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抗洪时刻 生死抉择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7月4日晚,特大暴雨突袭云南省德宏州,造成盈江县、陇川县多处发生滑坡、特大泥石流。7月5日,县交通局局长赵家富在抗洪抢险中被泥石流卷走。

  

    盈江县境内许多的公路都是山路,今年6月下旬,持续不断的大雨经常使一些公路受损,身为县交通局局长的赵家富比以往更加忙碌。6月29日到7月1日,他多次到工地参加抢修塌方,两天一夜没有休息,7月2日、3日他又天天上班,4日晚回家后已是非常疲劳,并在家中输液。第二天,赵家富不顾疲劳又前往修建中的那邦公路。

  

    那邦公路是盈江县有史以来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的公路项目。从跑项目、跑资金到组织勘察、设计、施工,赵家富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暴雨时刻威胁着尚未完工的公路。

  

    正在那邦公路排除险情的赵家富,又得知弄璋乡有一个桥梁被完全堵死,如果险情不排除,将威胁桥边三个村寨的100多户人家共计500多人的生命和3000多亩粮田。赵家富在赶往弄璋乡的途中被泥石流卷走。经多方搜救,仍无踪影。

  

    


赵家富去世后,他的妻子代表自己和赵家富向灾区群众捐款一千元。

  

    7月28日,中共云南省委决定,追授赵家富同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追授“云岭先锋”奖章,并号召全省共产党员向赵家富同志学习。

  

    新闻专题:2004年防汛抗旱

  

    [详细内容]

  

    主持人:你现在大屏幕上看到这个人叫赵家富,是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交通局的局长。这个画面是7月5号拍摄的。这天盈江县遇到了特大暴雨,赵家富正在组织紧急抢险,另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画面成了赵家富留给亲人和同事们最后的记忆。就在拍下这个画面的几分钟后,这个地方突发的泥石流把赵家富无情地卷走了。

  

    赵家富的同事: 赵局长在哪里呀?

  

    顾雪强:他卷下去了,卷下去了!

  

    解说: 今年六月下旬,持续不断的大雨使盈江县境内许多公路受损,身为县交通局局长的赵家富比以往更忙碌了。

  

    赵家富的妻子 刘云萍: (6月)29号到(7月)1号,他到工地上去抢修塌方,两天一夜没有休息, (7月)2号、3号,他也天天出去上班,(7月)4号那天晚上到家时,他就说相当累了,相当困,想睡,他说没有力气,就叫我叫医生。

  

    盈江县人民医院护士 尹赛芬:医生配了一瓶葡萄糖,加了维生素C氯化钾,还有维生素B6能量一支,带到这里。(7月4日21:00)

  

    解说:这天晚上,医务人员到赵家富的家里给他注液,之后赵家富睡着了。半夜雨越下越大,被雷雨声惊醒的赵家富开始睡不安稳了。第二天,赵家富早早起来,妻子对赵家富的身体状况有些担心,儿子刚考完中考,今天要填报志愿,妻子想用这个理由留住赵家富。但赵家富迅速赶到了县交通局,处理完局里的事后,他叫上几人去那邦公路。

  

    盈江县交通局基本建设科科长 余华:我说下这么大的雨,不要去了吧,他就说,6月27、28、29这三天那邦公路的下一段发生过泥石流,刚刚把公路抢通,还不很好走,现在又下大雨了,他就说一定要去看一下。

  

    解说: 让赵家富惦记的这条那邦公路正在修建,它是盈江县有史以来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的公路项目。从立项开始,赵家富就作为该项目的常务副总指挥长,组织着该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等工作。 (7月5日9:00)

  

    解说: 这天的雨是盈江县建国以来经历的最大的暴雨。去那邦公路的路不断受阻,赵家富一行一边调动人员疏通路面,一边不断地调整路线,以求尽快赶到那邦公路。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才达到那邦公路第一标段施工地。安排处理完这里的险情后,赵家富接到了县委书记的电话。

  

    盈江县委书记 杨跃国:11点40分左右,我给赵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说弄璋镇一个桥梁已经完全被堵死了,如果那个桥涵,当时那个险情不排除,它威胁着我们那个桥旁边的三个村寨,在现场指挥的同志请示把这座桥炸掉。

  

    解说: 因为要尽快做出是否炸桥的决定,赵家富改变计划不再继续向那邦公路第二、三标段前行,让司机迅速掉头,赶往弄璋镇。

  

    余华: 他就说要赶下去了,要到现场去看,到底能炸不能炸,又是到底怎么炸,还有是要报公路局,报省交通厅,这个事他就开始联系。如果真正被炸掉了,那就是赶快要搭一个便桥,我们还正在商量着呢,在路上。 (7月5日12:10分)

