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执法的遭遇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主持人:人民公安是维护一方平安、打击犯罪、保证群众安全的执法机关。然而在湖南省溆浦县,当地的个别公安民警却似乎忘记自身的这样一种职责,把自己摆在了不应该的位置上。

  

    解说:今年的6月26号晚上,在湖南省溆浦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事件。溆浦县公路养路征稽所八名工作人员被殴打,三名伤重者至今住院不起。而与此同时,县公安局下属的桥江派出所的两名公安人员也自称被打成重伤,卧床不起。在记者采访时,双方都说是对方挑起的事端,并动手打人。

  

    周立军(溆浦县路政征稽员):就像雨点般地砸在我的后脑勺,当时我就砸昏了。

  

    黄文波(溆浦公安局桥江派出所教导员):抱着我的人还用膝盖蹬我的裆部。

  

    




解说: 既然是执法单位,都应该有着严明的纪律和规范,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互相动手了呢?事情还得从6月26号晚上的一起查车事件说起。当天晚上,根据全市交通部门的统一部署,怀化市路政部门依法在溆浦县设立了交通检查站,检查当地民用车辆的缴纳养路费的情况。没想到一开始就发现了一辆假冒牌照的吉普车。

  

    周立军(溆浦县路政征稽员):当时这个车子开过来,向我们开过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车牌不对。这个车牌是桑塔纳的车牌。我们查电脑以后,里面没有缴费的。所以我们征稽员就举停止牌,示意他停车。对于这个征稽员示意停牌,他冲过,第二次他又冲过,第三次的时候,我们地区检查组的舒化平副所长,他就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就堵住了车子行驶的路线正中间。

  

    解说:据路政人员讲,他们拦下了这个假冒牌照的吉普车,完全符合当晚全市统一部署的要求,然而吉普车上下来的司机却根本不服从检查。

  

    舒化平(怀化市路政征稽员):下来以后,他又没着装,就是光膀子,光着膀子没穿衣服。他下来以后就用手就站在那个车子的那个地方,用手就把那个引擎盖子用力拍了一下。他说,谁敢扣我的车,谁要扣我的车没什么好处,我要搞死他。

  

    解说:没想到,这个光膀子司机不仅不服从检查,而且喊来了县桥江派出所的所长。人们这才知道他原来是桥江派出所的教导员。看到征稽人员依然要依法办事,在场的公安人员竟然要抓人。

  

    舒化平(怀化市路政征稽员):所以说他们都逮到公安局,因为当时他也没着装的,穿着便服,他说逮到公安局再讲。说这个话的时候,后面几个人就扑上来,准备把我们处长拉公安局去。我们就把他保护起来,就不让他拉了。拉的时候,旁边围观的群众就讲:公安打人了,公安打人了!在这样没办法的情况下,他们就放手了,所以说我就是不当警察了,我也要搞死你们征稽所的人。讲完这句话以后,他马上就回公安局去了。

  

    解说:路政人员是这样描述的,桥江派出所对当天发生的事情又是怎样解释的呢?

  

    记者:你那个车是合法的车还是不合法的车?

  

    舒永(溆浦县公安局桥江派出所所长):那我就不知道了。

  

    记者:你也不知道?你那个车交过国家规定的各种税费没有?

  

    舒永(溆浦县公安局桥江派出所所长):没有。

  

    记者: 那合法吗?按照你们自己内部的规定?

  

    舒永(溆浦县公安局桥江派出所所长):合法?反正那方面法律我也不清楚。

  

    记者:也不清楚。

  

    解说:没有缴纳养路费和使用假牌照的车不能上路,这是一个常识,然而这位派出所所长却不清楚。而那位开车的教导员讲了当时的一些经历。

  

    黄文波(溆浦县公安局桥江派出所教导员):他们把我拉下车,第一件事儿就是把我的警服扒掉了,扒掉了我就跟他们吵起来了,他们几个人,大概五六个人就围过来了,旁边一个人,抱的抱,抱着我的那个人还要膝盖蹬我的裆部。还有两个人,他们用头盔砸我的头。

  

    





解说:其实有一个事实是清楚的,没有缴纳养路费的假冒牌照的机动车是不能上路的,执法人员更应该遵守法律。但是路政人员因此就殴打公安人员,显然也是违法的。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记者找到了当时围观的市民了解情况。

  

    溆浦县市民1:当时车子坐三个人,也没有着警服,甚至开车子那个人,还是光着膀子的,就是刚才说的上衣没穿。

  

    溆浦县市民2:我看到征稽所的人没有打人。

  

    溆浦县市民3:我们老百姓都是以为他们是社会上的烂仔,只有烂仔那么混、无理。再一个只有烂仔也不表明怎么样,就谁敢扣我的车,谁敢扣我的车我就叫他死。我的车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谁敢扣,所以我们都以为是烂仔。所以我们没有发现他们是公安人员,就是事后把这个车子扣下来了,把车子往征稽所开去了。只听他们说,不当警察了,我们所以才觉得他们是公安局的。

  

