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特派员与农民“联姻”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进入焦点访谈栏目主页

  

    进入论坛发表看法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从1999年开始,福建省南平市的数千名科技特派员走出了机关和科研院所,深入基层农村,把农业科技带进农家,让农民得到实惠。  

  

    周理飞是福建省建瓯市农业局的一名农业技术干部。一个多月前,他被市里选派为川口乡慈口村的科技特派员以后,以前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就被现在常常走村串户的工作状态所取代。现在最让老周惦记的是,如何尽快让村民们掌握新的茶叶栽培技术,早日脱贫致富。老周只是近年来南平市许许多多下派到农村的科技特派员中的一员。

  

    从1999年开始,南平市开始分批从市县乡的涉农部门选派科技特派员,走进田间地头,为当地农民提供形式多样、实用有效的科技服务。他们把自己所学专长,把一些被束之高阁的科研成果带到了一户户的农家,并很快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一些活跃在基层农村的科技特派员,采取以资金、技术入股的方式,和农户结成利益共同体。采取这种市场化运作的方式,极大地调动了特派员和农民双方的积极性。下派到洋口镇白沙村的科技特派员赵木松,就积极带领当地村民发展优质果苗的培育,干得有声有色。

  

    据记者了解,6年来,累计有1360多名科技特派员和农户或基层经济组织建立了经济利益共同体,实施项目850多项。在南平,科技和基层农村、和普通农民的“牵手”越发地紧密,越发地牢固。

  

    [详细内容]

  

    


主持人:福建省南平市是我国有名的锥栗之乡,当地出产的栗子远近闻名,但近年来这里的栗农们却遇到了产量偏低,品质不高的麻烦。一直靠经验种植的栗农们一筹莫展,正在这时候,南平市下派的科技特派员为他们送来了科技经,那么这本经究竟灵不灵呢?

  

    解说:周理飞是福建省建瓯农业局的一名农业技术干部,在位于闽北山区的这个县级市里,能在机关上班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可就在一个多月前,老周被市里选派为科技特派员以后,以前每天的按部就班的生活就被现在经常走村串户的工作状态所取代。

  

    记者:(一个多月内)第几次下村了?

  

    周理飞:第五次了。

  

    记者:那一般到村里以后能够待多长时间?

  

    周理飞:一般是三五天,如果碰到季节性的时候比较忙的时候那就十几天。

  

    记者:现在的这种工作状态和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周理飞:过去我是在机关工作,围着领导的指挥棒转。现在我当科技特派员以后,就直接要下到村里去,就要围绕农民的需要转。

  

    解说:老周下派的村子距离市区的家大概有六七十公里,经常往乡下跑,辛苦自然是难免的,而最让老周惦记的是如何尽快让村民们掌握新的茶叶栽培技术,早日脱贫致富。

  

    周理飞:我现在对这个村子的情况基本上摸得差不多了,但是我现在主要是给他们搞一些科技培训,首先让科技在农民当中先进行普及,以后把每一项工作或者是(项目)计划这方面再逐步来落实。

  

    记者: 能不能够真正沉下心来,能够在农村安心提供(科技)服务呢?

  

    周理飞:说实在的,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我相信慢慢会适应的。

  

    


解说:老周只是近年来南平市许许多多下派到农村的科技特派员中的一员。从1999年开始,南平市开始分批从市县乡的涉农部门选派科技特派员,走进田间地头,为当地我们农民提供形式多样实用有效的科技服务。

  

    南平市科技技术局副局长 张泽华:从1999年起,我们全市共分为六批从市县乡三级抽调专业技术人员6500多人次。进驻行政村达到1400多个,占全市行政村总数的88%以上。他们到了村以后,为当地村民带去了全方位的科技服务。

  

    解说:南平市地处福建的北部山区,素有“福建粮仓”之称。但近年来南平的农村经济发展缓慢,农民收入增幅下滑,局部地区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与此同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以及越来越难以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的迫切需要。记者走访了建瓯吉阳镇农业技术推广站,这个农技站的六名农技人员要负责全镇8000多户30000多农民的农技推广工作。和科技特派员相比,这些在原有体系内的农技人员的工作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

  

    记者:你们一年当中要下到村子里去的时间大概有多少?

  

    南平市吉阳镇农技站站长 葛培盛:一年里面有两三个月,相对来讲比较集中,就是要到村里面,其他时间,我们除了要应付我们镇里面的一些中心工作,一些阶段性的工作。

  

    记者:两个月的时间能够解决一年当中农作物出现的很多问题吗?

  

    葛培盛:很难,因为两三个月时间,只是稍微解决一些粮食种植作物当中一般层面上的技术指导和一些服务。

  

    解说:记者还了解到,由于原有体制的束缚和基层农技人员的知识结构单一,使他们很难提供农民急需的多种经济作物种植的科技指导。

  

    葛培盛:也只能帮助解决他们一般性的技术问题,其他很多具体的(问题),可能我们也有点力不从心。

  

    村民:在技术方面遇到难题没办法解决,就眼睁睁看着种出来的东西损失掉。

  

    村民:我们那时很希望有这方面知识的,专家学者下来给我们扶持。

  

    解说:正是针对这种现状,南平的科特派员制度应运而生。许许多多的科技特派员走出了机关,走出了科研院所,活跃在基层农村。他们把自己所学专长把一些束之高阁的科研成果带到了一户户的农家,并很快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

