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大桥未通先坍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6月27日中午,刚刚建好准备于次日剪彩通车的徐州市弘济桥桥头堡突然坍塌。

  

    


弘济桥位于贯穿徐州市区的黄河故道上,是连接徐州市区主要干道淮海路上的一座重要桥梁。今年年初徐州市决定拆除旧桥建一座现代化的新桥,并投资760万元,于今年2月份开工建设。建好后,6月27日上午9点多钟,施工单位开始拆除上游的土坝放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个小时后,大桥西端桥头堡受到水的冲击,慢慢开裂、倾斜和坍塌。

  

    作为提高故黄河防洪能力实施的这项重点工程,弘济桥的防洪标准为50年一遇,为什么刚刚建好,在剪彩前一天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故呢?

  

    


记者赶到徐州时,事故原因初步调查结果新闻发布会正在市政府举行。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弘济桥坍塌事故属于偶然事故。投资760万元的徐州市重点工程、按50年一遇防洪标准建设的大桥刚刚建成,就因为拆坝放水垮塌了,让人十分不解。据徐州市政府组成的专家组初步认定,事故原因是拆坝放水的水流速度太快,对桥头堡形成较大冲击,导致了这次事故的发生。

  

    那么,大桥的坍塌与工程质量到底有没有关系呢?记者意外地发现:这个工程的施工单位是徐州市水利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监理单位是徐州市水利工程建设监理部,这两个企业在去年改制前,竟然是同属于业主单位徐州市水利局的兄弟单位。而按照国家《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规定,工程监理单位与被监理工程的施工承包单位以及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供应单位不得有隶属关系或者其他利害关系的,不得承担该项建设工程的监理业务。

  

    [详细内容]

  

    主持人:(张泉灵):6月27日中午,徐州市的弘济桥桥头堡突然坍塌,引人关注的是这个位于徐州市闹市区弘济桥是刚刚建好的一座新桥,原定于6月28日举行剪彩仪式,就在剪彩的前一天却突然坍塌,这是为什么呢?6月29日一大早,记者赶到了现场进行调查。

  

    


记者:大家看到的这座桥就是发生坍塌的弘济桥,本来它是6月28号进行剪彩,7月1号进行通车。可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西侧的桥头堡已全部坍塌到河里了。

  

    解说:弘济桥位于贯彻徐州市区的黄河故道上,是连接徐州市区主要干道淮海路的一座重要桥梁。由于旧桥的桥面过窄,交通不便,加上堵水严重,影响汛期行洪。今年年初徐州市决定拆除旧桥,建一座现代化的新桥。它是徐州市的重点工程之一,投资七百多万元,于今年2月份开工建设。6月28号是大桥竣工的日子,原定在当日举行剪彩仪式。6月27号上午9点多钟,施工单位开始拆除上游的土坝放水,令人意外的是,两个小时后,大桥西端桥头堡受到水的冲击后,慢慢开始开裂、倾斜和坍塌。

  

    记者:当时您在现场吗?

  

    目击者:对,我就站在边上。

  

    记者:当时现场你都看到了?

  

    目击者:对。12点多钟就开始往下裂。裂一会儿,裂了这么大,以后越裂越大了,然后就往下塌了,就这个样子。

  

    目击者:28号剪彩是吧?7月1号通车、试车,当时有点裂了,然后让农民工弄点水泥,把裂口糊弄糊弄,等剪完彩再说吧,没等剪完彩就塌了。

  

    解说:本来想用水泥抹抹缝对付过去,却没想到西侧桥头堡还是坍塌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如果事故发生在第二天剪彩的时候,如果发生在通车之后,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记者:坍塌的这一部分现在披着彩条,我们现在看不清它的真面目。而它其实和东面的桥头堡样子、形状、大小是一致的。

  

    


解说:在现场,彩条布的下面我们看到,裂开的地方满是洪土,墙面以下已经掏空了。

  

    记者:现在施工人员要打一段围堰,把坍塌的部分要包围起来,使外面的水不能进来。同时要这个管道把里面的水都排出去,等排完之后,对这个坍塌部分进行抢修。

  

    解说:弘济桥是徐州市为提高固黄河的防洪能力实施的一项重点工程。它的防洪标准为五十年一遇。为什么刚刚建好,在剪彩前一天出现的这样的事故呢?我们了解到,弘济桥建设指挥部就设在了与弘济桥一路之隔的这家大酒店里。记者来到指挥部,在这里我们了解到,事故原因已经初步查明,新闻发布会正在市政府举行,记者赶到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杨军(徐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经过大家、专家的论证,结果基本出来,这个事故是一起突发的偶然事故。事故的原因,是由于挡土大坝的拆除不当、操作的局限性比较大,现场的控制不利造成的。

  

    


解说:按照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弘济桥坍塌事故属于偶然事故,那么这个偶然事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事发后徐州市政府成立了专家组,对事故进行了现场调查。

  

    许明德(专家组成员 徐州市水利局原副总工程师):因为这个事故是比较简单的事故,不是很复杂事故,从我们施工这个角度来说,这个事故不是大事故。

  

    记者:当时为了施工方便,专门在河道上筑起一道土坝,是为了挡住上面的来水,给底下创造一个干的环境,来修建这座桥。现在事故组和专项组认为,6月27号拆坝放水的时候,由于选择的放水点偏西,致使水流太急,直接正面冲击了西侧的挡土墙,致使挡土墙倾斜坍塌。

  

    解说:据了解市政府的这个专家组当天早上刚刚成立,由四个人组成,早上9点找有关人员谈话,10点到事故进行了现场调查,专家组成立之后两个多小时。11点半就宣布这是一个简单的偶然事故,并初步认定事故原因拆坝放水的水流速度太快,对桥头堡也就是挡土墙形成较大冲击,导致了这次事故的发生。

  

    记者:这个桥的建设标准是50年一遇,怎么一下子就冲成这样子呢?