  

    盈江县交通局司机 杨清解:他一直在强调我,(开车)快点、快点。平时我们去的时候,开(山路)车速是二三十码,那天是跑到了七八十码,他都还嫌慢了。 (7月5日12点40分)

  

    赵家富的儿子 赵杰:前几天他们去抢险,他还告诉我,下雨泥石流非常危险。当天早上我在学校填报志愿,我就想到爸爸,雨下那么大,我想打电话告诉爸爸,想让他小心一点,学校没电话就没打成。 (7月5日13:20)

  

    解说:雨越下越大,车子开到芒允至铜壁关公路10公里时,山顶上突然塌下来的土石挡住去路,司机急忙掉头,但“轰”的一声音,100米的前方山顶又塌下来一堆土石,一行8人被困在两堵土石当中,大家赶紧下车,余华拿出随身携带的录像机进行拍摄,发现镜头里离他们站的不远处,树、山正在往下陷。

  

    现场人员:那面塌了。

  

    盈江县交通局基本建设科科长 余华:山体里面传出来的那种声音,哄隆隆地响。

  

    盈江县交通局路政大队副大队长 顾雪强:咚咚,都响,山都在响都在晃,到处都在塌了。

  

    解说: 这时的八个人既得顾着脑袋,不被山顶上飞下来的土石砸着,又得顾着脚下,别走到松软的可能要下陷的地方。在这被堵着的100米的山路上,大家躲躲闪闪困了一个多小时。赵家富不断地观察想赶紧把大家带出困境,他发现山顶可能有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

  

    赵家富:那边有个平台, 转过去有个平台呀。

  

    顾雪强: 在哪里?

  

    赵家富: 在那边,在坡那边有个平台。

  

    解说: 赵家富决定亲自去探路,顾雪强赶紧跟上去走在了最前面。

  

    顾雪强: 我走到这个位置,局长在那个位置。

  

    记者: 就在我现在的这个位置?

  

    照雪强: 对,差不多,就这个位置,他跟着我后面,当时我走到这以后,我就看见上面的树动,上面树下来了,我一看以后,当时那泥石流山体滑坡(泥石流)就下来了,下来了以后我赶紧转过身,我说,局长快跑。

  

    现场人员: 快跑,快让开,快,快让开。

  

    顾雪强: 叭,就下来了,下来以后还带着那个风,把我就打倒,爬起来以后,我看下面什么也没有了。我就大叫一声,看到后面人也没有了,一个也不见了。我就赶紧看下面,肯定是,局长肯定是被卷下去了。

  

    现场人员: (山)还在响,还在响。

  

    顾雪强: 我转过来叫他,我说局长,(泥石流)下来了,他就冲走了。

  

    解说: 稍微平静了一点后,顾雪强打通了县长的电话。县领导得知情况后,迅速从各个方向调动人员上山营救,但由于到处出现险情,营救队伍行进困难。剩下的7个人在恐惧中又等待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下午5点,附近的农民路过发现他们,带着他们爬上山顶走了出去。 下午6点左右,第一批救援队伍艰难赶到,之后各方救援人员陆续到达搜救赵家富。

  

    盈江县委书记 杨跃国:听到(赵家富)被泥石流卷走这个消息,很多同志都非常悲痛,他们都是自发的参加搜救队伍。

  

    盈江县桐壁关乡群众 刘常江:(赵家富)为我们老百姓做实事,铺道路、搭桥,为老百姓做好事,我们心中感激他,所以他出了这个事情,我们赶过来(搜捕)。

  

    (7月6日搜救人员找到赵家富衣裤碎片 7月8日搜救人员找到赵家富手表和钥匙)

  

    解说: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赵家富妻子的话越来越少。7月10号,她来到抢险救灾领导小组办公室,捐了1000块钱给灾区。

  

    刘云萍: 也还有很多受灾的人,我想他们和我一样可能会有失去亲人。

  

    解说: 直到现在,家人还没有办法接受赵家富离去的现实。

  

    赵杰: 到爸爸出事的地方,每天都去找他。

  

    记者: 现在还去吗?

  

    赵杰: 对。我要把爸爸找回来,我要把爸爸接回家。要告诉他,我已经顺利地考上高中了。

  

    赵家富的女儿 赵蓉:那只头上有点黑的(鱼)像我爸爸,我爸爸再过几天就回来了。

  

    主持人: 抗洪救灾是一个战场,抗洪救灾又是一个考场,对每一个人都是个考验。关键时刻,生死抉择,赵家富站了出来,豁得出去,以实际行动做出了表率。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