位于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连接处的边缘,在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上,出现如此大面积的抛荒地,环保工作人员感到非常的担忧。

  

    


齐燕红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高级工程师: 这个土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已经沙化了,地表上基本上来讲可以说没有什么植物,这个表土看起来都是流沙。那么对生态环境来讲,最起码的,它使这块局部区域内的沙化更加加剧了。阿拉善地区,可以说是咱们华北地区沙尘暴的一个策源地,现在从整体情况来看,它这个地方生态环境非常脆弱,一旦遭到破坏以后恐怕很难以恢复。

  

    解说: 绿洲公司的开发导致板滩井2100亩土地沙化加剧,并因此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面对沙化的土地,当地却有另外一种看法。

  

    张春锋:对这个生态破坏怎样理解呢,我认为这个不叫生态破坏,这应该叫做保护生态。

  

    解说: 当地政府解释说,引进绿洲公司在板滩井发展农业,是保护生态而开展的一项工作。吴忠岩 内蒙古阿拉善右旗旗长: 总的一个思路就是按照我们盟委行署提出来的转移发展战略,把这个沙漠腹地失去人畜生存条件的这些人口转移出来,转移到哪儿呢?转移到这个沿路上来,转移到这个沙漠边缘上,水土富集的地区上来。

  

    孟和吉日格勒 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农牧局局长: 这个地方的水也好,土也好,都可以。 我们可以根据自治区盟委行署的发展战略和搬迁转移的战略,我们这就作为一个搬迁区。

  

    解说: 原来所谓的“生态保护”是就板滩井安置移民作用而言的,令人想不通的是处于生态保护的目的,为了引导牧民学习农业种植技术而引进了龙头企业,绿洲公司为什么反而造成了生态破坏呢?记者采访到了一直关注此事的阿拉善盟的农牧业专家李福锁。

  

    内蒙古阿拉善盟农牧局调研员李福锁:失败的原因主要是我们招商引资的这个陕西秦丰农业公司,他们没有在我们西北干旱荒漠地区进行农田防护林建设的经验,他们完全套用了陕西,使用了陕西当地的一些树种,这些树种远距离的用在我们板滩井它对这个环境适应差,再加上开发建设初期,灌溉设施不完善,造成了外地的树种在当地难以成活,变成了一个失败教训。

  

    张春锋: 我认为这是一个过程,对不对。

  

    记者: 这个过程是必须发生的吗?

  

    张春锋:就是在建设当中,这个是不可避免的。

  

    齐燕红:这个观点我不同意,如果在当时开发的时候能够经过科学论证,办理相关手续的话,这种撂荒是可以避免的。

  

    记者: 这个相关的手续指的是什么?

  

    齐燕红:从我们环保上来讲,那就是环境影响评价手续。

  

    记者: 为什么说做了这个环境影响评价手续,就可能避免这种大面积撂荒呢?

  

    齐燕红:在做环评手续的时候,他应该是请有环评资质的一些单位,来对整个的环境做评价,并且对他的开发方案要进行评估。在我们环保进行审批的时候,也会找专家进行论证,对其中一些不合理的开发,或者是不合理的种植都会提出相关的建议,或者是提出意见的。

  

    解说: 根据国务院1998年颁布的《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的规定,包括农业综合开发在内的建设项目在开工建设以前,必须取得环境影响评价分析,但绿洲公司在阿拉善这个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的地区,开发上万亩土地事先却没有进行任何环境影响评价分析。

  

    内蒙古绿洲现代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范景刚:因为我不懂这个东西,政府就和我签了这个承包合同,就是承包这里。

  

    记者: 那为什么当时没有履行合法的手续?

  

    吴忠岩:这个我答不上。

  

    记者: 那我们应该去问谁呢?

  

    吴忠岩: 你问我就对着呢,但是我答不了这个问题。

  

    记者: 那我们应该让谁来回答这个问题呢?

  

    吴忠岩:你问我,我就回答呗。

  

    记者: 那谁可以给我们解答这个问题呢?

  

    吴忠岩:那我不知道。

  

    解说: 一项政府引进的大型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在进行整整3年之后没有办理任何合法的手续,这是为什么呢?记者找到了当时负责引进项目的前任纪委书记。

  

    李新生:如果所有的法律程序都要履行,我们就没有一家单位,没有一个外地的企业来我们这么艰苦的地区投资搞建设,我们引进一家外地的企业是非常非常的不容易。在我们这个地方,没有交通、没有电力、没有通讯,没有任何帮助开发的条件。如果说我们不给人家一点更优惠的条件,没有一个企业会把自己的钱投到这么一个地区来。

  

    解说: 为了发展经济,政府提供优惠政策吸引投资可以理解,但是以违反国家政策法规的方式给公司大开绿灯,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如人意。事实上由于事先没做科学的环境影响评价,没有采取正确的开发步骤和方案,目前公司投入1000多万没有获得任何收益,而板滩井脆弱的生态环境也因此遭受到破坏。

  

    潘岳 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

  

    西部生态环境是全国的生态的大屏障,环境极其脆弱,一旦被破坏无法逆转,所以我们希望当地的政府和企业遵守环保法规,摆正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各项关系。

  

    主持人:经济的发展决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对于那些可能给环境带来影响的大规模的开发项目,更要慎之又慎做好论证。阿拉善右旗的确非常需要项目和投资来发展地方的经济,在这里我们也希望大家积极到那里投资开发、共谋发展,但是上项目必须要进行认真的可行性研究和办理必要的审批手续,否则急于求成,盲目上马就极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使我们相当脆弱的生态环境更加恶劣。目前国家环保总局已经对阿拉善右旗的生态破坏事件进行了调查,并对此进行了严肃的处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