  

    福建南平市委书记 徐谦:相对于科技下乡这种短期的服务,(科技特派员下村服务)的时间,是一次一年,而我们已经连着坚持了五年。我们现在科技下乡一般到乡镇,老百姓上来咨询,而且我们现在是完全贴身(服务)老百姓,到村里去为农民提供服务。

  

    解说:这种开满了淡黄色小花的树木,就是闽北地区独有的经济林木——锥栗树。由于这几年,锥栗的市场行情看好,南平的许多农户都扩大了它的种植面积。在建瓯吉阳镇,记者听到这样一个关于锥栗的故事。科技特派员黄铭利在村里举办的锥栗栽培技术讲座,深受村民的欢迎。村民范水林就和自己的妻子商量,要用学来的新技术对自家一直从未修剪过的七亩多锥栗树动一动剪子。

  

    


村民 范水林:最大的阻力来自于我的爱人,她说我们传统管这么多年的锥栗都没有听过这么一回事,我说按照这样的事情,我想试一试,你老传统管理产量那么低,如果修剪以后,如果有产量了你又怎样讲?

  

    记者:你爱人给你做工作做不通,你怎么跟他说的?

  

    范水林的妻子:我就是说不敢砍,树越大越好,砍掉就没有那么多锥栗了。

  

    解说:面对妻子的反对,头脑灵活的范水林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范水林:我也考虑了很多天,就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先修剪一半,另一半明年再剪。

  

    记者:修剪了多长时间开始出现效果了?

  

    范水林:到第五年,修剪的已经果实累累了,枝条挂得弯弯的,没修剪的就是枝头上长几个。

  

    解说:科技的力量是神奇的,在事实面前,固执的妻子终于主动提出要把另外一半锥栗树也进行修剪。如今,范水林家的锥栗树长势良好,散发出阵阵幽香的淡黄色锥栗花预示着今天会有一个不错的收成。

  

    范水林:修剪的像我那七亩锥栗,大概今年可以收入一万四,如果是没有修剪,我那一块山顶多是六千块到七千块。

  

    解说:黄特派员成了胜利村最受欢迎的人,因为他给村民们送来了科技,带来了财富。现在,全村的锥栗种植面积由原来的一千亩增加到了三千多亩,产量显著提高,平均每亩锥栗由原来的150斤增加到现在的400多斤,仅此一项,全村实现产值120万元,人均可增收500多元。

  

    科技特派员 黄铭利:我认为我能够到农村去,把科学技术能把我这个成果推向农村,这是我人生价值的体现。如果我们科技人员研究了大量的科研成果,新的技术不往农村推,农民就得不到这个技术,整个科技水平就没有办法发挥出来,也就是说科技的技术,没有在农村里面真正起作用。

  

    解说:一些活跃在基层农村的科技特派员,以资金技术入股和农户结成利益共同体,这种采取市场化运作的方式,极大调动了特派员和农民双方的积极性。下派到洋口镇白沙村的科技特派员赵木松就积极带领当地村民发展优质果苗的培育,干得有声有色。

  

    科技特派员 赵木松:当时我们把资金带下来了,那农民讲,你教我做亏了怎么办?我说亏了我自己认了,但是赚钱的时候利润是一人一半。这个苗管起来,劳动力成本也给他定了,一株是三毛钱,那这个三毛钱是归你的。假如说,今天都不赚了,这个管理工资还要给你,那农民就得到了双保险。

  

    解说:赵特派员以技术和资金入股50%,两户村民以土地和投入的劳力入股50%,合作培育和经营各类优质果苗。白纸黑字的协议书写得明明白白,在风云变幻的市场面前,大家同舟共济,有利共享,有难同当。

  

    赵木松:第一年他们两个农户,一个人大概赚两万多一些,我自己才一万多。

  

    记者:农民为什么比你赚得多呢?

  

    赵木松:如果这个苗木卖出去了,利润部分是一人一半。这个管理上面的投入,这个成本就等于劳力成本,劳力成本就是一株是对应三毛钱。这个卖掉以后,这个三毛钱就归他了。他要赚三毛钱,三毛钱赚到了,再赚利润,他当然就比我多了。但是也有一个风险,假如卖不掉的情况下,我的投入全没了,那他这个三毛钱也没了。

  

    解说:据记者了解,六年来累计有1360多名科技特派员和农户或基层的经济组织建立了经济利益共同体,实施项目850多项。在南平,科技和基层农村和普通农民的牵手越发紧密,越发牢固。

  

    村民: 一年来确实他带来了新技术,新品种,我们农民都受益了。

  

    村民:开头才两户人做,第二年,第三年,整个村民现在越来越多,现在好像有点以点带面的感觉,我们做了,现在整个村民都跟我们做了的人,都赚钱了。

  

    村民:他们送来这个科技,也是给我们送来了金钱,我们希望南平这个特派员经常还要到我们村来,经常给我们农民讲讲课,我们是很欢迎的。

  

    主持人:农业的发展需要科技,农民致富需要科普,据科技部提供的相关数据显示,在我国科技对于农业增产的贡献力在45%左右。目前宁夏、新疆、青海和甘肃等地也已经推行了科技特派员制度,科技和农业的紧密牵手正在让越来越多的农民享受到科技给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带来的变化。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