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要发电也要环保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6月8号清晨,贵阳市小河区的居民一觉醒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里屋外甚至树和花草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粉尘,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据了解,这些黑色粉尘和空气中的怪味都是贵阳发电厂排放出来的煤灰和二氧化硫。电厂有关负责人解释,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新的发电机组出现了故障。但实际情况是,这台新机组在环保设施没有竣工的情况下就已经开始运行了。对此,发电厂说他们当时只是试运行,但经过记者调查发现,从6月3号以来,新机组就已经和原有的一台老机组一起接受贵州省电力调度中心的调度上网发电,而且,有时候还是满负荷送电。这样看来,新机组并不仅仅是在调试运行,实际上已经正式上网发电。正因为脱硫等环保设施没有竣工,才导致了这次污染事故的发生。

  

    


贵阳发电厂污染事故发生后,国家环保总局已经派人赶赴贵阳对事故进行处理,违法运行的新机组目前已经停下来,贵阳发电厂因此也受到了当地环保部门的处罚。据了解,2002年以来,全国各地空气中因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硫含量呈快速增长的势头,而在所有的二氧化硫排放中,火力发电厂又占到了其中的34.6%。针对这种情况,国家明确要求所有发电厂新上机组必须实行环保设施和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以控制日益增长的污染势头。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向协调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可是在实际的工作中,一些地方和企业往往只重视经济的发展,而忽视环境的保护,使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受到越来越多的影响。最近我们的记者在贵州省贵阳市就采访了一起二氧化硫和粉尘污染的事件。

  

    解说: 6月8号清晨,在贵阳市小河区兴隆城市花园,一些开这窗户的居民一觉醒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家里的地板上、阳台上甚至是床上一夜之间竟然被盖上了一层像黑煤灰一样的粉尘。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那天早晨大概是7点钟左右,我的小孙子醒了,我就抱起他,我就摸了一下,哟,我说怎么那么黑,那脸。完了以后我摸我自己,哟,怎么搞的?今天我说怎么那么脏!?后来我就看这个床单,都是白的,浅色的,怎么也是黑的呢?我就用手去弄,后来我就起来,赶紧起来看窗台。那些床单上全部是黑的。

  

    解说:直到几天以后,当地已经下过了两场暴雨,但是在一些住户家的角落里,记者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残留下来的粉尘。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就是这样子,那天就那么一层。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就那么一层。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这马路走上去就是脚印。

  

    解说:这是当时住户们拍下的几照相片。从上面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夜之间这里就像下了一场黑雪,住户的家里,外面的路上,甚至树上、花草上到处铺满了这种黑色的粉尘。而且当天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就是煤烟。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煤烟的味道,我们多少年都没有闻到这种煤烟的味道。

  

    贵阳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这里边环境这么好,这煤烟哪儿来的?

  

    


解说:兴隆城市花园是贵阳市一个新建的住宅小区。住户们搬进来没多久就碰上这样的形成,大家都非常气愤。而实际上不仅仅是他们,包括附近的湘江花园、榕筑鲜花广场等小区在内整个小河子片区这一天都出现的同样的境况。与此同时贵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的检测数据也显示这一片区的空气质量发现了异常变化,空气中的可吸入的颗粒物和二氧化硫含量严重超标,甚至已经影响了整个贵阳市的空气质量等级。

  

    韩抗帝(贵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站长):8号的上午来了以后,开机就发觉小河子站的这个数据异常。异常是从6月7号晚上20点开始,它的二氧化硫和PM10异常的升高。

  

    解说:那么这些黑色的粉尘和空气中的怪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经过调查贵阳市环境局的环境检查支队把目标锁定在了附近的贵阳发电厂。

  

    刘湘云(贵阳市环境监测支队副支队长):就是我们调查分析来看,贵阳电厂,它因为有一套新机组,就是在八号机组,在脱硫设施没有建成的情况下,已经投入运行产生的。

  

    解说: 原来这些黑色的粉尘和空气中的怪味是贵阳发电厂排出来的煤灰和二氧化硫。据电厂有关负责人解释,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新的发电机组出了故障。

  

    俞农(国电集团贵阳发电厂副厂长):当天就是因为这一套系统,因为刚刚移交过来,我们生产人员,在这设备上面可能有些不熟悉。由于灰位的不断增加,造成了机板之间的短路。那么在当时的情况下,有几个电场除尘效率降低,那么也就是市民们看到的烟囱有一定的烟冒出来。

  

    解说: 据了解,造成这次污染事故的新机组原本属于贵阳发电厂烟气治理改建工程。过去贵阳电厂由于污染严重,拆除了几台小机子。2001年国家环保总局批准该厂设施烟气治理改建工程,同意他们新建一台二十万千瓦的新机组。但要求必须配套安装脱硫等环保设施,并且对现有机组也要进行脱硫改造。然而从今年6月份以来,这台新机组在环保设施没有竣工的情况下就开始运行了。

  

    


俞农(国电集团贵阳发电厂副厂长):我们现在这个脱硫系统因为工程的滞后,现在它达不到这个同时投产。但是作为主机系统来讲,它已经满足试生产的条件了,完全满足试生产的条件了。

  

    记者:那么按照这个“三同时”的要求,这个脱硫设施没有竣工,不具备条件之前,这个机组是不能运行的。

  

    俞农(国电集团贵阳发电厂副厂长):按照文件是这样讲的。

  

    记者:那么现在这个机组在那天已经开始运行了?