    解说:其实在当时上百名市民的围观下,没有什么事实可以隐瞒的。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众多的市民瞠目结舌。当天晚上,市民们发现溆浦县各主要路口居然被公安人员封锁了,一伙儿穿着制服的公安人员见到路政标志的车辆就拦车抓人,县一中老师戴永志的哥哥就这样被抓进了县公安局。

  

    戴永志(溆浦县一中老师):在公安局的110的办公室里面,看到我大哥一个人,孤独无靠,没有任何人照顾,斜靠在那个椅子上,然后痛苦地呻吟。他只说我头疼,我想呕吐。我当时十分气愤,所以在走的过程中,我就讲了气话,我说你们公安局这样地打人,是无法无天,谁打了我的哥哥,我一定要告,我要告得他下岗。

  

    解说:没想到一时的气话竟然引来了更加猛烈的回应。

  

    戴永志(溆浦县一中老师):当时在公安局大门口,坐镇的一个局长叫做马吉祥,他当时就首先扑了上来,说你讲什么!你吼什么!在公安局里面待命的其他三 、四十名民警看着领导带头扑了上来以后,他们立即把我们两兄弟围在中央,就开始殴打。

  

    解说:直到围观的市民看不下去,上来斥责打人的公安人员,殴打才算结束。

  

    溆浦县市民4:当时我说你不要打了,我说你是执法单位,他们就是犯了法,也有法律制裁,你们这样打影响市民。

  

    解说: 围观市民的义举救了戴永志兄弟两人,但是没有能够制止另一场打人行动,在市民的围观下,数十名穿着警服并且持枪拿棒的公安人员冲向了县养路费征稽所。

  

    刘建峰(溆浦县路政征稽员):拿个板子,一板子朝着我的头就来了,我的手挡了一下,板子就打断了。

  

    




解说: 一场殴打过去,院子里的市县两级路政人员全部挂了花,三名征稽人员倒在了地上。直到记者采访时还卧床不起。据路政人员指证,带头持枪械冲进征稽所的正是桥江派出所的所长和教导员,然而对方却予以否认。教导员黄文波的说法是当天晚上他就因伤重住进了医院,自然不可能打人。

  

    黄文波(溆浦县公安局桥江派出所教导员):该怎么做,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我也做了十多年警察了,我应该很清楚。

  

    解说: 然而医院方面却证明黄文波没有说真话,因为当天晚上他不在医院。

  

    溆浦县中医院骨科医生: 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天了,他三天后来的。

  

    记者: 他现在行动都很困难,都爬不起来了?

  

    溆浦县中医院骨科医生:没有吧,我们经常检查呢。

  

    解说: 桥江派出所所长舒永虽然承认自己当天晚上去了征稽所,然而却强调民警的行为都是自发的 。

  

    舒永: 这个事情不存在是我们怎样做,都是干警自发的,不存在是组织上面的。

  

    记者: 自发就是合理的?

  

    舒永: 不是说自发就是合理的。

  

    记者: 合法吗?

  

    舒永: 那也不存在。

  

    记者: 你们带枪了吗?

  

    舒永: 我没带。

  

    记者: 别人带了吗?

  

    舒永: 我不知道。

  

    记者: 你不知道?

  

    舒永: 嗯。

  

    记者: 你上去以后,你说什么了?

  

    舒永: 我上去以后我就找他单位领导。

  

    记者: 那些门都是你踹破的吗?

  

    舒永: 不是。

  

    记者: 那是谁踹破的?

  

    舒永: 不知道。

  

    记者: 你们打人了没有?

  

    舒永: 我没打人。都没打人。

  

    记者: 都没打人?

  

    舒永: 嗯。

  

    记者: 那是谁打伤了那些了路政人员?

  

    舒永: 那我不知道。

  

    解说: 还是听听当时围观的群众满看到了什么吧?

  

    溆浦县市民:到征稽所里面打架的时候,基本上每个人都带着有枪,还有几个人带有警棍。当时围观的老百姓有四五十人,所以现场看去,几乎跟电视、电影里面那个打斗的场面完全一样,见人就打,人家躲在车子下面的、躲到屋里面去的都是七八个人揍一个人,见人就打,打得让人家跪着,脚踢拳打。人家抱着头,一点都不敢反抗,所以这个场面看起来非常气愤,也很心疼。

  

    解说: 开着没有缴费的假牌照车,却不允许检查,车被依法拦下后,就聚众打人,这几乎是传遍了全县的大事情,然而溆浦县公安局的负责人却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记者: 这个行为得到了县公安局领导的批准没有?

  

    梁源路(溆浦县公安局副局长): 没有。因为当天晚上我正在办公室处理一个案件。

  

    记者: 到目前为止,县公安局领导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梁源路:至少我不清楚这个事情。

  

    记者: 据你了解,谁清楚这件事?

  

    梁源路:现在我没有去了解这个事情。这个问题我就不好(回答)。

  

    主持人: 公安民警开着不交养路费的假冒牌照的车辆,已经是一种错误行为,然而自身不守法,还不服从管理,进而动手打人,这种行为不仅严重侵害了群众的利益,同时也违反了公安部的五条禁令。据了解,此事已经引起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对该事件的调查处理正在进行当中。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