  

    许明德(专家组成员 徐州市水利局原副总工程师):当时由于拆施工围堰的时候,他控制得不严,他地点选择不当,所以引起了高速水流。相应的把底下基础搅动,搅动以后引起挡图墙倾斜。

  

    


解说:据了解,拆坝放水前徐州市水利局和施工监理单位几番论证,共同确定了拆坝放水的方案。市政府和专家组认为施工单位没有按照原定拆除方案施工,操作不当造成此次事故,然而我们从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那里却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记者:你们是不是按照方案走?

  

    陆文才(徐州市水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对。当时还有监理。

  

    记者:严格按照方案走的吗?

  

    陆文才:对。过来八米,从中轴线过来八米。

  

    记者:监理当时在场吗?

  

    陆文才:在场。

  

    记者:既然都按照方案走了,为什么还出现这种事故呢?

  

    陆文才:这个水火无情。

  

    记者:是不是方案有问题?还是你们实际操作有问题呢?

  

    陆文才:现在就请有关专家定了。

  

    记者:那天拆坝放水的时候,您在现场吗?

  

    李平夫(徐州市水利工程建设监理部弘济桥项目监理组总监理):我不在现场,我们的两个监理在现场。

  

    记者:是按照这个方案走的吗?

  

    李平夫:是的。

  

    记者:那怎么会引起这样的事故呢?

  

    李平夫:当时由于运行不当,在指定的位置开坝子,开口子。后来由于这个水一冲刷坝体的土质是粉砂土,后来水一冲,朝着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向流。

  

    记者:现在就搞不明白,你们自己三家单位共同商定的拆坝放水的方案,还先后商量了两次,严格按照这个方案执行,反而把自己好不容易筑起来的桥给冲垮了。

  

    李平夫:这个问题是拆坝的时候,还是重复一句老话,坝子拆的时候失去控制了。最后发现有点偏差了,最后控制不住了。

  

    


解说:按50年一遇防洪标准建设的大桥刚刚建成,就因为拆坝放水,桥头堡就垮塌了。投资760万元的徐州市重点工程在剪彩前一天,就变成了这番模样,那么这次事故与工程质量有没有关系呢?

  

    记者:那就说你们专家主要是看了报表,没有看实际的现状。

  

    许明德:因为现在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包括它的施工质量、构成,这个书面报告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看。

  

    记者:书面报告也没来得及看啊?

  

    许明德:因为今天九点钟才成立。

  

    记者:现在十一点多一点。

  

    许明德:上午9点钟才成立,我们到现场看,看了之后又到这边开会。所以我们没来得详细检查有关的施工质量这些记录。

  

    记者:那就说质量到底有没有问题还不知道?

  

    许明德:从质量检查报告,因为它验收了。水下部分,刚才说到有市水利局、省水利质量监督站以及市水利质量监督站,正式进行完工检查,符合水下工程验收要求,它正式有质量报告出来了,所以我们还是相信国家有关部门。

  

    解说:这次坍塌事故到底是不是一个偶然的简单事故,与工程质量到底有没有关系呢?这个工程的施工单位是徐州市水利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监理单位是徐州市水利工程监理部。记者意外发现这两个企业在去年改制前竟然是同属于业主单位,徐州市水利局的兄弟单位。

  

    记者:这两个单位以前都是你们徐州市水利局的,他一个是施工,一个来监理,这个适合吗?

  

    朱开蒙(徐州市水利局副局长 弘济桥改建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这个应该说各企业各有各的法律责任,各有各的职责。反正我们报纸上登的一家人连体,但是我们不认为,只要是好的企业,举贤不避亲。

  

    解说:这位局长真是“举贤不避亲”,工程由自己以前的下属企业包了,一个负责施工,一个负责监理,对于两手足,左手管着右手,施工监理是这样的关系,那么完工和水下工程验收又如何呢?我们了解到,6月26号,这个项目通过了完工和水下验收。

  

    朱开蒙:现在优良率达到80%。

  

    记者:这个工程优良率达到80%?

  

    朱开蒙:对。现在整体评价是合格,最后竣工评价,按照各种技术参数和单元分工过程进行综合评分,再定为三个等次,优良、合格和不合格。

  

    解说:从一份验收材料上我们发现,负责工程验收的验收委员会主任委员就是这位局长,同时他又是这个工程的项目法人,等于他自己验收了自己,优良率达到了80%以上。

  

    记者:自己弄个坝,放的水,把自己的桥给弄塌了,不是洪水冲塌的,是自己把自己的桥弄塌的,好像不符合常理。

  

    陆文才(徐州市水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在水利上也是常事。

  

    记者:都塌成这样,会对整个桥的安全性没有任何的影响?

  

    许明德(专家组成员 徐州市水利局原副工程师):没有任何影响。就是不修也没有影响,不修仅仅是不好看,难看一点。

  

    徐州市市民:经济损失这是一方面,也是个次要的。关键是在今后的隐患,是不是通过这样的一个低流量的水,就把一个桥头堡冲坏,将来来了洪水以后,这是一个桥头堡,还有三个桥头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所以说就很难预想了。

  

    主持人:按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建设的大桥,刚刚建成,一放水就发生了桥头堡坍塌事故,这不由得让人担心,这样的大桥投入使用之后,如果有一天真的洪水袭来,这个大桥能不能抵御的住呢?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桥头堡坍塌事故发生在大桥正式启用之前还算是万幸的事情。同样幸运的是这次事故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却让我们的的确确敲响了警钟,有关部门的确应该认真的分析事故原因,采取补救措施,防患于未然。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