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环环违法的大项目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正式施行,这是一部对政府行为进行规范的重要法律。然而,就在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努力建设法治政府的今天,在福建省福鼎市,记者却看到这样一个规模十几亿的大项目,从立项、征地到环境评价等诸多环节,均严重背离依法行政的宗旨,给当地百姓带来了难言的苦痛。

  

    2003年福建省福鼎市政府征用了该市龙安开发区涵头村等不少乡村大量土地,失去土地的农民生产生活成了问题,村民怨声载道。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征地面积过大,福鼎市在同一天分两个批文对同一块地进行申请报批,而福建省国土厅也是在同一天以两个批文批准征用同一块土地,这样就可以不报经国家批准。

  

    福鼎市不仅化整为零对征地进行报批,还大面积超额征地,仅记者初步统计出来被征用的农民有承包合同的耕地就有近一千六百亩,比批准多出了八百多亩。

  

    福鼎市大面积征地是为了上马鞍钢集团福建龙安钢铁项目。但记者在采访中明显感觉到了当地政府对建钢铁厂这一事件的回避。记者调查得知:这个计划要建的钢铁厂规模巨大,一期总投资16个亿,计划年产钢120万吨,占地3000亩,目标规划年产钢500万吨,占地8000亩。

  

    原来,要建类似龙安钢铁目标规模的钢铁厂是要报经省、国家相关部门审批立项的,而龙安钢铁却以当地能审批的规模在当地进行申请立项,而且最终也根本没完成立项手续。也没有通过环保部门审批。

  

    可是因为福鼎市政府的关照,这样一个没有拿到入场券按规定不能开工的项目2003年6月28日就擅自开工了。开工后企业由于资金、贷款等原因停工。

  

    一个十几亿元的重点项目,竟然没有一个环节是合法的,福建省福鼎市政府违规行政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许多农民也跟着遭殃,失去土地的农民何去何从令人担忧。

  

    [详细内容]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正式实施,这是一部对于政府行为进行规范的重要法律,将对政府工作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然而就在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努力建设法制政府的今天,在福建省福鼎市,记者看到一个规模十几亿的大项目,从立项、征地到环境评价等诸多环节,均严重违背了依法行政的宗旨,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了难言的苦痛。

  

    


解说:见到77岁的陈永松老人的时候,他的状态让记者很担心。

  

    陈永松(涵头村村民):我天天都盼着快点死好了。

  

    解说:陈永松是福建福鼎市龙安开发区涵头村村民。去年福鼎市政府征用了涵头村整个村的地。由于没有提前建好安置房,村民们只能拿着每人每月40元的房租补贴到附近租房,但是突然间几百户要同时租房,让附近的房屋紧张起来,许多村民只能以不低的价格租住还没有盖好的房子。但即使这样的房子,类似陈永松等老人也租不到。

  

    村民:(房东)怕老人死在房子里,老人就不能住在这个房子里。

  

    陈汝联(福鼎市龙安开发区涵头村支部书记):需要人照顾的,生活不能自理的,我们这边搭盖了几间临时过渡房,就在这下去一点点的过渡房,水、电我们配套进去的。

  

    解说:老人的确住上了当地安排的过渡房,但却没有享受到所说的基本生活配套。

  

    陈永松:这里感觉太热,没有电,没有水,没有厕所。

  

    解说:由于这种过渡房不允许亲人一块过来住,孤独和生活上的艰难,让老人痛苦难耐。陈永松老人和其他村民们都想不通,当时要征地拆迁时,村民们晚一天都不行,而今福鼎市政府拖延时间,不按合同办事,怎么就没有一个说法呢?按双方当时签的合同,政府应该八个月就建好安置房,让大家搬进去。现在八个月早过去了,大家连安置房的影子都看不到。

  

    陈汝联:安置到目前还没有动工。

  

    涵头村村民:八个月基地都没有做给我们,到今年也没有做,一直骗我们的。

  

    


解说:据了解,不仅涵头村,这次征地还涉及到三杨村、玉奇村、东奇村等等,征的地有水、田、旱地、林地、宅基地等等,村民们说当初他们就认为征地补偿太低,不愿意把地让出去,但福鼎市政府规定不按时办理手续就强制执行。

  

    村民:你不征也要征。

  

    村民:你不同意的就要强制。

  

    解说:记者看到,被征的地与这些类似基本农田保护区的牌子不远。当地政府解释说由于规划调整,这块征用的地不属于基本农田。为证明此次征地合法,福鼎市国土资源局拿出了福建省的征地批文。记者发现,明明征的是同一块地,福鼎市却一分为二,在同一天分两个批文进行申请报批,而福建省竟然也是在同一天,以两个批文批准了征地。

  

    记者:为什么不一次性报批,要分两次?

  

    李政(福鼎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根据《土地法》跟《实施细则》有关规定,福建省这边省政府的批准权限就是只有一千零几亩,那么用地刚好红线图一圈下来的时候,这块是一千三百多亩。

  

    解说:原来由于征地面积大,按规定要报国家批准,但像这样一分为二,省、市两级就把事儿给办了。记者调查发现,福鼎市不仅化整为零进行征地报批,还大面积、超额征地。当地拒绝向记者提供征地相关资料。记者于是到已经被征用了土地的涵头村、三杨村、玉奇村、东奇村四个村,向村民们了解被征用耕地的亩数,之后找到各村村支书或村委会主任进行核对。初步统计出来的,已经被征用的农民有承包合同的耕地就有近一千六百亩,而福建省批准福鼎市征用的地是一千三百多亩,其中耕地才790多亩,仅耕地一项,福鼎市就多征了800多亩,福鼎市大规模违规征地,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郑效国(福建市副市长):我们在这个地方就想搞一个工业项目集中区,就把一些可以上的,想上的这些工业项目集中起来,办在那个地方。