  

    俞农(国电集团贵阳发电厂副厂长):这个机组那天运行的话,因为是在调试运行。

  

    解说: 国家《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建设项目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必须和主题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志投产使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同时”。但是贵阳电场的新机组在环保工程没有竣工的情况下,就开始运行并且造成了污染。而他们的理由是现在只是试运行,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记者:340万千瓦?

  

    A:哎,它给的是340万千瓦。

  

    记者:340万千瓦,那你得两台机组同时运行才能达到这个标准?

  

    A:当时说因为我们这台机组检修,预先就给我们曲线了。但6月7号我们没上来,6月8号我们准备上来,他又给我们的曲线。

  

    


解说: 在这几份儿贵阳发电厂的统计报表上记者看到,从今年6月3号以来,新机组和原来的一台老机子就一起接受贵州省电力调度中心的调度上网发电了,而且有时候还是满负荷送电。

  

    向光辉(贵州省电力公司调度中心局局长):从调度角度出发,停机对发电系统还是比较紧张。

  

    记者:主要是电力紧张?

  

    向光辉(贵州省电力公司调度中心局局长):电力紧张。

  

    解说: 这样看来,新机组并不仅仅是在调试运行,实际上已经正式上网发电了,而且造成了这次污染事故。从新机组运行以来,这里空气中二氧化硫的含量就明显增加。

  

    叶晓云(贵阳市环境检测中心站自动检测室主任):二十点左右就开始一直往上涨了,到七十几,八十几。那一天我们跟5月以前的一个平均值做了一个比较,它都涨了两到三倍左右。

  

    贵州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小孙子从那天开始就咳嗽,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好。到诊所去看,看也觉得没有感冒啊,就这么一直在咳嗽。那么后来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粉尘了。

  

    贵州市兴隆城市花园居民:第二天早上睡一觉起来,整个眼睛都是红的。前天那个同志来,整个眼睛也是红的,今天好多了。

  

    解说: 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含量和可吸入物颗粒增多就会对人体造成明显的或者潜在的伤害。因此国家对火力发电厂的新建机组明确要求,脱硫环保设施必须配套。但是作为贵阳电厂的新机组,以烟气治理工程为名上网以后,环保设施没有竣工就启动了,而且还得到了项目的主管部门贵州省电力公司的批准。

  

    记者:贵阳电厂的新机组投入了试运行也好,或者试生产也好,那么是谁批准的?

  

    向光辉(贵州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局局长):试运行,这是启动委员会批准的。

  

    记者:当时确定的时候,就是这个环保设施要三同时上,那么启动委员会同意他启动有没有考虑到当时的它的三同时?

  

    向光辉(贵州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局局长):我估计是在搞烟道治理,专门他们启动委员会还有分组吧。就是烟道治理这一块,估计是应该是有过这个,这方面的讨论或者是什么东西。

  

    记者:当初这个项目当时确立的时候,是以烟气治理这么一个项目上报的,并且获得了批准,最后这个项目设施,也要求是设施环保和主体发电机组是三同时,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那么现在看来,达到了这个要求吗?

  

    李俊(贵州省电力公司工程部副处长):应该说,这台机组现在到这个阶段,仅仅是一个试生产阶段,还没有完全正式投产。

  

    记者:那么试生产期间,它是不是就比排出二氧化硫?

  

    李俊(贵州省电力公司工程部副处长):这个只要锅炉点火,它就应该有二氧化硫。

  

    解说: 安全贵州省电力公司的逻辑,试生产期间没有脱硫等环保设施,超标排出二氧化硫和粉尘似乎也是合理的。过去业余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含量大,贵阳市就为列为酸雨控制区。而为了减少酸雨的危害,从政府部门到普通百姓多做了大量的工作。而现在一个原本是为了治理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的项目,却变成了污染的主体,这又怎么能说它符合环保项目的要求呢?

  

    赵维钧(国家环保总局评司副司长):贵阳电场的项目是一个典型的违反三同时管理的一个案例。它没有做到主体设施,20万千瓦的发电设施与其配套的脱硫设施,以及它的在线检测系统,没有做到同时施工、同时投运,这里边包括了同时进行试生产。

  

    记者:也就是说它明显是违反了三同时的规定的?

  

    赵维钧(国家环保总局评司副司长):对,是违反了三同时的规定。

  

    解说: 贵阳发电厂污染事故发生后,国家环保总局已经派人赶赴贵阳对事故进行处理。违反运行的新机组目前已经停了下来。贵阳发电厂因此也受到了当地环保部门15万元的罚款。据了解,从2002年以来,全国各地空气中因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硫含量呈快速增长的势头。而在所有的二氧化硫的排放中,火力发电厂又占到其中的34.6%。针对这样的情况,国家要求所有发电厂新上机组必须严格设施环保设施与主体工程的三同时,以控制予以增长的污染势头。

  

    潘岳(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我们大家都知道,随着国家的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的电力的紧缺。我们一方面要强力推行新能源政策,一方面要严格的督促那些大量的火电厂要安装上脱硫设备和除尘设备。因为这些火电厂所排出的二氧化硫已经超越了我们国家的环境承载能力的81%。而且使我们国土三分之一都受到了酸雨的污染,每年损失一千一百亿元。我们要以这个案子为例。也是呼吁全国的电力行业,真正落实科学发展观,杜绝这样的事情的发生。而环保总局对这类的案件将继续查下去,绝不手软。

  

    主持人:贵阳发电厂的污染事件目前已经得到了比较及时的处理。但是从起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大型火电厂的污染问题不能忽视。目前国家的火力发电厂占到了全国总量的34%以上,二氧化硫和粉尘的超标排放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生存环境和大气质量。而对于这些火电厂,如果不下大力气进行治理和改造的话,那么我们对于环境治理的目标就会落空。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