  

    李政:等于说这个地是政府的储备用地,批下来以后,什么项目成熟了,一个一个给它安进去。

  

    


解说:征地快一年了,记者在现场看不到任何上马的项目。如果真是在谈项目,完全可以建好安置房,安顿好农民,项目谈妥后再征地。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让农民居无定所的同时,让土地荒芜着呢?村民们说,其实当时征地,并不是像政府所说的那样为招工、验项目提前储备地。

  

    农民:这个钱全部都是给鞍钢做的。

  

    陈汝联:这个地是无条件送给钢铁厂的,政府出钱向群众征来的,然后送给钢铁厂。

  

    记者:当时谁跟你们说的?

  

    陈汝联:市长这么讲的,书记也这么讲,他们动员大会都这样讲,市委五套班子每个人都是这样讲。

  

    解说:记者查阅当地报纸得知,唯一在这片土地上破土动工过的项目,是一家以民营投资为主的钢铁厂。2003年6月28号,鞍钢集团福建农安钢铁项目在这里开工,当时还是当地主要领导来剪了彩。通过报纸和广告牌可以获知,这个要建的钢铁厂规模巨大,一期总投资16个亿,计划年产钢120万吨,占地3000亩,目标规划年产钢500万吨,占地8000亩。但是记者在采访中明显感觉到了,当地政府对建钢铁厂这一事件的回避。政府曾与钢铁厂达成合作协议,却不愿意拿出来给记者看。

  

    这是村民们保留的当时从墙上揭下来的征地公告,公告上明明写着建设用地项目名称是龙安钢铁,可福鼎市国土局提供给记者的公告却改成了龙安工业用地。

  

    费允忠(龙定市龙安开发区委书记):好几个项目都在谈,谈一些项目,钢铁是其中一个项目。(钢铁厂)投资两亿元,(年产)60万吨规模。后来不凑巧没法做。去年11月份、12月份全部停掉了。

  

    


记者:你们这儿是怎么写的?是你们的《福鼎快讯》,你看这个龙安项目,您说的是投资2个亿,这是19个亿,您说是(年产)60万吨是吗?这是120万吨,一期的,2月15号进入全面动工建设,为什么您一直跟我们说谎呢?

  

    解说:据了解,龙安钢铁项目当时是当地的重点工程项目,福鼎市为引进这个项目,给出了诸多的优惠条件。同时,为了确保该项目按时开工,福鼎市专门成立了鞍钢集团福建龙安钢铁厂项目征地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并审批通过了该小组报批的关于征地报批安置工作的实施意见。当地政府为什么现在要极力回避这些事实呢?按规定,新建钢铁厂必须立项才能开工,记者找到了福鼎市发展计划局,了解龙安钢铁的立项情况。

  

    李建民(福鼎市发展计划局局长):目前我们手头上所收集的指标就是通过了(项目)建议书的阶段,本来按照宁德市发展计划委的要求,还要报批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到目前他们也没能够做出来。

  

    解说:原来像建龙安钢铁这种目标规模的钢铁厂,是要报经省、国家相关部门审批立项的,而龙安钢铁却以当地能审批的投资2亿、年产60万吨的规模在当地进行申请立项,即使这样,该项目在当地根本没有完成立项手续。

  

    记者:那它整个立项都没有完成,怎么能开工呢?

  

    李建民:只不过是把一些山头给推平了,把土推平了,真正的基建还没开始搞。

  

    记者:在没有办完这些立项的相关手续,它能开始做这些工作吗?按照程序的话。

  

    李建民:就按程序来讲,严格来讲,肯定是不行的。

  

    解说:另外,按规定,如此规模的钢铁项目要开工,必须经过国家环保局的环保审批。记者到福鼎市环保局调查了解到,该项目到目前也没有通过环保审批,福鼎市环保局在开工前还曾提醒过福鼎市政府,该项目审批手续不全。可正是因为福鼎市政府的关照,这样一个没有拿到入场券,按规定不能开工的项目,大张旗鼓地擅自开工了,难怪如今福鼎市对此遮遮掩掩。为上龙安钢铁项目,福鼎市政府顶着违法违规的风险,给企业提供了各种优待,可开工后,企业自身却出现了问题。

  

    费允忠:讲实在话民营企业要办钢铁,资金运行也是很困难的,开始也想能够争取银行贷款一部分,因为国家银行控制完以后,这个就没有办法从国家贷取一部分的款。

  

    解说:开工后不久,一些主要股东、出资人宣布退出,由于资金不到位,钢铁厂停工。虽然之后也有愿意加盟的,钢铁厂甚至一度打算重新开工,但福鼎市政府表示,最终由于诸多原因,该项目还是彻底流产了。福鼎市政府违规行政,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让陈永松和许多村民们跟着受累。

  

    主持人: 项目没有立就开始征地,征地面积太大,地方无权审批,干脆化整为零,一票否决的环境评价也置之不理,这样一个十几亿元的重点项目竟然没有一个环节是合法的。而这个层层违法的项目,竟然被当地称为经济领头羊。如果这是以牺牲失地农民的权益,牺牲生态环境,牺牲政府依法行政的公信力为代价的,那么项目即便上马了,真的就能带动经济起飞吗?如今千余亩空空荡荡的荒地上看不到项目的影子,只见到失地农民的心酸,难道违法行政带来的苦果还不够发人深省吗?

  

    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也希望观众朋友能够通过我们屏幕上显示的联络方法,为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谢谢大家,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